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封鎖 救人的腳步不停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二日】我今年七十九歲。從武漢肺炎疫情發生後,封城、封道、封小區,大街小巷不見人、沒有事,除了菜場、超市、其它商店全關門。按規定,我每星期也只能出去一、兩次買菜,而且都是上午以買菜為名,時間也不能長,因為要趕回燒飯,根本談不上做救人的事。

怎麼辦?開頭幾天,早晨煉完功,發完正念後,我對著師父法像發愁。師父啊!出不去,怎麼救人哪!就是本小區成天也看不到幾個人,找誰講真相啊?焦急萬分,沒有主意。只能成天學法、學法、學法,發正念、發正念、發正念。

我心想:常人還講,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何況我們都是修了這麼多年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弟子呢?!況且師父也早就告訴我們:「很多證實法的事不是沒有辦法,再難都有你們走的路」[1]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2]。「人對神能做甚麼?」[3]對啊!作為大法弟子能被人捆住手腳嗎?

正念上來了,想辦法一定得做該做的事。直接打電話講真相,不行,有監控,不安全;打語音電話、發彩信沒有卡。以前只是一個一個的講,現在回家過年的人幾乎都被封在家中走不了、出不去,學生、上班族、做生意的、打工仔等等,這麼多人,這不是我救人的好機會嗎?!

於是,我很快把本城的親戚、朋友、同事、同學和熟人的名單、電話號碼列出來,再以過年問候為契機,給各家打電話,對其家庭成員做個了解,做到心中有數。同時從明慧網下載有關疫情方面的內容,而且還準備了一些優盤與護身符、「給有緣的一封信」等資料,每次出去都帶上這些寶貴的救人資料一戶一戶的跑、一家一家的講,一般都能講到二、三戶,都能得到預想的好效果。

記得第一次出去,雖然只講了兩戶,但退了十個人。第一戶,是我弟弟的同學家,平時來往不多,也沒給他們講過真相,老倆口是退休教師和護士。兒子、媳婦都是醫生,被安排在家隔離。那天,我到他家小區門口。人道小門、車道升降門關的嚴嚴實實,連個縫兒都沒有,但沒有人把守,周圍也無法和他家接近。

這怎麼辦?本想打退堂鼓,以後再說吧,但不甘心,來都來了,還跑了半個多小時的路,於是就打個電話試試看。電話通了,他們說:公安部門把他們家全部封閉了,每天派專人送菜,要關十四天。他們問我有事嗎?有甚麼事,就在電話中說吧。我說不行,必須見到你們本人才能說,而且我還有東西要給你們。他們說,那你就進來吧!說著,就把車道門打開了,原來他們每家都有車道門的遙控器,就這樣,我順順利利的進去講了真相,一家五口都做了三退。

出來後,又跑了半個多小時,去了另一家。這一家更好,雖然小區門口有人把關,但他們家有一個付房的門通向超市,也是順順利利進去,給一家五口講了真相、做了三退。

所以,我每次出去都不落空,給了我很大的鼓舞。其實真的都是師父為我們鋪墊好了,我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而已。一切都是師父給做的。師父早就告訴我們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4]

最近小區放寬了,每家每天都可以有一個人出去,街上大多數商店已開門,行人多了,車也多了,路遠的地方就可以打面的或者坐三輪車,既節省了時間,還能給開車司機講了真相。師父告訴我們:「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經是我的親人」[5]。師父救了我們,我們就要去救師父的親人,而且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我努力放開大步,繼續前行,救度更多眾生。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無阻〉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