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大法修煉 看淡名利情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秋得法的,在大法中受益很多,但當時對大法的認識不是太深,一九九八年的一場洪水、還有家庭的各種因素,使我脫離了大法。這一離開,就是十年。

二零零八年,有一位老同修見到了我,是她把我又找回到大法修煉中來。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不願意丟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用同修遇到我這種形式,使我又回到大法修煉中來了。

從新修煉以後,我很精進,學法、抄法、背法,真的知道人來到這個世上是為了甚麼。師父說:「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1]。我悟到,那就得真修、實修,修去常人的各種慾望和執著心,要真正能在名、利、情方面做到無私無我的境界,真正的在法上提高心性。下面舉幾個我是怎樣看淡、放下名利情的例子。

一、看淡錢財 看淡情

二零零七年,我和現在這個丈夫組織了家庭。他有兩個女兒,大的已結婚,小的在杭州上班,我有一個兒子,在老家已結婚。三個孩子的經濟狀況都不好,他家的經濟條件更不好。我倆結婚後,他才告訴我,他還有六萬的外債。聽完後,我都懵了,有一種被騙的感覺。我說:「結婚前,你怎麼不告訴我?」他說:「我告訴你了,你還能和我過嗎?」

我很生氣,心情也不好,想自己的命真苦,五十多歲的人了,想有個家吧,這個家還是這個狀況,婚都結了,還能離嗎?自己冷靜的想一想,就認命吧!也可能是我前世欠他們的吧,今生用這種形式來還債,這也是一種無奈的自我安慰吧,不管怎麼樣,日子還得過下去,可是心情一直不好。

幸運的是,二零零八年,我又回到了大法修煉中,是師尊給我在迷茫中指明了方向,大法的法理指導著我怎樣在修煉中做一個好人,給了我生活下去的勇氣。通過不斷的學法,知道了因果關係,有因才有果,同時擺正了自己的心態,用法理來衡量做事的對與錯。

為了把這個家庭的關係搞好,早點把外債都還上,我就把自己的退休工資都用在家裏,而且還出去打工來補助家用。二零零九年,小女兒要結婚,那時我的外債還沒有還完,為了讓他的女兒有一種安慰,有家的愛、有母愛的感覺,我就去銀行貸款了三萬元錢,給他的女兒做嫁妝,她買房子時,又給了一萬元。

緊接著,他大女兒的孩子為了上學要買樓,我就又從別的地方借了二萬元給大女兒。真是越渴越吃鹽!這時候,我兒子裝樓也要錢。丈夫說:「咱家也沒有錢了,再借二萬給拿去吧。」我甚麼都沒說,可是心裏很不是滋味,家裏舊債還沒有還完,又添新債,當時我們的壓力很大。這種情況使我的心裏很不平衡,覺的丈夫不公正,不擔當,心想:「你兩個女兒我花了六萬,我兒子你才給兩萬,同樣都是孩子,你也得差不多吧?我為了這個家付出的太多了,你怎麼就不考慮考慮我的感受呢?」

想著,想著,我自己樂了,我不是一個煉功人嗎?煉功人得用高標準來要求自己。師父說:「難就難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當中吃虧,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動不動心;在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中,你動不動心;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你怎麼樣去衡量」[1]。

既然自己是修煉人,我就用法理來要求自己提高。我就向內找,為甚麼心裏會不平衡?不就是母子情、在利益上動了心嗎?這不是修煉要去的執著心嗎?!我就發正念,清除這些執著的物質,不能讓名利情帶動我。師父說:「想左右別人的命運,人各有命啊!」[1]我想,就應該順其自然,讓他們的事情自己做。放下了名利情這不好的物質,不累心了,心情輕鬆愉悅,這也是在法上的一次昇華。

二、對著你這顆心來的

二零一八年下半年,我家的外債全部還清了,樓房也住上了,最高興的是在經濟上沒有壓力了,生活寬鬆了。我就跟老伴商量:「工資卡就自己拿自己的吧,每個人每個月都拿出點生活費來,剩下的錢,自己拿著自己的,花著方便。」其實我是想給自己的兒子攢點錢,不受限制。老伴說:「那樣不好,那不是AA制了?我不習慣,把錢放在一起,才是個完整的家,不能分。真到有事的時候,咱們可以一起商量。」我沒有說甚麼。

這個提議本來就是我出於私心,想給兒子攢錢,是自己不對,太自私了。我畢竟是個修煉人,做事情要考慮對方的感受。他說的也對,我的思想境界都不如一個常人,真是慚愧。

六月份的一天,小女兒和老伴視頻,老伴把手機給了我說:「你和孩子聊聊天。」她就問我:「我爸怎麼沒有去釣魚?」我說:「現在釣魚都花錢,每次都要百八十塊的,要是去市場買著吃,都得吃幾個月。」真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當時她就火了,跟我大吼起來:「釣魚花點錢你就心痛不讓玩了,那你們把錢分開吧,自己拿自己的。」她的臉變的也太快了,這頓連珠炮把我轟懵了,當時我不知道說甚麼好,我想:「你怎麼對我這樣?你們三個孩子,我給你花錢最多,你還對我像敵人一樣,還要給我們分家,真是不可思議。」

這時我想起師父的法:「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師父的法理不斷的展現在我的眼前。師父說:「業力在轉化過程當中,為了使自己能夠把握的住,不出現像常人一樣的把事情做壞,所以我們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突然間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1]

我就心平氣和的笑著跟她說:「你別跟我吼了,我不會跟你吵的。不管你說甚麼,我都能夠理解你,因為你不是我生的,有想法是可以的。但是,你不能給我們分家呀,其實半年前我就向你爸爸提過了,可是他不同意。」她又吼道:「我一提錢的事,你怎麼就這麼反感呢?」我一看,不能再解釋了。

其實,她提的問題,不正是我想做的嗎?事情出現了,對照法理向內找,我有一顆很重的私心和對利益的執著,想自己攢錢。師父利用她的嘴幫助我在法上悟,真正的從法上認識上來,用法歸正自己,在實修中去掉私、名利情,淨化心靈。

這場風波就這樣過去了。小女兒放暑假回來,我們都像甚麼事沒有發生似的,和以前一樣,一家人相處的很和諧。小女兒要回去上班了,走的時候,我給了她兩千元,說是路費,她高興的說謝謝我。我說:「客氣甚麼,我們本來就是一家人。」

三、遇事為別人著想

去年,我滿口牙脹疼,牙齒都活動了,後面有一個大槽牙活動的很厲害,有時候吃東西不對勁,牙齒就疼。有時候牙就腫起來,我就向內找,也沒有找對。發正念也時好、時壞,我就決定把牙拔了。去了一個牙科診所,說明了情況,大夫幾分鐘就給我把牙拔下來了。我和小妹說:「我這個牙拔了,怎麼還疼啊?」她說:「剛拔完,哪有那麼快就好的?」

到家半個小時後,我把藥棉從嘴裏拿出來,照鏡子一看,傻眼了,好牙拔掉了,壞牙沒動,我說這牙齒怎麼還疼哪?我就打電話,把情況和小妹講了一遍,她很生氣,大聲說:「你知道嗎?現在種植一顆牙,一般材料的,都要一萬元。一顆好牙,就這樣給拔了,咱們得去討個說法。」說實在的,好牙拔掉了,我也很心疼,拔下來了,又不能安回去了。

這時,師父的一段法打到我的腦子裏:「司機是開快車了,可是他能是有意去撞人嗎?他不是無意的嗎?可我們現在的人就是這樣的,要不訛他點錢,這看熱鬧的人心裏都不平。」[1]

我想,這件事讓我遇上,說明我在修煉上有問題。我是個修煉的人,牙也是我身體的一部份,我不能用法來歸正它,要把它拔掉,這不是修煉有漏嗎?所以把好牙拔掉了,以此來點醒我。

這時,我心平氣和的勸小妹說:「咱們不要去找麻煩,把壞牙處理一下就完事。他和咱沒有仇,他也不是有意把我好牙齒拔掉的。開個小診所也不容易,如果咱和他討說法,診所裏那麼多患者,對他影響多不好,一旦口碑不好了,這小診所不得關門啊,那醫生的前途就真的完了。小妹,你知道我是個修煉人,遇事要為別人著想。」

先把小妹的思想開導好,然後我們又去了診所。到那把情況說了,大夫不好意思的說:「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以後你來拔牙,我給你免費,你來鑲牙,免費兩顆。」我說:「以後做事情要注意,這是碰到我了,要是碰到別人,你就麻煩了。」大夫說:「謝謝你對我的寬容和理解。」

不管我的親屬說我傻,或者說我甚麼,我都不為所動,因為我做對了,我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