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的感恩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二日】我的妻子是大法弟子,我很支持她修煉法輪功。我們家在大法中受益的事說都說不完。這裏只說一、兩件表達我對大法師父的感恩。

我是八十年代進城打工的農民工。當時我帶著妻子、抱著孩子來到現在這個城市。我一人打工掙錢養家糊口,妻子看孩子。每月的那點收入交了房租後,我們三口過著貧民的日子。

一九九六年我的一個朋友給我介紹法輪功,我沒有時間學,就讓我妻子學。她學了法輪功以後,不但自己的病好了,我們家也發生了變化。

二零零零年我們租了一個單位的院子,開了一個廢品收購店。本來手上的錢就不多,交了場地費後周轉資金就很少了,店雖然開了,因沒錢,每天收的貨就少。我心裏很著急。

我妻子是大法弟子,從她那裏我也明白了法輪功要求做人要做好人的一些道理。所以我們做買賣公平交易,從來不短斤少兩。來賣貨的人看我們很誠實,就願意到我們店賣東西。我妻子就利用這個機會向他們洪法,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叫人向善,以 「真、善、忍」 為準則做人。賣貨的人看我們很善良,就說:「你們沒有錢,我們可以把錢放你們這兒,寫個單子就行,過兩天我們再來拿錢。」他們說的那個「單子」只是個便條而已,連個章也沒有蓋。可他們對我們就這麼放心。

還有的人說:「你們很實在,也很善良。我們出門在外收廢品一般都得一個月才回家一次。這一個月內賣給你們掙的錢我們都不存銀行,存銀行提款也不安全,還麻煩,我們想把臨時掙的錢整錢放在你們這裏吧,你們還可以用來當周轉資金,我們回家的時候你再給我們。一般我們都不是一塊回家,這樣你們的資金就夠用了。」我妻子問:「甚麼是整錢?你們把錢放我這裏,放心嗎?這個利息怎麼算?」他們說:「整錢就是一千元。我願意放你這裏,我不要利息,只給我們寫個便條就行。其實你這也是在幫我們,你知道我們出門在外掙那點錢多不容易,推個小木頭車,沿街收貨,一天走很多的路,還遭人白眼,沒有人拿我們當人看。更可怕的是遇到搶劫的,把我們按倒在地,把身上的那點錢全部掏空。我們都不敢反抗,只是求饒,求他們放我們一條生路。我們把錢放在你這裏,我們省心、也放心,我相信你。」

看他們那麼相信我們,我們就同意按他們說的做了。這樣我們也有周轉資金了。

來賣廢品的人,我妻子都給他們講真相,勸他們做「三退」後給他們每人一個平安護身符。

我妻子自己做大法真相資料,熟悉的人還用手推車幫我妻子運一些耗材。後來這些人都得了福報,有的在城市裏買了房子,把鄉下的孩子接到市裏來上學。他們看到我們為人實在,就連很小的零錢我們都按四舍五入的方式付給他們,來賣廢品的人就越來越多。

我們的生意漸漸好起來了,我們家也在本市買了房子,從此結束了居無定所的日子。這都是大法師父給我們的。

二零零三年,我妻子去外地發真相資料,被人舉報,被抓進派出所,後被冤判。她在那裏出現病業狀態,就被判監外執行一年。我們開的廢品店因此被強行關閉。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們,讓我們把廢品店轉租出去。出租的收入和我們親自收廢品的收入基本相同。那些把錢放在我們這裏的人,還要把錢放我們這兒,我妻子告訴他們,她因修煉大法做好人被迫害,一年之內不方便經常出門,再放我們這兒,你們也不方便。可還有的人說:「不方便也願意放你這兒。」我妻子就把他們的錢臨時用自己的身份證存進銀行裏,他們走的時候就把錢和利息一塊給他們。這樣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後來他們覺的確實不方便,就不再把錢放我們這兒了。

二零一五年,我老家村裏要統一規劃,老房子和宅基地都要動遷,我們家沒有房子,只有手續齊全的二百平方米的宅基地。因為當時村裏一直不讓再蓋房子,村委的人說要動遷,有手續的宅基地也要得到補償。這樣我們就沒機會再蓋房子了。到二零一七年全村都動遷完了,我也沒有得到任何補償,而且在沒有得到任何的通知下,我家的宅基地被一所學校徵用了。

我找村裏的書記理論,書記告訴我說:「你老婆煉法輪功,不能給你補償,你回去做做工作吧,要是她不煉法輪功了,就給你房子。」我說這是兩碼事,你們不能扯到一塊。書記說:「有本事你就上訪吧!村裏拿出十五萬元去截你上訪足夠了!」

我回到市裏的家跟妻子商量我要去北京上訪。妻子也同意我去上訪。還在準備中,我戶口所在地的派出所的便衣警察和村裏雇佣社會上的人,就在我家樓下一天二十四小時監控。他們睡在車上,輪流值班。我和妻子倆人都不害怕。妻子囑咐我:一定要好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默念著這「九字真言」出門了,他們根本沒有看見我,我就坐上去北京的車。

到了信訪局才知道,有的人來信訪局上訪十幾年了,有的直接在北京租房子住著,也是十幾年了,卻都沒有結果,信訪局的就互相推諉,各地官員還買通了當地的所謂保安,用手機給上訪的人照相,傳給各地截訪的官員,如果哪個人被拍到,當地的截訪人員就來把上訪的人誘騙出去,在沒人的地方痛打一頓,再拉回本地關押。本人不服,過後再去北京上訪。就這樣往返著,十幾年都沒有結果。

我一邊排著隊,一邊聽著這些信訪局的「常客」的哭訴,心裏難受極了。

快到窗口的時候,我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下我的身份證就驗證通過了。當我們本地的區政府和辦事處知道我已經到北京信訪局了,就派截訪人往北京跑,我又默念著「九字真言」回到家。據說得最少驗證三次才能給處理,才有結果。截訪的人在北京沒找到我,就回來了。

他們一回來我就又去北京,這次他們查的更嚴,在路上截住車,查車的上車就讓每個人拿出身份證,和本人對比,我一直默念著「九字真言」,不敢放鬆,剛要查到我這的時候,查車的人突然說不查了,就放行了。第二次,我又順利的到信訪局驗碼成功。

最後一次在信訪局的門口排隊的時候,我看到有人在拍照,剛一回頭,看到在我家樓下的那個著便裝的警察也在現場張望。可他就是看不到我。是李大師保護了我。我又順利的驗碼通過。

當地的辦事處官員看到我往返北京三次都沒有抓到我,就按我的要求,給了我一套我很滿意的房子。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這也是冥冥之中大法和師父對我們家的護佑。

承蒙師恩,才有了今天的這一切,我全家感恩師父!跪拜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