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 迄今已有 609768 人次發表聲明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四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我於1997年至2001年曾經修煉過法輪功,但於2001年10月被610辦公室非法禁錮於洗腦班,進行強制洗腦,並簽署了「放棄修煉書」。2015年7月,我因為讀書的緣故來到海外,並從新開始修煉。但由於懶惰,拖延等執著心的驅使,我的學業進展緩慢,給大法的聲譽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響,致使當地外管局於2019年年底至今拒絕為我延長簽證。期間,導師向外管局提交了一封信件,證明找到了一個更好的研究方法,能保證我在年底前完成論文,請求為我延簽一年。但外管局給我開出了兩個條件:1、嚴格按照導師的研究步驟完成論文;2、把法輪功講真相的事情放在後面或者不重要的位置(這個句子有兩個意思,由於外語水平有限並不能確定)。當時我對第二條要求感到奇怪,但由於認識不清和有怕心的緣故,我還是簽署了這個「聲明」。之後,我開始整夜反思,不應該簽署第二條要求。導師已經為我優化了研究進度,減輕了工作量,爭取了更多的時間,我就應該在保證研究進度的前提下,投入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去做三件事了,尤其在當下這麼緊要的情形下,怎麼能認同減少講真相的要求呢?嚴正聲明:我於2020年3月6日遞交於當地外管局的「聲明」作廢。我將做好三件事,多講真相,多救人,挽回損失。

程巍 2020年3月16日


嚴正聲明

2014年4月,我因出去講真相被人舉報,家裏的大法書、資料全部被抄。第二天,我被送到市看守所迫害,之後被判3年,送到監獄。在監獄期間,邪惡要求我24小時時刻站著,不許睡覺,不吃飯就野蠻灌食,我的頭和臉不知被打了多少下,邪惡還長期在我面前用惡毒的語言攻擊師父和大法。經過了近半年的酷刑折磨,我的承受能力到了極限,被迫寫了「四書」,做了許多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我的心中無比內疚和痛苦。嚴正聲明:我在邪惡的黑窩裏被迫所寫、所做的一切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做好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張學琴 2020年3月16日


嚴正聲明

1、我得法不到六年。在近兩、三年中,由於營救家人同修,我一直以常人身份站在法律角度給各級政法委、公檢法、看守所、監獄系統講真相。在這個過程中,我常常被問到是否修煉。有兩、三次,由於正念不足,在怕心的作用下,我回答邪惡說「不煉」或側面表示「沒煉」。修煉是嚴肅的,我知道自己錯了。特此嚴正聲明:我這種回答作廢。2、因家人同修被虐待,向看守所駐所檢察室投訴過程中,也是由於正念不足、怕心重,我違心的在「調查訊問筆錄」上簽了字、按了手印。我錯了,嚴正聲明:以前我給邪惡簽的字、按的手印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林立 2020年3月16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黨鋪天蓋地誣陷法輪功,當地派出所強制叫我簽「不煉功」的保證,我因怕心重,就配合他們簽了名。第二次,派出所強制將我送到當地電視台,要我上電視節目誣陷法輪大法,強制我按他們寫的樣本照念。第三次是邪黨開人大期間,我又被綁架到收容所,關押一個月,出來時被迫簽了名。我以上的所作所為給大法抹了黑,我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愧對大法。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以後要精進實修,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洪麗珠 2020年3月16日


嚴正聲明

2020年3月2日,我和同修為了救人去農村貼真相標語,在回來的路上遭綁架,被警察拉到派出所。警察背著我抄了我的家,翻出些標語,讓我簽字,我沒有簽。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給我定了「取保候審一年期限」,讓家屬擔保,叫我本人簽字,我不簽字就不讓我回家。因擔心孩子害怕,我違心簽了字。回家後,我越想越不對勁,我做的是救人的事,標語上寫的是宇宙大法,怎麼能是我犯罪的證據呢。我嚴正聲明:我在「取保候審」上的簽字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崔亞君 2020年3月10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五年我參加了訴江後,戶籍警來我家,問我是否寫過甚麼訴狀。我回答:「是的,寫過控訴江××的控告信。」然後,他就叫我在一張紙上簽名。由於當時怕心出來了,我就簽了名,上面有誹謗大法和對恩師不敬的話。一直以來,我心裏總感到不舒服,對不起慈悲的師父。嚴正聲明:我所寫、所做的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今後要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做個合格的大法弟子,跟師父回家。

戴水鳳 2020年2月10日


嚴正聲明

二十多年來,我由於沒有重視心性的修煉,在人心執著的作用下,在邪惡的壓力下,做了很多錯事。在2001年至2012年期間,我曾被邪惡綁架到洗腦班,還有兩次被非法勞教,這期間做了很多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和同修們的事。嚴正聲明:我所有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及同修的言行全都作廢。我要從新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行列中,認真學好法,遇事向內找,注重實修,加強正念,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馮少明 2020年3月16日


嚴正聲明

2012年,邪警在我住的地方搜走了電腦、打印機、手機、真相資料和大法書籍,並將我枉判3年。在監獄裏,我被邪惡灌輸了大量污衊大法的東西,最後被迫寫了「三書」、「揭批材料」,還有「思想彙報」,給自己的修煉路上留下了污點。嚴正聲明:在監獄裏我被迫寫的「三書」、「揭批資料」等等及所說的對師父不敬的話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跟師父回家。

霍勛 2020年3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16年7月份被邪惡綁架,非法判刑三年半,被關在監獄。在服刑期間,我被邪惡洗腦,違心的寫了「五書」,說了不符合大法和詆毀師父的話。現在我從冤獄裏出來了,深感對不起師尊的慈悲救度。我嚴正聲明:在監獄裏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詆毀大法和師父的言行全部作廢。從今以後堅定實修,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代忠泉 2020年3月16日


嚴正聲明

家屬不支持我做大法的事,生氣後把家電給砸了,然後對我約法三章。這突如其來變故使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像受控制一樣,甚麼也想不起來。他寫成書面材料,讓我謄寫一遍,我簽了字、畫了押,並且一式兩份。當我清醒時,才知道自己做錯了,對不起師父。我嚴正聲明:以前我在不清醒的情況下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今後一定精進實修,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任秀雲 2020年3月2日


嚴正聲明

2020年3月6日下午,我在廣場講真相救人時被舉報,當場就被警察綁架到派出所,被強行搜身,並詢問、做筆錄。事後警察抄了我的家,搶走《轉法輪》一本,並強行給我照相、採指紋、測血,我還配合按了手印。真是後悔莫及。嚴正聲明:在此過程中我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簽字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多學法,向內找,精進實修,彌補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勾承秀 2020年3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在出獄當天,獄警和派出所警察拿出一些紙,不讓我看內容,只露出簽字部份,讓我簽字。我得法時間不長就遭到迫害,學法、實修不夠,認為是出獄手續,再加上有想回家的心,怕不簽字不讓回家,就簽了兩處。嚴正聲明:出獄當天我在監獄簽的字統統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宋來平 2020年3月16日


嚴正聲明

2020年3月16日,居委1人帶兩名警察以檢查疫情為由,闖入我家非法抄家,搶走全部大法書。隨後,警察把我帶到派出所照像、抽血、做筆錄。我在「筆錄」、「情況檢查」、「訓誡」紙上都簽了名、按了手印。我對不起師尊,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我嚴正聲明:我所有配合邪惡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信師信法,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尹露 2020年3月16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三日我在家被國保警察綁架。由於學法不深,正念不足,在審訊室他們讓我簽名,我也不知道內容就簽了名字,又按了手印,配合了邪惡,後被拘留五天。現在知道大法是嚴肅的,我特此聲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珍惜萬古機緣,緊跟師尊堅修大法到底,一定要走好師尊給安排的路。

楊福軍 2020年3月16日


嚴正聲明

年前,邪黨又一輪打壓法輪功,逼迫修煉者寫「不煉」聲明,我堅決不寫。他們為完成任務,把我兒、女叫去,以工作要挾,叫他們代寫。他們都沒修煉,害怕失去工作,就違心的寫了。我不承認這種卑劣行為,誰也代替不了我,修煉是我自己的事,我說了算。嚴正聲明:兒女代寫的東西全部作廢。我堅修大法到底。

劉玉彩 2020年3月16日


嚴正聲明

今年2月4日,我在上街發真相小冊子時被人舉報,後被非法抄家,並行政拘留15天。2月19日出獄前,獄方要求我在好幾張紙上簽字,我沒有仔細看就簽了。嚴正聲明:我的簽字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認真學法、煉功,精進實修,去掉各種執著心,努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王冬秀 2020年3月16日


嚴正聲明

2016年,我被強行劫持到洗腦班,在邪惡的迫害下,被迫寫下了「保證書」。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有損師父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靜心學法,嚴肅的對待修煉,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勇猛精進,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跟師父回家。

鐘冬民 2020年3月16日


嚴正聲明

上小學我被邪黨洗腦宣傳,在日記裏寫過污衊大法師父的話。後來上高一的暑假,因受邪黨的多年毒害我也曾說過「都是神經病煉的」的話。雖然現在我得法多年,但是本人一直沒有親自聲明過。我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的一切誹謗大法的言論統統作廢。堅定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李明 2020年3月16日


嚴正聲明

邪惡闖入家中,我們的怕心嚴重,在邪惡的威脅下,我們簽了名。事後和同修交流,很慚愧,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悔恨自己上了邪惡的圈套。所以特此聲明:我們向邪惡簽的字以及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多學法,和同修多切磋,做好三件事,跟師父走。

紀祥、朱醜、連秋芝 2020年3月16日


嚴正聲明

2020年3月14日,本村邪黨書記和網管員來我家,說鎮上逼著簽「四書」,他們說我的名字在他們的黑名單裏,簽了「四書」就把名字從黑名單裏勾除。在人心的驅使下,我違心的簽了「四書」。簽完後,我很後悔。嚴正聲明:我被迫簽的「四書」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彌補過錯。

劉秀芝 2020年3月15日


嚴正聲明

2000年「兩會」期間,我到北京證實法,回來後洩露了北京接待大法弟子的住址和本地聯繫人的情況。在4.25和7.20期間,我也曾無意向單位領導洩露了單位同事修煉的事情,導致該同修失去了大法書。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

於春蘭 2020年3月15日


嚴正聲明

2019年,邪惡在我們地區大抓捕,我也被抓,是監外執行。由於怕心重,正念不足,我在邪惡的高壓下向邪惡妥協,做了對不起大法的事,一直追悔莫及。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

田淑學 2020年3月15日


嚴正聲明

3月12日上午村書記、鎮裏三個人和邊防哨所一人到我家強行逼迫我簽字,說不簽字影響下一代。我由於怕心就簽了。過後我很後悔,對不起師父這麼多年的慈悲苦度。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我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趙玉鳳 2020年3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在修煉的過程中,由於自己對法的理解不深,燒過大法經文。在2001年期間去證實大法,不慎被人舉報,被抓進牢獄。我沒有做好,被迫違心的簽了「不修煉」的字。在這裏嚴正聲明:我以前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誠心改正。

王秀豔 2020年2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15年因訴江被邪惡迫害,違心的寫了「保證」,做了一個修煉人不該做的事,給大法抹黑,在修煉路上走了彎路。我現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精進實修,做好修煉人應該做的事,跟師父回家。

李妍 2020年3月7日


嚴正聲明

我得法初期,因為對法理解不深,沒有把自己當作煉功人。一次,我把師父的幾本講法丟在了公交車上,還不以為然。我一直感到內疚,今向師父認錯,並嚴正聲明:以前我對大法不敬的行為作廢。以後我要用大法嚴格要求自己,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徐悅 2020年3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在對師父、對大法不堅定的情況下,邪惡利用親人迫害我,我違心的說「不煉了」。現在我知道錯了,我聲明一切我所說的「不煉了」的話作廢。我決心以後決不再犯這樣的錯誤,好好學,好好修,彌補過失,多救度眾生,隨師父回家。

李鳳芝2019年8月19日


嚴正聲明

自1999年7.20以後,我在高壓迫害下,在無明的迷中與執著中,在公安局、610辦及轉化班中所說、所寫的「三書」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加快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跟師父回家。

李雲波 2020年3月16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20」後,邪惡叫交大法書。我因不重視學法,悟性沒上來,被邪惡嚇住,為應付就交了幾本。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韋金鸞 2020年3月15日


嚴正聲明

2020年3月10日,我在派出所人員的脅迫下違心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及「悔過書」。現嚴正聲明:我之前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修煉。

蔡開魁 2020年3月11日


嚴正聲明

在共產邪黨的迫害和壓力下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給邪惡的所有簽名、「承諾」我聲明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走師父安排的路。

陳翠蓮、閆淑貞 2020年3月16日


嚴正聲明

本人前幾日在壓力下所說、所寫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論聲明全部作廢。不配合邪惡,保證以後認真學法,煉功,加倍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王雲龍 2019年12月24日


嚴正聲明

本人以前在壓力下所說、所做、所寫對大法不敬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以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精進實修。

王忠坤 2019年8月14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