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河北省43人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剛剛過去的2019年,河北省又有43人遭惡報被曝光,其中36人直接參與迫害,7個家人被殃及。統計顯示(見表1),公安局包括看守所、派出所遭惡報人員最多,達19人(其中殃及家屬1人),佔總惡報人數的44%。保定阜平縣原國保大隊長范振華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四日突發腦溢血,隨後喪命,年三十八歲。

表1 2019年河北迫害法輪功遭惡報部門統計

部門分類公安局檢察院法院政府洗腦班媒體村民總計
人員分類本人家人本人家人本人本人本人本人本人家人本人家人
小計1821711636
1157
總計19317111143
百分比%4472.3162.32.326100

我們按照參與迫害的部門將遭惡報人員分為七類:公安局、檢察院、法院、政府官員、洗腦班、媒體、村民。下面就按這個順序一一歸納出來。

一、公安局

(一)區公安局、縣級市公安局

秦皇島山海關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副隊長孫玉斌死亡

山海關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副隊長孫玉斌,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並直接參與了二零一七年六月九日對法輪功學員左洪濤、劉長富、吳文章、李國愛等人的綁架以及之後的構陷。孫玉斌於二零一八年十月遭惡報死於肝癌。

唐山市豐南區公安局副局長陳柱遭惡報

唐山豐南區公安局副局長陳柱,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期間積極追隨江澤民、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對不寫「保證書」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扣押、關鐵籠子、並大打出手、送勞教所或判刑。

在二零一八年,充當黑社會人員的保護傘,把他人打成重傷。在二零一八年十一月被逮捕,終於遭了惡報。

邢台市橋東區公安分局吳書起遭惡報

邢台市橋東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吳書起,二十年來積極追隨中共、江氏流氓集團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是邢台市橋東區迫害法輪功專案組的邪惡之首,他全然不顧法輪功學員的多年勸善,採用非法判刑、勞教、關洗腦班、騷擾、勒索等手段,一次次的迫害好人。

吳書起現在得胃癌住進邢台市第三醫院,胃被切除三分之二。這是他迫害善良遭惡報的開始。

石家莊辛集市公安局原局長楊惠欣被調查

石家莊辛集市公安局原局長楊惠欣涉嫌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受賄犯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犯罪,二零一九年四月二日被立案調查。

廊坊三河市公安局刑警大隊長唐連棟遭惡報

三河市公安局刑警大隊長唐連棟,涉嫌參與黑惡勢力,已於二零一九年年初被抓。

唐連棟,二零零八年(或之前),唐連棟在三河巡特警大隊任中隊長,二零一二年任三河市公安局刑警大隊教導員,兩年後任大隊長。在其任職期間,曾經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石家莊深州市警察葉憲鋒遭惡報

葉憲鋒,男,深州市公安局國保大隊便衣。此人不穿警服,經常騎自行車到處轉,惡意舉報法輪功學員粘貼大法不乾膠和真相資料;十幾年來,多次參與非法抓捕深州市大法弟子。

二零一八年夏天,葉憲鋒摔折一條腿,手術截肢,五十來歲,就成了殘疾人。

保定定州市國保大隊馬雲飛獲刑20年

保定市定州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副隊長馬雲飛,於二零一九年三月被石家莊市長安區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二十年,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法院認為馬雲飛等三十三人犯有: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組織罪、聚眾鬥毆罪、非法拘禁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尋釁滋事罪等。

馬雲飛任河北省保定市定州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副隊長約十年時間,同時也是當地的「黑老大」,期間一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非常邪惡。

(二)縣公安局

邯鄲市雞澤縣公安局政委韓顯旺被立案調查

邯鄲市雞澤縣公安局政委、原邯鄲市公安局叢台分局副局長韓顯旺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立案調查。

二零一四年,韓顯旺任職邯鄲市公安局叢台分局副局長,分管叢台分局國保大隊期間,他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王志武的迫害。二零一四年五月五日下午,叢台區公安分局和聯防東派出所警察到王志武維修自行車的地攤,非法將他抓捕,隨後到其家中搶走一萬三千元現金和其它私人財物。王志武被非法關押在聯紡東派出所,隔天後釋放,二零一四年五月八日被叢台區分局警察再次非法抓捕。在看守所期間,六十歲的王志武被迫害的雙腿不能行走,患上了嚴重高血壓、心臟病,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二日被叢台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承德市圍場縣公安局女警張亞芹遭惡報 殃及丈夫病亡

張亞芹是圍場縣公安局警察,家住圍場鎮房產家屬樓南棟東單元102室,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一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就在其積極賣力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八年左右。

張亞芹迫害法輪功學員造業甚多,殃及家人,不但丈夫高和病亡,至今張亞芹自己也落得個「搖頭病」(說話時,腦袋不停的顫抖)。

張家口市沽源縣原國保隊長孟憲貴遭惡報死亡

自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之日起,孟憲貴就擔任沽源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孟憲貴在任期間內,充當著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直接參與迫害了當地眾多的法輪功學員: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十一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三十多位法輪功學員被關入洗腦班、看守所,多人被勒索罰款(最多一萬元)。

通過法輪功學員的講真相,孟憲貴在他任職後期參與迫害有所收斂。

二零一八年初,孟憲貴患腦瘤,先後到北京、張家口治療,在做第二次手術時,成為「植物人」,只有眼睛能動,最終在二零一九年一月的新年前死亡。

(三)看守所

秦皇島市盧龍縣看守所所長白樹雲患胃癌 遭惡報死亡

秦皇島市盧龍縣看守所所長白樹雲二零一七年年初患胃癌,十一月死在醫院裏,時年五十多歲。

多年來,白樹雲與盧龍縣公安國保隊長白傑沆瀣一氣,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白傑與公檢法司、盧龍縣各個鄉鎮派出所把一個又一個無辜的法輪功學員綁架送入看守所,非法勞教、判刑,給一個又一個家庭造成了太多的恐懼與痛苦。

二零一七年年初,白樹雲發現患胃癌,到北京治療後出院,幾個月後,大概九月份,又犯病到北京醫治,十一月死在醫院裏,時年五十多歲。

(四)派出所

唐山玉田縣派出所所長被調查

唐山市玉田縣散水頭鎮派出所所長李振喜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七日以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的罪名被調查。

李振喜在任散水頭鎮派出所所長期間,該派出所警察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如近年來對訴江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綁架、騷擾、抄家,導致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李振喜作為散水頭鎮派出所所長,對當地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有不可推卸的罪責。

衡水市康復街派出所副所長趙亮遭惡報斃命

二零一九年二月三日清晨,衡水市公安局桃城分局康復街派出所副所長趙亮,突發疾病,搶救無效死亡,年31歲。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桃城分局康復街派出所警察積極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趙亮是康復街派出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直接負責人。

唐山市豐南區原派出所所長趙文武遭惡報

唐山市豐南區原派出所所長,現任保安公司經理趙文武,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期間積極追隨江澤民、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對不寫「保證書」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扣押、關鐵籠子、並大打出手、送勞教所或判刑。

趙文武在二零一八年,充當黑社會人員的保護傘,把他人打成重傷。在二零一八年十一月被逮捕,終於遭了惡報。

廊坊三和燕郊分局東城派出所所長辛軍遭惡報

廊坊三河市公安局燕郊分局東城派出所所長辛軍涉嫌參與黑惡勢力,已於二零一九年年初被抓。

辛軍,男,一九六八年八月出生,二零零八年一月,歷任燕郊西城派出所副所長、指導員等,二零一三年至二零一九年初被抓前,任燕郊東城派出所所長。在其任職期間,積極配合中共當局「敲門行動」等,騷擾、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

石家莊市辛集市建設街派出所指導員仁建森遭惡報

仁建森,石家莊市辛集市建設街派出所指導員。他在建設街派出所任職期間,積極追隨邪黨迫害大法弟子,現遭惡報,被逮捕審查。

在二零一七年,仁建森參與「敲門行動」中,迫害多位大法學員。

張家口蔚縣北水泉鎮派出所警察李樹威遭惡報被刑拘

李樹威,男,五十多歲,蔚縣北水泉鎮派出所普通警察(也有說是臨時工)。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九日,幾位法輪功學員到該鎮某村講大法真相,在回來的路上,遭李樹威開車攔劫。法輪功學員好言勸善,希望李樹威能明是非,「槍口高抬一釐米」,為自己和家人選擇美好未來。李樹威非但不聽,口出狂言說自己無家人,孩子還不知是誰的孩子,還甩出長長的伸縮警棍,狠命抽打法輪功學員,一邊打一邊叫囂:打法輪功不犯法,打法輪功不犯法,致使這幾位法輪功學員被縣國保人員劫持並非法行政拘留。

時過幾日,李樹威因一直提供聚眾賭博場所並充當其保護傘,被受害人舉報,現已遭惡報被刑拘。

保定阜平縣原國保大隊長范振華作惡暴斃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四日,阜平縣北果園鄉派出所所長突發腦溢血,經醫院救治無效,於十一月六日早晨死亡,年終三十八歲。聽到此消息的人們對這位正當年的年輕所長感到惋惜的同時,自然也想到了他在任阜平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副大隊長、大隊長期間迫害法輪功學員所做的惡行。

范振華在任期間,曾綁架多位法輪功學員,導致他們被抄家、罰款,被勞教、判刑,遭受殘酷迫害。范振華都必須對法輪功學員遭受的無端迫害負責任。

二、檢察院

廊坊香河縣檢察院副檢察長曹宏豔遭惡報,獨子意外身亡

曹宏豔,香河縣檢察院副檢察長,自任副檢察長以來,她分管檢察院的立案監督、批捕工作,主管非法批捕法輪功學員,致使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刑期高達八年,二零一六至今,香河縣先後有六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批捕,曹宏豔都是主管。二零一七年底,曹宏豔遭惡報,其在國外留學的年僅二十幾歲的獨子周某意外死亡。

石家莊深州市檢察院公訴科科長孫寒冰遭惡報被抓捕

孫寒冰,男,50歲,是深州市檢察院公訴科科長,遭惡報,現已被批捕關押。

落馬的直接原因是孫寒冰參與的一個山東省傳銷案,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係三姐妹,當時三姐妹中一人被判刑,另外兩個拿出120萬賄賂辦案人員,孫寒冰受賄13萬元。此案涉及十來個辦案人員,傳銷姐妹手握賄賂錄音等證據,今年七月份案發。孫寒冰迫於壓力投案自首。

表面上孫寒冰是因為受賄被捕,實質上是因為孫寒冰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開始遭到惡報。深州市被邪惡六一零、公檢法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大約23人。近兩年尤其居多,送法院的公訴書上都是孫寒冰的簽名。

三、法院

唐山市玉田縣法院桑澤濤遭報

桑澤濤,原玉田縣法院刑庭副庭長,多次非法審判法輪功學員,給法輪功學員及家人造成了極大的傷害,法輪功學員對其多次講真相,桑澤濤不聽不信。

二零一七年,桑澤濤被審查,二零一八年十二月被判緩刑,開除了公職。表面原因是貪腐受賄,實則遭到了報應。

四、政府官員

(一)市政府官員

承德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市長、書記艾文禮遭惡報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中共河北省政協前副主席艾文禮受賄案開庭審理。據起訴指控,二零零六年至二零一四年,艾文禮直接或通過其近親屬收受有關單位和個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6478萬餘元。今年七月,中共官方宣布,已退休的艾文禮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投案自首而被查。

艾文禮在承德任職期間,對當地法輪功學員大肆綁架、抄家、關押、誣判負有責任。

河北省公安廳原副廳長萬書君遭惡報被查

據2019年6月21日河北消息,河北保定市政協主席萬書君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

萬書君任邯鄲市公安局局長期間,正是迫害法輪功高峰期間,邯鄲各縣、市、區「610」舉辦了為數眾多的洗腦班「轉化」法輪功學員。邯鄲縣市區各看守所、拘留所、邯鄲勞教所紛紛跟進,成為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間地獄,導致邯鄲許許多多法輪功學員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流離失所;致使他們的親屬、朋友、同事和單位受到株連。

廊坊市信訪局局長邢邵祥作惡遭報應被抓

二零一九年九月,廊坊市委副秘書長、市信訪局局長邢邵祥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邢邵祥任職期間,積極參與、指揮、推動迫害法輪功,邢邵祥也不例外。

原衡水市委書記李謙遭惡報落馬被查

原衡水市委書記李謙主政衡水期間,曾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在邪黨閱兵前夕,李謙迎合邪黨迫害法輪功的政策,在衡水發起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抓捕,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抄家、財物被劫掠、非法拘禁、非法羈押、罰款、在被關押期間絕大部份法輪功學員遭到了虐待、強制奴工勞動、飢餓、強制洗腦、恐嚇、體罰等迫害,其中董華新等六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九年、六年到一年半不等。

李謙主政一方,不思為民謀福,以弄權迫害良善的惡行獻媚江氏集團,獻身邪黨,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七日,李謙遭惡報落馬被查。

(二)縣官員

孟村回族自治縣縣政協主席王太增遭惡報死亡

王太增,河北省孟村回族自治縣新縣鎮人,大約是二零零一年至二零一四年,先後擔任過縣委辦公室主任、縣政法委書記、縣政協主席。

在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大法和法輪功學員最瘋狂的時期,王太增策劃組織公檢法司、610人員,對該縣法輪功學員進行綁架、關押、勞教、罰款、折磨等,給他們的家庭家人造成很大傷害,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二零一四年三月的一天,當時擔任政協主席的王太增在他辦公室上吊自殺。

(三)鄉村官員

張家口市萬全區李青莊村原村書記丁守河遭惡報

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二年,丁守河在張家口市萬全區李青莊村任村主任和村書記,期間曾追隨江氏集團非法抓捕、關押、騷擾村裏的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郭翠桃被迫害得神智不清,回來又修煉大法後身體才恢復健康。還有其他法輪功學員被判刑勞教三年後,由於監獄殘酷迫害而放棄修煉。

二零一六年,丁守河突然得敗血症,病情嚴重,經常住院,還抽他兄弟的骨髓來補充身體,維持生命。

大廠縣馬家廟村書記馬俊成遭惡報癱瘓在床

二零一九年六月,原大廠縣陳府鎮馬家廟村書記馬俊成,突然得了嚴重的腦血栓,七十來歲的人完全癱瘓在床,連話也說不了,吃喝拉撒睡都需要人伺候。明事理的村民們知道這是他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的結果。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團開動國家機器開始鎮壓法輪功。二零零五年,本村村民馬俊成當上了村書記,他罔顧大法修煉者做好人的事實,不念鄉里鄉親的情分,積極執行江氏流氓集團「經濟上截斷」的迫害政策,想讓大法學員沒有經濟來源,無法生活。如今馬俊成遭惡報,就是上天對他的懲罰。

五、洗腦班

石家莊深州市洗腦班校長康丙超遭惡報被病痛折磨致死

康丙超,男,五十多歲,深州市洗腦班校長,十幾年來一直追隨邪黨六一零迫害「轉化」大法弟子,曾親自打罵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非常邪惡。二零一五年中國新年前,康丙超開車撞傷一位老人,賠了不少錢。2018年,康丙超騎電車摔傷,腳骨折做手術,長期不能走路。現心臟不好,腎裏積水,多次住院檢查治療,不見好轉,據說二零一九年過完年去北京治療。

六、媒體

原三河市教育局局長、《廊坊日報》社長張寶富遭惡報被抓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確認,《廊坊日報》社黨委書記、社長張寶富遭惡報,目前被審查,在其辦公室搜出大量現金。

張寶富,男,六十多歲,曾任職三河市教委主任、教育局局長、副市長。他是一個十足的贓官、貪官、流氓:據熟悉他的人說,張寶富任教委主任、教育局長期間,看見年輕漂亮的女教師就兩眼發直,兩腿走不動道;他升任副市長時,三河坊間廣泛流傳他是花一百萬買的。這樣的人品、德行,決定了他仇恨真、善、忍,積極參與、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因此,張寶富早已上國際互聯網法網恢恢惡人榜,惡人編號52637.張寶富今天的被抓,是他迫害大法所遭惡報的開始。

七、村民

秦皇島婁丈子鄉潘英來撕大法真相標語遭惡報

婁丈子鄉後牛山村一光棍漢叫潘英來,在村書記的指派下,經常撕法輪大法真相標語,摘大法條幅。法輪功學員經常給他講真相,他只當耳旁風(只為每次撕毀標語後所得的二十元錢)。

二零一六年秋,潘英來的屋內突然電失火,把三間破瓦房全部燒光,撿破爛攢的一千五百元錢也變成灰了。

秦皇島婁丈子鄉高春林惡告法輪功學員離奇死亡

婁丈子鄉幾年前發生一件事,鄉政府雇佣一個本村的臨時工高春林看大門,他媳婦給鄉政府做飯,他們夫妻二人因為受邪黨宣傳毒害,不遺餘力地配合政府工作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

有一天晚上,高春林發現本村的一個女性法輪功學員在街上貼真相,就報告並帶領鄉政府人員把這名學員綁架送到縣看守所,關押了四十多天,女學員遭受了種種酷刑折磨,後來家裏花一千元錢,才把她接回家。

以後高春林又曾帶領派出所和鄉政府等不法人員到法輪功學員家抄家綁架,給法輪功學員一家造成很大傷害。被非法抄到派出所的大法書籍,他們夫妻用來燒火。在後來的一天夜裏高春林獨自在警務室喝酒,不知怎的就死在裏面,也沒人知道,死相很慘。

秦皇島婁丈子鄉郭士新指派撕毀大法真相家人連遭惡報

杜丈子村郭士新,前幾年曾任過村幹部,在任職期間,不但指派別人撕毀大法標語,自己也經常撕毀大法標語,法輪功學員經常給他講真相,他也不聽。

郭士新大兒子家生了一個男孩,沒有肛門,經過手術才正常,二兒子家生的女兒一隻眼睛幹陷。他還不悟這是自己做壞事撕毀大法標語而遭惡報。十一月十九日晚,他的妻子去南道散步,被一輛三輪車撞倒,當場死亡,年僅五十歲。

秦皇島丁丈子村丁義綿辱罵法輪功學員遭惡報死亡

丁丈子村丁義綿,在為死者超度亡魂的一支樂隊工作,大概在二零一六年去外村吹喇叭,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和他講真相,丁義綿破口大罵,他的女兒聽不下去了,勸他父親說「你不信也不能罵人。」丁義綿不但沒聽還繼續罵。

次日,丁義綿帶著妻子去八道河,在路口處,發生車禍,當場死亡。妻子摔成植物人。

丁義綿的兒子結婚時,親家劉春付是主持人,在主持婚禮時,剛說幾句話,當場倒下,死在禮堂上。劉春付也不認同大法。

秦皇島青龍縣邵春玖遭惡報自殺身亡

邵春玖(小黑),青龍縣青龍鎮蛇盤兔村人。邵春玖以前開鐵廠,用錢都是到信用社借貸,都是高利,當時給人回扣,後來不但借國家錢不還,借廠工人的錢也不還,無論誰的錢借到手就是自己的,想幹甚麼就幹甚麼,隨心所欲,說國家的錢不花白不花,結果造成信用社幾位工作人員受到處罰、拘留、主任險些失職。後來幾個信用社都起訴他,把他告進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當號長(小牢頭)兩年多,邵春玖成了看守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打手。使用沒有人性的殘酷、下流手段迫害法輪功 學員。

出獄後,邵春玖惡習不改,又把小妗子(即小舅子的妻子)拐跑了,出外遊山玩水,吃喝玩樂。錢用完了回家取錢,沒想到女方被娘家扣住,小舅子帶一群人把邵春玖圍住,扒光他衣服,狠打一頓。過一段時間他到大點(第一個妻子)處安身,大點不留;二點(第二個妻子)要嫁人了也不要。

邵春玖吃喝嫖賭,壞事幹盡,最後走投無路,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在自家房中喝藥自殺,年僅四十四歲。

唐山市遷西縣鄧碧龍撕毀大法標語 遭惡報壯年而亡

鄧碧龍(音),男,三十八歲,家住唐山市遷西縣興城鎮。二零一九年七月初,鄧碧龍在自己家中洗澡,死在浴室裏。被發現時,浴室水龍頭水開著,他倒在地上,泡在水中,水溫很高,身上被熱水燙紅,浴室門是被家人撬開的(裏邊插著)。不知道甚麼時間死的,周邊的村民都感到很意外,看他平時也沒啥毛病,且正直壯年,怎麼突然人就沒了呢?

知情人說,鄧碧龍的父親是遷西縣新集鎮的人,在縣城當幹部,育有兩個兒子,鄧碧龍是老大。鄧碧龍小名叫大華,大華小的時候得過大腦炎,留下了後遺症,所以,他人表面不靈透,大腦反應慢,但精神正常,娶了一個媳婦(在縣裏大醫院做臨時工)。他父親托人給大華在縣城街道辦山莊裏居委會找了一份工作,主要是打雜、搞衛生,讓他負責在片區內撕標語、小廣告等,所以人們經常看到他騎著後面帶鬥的三輪車,撕標語、小廣告。見到法輪功學員發(樓道裏、車筐裏)的小冊子,他都給收走,法輪功的標語他都清除,他幹的很認真。有人說,他幹了有五、六年了,現在已經轉成正式的了。

八、結語

中共的無神論告訴人們死亡就是生命的結束,很多人就相信了,完全不顧我們幾千年來祖宗留傳下來的傳統文化----生命在輪迴中善惡有報的天理。把中共當成了心中唯一的「聖者」,而唯命是從。卻不管中共讓幹的是不是違法的事,是不是邪惡的事。很多人在中共的洗腦中完全失去了善惡的標準,完全失去了守法與違法的概念,為了自己的利益,積極追隨中共迫害這世上最好的人。面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在被迫害中,在承受極大痛苦中的千呼萬喚都不回頭,最終遭到神的懲罰。

匯總出這些惡報事例是為了讓世人明辨善惡,警醒仍在無知中參與迫害的人以免重蹈覆轍。希望聽信中共污衊法輪功謊言宣傳的人,靜下心來想一想,人命關天的大事,能為了一己之私,就這樣把自己珍貴的生命輕易的交給一個邪惡政權嗎?把自己生命的永遠都葬送了,等遭到地獄的懲罰時才明白,後悔都來不及了。

天滅中共的腳步已經到跟前了,瘟疫就是對中共及其追隨者、聽信者的最後清理,是繼續抱著中共不放還是拋棄中共回歸到神的護佑之下,應該立即作出決定了,時間不會總有,趁著奪命的那一時刻還沒有到來,趕快做出抉擇吧。

最後奉勸同胞,儘快退出中共組織,無論甚麼災難來時都誠信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得到神的保祐,可以平安渡過劫難。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