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依賴中共醫藥供應鏈 各國嘗惡果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三十一日】(明慧記者英梓編譯報導)目前,面對因中共隱瞞和欺騙而肆虐全球的中共病毒(COVID-19),許多國家因採用中國製造的、質量低劣的醫療防護用品和試劑盒,面臨雪上加霜的困境。許多西方人士已經意識到,對中共「世界工廠」醫藥產品的嚴重依賴帶來災難性後果;必須放棄對中共的依賴,才能從岌岌可危的狀態中解脫出來。


中共稱「援助」 意大利參議員稱「危險」

中共外交部副部長羅朝輝3月26日聲稱,北京已經向83個國家提供了包括快速檢測試劑盒和口罩等物資的緊急「援助」。

中共也曾宣傳它向意大利「援助」了三十一噸醫療物資。意大利知名記者龐皮利(Guilia Pompili)在媒體中指出,據外交部和民防部的消息證實,中共寄來的「救援物資」並非「捐贈」,沒有甚麼東西是免費的。

意大利參議員加斯帕裏在3月17日的視頻中直接揭露道:「中國(中共)從沒有無償送過我們任何東西,所有來到這裏的物資都是我們自己花錢買的,然而,中國(中共)是地球上最糟糕的一個國家,他們都以不正當的競爭手段,讓其它國家陷入經濟危機。我們需要有決心勇敢的面對,用有限的經濟手段(對抗中共)。歐洲需要從這樣的狀況中醒悟,不要再被中共的謊言給欺騙了。中共對於地球來說並不是一個資源,而是一個危險。」


中國製造的口罩 質量不合格 荷蘭政府召回60萬

近日,中國生產的醫療防護用品和檢測盒質量不達標、被召回的消息頻頻傳出。

據歐洲新聞(euronews.com)報導,2020年3月21日,荷蘭當局從中國收到了130萬張口罩,其中一些口罩已經分發給了治療中共病毒的醫療人員。據荷蘭國家廣播公司NOS報導,28日荷蘭召回60萬個中國產口罩。

荷蘭衛生部在發給歐洲新聞社的一份聲明中說,衛生部「收到一個信號,即經檢查後,這批貨物的質量不符合要求的標準。」「第二次測試也證明口罩不符合要求的質量標準。現已決定停止使用全部貨件。這批口罩具有KN95認證(中國認證的標準,防護性等同N95),指示這些口罩應該過濾95%以上的微粒,但結果並不符合該標準。」

據福克斯新聞報導,荷蘭政府說,一些口罩不能正確罩住口部,而另一些則被發現過濾微粒不足。

截至3月30日,荷蘭已報告11,750例中共肺炎確診病例和864例死亡。但它並不是唯一從中國進口有問題醫療設備以防治中共病毒的國家。

據悉,中國生產全球一半的口罩。截止2月29日,中共官媒稱,中國口罩日產量達到1.16億個,是2月1日的12倍。


中國製造的檢測盒 合格率僅為20%~30%

除了口罩質量堪憂外,中國生產的檢測盒達標率也只有20%-30%。

據布拉格早報(praguemorning.cz)3月26日報導,衛生學家稱,捷克訂購的30萬個檢測盒中,有80%不能正常工作。價值5400萬科魯納斯(183萬歐元)的檢測盒顯示假陽性和假陰性結果。這種快速測試無法可靠地在初始階段檢測病毒感染。

俄斯特拉發(Ostrava)地區的衛生官員帕夫拉・斯夫裏諾夫(PavlaSvrčinová)說,(檢測盒)錯誤率很高。

據福克斯新聞和歐洲新聞報導,上週,西班牙衛生部長薩爾瓦多・伊拉(Salvador Illa)說,西班牙從中國購買了4.67億美元的醫療用品,包括950台呼吸機、550萬個檢測盒、1100萬隻手套和5億多隻防護面罩。

在獲得這些物資後不久的26日,西班牙政府宣布計劃向中國退回64萬個檢測盒,因為經過測試,它們不符合標準,具體說,這批中國產檢測盒靈敏度僅為約30%,而這一指標應高於80%。

西班牙是歐洲第二大受創國,僅次於意大利。

據福克斯新聞報導,荷蘭、西班牙、土耳其、格魯吉亞和捷克共和國都對口罩和檢測盒質量表示擔憂。

中國駐馬德裏大使館在推特上推卸責任說,該檢測盒的製造商「Shenzen Bioeasy生物技術公司尚未獲得中國官方銷售醫療產品的許可。


藥品的大約80%產自中國或印度

美國一家名為瓦禮社(Valisure)的新公司正在互聯網上提供非專利藥品。該公司提供了一個值得消費者注意的提示:瓦禮社對所有銷售的產品進行批量測試。

為甚麼?因為,正如該公司所指,美國市場上,此類藥品現在有大約80%產自中國或印度,而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的檢驗能力很小,所銷售的產品往往存在缺陷。

瓦禮社稱,「據估計,(海外)約有1,000個藥廠從未受到FDA的檢查。」他們進一步聲稱,「FDA很少測試藥物本身。」

2019年,美國參議院財政委員會主席、愛荷華州聯邦參議員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在寫給美國衛生和公共服務部長亞歷克斯・阿紮爾(Alex Azar)和FDA的一封信中寫道:「80%的藥物活性成分是在國外生產的,大部份在中國和印度;但是,FDA去年僅對五分之一藥品生產設施進行了檢查。」


中共管控醫藥供應鏈 發社論威脅美國

中共新華社3月4日發表社論,稱:「如果這個時候中國對美國進行報復,除了宣布對美國旅行禁令外,還宣布對醫療產品進行戰略管控,禁止出口美國,那麼美國將會陷入新冠病毒的汪洋大海之中。」該社論被中國大陸的媒體廣泛重複。

目前,美國等許多國家嚴重依賴中共的醫藥供應鏈。據美國商務部數據,美國去年進口的止痛藥「布洛芬」、普拿疼、青黴素和肝素中,各有95%、70%、40%至45%、40%來自中國,且美國的抗生素供應有80%依賴中國。

華爾街主要公司韋特海姆公司(Wertheim & Company)的前合伙人莉茲・皮克(Liz Peek)在《國會山報》(The Hill)發表的文章對此評論說:過度依賴中共政府是不能接受的。中共黨報最近的威脅讓美國受北京擺布的風險變得十分明顯。他們說的是對的。

她指出,不僅僅是因為(中共)可能的敵對行動,我們應該加班加點來解決這個問題。中共病毒從未像現在這樣威脅著美國,以往在SARS等疾病爆發時,因為美國沒有如此依賴中共的供應鏈,所以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很小。

《南華早報》3月20報導說,中國藥物出口恐成為其貿易戰一大武器。


美衛生保健高級顧問去年警告國會:藥物用作對付美國的戰爭武器

美國生物倫理學研究機構黑斯廷斯中心衛生保健高級顧問羅斯瑪麗・吉布森(Rosemary Gibson)曾於2018年4月17日出版《曝光美國依賴中國醫藥的危險性》(China Rx: Exposing the Risks of America's Dependence on China for Medicine)一書。該書深入探討了美國依賴中國供應鏈對其重要藥品的質量和供應造成的影響。

中國對美國藥品供應的最大影響是,美國家庭中發現的數千種藥品的製作基本成分來自中國,並用於醫院重症監護病房和手術室。作者確信地說,這種情況至少有兩個主要問題:

首先,美國依賴任何一個國家作為重要藥品的來源,一定是有風險的,特別是考慮到地緣政治的不確定性。例如,如果南中國海的爭端導致(美國)軍事人員受傷,醫生可能依靠的藥物基本成分是對手製造的。

其次,中國製造藥物的安全標準和質量控制失誤是一種風險。作者援引FDA官員和製藥行業內部人士的擔憂,記錄了因受污染藥物引起的疾病和死亡事件,這些事件均促使美國實施改革。

吉布森女士去年警告美國國會:「藥物可以被用作對抗美國的戰爭武器,(中共)可能扣留醫藥供應,我們甚至可能會得到含致命污染物或失效的假藥。」(Politico報導)


福克斯新聞專欄作家:不應依賴任何外國來提供藥物和醫療設備

福克斯新聞專欄作家阿德里亞娜・科恩(Adriana Cohen)3月28日在福克斯發表的社論中說,中共病毒危及生命和破壞我們整個的生活方式,疫情應該敲響警鐘,美國政府必須停止依賴中國和其它外國的處方藥、醫療供應或任何供應鏈產品或成分,對我們的生存至關重要。

她說,這也是國家安全的問題。如果美國軍隊成員和支持我們武裝部隊的人在病毒大流行期間無法獲得個人防護裝備(PPE)、救生藥品和其它必需品,因此在大瘟疫中倒下,我們的國家安全將危如累卵,外敵可以利用這種情況對我們下手。

科恩指出,美國嚴重依賴中國進口大量藥品,如抗生素、布洛芬、青黴素和對乙酰氨基酚,這已不是甚麼秘密。

她表示,眾所周知,中共對疫情加以掩蓋、對疫情控制不利,導致疫情擴散到美國、歐洲以至全世界。而我們能夠放心去讓中共掌控我們的醫療、醫藥的供應鏈嗎?絕對不能!

因此,科恩強烈建議美國政府對在國外製造藥品設施中進行突擊檢查,確保生產的藥品含有所規定的藥物活性成分,確保藥物質量和安全標準,以及生產中的記錄,質量測試和防止偽造。

「我們也不應該依賴任何其它外國來提供那些生死攸關的藥物和醫療設備,例如口罩、手套、呼吸機或其它關鍵產品。」

科恩在文章的結尾處寫道:總之,川普政府和國會必須與私有公司合作,為解決以上問題在國內大幅度提高藥品的產能。美國的未來岌岌可危,已經沒有任何時間可以浪費了。


川普政府起草政令 將醫藥供應鏈轉回美國

美國川普政府已經意識到醫療相關產品的供應過於依賴外國,正在起草相關規定,將供應鏈轉回美國。

3月16日,白宮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他正在起草一份總統行政令,要求將醫療供應鏈從海外轉回到美國。

他說,70%的先進藥品(advanced pharmaceuticals)成分「來自國外」。中共病毒蔓延引發了人們對醫用口罩的需求,突顯了美國對外國供應鏈的依賴。

納瓦羅說,「這個行政令是……將所有東西(醫藥產品)帶回家,這樣我們就不必擔心對外國的依賴」。

時隔三天,3月19日,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和邁克・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推出《保護我們藥品供應鏈免受中國(中共)侵害法》(ProtectingOur Pharmaceutical Supply Chain from China Act),希望通過法律終止美國對中國製藥業的依賴。


上圖:國際社會已經意識到對中共「世界工廠」醫藥產品的嚴重依賴所帶來的災難性後果,必須放棄對中共的依賴,才能從岌岌可危的狀態中解脫出來。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4/2/183874.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