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著太強而導致邪悟的事例

——反思近期經歷和見證的邪悟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三日】我是日本大法弟子。今年三月份留了一位中國籍新加坡學員陳某某在家裏住,同時帶著她一起找了本地多位同修進行「交流」。因為以前在講真相平台上認識,也在香港遊行時見過,所以沒有甚麼戒備,反而覺得她所說的內容很有借鑑。可是慢慢發現她有明顯偏離大法的內容後,我開始靜下來反思,越想越發現自己那一個星期就是在逐漸的走向邪悟的過程。此後,陳鼓動日本關東地區的幾十人成立了小圈子,攻擊佛學會和反對她們的同修。痛定思痛,我覺得應該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反省自己的同時,也希望能給還在被迷惑的同修以參考。

■演講亂法
三月二十五日,收到陳打來的電話,說自己來到了日本,要到我家來看我,順便交流。我覺得能交流也好,就邀她來家。可是第二天,由於中共病毒的關係,她需要滯留在日本,因此在我家住了一個星期。之後她開始讓我約同修見面交流。此時,日本已進入自主的防病毒戒嚴狀態,但是覺得有助於大家的修煉提高,我就約了自己認識的同修,帶著陳各家訪問起來。

大約見了十位同修之後,有一位同修指出我們的做法不合適,並引用師父的經文《精進要旨》〈猛擊一掌〉說明這屬於「演講亂法」。陳表示自己的主動交流既沒「騙吃」也沒「騙喝」,不存在問題。我則出於對陳的信任和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而始終沒有終止和同修的見面與交流。到了後期,陳除了自己出去和人交流之外,乾脆讓同修來自己住的地方,經常和幾個同修「交流」。

師父說:「還有些地區私自組織甚麼講法團,到各地學員中招搖撞騙,也有邀請個人演講破壞干擾學員修煉的,這些人明著好像在宣傳法,實質上是在宣揚他們自己。學員都有我的法身安排系統的在修,只是有些學員不悟,或沒感受到而已,那他們是不是在干擾!」[1]

此外,明慧編輯部也在二零一三年發表過《演講亂法》一文。這些都給陳和追隨陳的學員們發過,可是他們還是抱著各自的執著不肯放。

陳的追隨者們喜歡聽陳講述「高層次法理」,還有久「病」不醫者從遠方來到東京,帶著各自的問題和陳交流,當然也就把師父的法理及明慧的要求置之腦後,甚至在後期開始追隨陳攻擊日本佛學會(因為佛學會發通知不讓進行這種交流)。很大成度上,雖然她們也說「以法為師」,但行為上陳已經成為追隨者們的信仰支柱。更有甚者,小圈子內還有人把陳說的話叫做「講法」。一味想證實的是個人而不是法。

■因為刻意的「悟」而引起對法的偏執理解
陳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要悟」。具體做法是通過某種「思路」去「領悟高層次法理」。她所推行的「悟」分明是在摳字、猜謎,與師父對我們學法的要求大相徑庭。還有很多對師父講法的「解釋」,還當成所謂「高層次法理」。

我理解,當我們達到一個層次時,法背後的佛道神自然會將這個層次的法理展現出來,這是達到這個層次時的自然狀況,而不是想悟就能悟到的。陳的心裏一直想悟到別人悟不到的「高層次法理」,因而把很多講法牽強的結合在一起,同時也是在給大法下定義。

帶陳和同修「交流」時,有同修建議她把如何取法器幫助同修「突破世間法」和如何解決副元神干擾的問題寫成文章發表到明慧。陳表示,這種高層次的理不能發表到明慧網,自己的理太高普通同修接受不了,而且她當時層次也有限、得和本人見面「幫助」效果才好。

■和國內的陳XX聯合「幫助」同修
陳在我家這些天,基本隨時用軟件和大陸國內一個叫陳xx的人保持聯繫。據說對陳和每位同修的交流內容陳xx都清楚。陳的理論,有陳xx講給她的,也有陳某受到影響後開始說的。

陳xx也神神叨叨。比如他對陳某說,自己是一張圖片裏的龍,陳某是畫眉鳥世界的王,我們都是他帶下世的動物族的王,我們都在陳xx的層次之下,陳是陳xx找到的「修的好的」,等等,像傳銷,陳xx發展了陳,陳又來發展我們。

■宣揚「取法器」
陳某說每個同修都有「法器」,下世前留在三界的某一處,如果同修修煉狀態不好,可以發出一念,取回法器。陳xx還給了陳一張照片,說這些都是留在世間的法器。我帶陳見同修那段時間,她幾乎都要提到取法器的事,然後與國內的陳xx聯繫確認有沒有拿到法器。直到一次有位同修指出這種行為存在問題後,陳xx對陳某說以後不提取法器的事情也可以。

■看同修有沒有副元神干擾
陳某說陳xx能通過看同修的照片看該同修有沒有副元神干擾。陳某見到的所有同修中,幾乎都有「副元神干擾」,我帶陳找同修交流期間,每次都會圍繞副元神干擾問題「幫助」同修。

幾年前明慧網連載了幾篇關於副元神干擾的交流,隨後師父在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中指出:「這只是無數干擾中的一點,沒甚麼了得的」[5],「面對負面的亂象表現,沒甚麼可波動的。」[5]師父的法理已經講的如此清晰,為甚麼我們還如此輕易的被干擾。我們真的是要好好反思了。

在我家住的幾天裏,陳某每天早上都拍我兒子的照片發給陳xx,他們具體在搞甚麼現在我也不清楚。

■以駭人聽聞的說辭挑撥離間,製造矛盾
這次陳某來我家後不久,就說我和我丈夫是孽緣,婚姻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很難突破。很多年輕同修的婚姻都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等等。

事後冷靜時想,她只是個學員,又沒開功開悟,怎麼會知道我們的修煉道路上的安排呢?

有位L同修,在過家庭關。陳見過他們,和陳xx通過話後說L同修的丈夫「狡猾」,很好幫他破除,只要盯住他一個問題盯死,就能治他。陳要把這個方法交給L同修制服丈夫。這不僅完全沒有善,而且透著黨文化的影子。

■宣揚「不要阻擋別人的路」
去見G同修時,陳說修煉中不能擋別人的路。後來她這個心得也和其他同修繼續分享。她意思是說,這個項目你做的得心應手了之後,你一個人就能把整個項目做好了,其他人就沒有發揮餘地了,那麼你就做了壞事,擋了別人的路。

我自己和先生去年一直在參與某一個反迫害項目,項目負責人正是阻止陳到處與同修「交流」的協調同修。陳說,這位協調同修阻擋我們倆走自己的路,並反覆強調多次要我們「走自己的路」。我當時對陳的意思似懂非懂。後來慢慢想明白一些:師父讓我們走自己的路,沒有參照,這個講法被陳給曲解了,拿來阻擋同修配合。

■陳某和陳xx處在邪悟中
陳的學法方式有很大的問題,關於發正念她也有自己的方式。那就是很多時候並不是發完十五分鐘。她自我解釋說:修到一定層次之後,發一念功就自己去除惡了,立掌是為了不讓同修不理解,做樣子給他們看。陳的神神叨叨還不止於此。她說,那個國內的陳xx在四個整點都不發正念,因為其他同修層次都在陳xx之下,陳xx一念就把所有邪惡都除掉了,其他同修就沒有除惡的機會了。關於講真相,由於她忙於和很多人交流,我沒看見她做任何講真相的工作。她在我家時我也疑惑過,她說自己修的高,怎麼在基本的方面如此鬆懈呢?

此外,陳xx為了拉攏更多的人,尤其是在同修中有一定知名度的同修、協調同修,不惜使用威脅手段。陳xx威脅東京地區的煉功點輔導員說,「(如果不贊同他們)就把你來跟我交流的事情曝光,因為佛學會說不讓和我交流,而你與我交流。」這些都是常人都不齒的整人手段。

當我和其他同修對陳指出以上內容的問題時,陳針對其中的細節進行反駁。陳的狡辯內容其實都不是問題的實質,但是她會避重就輕,拿出這些來全盤否定別人指出的問題。

■反思陳為甚麼能蠱惑這麼多人?
當一部份同修指出陳的巡迴交流行為屬於亂法並在內容上邪悟時,陳反擊說該同修「邪悟」,云云。在佛學會發出通知不要給陳市場時,陳又開始鼓動被自己帶動的人,公然提出「日本佛學會亂法」、「迫害真修弟子」。可是,這樣的人,這樣的邏輯,為甚麼我們還有人相信呢?

我們認為首先是因為陳的蠱惑力極強,而且有一定的演講能力和技巧。遺憾的是她沒有把這些用到講真相上,而是用在拉攏學員、讓這些人給她和他支持。很多同修已經習慣了大家平時的彼此交流方式,對於富有心計的演講技巧沒有戒備,甚至對謊話都很容易相信,所以陳很容易得手。

此外,陳對於她想拉攏的同修使盡各種手段。必須承認,她的戲精式的表演蠱惑了很多人。

陳在日本和新加坡各成立了一個交流群,講述她的「高層次法理」,介紹贊同她的人的修煉心得,痛斥佛學會和反對自己的人等。同時把日本的交流內容選擇性的發到新加坡的群內,說明自己在日本如何受到歡迎,這些手法在不同成度都起到了作用。

陳說能和同修講「多高」的理完全由她判斷,覺得對方不能接受的她就不講了。正因為這個,很多人並不完全了解她的本質。我們認為,這不是她發現了問題所在而在改好,只把它包起來。當她取得周圍的信任、認為有市場時,很多東西還是散發了出來。

當然,外在的干擾只是這次的契機,我們的整體環境和一部份同修長期存在的問題是根本原因。對於學法,我覺得,如果長期學法不入心,或者不能以向內找的心態的話,是很難看到法理的。長此以往,焦慮開始重疊,由此聽到有人悟到「高層次法理」時,便想找捷徑,而修煉恰恰是一點一滴的提高,沒有捷徑。

我理解,修煉中必須靜下心來學法。每一次的學法都像直接聆聽師父在法會上講法一樣,認真對待每一句話,同時在讀法時用師父的法理來衡量自己的修煉才行。而且,修煉上也不能有急功近利的想法,這些執著心都會導致這次這樣的狀況。

此外,日本多年也存在在項目中不實修而相信天目所見的問題。這些事情師父的講法裏都講過,我們為甚麼就想不清楚呢?而且,有的人幾乎是每次有這樣的事情都能輪上。請問我們是在修煉嗎?

然而,這樣的事情雖然一直都有,可是我們都沒有在大組學法交流中把它講出來,出於情分,出於面子,出於自我保護,一直把問題積攢到了今天,這也是教訓所在啊。

當然,這件事發生在日本也絕非偶然,我們日本的同修一定也存在嚴重的問題。師父在經文《致日本法會》的開篇說,「日本大法弟子和參加法會的學員,大家好」[7]。我們在法會的會場聽到師尊致辭時喜憂都有,得到法會致辭當然是高興的,可是立刻也明白,雖然「學員」世界各國都有,作為「參加法會的學員」與「大法弟子」提起,也就是說,我們日本有大量修煉狀態沒有跟上、不能稱為大法弟子的「學員」。

這次日本的修煉環境雖然可以說幾乎被攪了個底朝天,某種意義上講也是好事。最後的階段,能發現問題是有積極意義的,但願大家都能吸取這次的教訓,及時修正自己的修煉狀態,對得起自己,也不辜負師父的期待。

以上只是個人的認識和修煉體會,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盼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猛擊一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論衡量標準〉
[5]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日本法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