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語音電話:勿做中共的棋子和替罪羊(公檢法版)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九日】

下載MP3(5.00 MB)
下載WAV(5.00 MB)

喂,您好啊。您聽說了嗎?在這次疫情中,對李文亮等八名醫生進行訓誡的中南路派出所副所長楊力及警察胡桂芳,最終承擔了「訓誡」的責任,成為了替罪羊。雖然他們都曾表示自己是執行上級命令,可事到臨頭,哪個上級會站出來替他們說話?

而武漢市中心醫院,由於執行隱瞞疫情的指令,不許醫護人員發布信息,也不許他們戴口罩,不許穿防護服,以免造成恐慌,導致包括李文亮在內的五名醫生殉職。該院急診科主任艾芬,因為率先向醫生同學透露出現疑似SARS病毒的消息,被院方紀委約談。在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嚴厲訓斥後,她沉默了。在疫情爆發一個多月後,艾芬對媒體說,早知如此,老子到處說。

拒絕,還是服從?一念之間,卻有著根本的不同。

這裏有一份來自柏林牆的啟示。柏林牆的東德守衛因開槍打死偷偷翻牆逃向西德的人而被判刑。

法庭上,衛兵們認為他們只是執行命令,罪不在己。法官則當庭指出,作為警察,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准是無罪的。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在面對這些無辜的逃亡者時,有把槍口抬高一釐米的主權,這是人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

這裏面有兩個關鍵詞,一是良心,二是主動承擔,而不是被動執行。

服從不代表盲從,正確與否,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思考,也應該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中國現行的警察法、公務員法等,都規定執法者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這意味著「執行上級命令」是不能成為脫罪的藉口的。

不執行錯誤命令,或者智慧地執行命令,你有很多選擇權。就像這次疫情,武漢市官員為自己辯護沒有疫情信息發布權,中國疾控中心也說自己沒有發布權,但實際上他們都有在職權範圍內可以做的事情,可以最大程度地降低疫情的擴散,如果及時叫停武漢百步亭的萬人宴,何至於百步亭55個門幢,居然有33個成為發熱門幢?

再給您講一個真實的故事。一位法輪功學員去派出所給所長講真相,學員告訴所長:原市委副書記的姐姐,是一所學校的政教主任。江澤民剛開始迫害法輪功,她就組織全校師生在印有『法輪功是某教與法輪功決裂』字樣的一塊大白布上簽名。簽名時她總是在現場緊緊的盯著,有一個不簽的她都不放過。法輪功學員告訴她法輪大法是佛法,迫害善良的修佛人,罪孽太大了,會遭報應的。她說她不相信甚麼報不報應的。

後來市委副書記的姐姐得了頸椎病,剛退休五個多月,就癱瘓在床上了,多次住院治療也不見好轉。只好雇了兩個保姆到家裏來伺候,最後在痛苦中死去。

這位所長聽後,深深的埋下了頭,並小聲說:「我沒抓過法輪功學員。」可以看出這位所長的內心很受震動。最後這位法輪功學員離開時,已明白真相的所長和她揮手告別,還謝謝她來講真相。此後不長時間,這位派出所所長就被調到公安局管經濟的領導崗位上去了。

在中共對法輪功長達二十多年的殘酷迫害中,有些公檢法人員一味追隨中共的錯誤政策,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打壓,而一些明白真相的人則不再參與迫害。比如,派出所接到舉報不出警;公安人員以法輪功學員身體不適合羈押為由而直接放人;檢察院退卷,法院不開庭等等,都是在智慧地保護法輪功學員的合法權益。此時,他們的良知戰勝了殺人的黨性。

2019年有16名法輪功學員被無罪釋放、撤案、法庭免於刑罰。有186名法輪功學員被檢察院、法院退卷。其中,有14人曾3次被退卷重新偵查,34人被退卷2次。

越來越多的正義律師挺身而出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他們指出:即便根據中共現有的法律,中國公民修煉法輪功,擁有法輪功書籍,以及發放真相資料都是合法的。真正破壞法律實施的是盲目執行迫害命令的公檢法司人員。

古人講,遇事三思而行,兼聽則明,偏信則暗。中共不得人心,用「假、惡、鬥」來扭曲人性,泯滅人性,違背天良。古語說:多行不義必自斃,盲從它的人要趕快清醒,不能繼續執行中共的錯誤命令,做中共的棋子,那只會被人唾棄,成為中共的犧牲品。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