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救人 封村、封小區變假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四日】師父說:「不管怎麼樣吧,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我就是想告訴大家,你們得知道你們的責任有多重大,可不是兒戲的。這件事情已經到最後了,我都急的不行,你們卻沒當回事,可是,最後連哭都來不及啊。世間的一切都是有目地安排的,引起人的執著,不讓你得救的東西太多了,你不把自己當修煉人也隨著去?!你是眾生的希望,你是那一方生命的希望!」[1]

面對封城、封村、封小區,我沒動心。我們大法弟子應該識破這種假相,不被帶動,走師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

我這樣想後,我覺的自己非常高大,頭腦中只有師父和眾生。沒有任何能擋住我救人的東西。那天晚上六點發正念,剛一結印,身體就有往上飄的感覺。我知道是我悟對了,師父在鼓勵我。

我今年六十六歲,按我們當地的習俗,是要大宴賓客的(為的是收錢)。我跟孩子商量,我是大法弟子,我們家不待客。有那個時間,多救兩個人。兩個孩子都同意了。過年他們都有事,也都沒回來,這樣,我有更多的時間用在修煉上。

初一開始,我把同學的、親朋好友的、律師的手機號先發短信,後播真相語音電話:瘟疫中的千金良方。

接到短信和電話後,他們有的要三退的,有的說謝謝的。有個同學在短信中說:「一聽電話就知道是你打的。謝謝你在瘟疫中還想著我們,並告訴我們避難的方法。謝謝。」

到了初二,除打電話外,我就開始給親朋好友、鄰居講真相、做三退。幾年前給親朋好友做三退時,他們那時有的是學生,幾年後上班了,他們覺的也沒發生甚麼事,就又偷著入黨了。這次發生了瘟疫,他們害怕了,要退黨。那兩天,三家就退了四個這種情況的黨員。還有剛上學的,沒退過的。

初二,我去的第一家就是一九九九年那時的老鄰居。那個女的我找她多次,可她都不願意三退。去年五月,她唯一的一個兒子得腦出血死了,兒子才三十多歲,對她打擊很大。我就帶著要救她的這一念去了。

到那,我說:「姐,孩子走了,可你們得好好的活著,現在又發生了瘟疫,只有退出黨、團、隊,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能保平安,才能躲過劫難。」她說:「謝謝你這麼多年總是惦記著我們,今天我和孫子、孫女一起退吧。她是團員,兩個孩子是少先隊員。她家的其他人以前都退了,這次我給她和孫子、孫女都做了三退。我給他們留下了真相資料,他們還要護身符,當時我兜裏只有一個,她就叫她丈夫隨我回家去拿。

以後的時間,我每天都出去救人,除了帶小冊子外,我還用信封裝單頁的傳單,遇著合適的人就給。正月那批傳單有《劉伯溫碑記》、《瘟疫中的千金良方》等。

我出去講真相,遇著人,我就先說:「你好,祝你平安!」然後就遞給他真相資料。正月最後一天的午後,到四點多,我去了一個退休老幹部家屬區,沒想到,門口還沒人看著,我就進去了。第一家門還沒關死,我就推開進去了,到屋一看,客廳有四個人正在打麻將。我和那女的就進裏屋了。到屋,我給她一本《天賜洪福》的小冊子和一個護身符,並告訴她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遇難呈祥,也是瘟疫中的千金良方。她很高興的把護身符裝在了兜裏。

這時我想,打麻將的人我給不給呢?我想見面就是緣,他們生命能得救才是最重要的。我拿著小冊子到他們跟前說:不好意思打擾一下,告訴你們一個比麻將更重要的事,(這時他們都停止了玩麻將,都看著我)瘟疫中的千金良方: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最後遞給他們一人一本小冊子並說祝你們平安。他們高興的站起來接過小冊子,連聲說:「謝謝、謝謝。」那女的把我送出了大門外。

從他家出來,我就往西走,遇見一個穿著得體的一個女子,我說:「你好,在屋呆悶了出來透透氣?」她說:「是呀,在家憋的飯都不想吃,出來孩子還不讓。」我說孩子是怕瘟疫吧?」她說:「是呀,連門都不敢出。我是在醫院退休的,不出來買東西也不行啊!」我說:「你看大街上沒幾個人,我們倆在這相遇真是緣。今天我告訴你個不得瘟疫的秘訣。」

她驚訝的站住,看著我。我從兜子裏拿出一封裝好的信,正面寫著「祝你平安」背面寫著:「躲過瘟疫的秘訣,」她高興的接過來,看著正面的「祝你平安」笑著說:「這是你寫的?」我說「是啊。多少年來,我們冒著被抓、被打的危險,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退出中共的黨、團、隊),就是為了躲過今天的大瘟疫。今天我也真心的祝你和你的家人幸福平安,躲過這場瘟疫。」她激動的連聲說謝謝,並說你還有嗎?我再要幾封給我的親戚們都送去,讓他們也都平安。我說「那太好了,這是功德無量的好事。」我兜裏只剩四封信,她全要了。她還告訴我她早就三退了。我為這個生命的善舉和得救而高興。

我聽說老家管的很嚴,說不許外面的人進村,只要進去,就不許出來。當時人心就冒出來了,要不讓我回來,丈夫怎麼辦?(因丈夫曾三次被醫院拒收,生活不能自理,已經十八年了,一直是我照顧)我馬上意識到這是人心,還有點怕苦的心。因沒車,自己得騎摩托車去,還挺冷的。

師父告誡我們:「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2]

我想當初自己曾用生命做擔保,摘下神的光環,與師尊簽約,來到人間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現在眾生面臨著瘟疫的大劫難,個人的這點困難算得了甚麼,我就求師父加持,救老家那裏的眾生。

正月二十四,午前我陪丈夫學法,照顧好他,十二點發完正念,帶著準備好的資料就走了。邊走邊想:我來救眾生,眾生快快醒。

到攔截著的地方,我推著摩托車,有人出來說:「領導說了外來人不讓進。」我說:「我老家不是在這嗎?瘟疫來了,我很惦記家鄉的人,我想來看看。」他二話沒說就給打開了。

進村,我都是當面給真相資料,有的進家裏給。我來到一個小商店,屋裏有三個人,都給了他們真相資料,我進屋的時候,看見前邊小路上一個女人領個孩子。我想等屋裏人給完了,我再追她去,我剛出去,她又回來了。她說把買的東西換一下。我遞給她一份材料。我說我是這村的,不在這住。瘟疫來了,我惦記家鄉人的平安,特意來告訴你們躲過瘟疫的秘訣。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退出中共的黨、團、隊)。她說她早就退了。

這時她問我丈夫是誰,我告訴了他的名字。她說:「他現在還能活著,真得著(即靠)你。要那麼說,我早就認識你,那時你下鄉到我們那去過。」她說這事是我二十五歲時的事,距現在正好四十一年了,那時我們都是大姑娘,現在都是老太太了。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巧妙安排。師父說:「這些事情是由師父安排的,師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自己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3]當時我對師尊感激之情難以言表。我詳細的給她講了真相,並送給她一個平安葫蘆,我們高興的離開了。

我發到最後,只剩下一份。這時我看見路上有個摩托車停在那裏,我問這車是哪個的?鄰居告訴說是來這剪樹枝的人的。我們正說著,他就來了。我講完真相,把材料給了他。

我順利的發完了所有資料,天也快黑了,我就回家了。到那攔截著的地方,我還沒到跟前,那人就把攔路的繩子給解開了,我連車都沒用下,就過去了。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有疫情封小區後,我每天都出去救人,出門證一次都沒人要過,也沒人問過。因為我歸師父管,真心救人,師父就在身邊,封村、封小區都是假相。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