公司老闆的正義之舉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六日】我是二零一九年九月初從中國大陸來到海外的。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二日經同修引薦認識了那位老闆。老闆人挺和善的。我工作一週後,一天我跟他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因為我和家人在國內被監控的很嚴,所以才來到國外避難。

我問他你用我有顧慮嗎?他說這是國外,我沒有壓力。他說他不認同法輪功,我問為甚麼?他說他母親的單位有一位叔叔因為煉法輪功有病不去醫院死了。他還說認識海外的當地大法弟子做事如何如何讓他無法理解。我說:老師教的再好,一個班級裏也有學習不好的學生。這不能說明法輪功不好,更不能說老師教的不好,你說是不是?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做不好那是個人的事。他說那倒是。

我說我曾經得過腦瘤、心臟病、鼻炎等,是煉法輪功把身體煉好的。他說能嗎?我說我就是實例。他半信半疑的望著我。自那以後,我有時間就給他講法輪功被迫害真相和修煉法輪大法的美好。

一天他問我說:姐,你說共產黨能滅亡,這不可能吧,因為它們掌握軍權,宣傳媒體,怎麼可能倒台呢?我說:前蘇聯強大不?不是在一夜之間解體了嗎。中共只是一個國家內的執政黨,壞事幹絕。反右和文化大革命害死多少中國的知識精英?一九八九年屠殺大學生,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輪功,迫害大法弟子,更可惡的是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盜賣,你告訴我這麼喪心病狂的事它們都能幹的出來,老天能不滅它嗎?那要是老天的旨意又有誰能擋的了呢?他說也是。他說:「我父親就是離休老幹部,文化大革命時期被迫害過,我對共產黨也沒甚麼好印象。」

在這期間我想如果我做不好就會給大法抹黑,可能就會毀了他。那我就儘量做好工作,用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如聖誕節前期有很多客戶都送禮品,有我一份我也不要,都讓他拿回家給孩子。年末他給我獎金我也沒要。有一天我給他背師父《洪吟》中的詩詞。他第二天告訴我說:我失眠已經長達半年,昨天你給我背誦了法輪功師父的詩以後,當時心很靜,當晚我睡得很沉很沉,我都有半年的時間沒有睡過這麼好的覺了!我受益了!

自那以後,我幾乎天天給他背誦《洪吟》,他說他非常愛聽師父的詩,說的很有道理。我發現他慢慢的在變。有一天他對我說:姐,如果不是因為妻子反對,我都想和你學煉法輪功。我說那就看機緣吧。我每週都給他拿《大紀元》報紙讓他看,後來他就在網上看大紀元。我還給他推薦新唐人電視台。

當他接觸到這些真實的信息後,他完全變了,完全站在了正義的一邊。一天他對我說:姐,如果遇到危難時就念「法輪大法好」對嗎?我說對。然後我倆都笑了。我為他的改變而高興。

一天他說:姐,我想讓國內的親人了解真相,要讓他們尊重事實、尊重歷史。我說那你就做吧。他當時就把真相信息發到國內的朋友圈和親人的群裏了。這條信息發完後,在國內的親友中產生了很大震動。有罵他的,也有支持他的。當他被國內的小粉紅圍攻的時候,他能很平和的和他們理論,講真相並用事實講道理。但有時他也很生氣,他很鬱悶的時候就和我交流,我就鼓勵他,讓他在正義的路上走下去。他說自己是東北大漢,不會被這些事嚇倒的。

在這期間因為種種原因我不在他的公司上班了。但我們還是好朋友,經常保持聯繫,有時也見面交談近期的心得體會。儘管他現在還沒有修煉,但他繼續往國內發真相信息,還讓他的家人也把信息在國內傳遞下去。他還說要讓國內的朋友和家人了解真相,要讓他們覺醒。他們才能得救。因此他也承受了很多來自家庭和朋友的魔難。他妻子和他鬧,說他這麼做以後就回不了國了等等,父母都在國內怎麼辦?他頂著壓力說,你是站在正義的人民一邊還是站在邪惡的中共一邊?你不要與邪惡為伍。現在中共在虐殺修煉的好人,我不能熟視無睹。請你尊重我的看法。他的微信已經被監控,但他一直在義無反顧的以各種形式做真相傳播的事。

最近新唐人放電影《永恆的五十分鐘》,我孩子把鏈接發給老闆讓他看。他看完後給我發信息說:姐,我看完電影感覺你就是為我而來!

在我寫這篇文章時,他又給我發來信息說:姐,你讓我徹底改變了對共產黨的看法,徹底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讓我知道了歷史,讓我真正的做了一件讓我改變下半生的事情。我認為自己也是很普通的一個人,但是我要站在正義的一邊,只有這樣我才能對得起自己的良心。我也要按「真、善、忍」做好人,儘量去做好。你們大法弟子的所作所為才能真正的改變人和世界。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7/10/185827.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