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中覺醒 三退保平安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七日】「本人現在就在武漢,這場瘟疫中,大量的病人無法得到救治,無比淒慘,整個武漢淪為人間煉獄,邪惡的中共不配成為這片土地的執政者。」二月十日,劉辰在大紀元網站發表「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聲明時這樣說。

中共隱瞞疫情真相,百姓苦不堪言。當人們為求得一張病床而苦苦哀嚎;當武漢人走在街頭突然倒斃街頭;當身邊的親人突然離世而不能安葬;當五千多醫護人員因防護及物資不夠而被傳染,人們想要像以前那樣在清晨平靜的醒來中,家中甚麼事情都沒發生,這已經成為夢想……

中共的宣傳喉舌彷彿在另一個世界,在國難當頭,上下推責招惹民憤之時,卻仍能把中共包裝得如此「偉光正」,使民眾對它的幻想徹底泯滅,「給十四億中國人一個交代」成為共同的心聲。

切身之痛,亦讓人醒悟。武漢方艙醫院的一名劉姓女醫生,二月二十六日在大紀元網站發表退黨聲明時說:「在救援武漢疫情的過程中,親眼目睹方艙醫院內的種種亂象。我們前線的醫務人員缺乏防護物資,明知道物資被扣也不允許我們發聲,我們也是血肉之軀呀,可是共產黨沒有給予我們女醫生哪怕半點尊重。我曾經於半年前入黨,今特此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

武漢疫情猶如切爾諾貝利核泄漏的翻版,已無法隱瞞。「山居人」(化名)在三退聲明中表示:這幾年來因為一些原因接觸了翻牆,才開始慢慢看到大陸的問題根源就在於中共。這次疫情死了那麼多人,這個政權還在那裏騙人,就真的很像切爾諾貝利的情況。我就是個人,我連做人的權利和利益都要變成少數人的肥料,我現在醒了。夠了,到現在還有那麼多人在騙人。這個政權只有死了我才會有活路。我以前看不懂你們的《九評》,我現在全明白了。我就在這裏退黨、退團、退隊,徹底拋棄這個魔鬼。

對中共七十餘年來的種種惡行,世人終於看清。化名「崇山峻嶺」的人二月二日在「三退」聲明中寫道:通過貿易戰,(中國)國內外新聞,報導的對比,我愈發認識到靠謊言、欺騙來謀取自己利益的一撮人,把整個國家和民族帶到今天這個悲哀的境地。今天通過武漢肺炎,我看到了魔鬼在荼毒生靈,釀造劫難,這和文化大革命,所謂的三年災害餓死幾千萬民眾有甚麼區別?!通過隱瞞疫情,不作為,封城,紅會攔截救援物資,春晚強行插入武漢詩歌,卻是為了(惡)黨表功績。我深刻意識到這是民眾的麻木養出的邪惡,釀出的災難,現在應該滅掉這個邪惡,和這些年麻木所付出的慘痛代價。

疫情之慘觸動了很多人的心。聲明人一方表示:「不想與以假治國,以黑治國,以警治國的共產黨為伍。他們視老百姓為草芥,如豬狗,這樣的黨不該存在。」

同時,民眾也明白了法輪功學員以前告訴他們的真相是如此珍貴。來自深圳的「迎春」稱:「很多年前我們都不相信法輪功學員講的真相,看到今天武漢的民眾叫苦連天,有病醫院不收,有家不能回,只能等死這種現象,只好自救。所以我今天主動找到法輪功學員要『三退』,感謝你們的付出!」

一位化名「求生」的人說:「我是在武漢打工的,現在出現了發熱咳嗽,腹瀉已經兩天了,去醫院找不到醫生,只好在藥店裏買一些藥物治療,也不知道是不是得了現在流行的傳染病,看到很多的病人在痛苦中也沒有醫生給治療,我不甘心這樣死去,就給一個同學打了電話,他聽到親戚說,退出黨團隊能保平安,詳細的也不敢在電話裏說,這裏已經無法上網,只能委託我的同學發表退團聲明。」

來自北京的蔡真明說,「大疫當前,心中發慌,卻收到意外的祝福。一位女士告訴我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可保平安幸福。是啊,共產黨歷次運動迫害了多少中國人,如今表面經濟有所發展還不夠貪官污吏貪的。法輪功倡導真、善、忍有甚麼不好!我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一切組織,不與邪惡為伍。」

大疫讓人清醒。「三退」與政治無關,而是對善惡的選擇,「三退」就是退出「假、惡、鬥」,共產黨是殺人黨、腐爛黨,迫害法輪功「真、善、忍」,招來了天災人禍,現在天真要滅它這個邪黨了!退出中共組織,就是退出惡的,回歸善良!

數年來,由於被中共的宣傳矇騙,讓很多人認為中共有權有勢,不可能說滅就滅了;真、善、忍是好,卻無權無勢,不可能戰勝中共。

隨著天災人禍越來越多,從去年豬瘟沒剎住,到今年武漢瘟疫肺炎的爆發,讓人措手不及。在天災人禍面前,人太渺小了,說沒有就沒有了,就連武漢醫院的院長、國家的醫學專家、廳級幹部、警察都被瘟疫吞沒了。眾人在清醒:生命比權力、金錢更重要;法輪功學員十幾年來一直告訴人「三退」保平安的真正用意確確實實是在救人!

法輪大法(也叫法輪功)是佛家高德修煉大法,在亂世中洪傳的目地就是救度眾生。大法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在危難中,順天理而行,生命就有希望。在劫難中,退出中共黨、團、隊,牢記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您的未來就是美好與光明!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