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當前 修好自己講好真相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八日】武漢肺炎瘟疫爆發後,我首先想到了大法弟子的責任,我很後悔自己以前被人心帶動著沒有做好三件事。現在知道了時間的緊迫,要做好三件事,抓緊時間講真相救人。

過年期間,我利用串親戚的機會跟那裏的同修們在一起互相鼓勵做好三件事,向親朋好友講真相,送給他們真相資料看,給他們做三退,看他們當中有不太明白的,就送給他們有《九評》錄音的小音箱讓他們聽,救人要用心的去做。

大年初二我就回家了,可是到家後,面臨的是小區被封,兩天一家出來一個人買菜,當時有點發懵,怎麼會這樣?我們大法弟子都知道,世人要想保命和躲過瘟疫的辦法,就要退出邪黨的一切邪惡組織和記住「法輪大法好」才有出路。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過罪的,要立功贖罪,把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補回來才能有未來。封城封村封小區,這些措施治標不治本,我們大法弟子只有抓緊時間講真相,才能救了他們,師父告訴我們:「大法弟子是人類得救的唯一希望。」[1]世上的這些表現,在修煉人看都是假相,只有證實法,救度眾生才是真相。

第二天上午我就買菜去了,看見馬路上的人很少,我想,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助師的法徒,師父都給我們鋪墊好了,只要我們正念講真相救人,就會水到渠成的。我在馬路邊上的小商販那裏買橘子,可我心裏想的是救度眾生,一會就陸陸續續的來了十來個人,我知道是師父安排來聽真相的,我就大聲的給他們講,並給他們沒有「三退」的人做「三退」。其中,有一個大姐是信天主教的,起初她不聽真相,我就發正念鏟除她背後的邪惡因素,我說:現在天滅中共,三退保命,你不退出來你就會成為共產黨的陪葬品,你退出來,你就脫離了邪惡,選擇了美好的未來。大姐趕緊說:我退!我又告訴她記住:法輪大法好,大難來時命能保。她連聲說:謝謝,謝謝!我看到她的眼神特別的感謝大法弟子告訴她真相。

無論我到那裏,或買菜,或站在馬路邊上,或在超市門口,一會人就多起來。一個多鐘頭的時間我就為十七個人分別退了黨、團、隊,而且黨員比平常多。我感到眾生在急迫的等待大法的救度。

師父說:「人類的歷史不是為了當人為最終目地的,人類的歷史也不是給邪惡逞兇的樂園。人類的歷史是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這裏展現輝煌。」[2]大法弟子心裏裝的是大法,是救度眾生,是慈悲的告訴世人真相,也不會被世上所發生的現狀和假相所帶動,只有助師正法,做好三件事,展現大法弟子救度世人的輝煌,才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

表面封小區,可封不住大法弟子。我每天自由的進出小區,保安幾乎都不問我,因為我沒有把他們當成保安,在大法弟子的眼裏沒有常人劃分的等級和職業之分,也沒有官位大小之分,全是眾生,都是被救度的對像。我心裏想的是怎麼告訴他們真相,所以他們好像被抑制住一樣,進出幾乎不問我,還為我服務,自動給我開門關門的,別人都是自己開門。我也有機會就給他們講真相,尤其是看到保安一個人蹓躂的時候我直接勸他們「三退」了,並送給他們真相資料看,幾個保安在一起的時候,怕他們不好意思或有顧慮,我就以第三者的身份給他們講真相。在我住的小區裏,花園裏經常有人散步、遛狗,我就主動和她們搭話,然後跟她們講真相,做「三退」。

我們樓上的一個五十多歲的婦女,原先在社區幫忙,參與過迫害法輪功,幾天前,我看到她在遛狗,我就過去給她講真相,因為我心裏想的是救她,所以師父給我智慧,我所說的都說到點子上了,她聽明白了真相,高興的做了「三退」,並讓我把她們一家人都退了,她還說:她跟家裏人說去,然後再來告訴我。看到她明白了真相,起的是活傳媒的作用,真為這個生命得救而高興。

每天晚上我靜心學法,一天我學師父在《澳大利亞法會講法》,師父說:「那麼為甚麼大家在修煉當中碰到矛盾時,為甚麼就放不下那顆心呢?別人說你不好聽的,你為甚麼就不高興了呢?那你不高興的時候,心裏不就是在排斥修煉與提高的機會嗎?你不就是想要得到和常人一樣的高興嗎?那麼你不就是常人嗎?!」[3]

學到這,我渾身一震。回想從修煉到現在,已經二十多年了,身體狀態一直沒有達到法的標準,看上去,病病歪歪的,兩腿膝關節腫大,平時也經常想這是不正確狀態,但沒有找到根本原因。今天在靜心學法中,我才明白,在過關當中,我沒有把自己當成修煉的人,在排斥師父安排提高心性的機會,求在常人中過的好一些,安逸些。記的在十幾年前,有一個同修跟我說,某某說你的腿雙盤不上,你不是真修。當時我沒有把這個當成好事,向內找,而是有點記恨說我的同修,也生氣的說他們的不足,還不願理他們,造成了同修之間的間隔,並且還挺感謝告訴我的這個同修,認為她對我好,是自己的知己,願意和她來往,這哪裏是修煉,就是一個常人。從那以後我的腿就有點痛,慢慢的就越來越疼,腿也雙盤不上了,可我還是沒有悟到。在以後多次的過這樣的關時,也沒有過好。身體狀況越來越不好,兩個腿的膝關節腫大變形,走路都挺費勁的。找到自己的不足,在法上提高上來後,對同修的不滿和間隔一下子就沒了,都是慈悲。

有一個同修,由於有間隔,我們兩年沒有見面了。前幾天,聽同修說她被舊勢力迫害的出現病業假相,正在住院治療,第二天我就到醫院去看她。一見到我,她就說:你怎麼進來的,醫院管那麼嚴,有好幾個同修都沒有進來。我說我求師父了,我一定要見到你,就這麼暢通無阻的就來了,沒有一個人問我。

我們很親切的交流了一會,她又說起了我們過去在配合上沒有在法上認識而造成的間隔,我說:過去的事就過去了,誰對誰錯都不重要,因為我們是修煉的人,在矛盾中,向內找,在法中提高上來是第一位的,過去我沒有在法上認識法,對不起你了,這時我給她背師父的法:「大法的任何工作都要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為目地,除去這兩點都是無意義的」[4]。我們提高了,師父看我們就高興。她說:是,希望你多來幾趟。我說:心性和悟性提高上來時,病業假相就解體了,咱們還共同配合好救度眾生。第二天我又去了,給她送去了同修的交流文章和正念正行解體病業假相的廣播讓她聽。我說法會也是大法的一部份,錄的都是明慧發表的法會文章,有時間聽聽吧。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她的事就是你的事。同修之間也要慈悲對待。

現在我嚴格要求自己,走好最後無悔的路,做好師父要求做的三件事,每天早晨煉功、講真相,學法修心,和同修形成整體,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完成大法弟子的史前大願,圓滿的跟師父回家。

這是現階段的一點體會,不足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歐洲法會》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二零零五年歐洲法會〉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8/大疫當前-修好自己講好真相-4021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