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法輪大法好」在心中 神佛護佑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煉的大法弟子。下面我就把我這些年講真相中世人得福報的例子摘選部份與大家分享。

「明天我就去政府退黨」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我正打坐,眼前閃了一個人影,我認識她,在婦聯上班,一定是師父點悟我去她家講真相。我就對丈夫說:「我要去她家講真相。」丈夫(同修)很擔心,說:「她丈夫是六一零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邪惡組織),還是先別去了,等等再說好嗎?」我也知道丈夫很擔心,那時候氣氛還很邪惡的。但我主意已定,就說:「那我去街裏買點乾豆腐吧。」

買完豆腐,我就去她家裏了。一進屋,她夫妻倆人還都在家,看見我,就把我讓進屋裏。我就說了我的來意,並講了法輪功是佛法,是被迫害的,同時也講了天安門自焚是騙人的,還有大法洪傳世界等等,他倆都認真的聽著。突然男的就說:「昨天,我在電腦裏接了個包,打開一看,是關於法輪功的。」我忙說:「是嗎?大哥呀,你的緣份可真大呀,那你看明白沒?」他說:「我是看了,聽你這麼一說,我就更明白了,明天我就去政府退黨,我可不當替罪羊。」我說:「不用上政府去退,神佛看人心哪,我就幫你和姐把這個黨退了吧。」他倆很高興就退了。我又叮囑他倆說:「要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遇事呈祥啊!」

我剛起身要走,發現男的氣不夠用,臉色發黑,人挺瘦的,肚子老大。我又坐了下來,真心的說:「大哥呀,善惡有報是天理呀,你今天明白了真相,也知道了法輪功是佛法,上面再有讓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兒,你可別幹了!你得用你的職位保護大法弟子呀!」他說:「我明白,我雖然是管這個的,但我看這些煉法輪功的人都挺善良的,說法輪功不好,咋這麼多人煉呢?我把收上來要銷毀的大法書偷偷的拿回家,藏起來了。」說著,就把我領到後屋,把收藏的那幾本書拿了出來。看到書,我哽咽了,半天沒能說出話來,只是說:「太謝謝了!」他把書給了我。

過了些天,我又去了他家。女的喜笑顏開,男的也精神抖擻。女的看到我就忙說:「妹子啊!打你走後,我就和你哥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看你哥的氣兒也上來了,這肝腹水都好了!你哥每年得住兩次醫院,封江一次,開江一次,今年還打算去住院呢,可這病好了,這法輪功也太厲害了,也太神奇了!根本就不是電視宣傳的那樣啊,等我和你哥退休了也煉。」我說:「那現在就煉唄!」她說:「不行啊!在政府上班,就得天天撒謊,說假話,要不你的工作就沒法幹。」

二零一二年,他們真的請了《轉法輪》寶書,從此也走入了修煉。

「我給你師父磕頭啦!」

那是二零零八年,我的鄰居老倆口,人還挺隨和的,就是不讓提法輪功,也知道法輪功是被迫害的,可是讓邪黨的運動嚇怕了。

有一天,老頭檢查出肺癌,已到了晚期。他兒子是市裏當大官的,家裏也挺有門面。兒子領著老人去了許多大醫院,醫生都說不行了,只能回家等死了。老人回到了家,失去了往日的笑容。胸疼,高燒三十八度也不退,每天都得打止疼針。兒女們都有工作,只是偶爾來看看。

我和丈夫有時間就去照顧他,二老也挺感激我們的。有一天,我就對老人說:「叔啊,你相信我不?」他和嬸子都說:「信吶,相信呢,這些年,多虧你倆照顧,要不然……」嬸就說不下去了。我說:「那好,你就和我叔一起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師父一定會管你的!」他倆你看我、我看看你的。嬸就對叔說:「這醫院都給你判死刑了,咱就死馬當活馬醫吧。」我丈夫也風趣的說:「叔啊,等過幾天,你在前面走,我就會喊你:『叔啊,你上哪去呀?』」老人只是苦笑著,搖了搖頭:「孩子,那是不可能啦!」

第二天,天剛亮,嬸就喊我,我說:「咋的啦,嬸?」她流著淚說:「你叔好了,真的好了。」嘴裏一個勁的說:「好了,真的好了,你叔的燒退了(燒十來天),胸也不疼了,還想吃東西(一直不吃,只能輸液),你的師父真的管他了!昨天晚上你走後,你叔似睡非睡,嘴裏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看見一隻大手對著他的胸部,他感到一震,肺部感到涼涼的,瞬間就都不疼了。你叔哭了,我也哭了。我也不知道你的師父在哪面,都說神佛在西南,我就衝著西南方給你師父磕了三個響頭。」

聽嬸說完,我也哭了,心裏默默的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已走進我的心裏」

我外甥女的丈夫是個退伍兵,在鎳礦上班。他已經三退了,也知道大法是被迫害的,我給了他一個真相護身符,他也戴上了。

二零零八年,他在井下作業,忽然有塊大石頭落下來,當時就把他砸倒了。工人們大喊:「出事了!出事了!」工長也跑過來,看見他的安全帽也砸飛了。工人及工長都知道這人是完了,別說是個大石頭,就是個石頭子從那麼高落下來也得砸壞。就看外甥女婿慢慢的站起來了,這時擔架也抬來了,把他送上救護車,就往礦醫院跑。到醫院,發現哪也沒壞,就連醫生也感到吃驚。

後來外甥女婿和我說,他手一直摸著那個護身符,心裏念著九字真言呢!是大法師父慈悲,給他化解了這次魔難。救了他的命!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他值夜班,開車回家時,車速飛快。在糧庫拐彎處,車閘失靈了,車撞在大樹上後彈回來,車轂轤朝天,車全碎了。後來他說,就感覺自己輕飄飄的落在了地上,哪都沒破,師父又救了他。事後,吊車把廢車拉走時,吊車司機哀嘆的說:「又一個生命沒了。」正好外甥女婿在跟前,他說:「小車司機是我!」「啊?!你沒事兒?」 吊車司機嘴裏自言自語的說:「你這小子命大,是哪輩子積了大德了!」 外甥女婿說:「我有神佛保護!」

二零一三年,外甥女婿得了紫癜,這是醫學難症。他說:「姨啊,我想看看你的那個書。」我說:「好啊,這可是一本天書,要敬他的,看書前要洗手,不能放在低處。」他說:「知道了。」他只看了兩遍《轉法輪》,病就徹底好了。

今年年後,武漢肺炎肆虐全國,初三他們就上班了,別人問他:「你這麼早上班,就不怕這病啊?」他說:「大法在我心裏,有神佛保護,我不怕瘟疫。」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5/21/185124.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