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罪(圖)

——──中共的輿情控制手段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四日】這是一場不可否認的罪行。2019~2020年新年之交,以中國武漢為起點,全中國乃至全球爆發了一場重大肺炎疫情,而中共在疫情初期對疫情實況長達1個多月的隱瞞,使這場大災難愈演愈烈,難以收拾。

從2019年12月1日第一位武漢病毒患者入院到2020年1月23日武漢封城,武漢政府持續對外宣稱病毒傳染性不強,可防可控。在第一位患者已經先後傳染了14位醫護人員、許多患者為全家集體感染,出現了明顯的人傳人病例時,一方面仍然堅稱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未發現醫護人員感染,另一方面大力「懲治謠言」,將意識到疫情危險性並在朋友圈內發出提醒的八名醫生訓誡、約談。

近兩個月的隱瞞與謊報,導致病毒在全中國乃至世界迅速擴散,無數人被奪去生命,疫情局面一發不可收拾。

面對中國人民對湖北省、武漢市當局隱瞞疫情的怒斥,中央下令問責武漢政府,不料武漢官網掛出了《『疫』流而上,何不多給武漢市長暖暖心》一文,文中申辯:「早在疫情發生12月,武漢已將相關情況上報國家衛生部門,專家組一行也深入到武漢調研,給出了初步結論,這位市長亦非專業醫學出身,遵從專家的建議又何錯之有?」暗指此次疫情失控的責任在中央。這場中央與地方政府之間的相互推卸責任,讓無數中國人民用健康乃至生命付出了代價。

武漢疫情爆發百天以來,除去武漢市民是事件親歷者,多數人通過新聞媒體追蹤這場災難。但誰能想到,這些鋪天蓋地的消息竟被巧妙地編織成矇蔽真相的遮羞布,本該為犯下的罪責付出代價的人躲在其後,妄圖利用信息控制脫罪。

本文試圖通過分析大陸兩個月來疫情報導與輿情控制的特點,分析中共信息控制的手段與目的。

1、「實情」:掩蓋再掩蓋後的「真實」數據

此次武漢疫情中,有許多網站、公眾號實時滾動播報肺炎疑似、感染人數,如「丁香園醫生」等。這種「數據公開」反而給予了很多非湖北群眾安全感──使其自認為心裏是有數的。在疫情早期,武漢市內的各種求救、呼籲信息還未在網上傳開,許多中國民眾對黨還保留著基本的信任,這些「透明」的數據影響力就更為突出。

那麼,這些數據真的「透明」麼?

2020年1月底~2月初,武漢官方統計的肺炎確診、死亡人數信息表

時間1.301.312.12.22.32.42.5
確診人數782198001188014401172382047124441
死亡人數170213259304361429493
確診死亡率%2.172.172.182.112.092.102.02
與2.1%相差%0.350.350.380.05-0.03-0.02-0.39

我們注意到,這些數據的確診死亡率極為規律地呈現「穩中有降」的趨勢,很難想像在疫情爆發的早中期,感染人數就如此「聽話」的穩定下來,這份數據確有偽造的嫌疑。

對比下邊1月24日,孝感市湖北航天醫院的胡電波醫生的公開的疫情數字,哪一個更可信?其實人們心知肚明。

'圖1:Twitter截圖,介紹胡電波醫生,公開了1月24日武漢醫生匯總發熱病人總數:10萬人。'
圖1:Twitter截圖,介紹胡電波醫生,公開了1月24日武漢醫生匯總發熱病人總數:10萬人。

日前,一份朝陽市衛健委2月23日發給遼寧省衛健委的內部文件流出,內容是該市政府辦公室已按照《關於穩妥處置有關信息的緊急通知》的要求,通知下屬朝陽市交通局、凌源市政府辦公室、龍城區政府辦公室銷毀有關新冠疫情的文件數據,並對接觸過數據的人員逐一排查登記,要求其簽署《保密承諾書》。對疫情有關數據的「穩妥處理」的要求,使遼寧省政府掩蓋疫情實況的舉動暴露無遺。

'圖2:遼寧省朝陽市衛健委發布的「銷毀疫情數據」的文件。'
圖2:遼寧省朝陽市衛健委發布的「銷毀疫情數據」的文件。

然而遼寧省的例子並非個案。前央視主持人李澤華於2月16日起作為獨立記者前往武漢,在YouTube上發布了數條疫情消息,其中包括武漢正在招聘天價搬屍工。

2月21日,李澤華暗訪青山殯儀館。在他的視頻中,李澤華自稱幫朋友尋找抬屍的工作機會,一個負責招聘抬屍工的人告訴說,「如果今天沒有拖屍體就一分(錢)沒有……(用自己的車到指定的地方拉屍體)拖第一具500(元),拖第二具增加兩百,拖第三具再加兩百,如果第四具的話就是1100。」與網傳4小時可以掙到4000元人民幣不同。

李澤華到晚上11點才離開青山殯儀館,但是殯儀館的焚屍爐還在轟隆隆作響,意味著殯儀館的工人在加班加點。他在這段視頻的最後用了幾個數據,算了一筆賬。

他說,根據官方的數據,武漢市平均每天非病毒感染死亡人數為137人,而武漢市區共有74個火化爐,日常情況下,每天每個火化爐只需火化1.74具屍體,每具屍體火化需要60分鐘的時間。疫情爆發後,根據中共官方的資料,武漢在1月12日公布首例確診病例死亡到2月19日為止的38天內,平均每天因疫情死亡的人數為40人。漢口殯儀館專門負責火化新冠病人的遺體。這家殯儀館共有30台火化爐。按照上面的數據,李澤華推算出,漢口殯儀館每天需要處理的52具非感染者遺體(每個火化爐每天火化1.74具乘以30座火化爐);加上40具病毒感染者遺體,每天需要火化的遺體總數應該是92具,遠遠低於這家殯儀館的火化能力。如果每天工作八小時的話,漢口殯儀館有能力每天火化240具遺體。

李澤華的結論是,如果官方有關武漢肺炎死亡的人數是真實的話,非但漢口殯儀館不需要加班,其它殯儀館(青山殯儀館)更不需要加班。

中共顯然對疫情死亡人數有所隱瞞──因為武漢殯儀館從中國新年後就沒有休息過,24小時連軸轉工作,有的火化工每天只能休息幾個小時,累得大罵武漢市領導。

2月中旬,武漢肺炎疫情失控之際,媒體披露,已有40台「移動式醫療垃圾焚燒方艙」進入武漢。武漢網友指出,死人太多,這些設備燒的是死人屍體。每個方艙大小約20公尺,體積約30立方公尺,包含固體粉碎、焚燒及空氣淨化三個部份。引人注目的是,這些方艙外頭印上了「垃圾和動物屍體處置方艙」字樣,顯示方艙不只處理醫療垃圾,也處理「動物屍體」。

武漢網友周先生說:「調了一些燒屍體的爐子過去了,不讓出門,把門堵死,也就是一定要死就死在家裏,如果不死在家裏就傳染,不好。那個焚化,那是燒屍體的,燒人的屍體。告訴燒屍體的人,高薪,2000塊一小時,死的人太多了,一個車子就燒一萬斤,這是甚麼概念。」

網民「麻吉妹子」根據李澤華提供的數據推算,武漢殯儀館的74台焚燒爐,乘上全天24小時工作,再乘上每小時焚燒1具屍體,結果就是武漢每日真實死亡人數為1776!

此次,不斷傳遞到全國人民手中的、堪稱嫻熟欺騙。在一月底二月初,完全隱瞞疫情已經是不可能的了,通過政府公布的被多重過濾後所剩的「公開數據」,人們雖然意識到疫情是可怕的,但又「親眼見證」著它的「可防可控」,似乎再強大的敵人都會被黨和政府輕易地「收服」,自然只會保持「有限度的恐慌」。

而那些在過濾和修剪時被除名的數據,那些根本無法進入統計的數據,其實也是活生生的人。他們被疫情大潮吞沒,失去了健康乃至性命,但卻永遠無法留下姓名和進入統計。

2、禍水東引:對美國的指責

2月3日,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主持了網上例行記者會,指出:「美國政府迄今未向中方提供任何實質性援助」,並提及美國2019-2020流感季已導致1900萬人感染,至少1萬人死亡,而截止到2月3日,中國確診感染新冠肺炎17205例,死亡361人。這些言論的直接意圖雖是論證美方禁止中國公民入境為「過激之舉」,但顯然還有別的用意──寥寥數語,再次把「亡我之心不死」的美帝推成了靶子,描述成了「中國人民的敵人」。

事實上,就信息本身而言,這些說法都非常不客觀。首先,指責「美國政府」未向中方提供實質性援助,是一個巧妙的擦邊球。據統計,截至2020年2月2日,188家外資企業共捐贈10.96億元,美國、中國香港、印尼、韓國、英國的企業捐贈額暫居前列。」美企捐贈2億7954萬元人民幣,排名第一。至2020年2月6日,254家外資企業累計捐贈13.78億元現金及物資。美國、中國香港、韓國企業捐贈額居前三。其中,74家美國企業累計捐贈3.84億元,佔比27.9%。不錯,美國企業的捐贈確實不算在「美國政府」頭上,但作為整體的美國,以極大的力度援助了武漢更是不爭的事實。華春瑩的發言並沒有邏輯上的漏洞,但卻暗中將人們的憤怒情緒轉向整個美國──有多少人會在匆匆瀏覽新聞時深究「美國政府」這一微妙用詞呢?

其次,將美國流感死亡人數與武漢肺炎疫情規模並置,更是極有欺騙性的做法──似乎和美國大量死亡的流感人數相比,中國的肺炎疫情算不上甚麼。但我們應該認識到,普通流感導致大量人口死亡一事,在任何一個人口大國都是常見的。2019年9月,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在《柳葉刀﹒公共衛生》上發表了一篇論文,分析了中國2010年-2011年到2014年-2015年間的流感死亡率,研究發現,中國每年有超過8.8萬人死於流感。這種普通流感與現在的武漢肺炎從傳染率、死亡率上來說都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圖3: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研究成果報告:全國每年流感超額(相關呼吸道疾病)死亡超過8.8萬人'
圖3: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研究成果報告:全國每年流感超額(相關呼吸道疾病)死亡超過8.8萬人

'圖4:中國疾控中心文件:全國每年流感超額死亡(相關呼吸道疾病,超過預計人數為)8.8萬人'
圖4:中國疾控中心文件:全國每年流感超額死亡(相關呼吸道疾病,超過預計人數為)8.8萬人

我們也許會在這一段外交言論中發現相似的套路:華春瑩所使用的數據確實是真實的,但卻無形之中起著誤導的作用──似乎「為人民服務」的中共與中國政府的疫情防控措施遠比美帝有力。只有深究下去,才會察覺其中的不合理處,但同樣的,大多數讀者並不會發現這一點。

讓事實為自己說謊和煽動──如此「高明」的舞文弄墨,道德低下程度可見一斑。

3、著墨:高歌猛進的「作為」

在那段荒唐的答記者問中,華春瑩倒是說了一句真話:「中國政府採取了最全面、最嚴格的防控措施。」不錯,從武漢封城開始,黨和政府採取了一系列疫情應對措施,積極的「作為」頻頻登上各大官媒,並配合「眾志成城」的標語、圖片或音樂一同放送。方艙醫院、火神山、雷神山醫院的建設更是其中濃墨重彩的一筆。

平心而論,這些「作為」對疫情的防控的確是必要的,新聞媒體的大量報導也並不過分。但筆者想談一談這些作為的另一面:真實情況並非一派光明。

強制體溫測量與強制隔離

2月6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出席武漢肺炎疫情全面排查動員會,提出「武漢要舉全市之力入戶上門排查「四類人員①」這一新聞被媒體冠以「大動作!」等標題,似乎是分外激動人心之舉。但實際上,這一舉措存在諸多問題:

此次上門排查以體溫測量為主要手段,但發熱並不是唯一的感染標誌。武漢市的魏鵬醫生指出,這一舉措不但無法實現全面排查的初衷,反而容易以工作人員為載體挨家挨戶的傳遞病毒,引發更大面積的感染。

'圖5:網民拍攝的強行入戶排查、隔離的視頻截圖:很難保證執法中不互相感染。'
圖5:網民拍攝的強行入戶排查、隔離的視頻截圖:很難保證執法中不互相感染。

這一排查執行的手段較為粗暴。許多網上圖片顯示,對於不配合強制隔離的武漢市民,上門排查人員的手段相當粗魯,自己只帶個口罩,和被排查者大量肢體接觸,將人拖出門外,既缺乏對中國公民基本的尊重,也很難保證執法中不互相感染。

確實是「大動作」,確實是有「執行力」的黨與政府。但不是所有的雷霆手段,都算得上為人民服務。

方艙醫院的醫療設施問題

自方艙醫院建設以來,相關的爭議一直在持續。方艙醫院的醫療與物資條件到底如何?能否達到收治病人的標準?

連日來,大陸媒體關於方艙醫院的報導較多的集中在醫護人員與病人的樂觀抗疫上,鏡頭往往對準醫院中跳廣場舞的老人、耐心安撫孩子的醫生護士和認真準備高考的畢業班學生等。這些溫暖動人的細節所展現的人對生命的熱愛與積極的生活態度,確實值得敬佩。但這不應該成為我們對方艙醫院的全部記憶。

在苦難中展現出的人性的高貴,並不能為苦難本身正名。

臨時在體育館等場地搭建的方艙醫院,醫療物資、生活物資較正規醫院匱乏仍然是不爭的事實。歸根結底,方艙醫院的拔地而起還是由於疫情規模蔓延過大、相關物資籌備不及時,是一種無奈應對之舉。倘若今後還有疫情發生,我們並不希望這樣隱瞞、擴散、臨時收治的局面再次出現。

如果一味地高唱讚歌掩埋了陰影,那與挽歌有何區別?

4、淡化:被遺忘的污點

也許到了3月份,百步亭將不再被人提起。

1月18日,黃曆小年,武漢江岸區百步亭在已經有人得知封城消息的前提下,仍然紅紅火火地開展有40,000多家庭聚集的「百家宴」。消息傳出後,當即受到海內外輿論批評。

「百家宴」之後,截至2月6日,百步亭社區一共有57個門棟被列為發熱門棟,每個門棟14戶人家,樓下進口處被貼上紅底黑字的「發熱門棟」字樣。該社區內的怡康苑(百步亭社區共包括9個小區,此為其中之一)則共有3779戶,分為5個單元網格,截至2月4日中午12點,其中一個網格已至少有10人確診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還有超過30人在醫院拍的CT結果顯示「高度疑似新冠肺炎」,另有數十人輕症患者居家觀察中。百步亭萬家宴「一萬多道菜品出鄰里溫情,二十屆萬家宴見證社區和諧」的宣傳口號顯得極為諷刺。

'圖6:得知武漢要封城的前提下,仍堅持搞百步亭社區的萬家宴,使該社區成為瘟疫的重災區。'
圖6:得知武漢要封城的前提下,仍堅持搞百步亭社區的萬家宴,使該社區成為瘟疫的重災區。

然而大陸媒體對百步亭事件的後續報導並不多,真正跟進感染人數的更是少之又少,大多只是泛泛提到疫情防控的重要性云云。若不是居民利用網絡求助,也許被譽為全國文明社區示範點、全國和諧社區建設示範社區、全國文化先進社區的百步亭,只有無聲無息地成為「面子工程」的犧牲品。

'圖7:百步亭社區居民的無力控訴之一。'
圖7:百步亭社區居民的無力控訴之一。

'圖8:百步亭社區居民的無力控訴之二。'
圖8:百步亭社區居民的無力控訴之二。

也許有人認為,民眾對這些人和事沒有那麼健忘,不會被輕易矇蔽。但在信息時代,每人每天接觸到海量的信息,如果一些消息被人為地抹殺,在眾多信息中難以佔據一席之地,會無意間使人覺得其次要,乃至逐漸遺忘,何況有更多的「大作為」被濃墨重彩地推出。沒有人希望被愚弄,但總是不由自主地跟波逐流,唱起讚歌。

5、封口:言論管制

隨著疫情攻堅的白熱化,輿論管制也達到了高峰。3月1日,被稱為「網絡大屠殺」的中共《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生效。在2月29日,中共網警對社交媒體的「大屠殺」就已啟動,大批敢言賬號被停或無法登陸。據此前爆料,這是迄今中共最嚴厲的一次網絡整肅。據自由亞洲報導,2月29日及3月1日,中共網絡警察和網絡社交平台對發布所謂敏感信息的賬號,採取了大規模封號行動。2月29日晚,前《南方週末》記者、香港中文大學助理教授方可成的公眾號「新聞實驗室」被封號。3月1日,又有無數活躍網民的賬號無法登錄。

在這場規模空前的封口中,連相關的學術論文都難逃一劫──現任美國斯坦福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清華大學社會學系兼職教授的著名社會學家周雪光先生一篇分析中國國家治理制度邏輯的論文,從被廣泛轉載到被封禁不過半天時間。上到學者研究下到普通民眾的議論皆被禁止,這絕不是客觀清理謠言。更有甚者,新浪微博甚至大量刪除武漢市民的求助信息,這些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的百姓絕無意挑戰黨的統治與權威,不過是求告政府無門,轉而利用網絡自救求生,何罪之有?

為告知公眾疫情的真實狀況,幾位「公民記者」利用網絡發布了在武漢市拍攝的視頻。方斌是武漢當地的一名服裝銷售員,他錄製的視頻,讓人們看到了疫情中心未經過濾、往往是令人心碎的畫面。醫院外排著的長隊、虛弱的病人、焦慮的親屬。幾天後,方斌被人從家裏破門抓走。

'圖10:1月24日,武漢一家醫院等待就醫的病人(瘟疫初期的確診和收治極為有限)'
圖10:1月24日,武漢一家醫院等待就醫的病人(瘟疫初期的確診和收治極為有限)

遭遇同樣命運的還有前文提到的前央視主持人李澤華。2月16起,他開始對武漢市疫情實況進行暗訪調查,先後到了武漢百步雅亭社區、武漢軟件職業工程學院、青山殯儀館等地進行實地採訪。2月26日,李澤華在武漢的公路上開車,被疑似國安人員尾隨追捕,李澤華一邊開車一邊發視頻向網友求助,當晚10點,在與門外不明身份敲門人一段時間對話之後,李澤華被強行闖入居所搜查,視頻中斷。

李澤華進央視做主持人的時候,二十歲出頭。李澤華被抓走的時候,二十五歲。有網民可憐他:「這是甚麼年代了還說真話……」 他的被失蹤似乎與他拍攝的視頻觸及了P4病毒所與武漢火葬場的敏感問題有重大關係。他播放的視頻顯示,16日前往武漢疫情嚴重的百步亭社區實地採訪;18日報導了武漢市殯儀館「天價招聘屍體搬運工」內幕;25日,他前往武昌火車站地下停車場訪問滯留的外地勞工; 2月26日,李澤華在前往武漢P4實驗室後回家就被國安追捕,在酒店他對著鏡頭做了「最後的演講」後主動開門,然後失聯。

武漢P4 病毒所,全稱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簡稱武漢P4實驗室。武漢P4 實驗室一直被懷疑是這次疫情洩毒的源頭。

'圖11:前央視主持人李澤華(網絡視頻截圖),獨立採訪武漢疫情被安全部門抓走。'
圖11:前央視主持人李澤華(網絡視頻截圖),獨立採訪武漢疫情被安全部門抓走。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認為,公民記者接連被扣查與他們踩進了「禁區」有關。他指出:「這疫情裏有很多見不得光的事情。根據中國官方的講法,他們要突顯是中央的堅強領導,還有主旋律,宣傳重點基本上沒有對準病人。疫情還有民間的情況還是一個『禁區』。」

一個抽象又空洞的穩定的邏輯,壓倒了真實的鮮活的生命;對民心動搖的懼怕,超出了對人民生命的尊重。防民之口的維穩,終究只是一張血淋淋的畫皮。

6、收編:被「主旋律化」的「眾志成城」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24日在瑞士日內瓦表示:「中國人民為儘量減輕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負面影響,實施嚴格的防控措施,以犧牲正常生活的方式為全人類做出了貢獻。」

這確實是中國民眾的劫難,中國民眾的犧牲,中國民眾做出的奮鬥和貢獻。

但當疫情結束時,那些災難中可歌可泣的事件、無私奉獻的精神、鼓舞人心的歌曲,都將被中共作為「黨與政府」領導人民的豐功偉業,被收編入主旋律的宣傳話語中,成為新的紅色資源。

等到沒有親身經歷這場災難的下一代人成長起來,唱著讚歌的他們永遠不會知道中共在疫情中犯下的罪業。

民眾與黨的距離是如此的微妙。當黨進行維穩時,民眾的生命健康是「不值一提」的,可一唱起讚歌來,黨與人民群眾又一下成了「一體」的,所有歌頌人民的歌,都被算作歌頌黨。

7、總結:中共的脫罪歷程

經過上文的分析,我們可以窺見中共構建「信息謊言」的高明之處:
對疫情實情,採用修剪美化過的報導,展現出「可防可控」的穩定形勢;
面對民眾對政府通報實情不利導致疫情蔓延的局面,採用禍水東引的手法,把「美帝」又一次變成活靶子,供人們平息憤怒、「一致對外」;
相關新聞報導中,刻意放大政府的積極作為,特別突出此類行動的光明一面,而對可能帶來的不良後果迴避不談;
對於無法收拾的事件,採用淡化的方式,妄圖借助時間為自己脫罪;
「調控」網絡輿論,使從專家到民眾都不敢發聲。
最後,當一切都結束時,所有為武漢人、中國人譜寫的讚歌,都將成為這個本該承擔罪責的黨和政府的「光榮事蹟」,成為「黨領導人民抗擊『天災』(而不提人禍)的豐功偉業,並作為「歷史」,交代給下一代人。

這是個非常熟悉的「黨的讚歌」故事,我們已經講了幾十年。

但是,事實永遠沒有那麼皆大歡喜,太多的慘劇被掩蓋了。

2月24日下午,湖北十堰,一位志願者上門查體溫。敲開房門,走到一戶人家,開門的是個六歲的小男孩。

志願者問:「家裏幾口人?」
男孩回答:「只有我和爺爺。」
「你爺爺呢?」
「去世好幾天了。」
「為甚麼不出去?」
「爺爺說外面有病毒,不能出去。」

這個小男孩給死在廁所的爺爺蓋上了棉被,靠吃餅乾度過數日。如果不是被人發現,他也許會悄無聲息地死去。

'圖12:湖北十堰封城,老人死在家中,孩子在家吃餅乾,幸虧被發現。'
圖12:湖北十堰封城,老人死在家中,孩子在家吃餅乾,幸虧被發現。

人對數字總是那麼的容易麻木,看慣了幾萬個確診的數字,就覺得每日幾百人確診,已經是雨過天晴,該唱一唱春天,唱一唱彩虹,一切都會過去。

但一切都不會過去,如果我們仍然這樣在謊言之中得過且過的生活。

正如前文所言,苦難中展現的人性的高貴,並不能給苦難本身正名,一個政黨,一個政權,倘若僅憑玩弄輿情的伎倆脫罪,那千萬亡魂該何處安息?

不要忘記人禍,且等那恢恢天網。



① 四類人員:確診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疑似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無法明確排除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可能的發熱患者、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4/脫罪(圖)-4020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