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神筆兌現誓約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六日】我是一名修煉了二十多年的大法弟子,大法給了我幸福的家庭、快樂的人生、健康的身心;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鋪天蓋地瘋狂抹黑法輪功時,我第一眼看到電視上的誣陷鏡頭,就將電視一關,堅定的說:我就煉法輪功,一煉到底,不信你那些謊言。說著,我坐在床上盤腿打坐,那一刻,我被一片紅光籠罩著。從修煉開始,我一直在師父的保護下走在修煉的路上。

一提到寫作,同修們很多人都會說不會寫,我也如此。開始時因在邪惡迫害瘋狂時期,我們地區的協調人,在地區交流會上,讓我談修煉交流體會,我就寫一份發言稿,今天想起來都感到內疚,但也正是這篇稿,打開了我在修煉中寫作的門。有時看到明慧網地方版的內容,我覺的有的事刊登在地方版上很好,就寫下來通過同修轉到明慧網。在這過程中,我不斷的破除不會寫的觀念,多聽《解體黨文化》、「漫談黨文化」、《九評》等語音廣播,不斷的學習寫作。在單位,我的講話稿完全可以安排其他人代寫,但我都把每次的講話作為證實法的內容,默默的將真、善、忍的法理滲透在講話中,平和中不忘責任與要求。

那是多年前的一天,我得知我們地區明慧地方版停刊了。我問同修,編輯明慧地方版的同修怎麼不出地方版了呢?同修說:具體情況不知道。我的內心很不是滋味。這是揭露邪惡的利器,在中共瘋狂迫害大法弟子的現在,能發揮大作用。於是,我暗暗準備學做明慧地方版通訊員。可我一直沒學用電腦,不懂電腦的系列程序,不會打字,更不懂排版、編輯,也就是編輯地方版所需要的一切技能,我都很陌生。當我有了這個正念之後,師父就安排我認識了一位懂得這方面技術的同修,於是我就寫了一篇文章,找到那位同修幫助我,從怎樣建立文本框開始,我學做明慧通訊員了。

本地同修被迫害,我排除一切干擾,堅定的拿起筆寫揭露邪惡的文章,發往明慧網,同時,在明慧地方版上刊登:有時先在明慧地方版上刊登,而後發往明慧網震懾邪惡:更及時把了解到的迫害信息發往明慧網,當我看到有同修發的迫害信息有不完整的地方或有某些方面的疏漏,我知道信息默默的再給補充完整。每位同修被迫害的事實,我都能從中看到同修堅定的信師信法的正念,都是我修煉提高的因素,這些更加激勵了我在修煉路上精進。

我地區有位同修,文化程度較高,迫害初期由於自己被迫害,當她走出監獄時,寫了一些揭露同修被迫害的文章,對當地揭露邪惡起到了大作用。她整理了我地區乃至全省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實,但這位同修後期就覺的寫作有困難,用她的話說:眼高手低,文章寫不成功。我看到她家裏攢了一大包揭露邪惡的素材,電腦上還存儲著一些材料,我鼓勵她讓她拿起筆,按動鍵盤從新振作起來,她對我說她也想寫,但現在不知咋的寫不出來,寫點東西非常費力,她認為如果要讓我寫,我會寫的有條有理。

基於這種情況,我覺的我有責任承擔這個任務,接過同修的接力棒,揭露邪惡,記錄大法弟子輝煌的人生。於是,我把她手中我地區的材料拿回家進行整理,再參看明慧網的一些迫害事實及自己掌握的一些事例,寫了我地區同修被迫害綜述,在明慧網發表,在此也收集和整理了一些同修被迫害案例,當好明慧通訊員,充實了《明慧週報》地方版。

同時,每年的明慧法會同修投稿,我都用心幫助他們整理稿件,打字、反饋、修改、發送,在此,我嘗到了甜頭,因為同修的法會徵稿都是選擇自己修煉的亮點或是修煉提高的精華部份,我都會從中受益,對照同修的修煉我找到了差距,提升了自己,這哪是在幫助同修,實則在修煉自己啊!幾年前,我給一位八十歲的老年大法弟子整理稿件,她講了自己怎樣在昏死後換上乾淨的褲子,照常煉功的事,我非常感動,從那天開始,幾年來我沒有耽誤過一次煉功,如果有特殊情況,我也一定補上。同時在「修」這方面多下功夫。

在做明慧通訊員的過程中要先做一名實修的大法弟子,要在法中理性昇華,在揭露邪惡的同時,也別忽視了大法弟子做任何事都要站在為他的基點上。在修煉過程中,我始終堅信我為法而來,我的使命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所以,只要是救度眾生需要,我就去做,做甚麼都是在兌現我的誓約。

個人體會,層次所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26/拿起神筆兌現誓約-4029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