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歷史圖片:難忘的時光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日】同修送來一些劫後余存的照片,看著這些當年的照片,很有感觸,回望那美好的時光,真的不平靜,使我想到很多……

圖一:冬天的煉功點(1996年拍攝)
圖一:冬天的煉功點(1996年拍攝)

我生活的城市雖地處東北邊陲,但就像春天遲早要到來一樣,法輪功於一九九四年四月就傳入我市,從十幾個人的煉功點(圖一)開始,由親傳親,友傳友,之後,人越來越多,短短幾年,在這個當時四十幾萬人的小城市全面鋪開,到底有多少人修煉法輪功,不好統計,但當時每次印發師父的新經文就是一萬份的數。在我市輔導站剛成立時,師父還專為我市寫下了輔導站要走正的法,我們至今珍惜著這份屬於全市大法弟子的崇高榮耀。

我與大法有緣,有幸參與了本地區修煉洪法活動的全過程。

一九九五年、一九九六年在全市辦錄音、錄像學法班,單在電教館一處就辦了十四期錄像學法班,每期七天。先得法的同修帶親朋好友、家人一同來聽法,那情形就像師父精彩而又形像的描寫一樣:「倆倆相繼而來」[1],那兩年在我們心中,這就是我市最大的事,學員內心的衝擊,莫明的內心喜悅,今天我們還能記得,天天早晨到公園、廣場煉動功,不管颳風下雨、下雪,還是零下二、三十度的嚴寒,從未間斷。晚上背著裝大法書的小書包,拿著打坐用的坐墊,去一座小學的走廊,利用學校廣播,學法,煉靜功。我市大部份學員都是這兩年得的法,奠定了我們那一方世界眾生得救的希望(圖二)。

圖二:錄像學法班的聽課證(1996年拍攝)
圖二:錄像學法班的聽課證(1996年拍攝)

一九九七年,在師父經文的引導下,重在向內找,注重實修,那時經常開心得交流會,不但在本市開,還到哈爾濱、長春取經,記的那篇經文《和時間的對話》,當時很驚奇,原來時間就是神,師父的話至今響在耳邊:

「師:這樣的老弟子中也有,而且一個最突出的表現是:他們總是和人比,和他們自己的過去比,而卻不能跟法的各個層次的要求來衡量自己。
神:這些問題已經非常嚴重,他們怎麼樣能把看到的對方如何如何,反過來看自己就好了。」[2]

這一年對我們觸動最大,是啊,修煉就是向內找,在開討論會時,常常有跟不上趟的感覺。

可是修煉畢竟不是一般的事,特別是剛得法的初期,每一個人都有魔難,有考驗,但都是在師父的點化、幫助下,一點點提高,一點點昇華。

還記的一件有趣又影響很多人的事,那就是帶把雞蛋的故事。(圖三)

圖三:帶把的雞蛋(1997年拍攝)
圖三:帶把的雞蛋(1997年拍攝)

有一家,老楊頭反對老伴修煉法輪功而吵鬧不休,老伴則認為這個大法好,非要煉,因此老倆口矛盾越來越尖銳。逼的老伴關過不去,老伴絕望了,她說不是你死就是我死,這日子過不了了,老頭更是火上澆油,說你死吧!姑娘見狀鎮靜的問爸爸:你為甚麼反對修煉法輪功?媽媽在家甚麼活都幹,身體好,不花錢買藥有甚麼不好?她爸也說不出啥,就是反對,他說他啥也不信,這個那個的你們誰見了?姑娘說你沒見到的東西不等於沒有!他說:「如果雞蛋有把,我就修法輪大法。」

說這話是九七年的正月初二,正月初四上午,他家唯一的一隻小烏雞,下了一個帶把的雞蛋,老楊頭驚奇的目瞪口呆!心裏有些害怕,嘴裏叨咕著:神了!神了!

不管這個蛋怪不怪,奇不奇,這帶把的蛋下的時機是偶然還是甚麼,老頭從此再也不罵老伴了,不反對她修煉法輪功了,而且每天晚上還為老伴煉功回家留門。

經過這些年的中共血腥迫害,老楊頭飽嘗了無神論的惡果:自己有病無錢住院,在這個活不起、病不起、死不起的社會,無路可走,看著老伴修煉一點病也沒有,七十多歲了,騎個車子滿城跑,最終做出了自己正確的選擇──也成為一名法輪功修煉者。

圖四:佳木斯市集體煉功(1998年拍攝)
圖四:佳木斯市集體煉功(1998年拍攝)

圖五:佳木斯市集體煉功(1998年拍攝)
圖五:佳木斯市集體煉功(1998年拍攝)

到了一九九八年,在個人提高的基礎上,煥發出要把這好功法傳給更多人的熱情,集體煉功洪法達到鼎盛,在市廣場、公園,上千人的大集會,宏偉壯觀,產生巨大的能量包容著城市的每一個角落,在喚醒每一個世人、每一個眾生。(圖四、圖五)

從一九九二年五月法輪功的傳出,到一九九九年七月,短短七年的時間裏,法輪功洪揚神州大地,其勢有如排山倒海,用真善忍標準做好人的修煉群體在改變社會,他們的所為讓世人刮目相看。

在我市有這樣一件事,當年在政府廣場晨煉的法輪功學員,每次下雪,不僅掃煉功點的雪,而且還將偌大的政府廣場的雪全部打掃乾淨。此舉曾感動了當時的市長,市長親自叫來新聞媒體現場採訪,利用電視、廣播、報紙充份讚揚。這張就是當時現場留下的珍貴照片,見證了當年法輪功在佳木斯那不可磨滅的美好印象。

一九九八年,真的是很難忘的一年,是大法洪傳的頂峰。

圖六:長春市集體煉功(1998年)
圖六:長春市集體煉功(1998年)

圖七:長春市集體煉功(1998年)
圖七:長春市集體煉功(1998年)

一九九八年,雖然國家體育總局局長到長春察看法輪大法修煉情況,客觀上推動了法輪大法的洪傳,全市集體煉功鋪天蓋地,蔚為壯觀。(圖六、七)

但是,中共有關部門已經開始了對法輪功的無端誣陷、迫害,公安內部下達對法輪功調查的密令,當時哈爾濱法輪功輔導站、遼寧省大連法輪功輔導站主動開展了一次調查,對本市區內的法輪功學員都做了一次「法輪大法學員健康與精神文明調查」,真實的反映法輪功學員修煉的情況,在我們地區也是,找政府相關機構官員開座談會,修煉人以自己親身體會講收穫,收到很好效果。就我本人,在一九九四年底大連報告會上,因是初期傳法,師父給每一個與會者去一個病,我從小的肺結核,師父揮手一抓,病不翼而飛。不親身經歷,誰敢相信?這種人人都感受好的結果使當局意想不到,更吸引了更多人走入修煉行列,而警察用特務手段摸底的統計卻讓我們知道了我們還不知道的數字:當時在中國有一億人修煉法輪功。

千百年來,古今中外有多少聖賢都在尋找生命的真諦,渴求獲得宇宙的真相,今天的人類多麼幸運,遇到了這萬古不遇的機緣,遇到了創世主親自來到人間傳大法,這種幸運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真實感知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在深入的修煉中,人的心靈得到不斷的昇華,人們認清了做人的真正目地──返本歸真,修煉法輪功就是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但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恐怖大王從天而降……邪惡的赤龍在大陸上施暴,到處瀰漫腥風血雨,企圖阻斷億萬人回家的路……五千年的歷史猶如一台大戲,其實質是:人們都在等待大戲的最後一幕──大法洪傳;五千年的歷史它就像一條洶湧澎湃的大河,淘盡泥沙,留下熠熠閃亮的真金;依然走在正法路上的修煉者,緊隨師尊,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完成史前大願,新紀元開始,法船就要啟航……

這麼多年的風雨過去了,我看著照片,我的眼睛模糊了,那密密麻麻的人,那些小點點,這種感覺就像在深圳大廈旋轉餐廳俯視街上的人流;那些小點點,就像兒時看地上忙忙碌碌的螞蟻。生命不在他的大小,生命的根本在於他的歸宿,照片中那些煉功的人群,當年的一億人,那些小點點今天都在哪兒?不能與大法擦肩而過,錯失千古機緣,那些迷失的人,回來吧,師尊叫我喚你回家。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2]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時間的對話〉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5/16/185014.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