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觀念、向內找實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四日】我認識這樣一個同修。她學法時總是雙盤,在她的影響下,我也經常雙盤。她做事快,不拖拉,不浪費一點時間,家裏整的乾淨,有條理。每天下午學法,上午出去講真相救人已十年了。她還經常問我出去了嗎?和她比,我差距很大。

以前和她在一起,我總是覺的心裏有壓力,總認為是她給我造成的壓力:她太乾淨了,她做事太急了,她太要求別人如何如何了,我總是向外找。突然有一天,我開始思考這個問題:這壓力到底來自外在還是來自自身?我該向內找了。師父看我有向內找的心,就點悟了我:是那個不想改變的觀念、執著、不好的習慣,是它們有壓力,因為我歸正了,它們就得死。如果我固守不改變,就是在維護它們,就在給它們輸送能量,它們反過來就會繼續控制我。當我明白了這層理後和她在一起沒有了壓力了。

(一)去掉學法期間喝水、去廁所的壞習慣

在別人家學法時,她看到同修期間喝水,她說:這是不敬師不敬法的行為。回家後我就想,既然是不敬師不敬法,那我就去掉這壞習慣。我想:我學的是宇宙大法,大法無所不能,因為大法能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有了這一念,師父就幫了我。兩個多小時下來一點也不口渴,而且唾液很多;也不想去廁所。很長時間了,一直是這樣。剛開始的頭幾天,晚上學完法回家後,觀念上來了,想這麼長時間不喝水怎麼行,即使不渴也要倒上一杯喝,結果嗓子發乾,像冒煙一樣。我知道師父在點化我,大法裏甚麼都有,師父已給我調整好了我不缺水。是這麼長時間不喝水不行的觀念要喝水。

(二)去掉站著讀法才能入心的觀念

好幾年了,我經常是站著讀法。就因為這樣,有同修對我有意見:說你像老師啊。那時我不往心裏去,也不會向內找。因為我坐著讀法已讀不進去了,覺的只有站著讀才能讀進去。其實這對我來說也是很痛苦的事,無法改變。讀睏了就站著讀,有時還要換一換地方。那天她說:你看你一會這樣,一會那樣。知道已經影響到別人了,我想應該改變了,因為好幾年是這個狀態了。

師父的法打入我的腦中;「人的思想可以造成一種錯覺,還可以起那麼一種幻覺。那麼以後就真的形成一種觀念,形成一種錯覺,你覺的抽煙好像給你提了神似的,根本就不會的,它不起作用。」[1]啊,原來是站著讀法能入心形成了觀念,這個觀念就控制著我站了這麼多年。甚至它控制著我想:只有站著讀法才能學進去。所以無論是在煉功點還是家裏一直站著讀法。

明白了這些,我開始清除只有站著讀法才能學好法的觀念。從那以後,我不再站著讀法。有時頭腦迷糊,我就跪著讀。因為師父說過,另外空間的神都是跪著聽法的。

(三)去掉對同修形成的觀念

她對大法書很珍惜,保存的很好,學法時從不用手指按著大法書上的字。

可是,按照明慧網通知,需要對九九年前出版的大法書改字時,她卻把《轉法輪》中需要改的很多字,都改的歪歪扭扭。

我對此很不理解。家裏整的那麼好,做事又認真又用心,怎麼就把大法書中需要改的字,改成那樣?思想經常畫問號。肯定是她那急脾氣造成的。因此對她形成了觀念:她穩不下心來改字。

《洪吟五》出來了,明慧網通知需要改插圖,又要添加新篇經文,還得啟開訂書釘從新裝訂。一想她那急脾氣,還不給弄得一塌糊塗啊。(寫稿的時候,才悟到把這件事看難了)。她有三本大法書,是經過我手給她的,我想要回自己改。

那天,同修說起改字的事,我脫口而出:甚麼事添上你就亂。她馬上反駁說:怎麼添上我就亂?我不吱聲了,回頭向內找:我怎麼說出這樣的話呢?這不是對同修形成觀念了嗎?用觀念衡量人家肯定就不高興了,所以人家反對,人家是不要這個觀念的。我要去掉它。我要用正念想同修:她肯定能穩下心來做這件事,我們一定能配合好。

那天要準備的東西都有了,我說咱們一起改吧。我們只用了半天時間,從換插圖到填新經文到從新訂好,看上去很難的事情很順利的完成了。她提議核對一遍,結果查出兩個地方錯誤。過程中她沒有急躁,很平穩。我還發現過程中她頭腦很清醒、很聰明呢,也很認真負責。

通過這件事我悟到,不能固定看人,不能對同修形成觀念。另外,一旦形成觀念,就會負面想同修,就會造成間隔,如果長期意識不到,很可能被舊勢力鑽空子破壞整體,干擾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干擾眾生得救。我們要用正念想同修,不能用觀念想。

感謝師尊一路保護走到今天,感謝同修的幫助。願我們共同精進,共同提高。

以上個人體會,不符合大法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