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遇同修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七日】因武漢肺炎的蔓延,一月二十六日(正月初二),我居住的城市開始封城、封路、封小區,弄的人心惶惶,好像到了世界末日。走在大街上,半天看不到一個行人,心中不免有些酸楚。作為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1]。可是怎麼做呢?女兒也是同修,她告訴我我們這裏幾個大超市沒關門。我決定到超市看看。

我每次出門之前,首先發出強大的一念: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徹底清除疫情中阻礙眾生得救的邪惡生命與因素,解體共產邪靈對眾生的迫害,讓有緣人走出來了解真相。

正月初四上午我來到一家超市。偌大的一個超市,裏面冷冷清清,沒有幾個顧客。我走到牛奶專櫃,拿起一箱奶放到購物車裏,有意識的扶了扶口罩,向正看著我的那位年輕的售貨員說,戴著口罩真不舒服。她說:「武漢肺炎肆虐,沒辦法呀!」我走近她,笑著說:「大姨告訴你一個好辦法,就是誠心誦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退出自己加入過的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就可百病不侵,保平安。」我邊說邊送給她一個護身符。

她接過護身符,靦腆的說,「我是中士。」我會心的一笑,並對她說,「咱們不做『中士』」,說完我就離開了。當我轉了一圈,又經過牛奶專櫃時,看到另一售貨員正在戴護身符。我想,多好的同修啊,還謙遜的說自己是「中士」。

六天後的一個晚上,我們全家一起學法。當女兒讀到「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2,同修說的「我是中士」的話閃入我的腦中。「中士」,是同修謙虛,還是同修當時的狀態呢?我想我應該再去看看她。

第二天上午,我又來到這個超市,同修老遠就看到了我,大聲說:「大姨,昨天想你,今天你就來了,真是心想事成啊。」等我走近她,她小聲說:「我好久沒看到《明慧週刊》了,您能不能拿?」我說:「好啊,拿到我就給你送來。」說著我把發剩下的幾本《明慧期刊》和幾個護身符給了她。

回到家,我馬上給同修下載並打印了第941期和942期《明慧週刊》,並把近期的《真相》、《天地蒼生》、《明慧週報》、三折傳單與單張傳單等各給她準備了一份,並包裝好。我望著包好的資料,陷入了沉思,內心充滿了自責。

那是三年前的一天,我遇到一位與我年齡相仿的同修,她首先親切的詢問我身邊有沒有同修,又問我看沒看《明慧週刊》,是否參加學法小組等,得到滿意回答後,她才放心的離開。與同修相比,差距多大啊,真是慚愧。修煉了這麼多年,我怎麼就沒修煉出一顆為他人著想的心呢!謝謝師父的慈悲點悟,我才沒錯過幫助同修的這份機緣。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給同修送去了這些資料,並對她說:「每星期我都來,需要甚麼告訴我,我出入小區比較容易。」

二月十八日(正月二十五)上午,這是我第三次去超市給同修送資料。當同修接過資料,摟在懷裏,高興的像個孩子。她神秘的小聲對我說,「這資料太好了,不及時送到眾生手裏,真對不起辛勤付出的同修。你給我多弄點,我下班後,晚上出去發。」我讚許的看著她並小聲問:「大約要多少份?」她又靦腆的說:「我很懶,先給我二十份吧。」我說:「好啊,我拿到就給你送來。」

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幾年來,由於安逸心的指使,每當我錯過午夜發正念,晨煉睡過頭,晨煉後又睡回籠覺時,我不敢面對自己的懶惰、不願承認自己很懶,而是找這個那個的理由,掩蓋著滋養著這個懶。同修的直言,「我很懶」,重重的叩打著我的心。同修,這哪是我幫助你,而是你在幫我修啊!你就是鏡子,照出我的執著,你有很多值得我學習的地方。我一定珍惜這份久遠就安排好了的聖緣,在助師正法的路上,與同修形成整體,認真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跟師父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園。

「我們來自不同的族裔 神叫我們大法子弟 救度眾生是我們生命的目地 」[3]。

與同修共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芝加哥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五》〈傳遞〉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7/疫情期間遇同修-402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