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要在天象中救人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三日】今年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以來,很多學員在想,武漢瘟疫本身到底是不是舊勢力安排的?如果是的,那麼大法弟子該不該針對武漢瘟疫本身發正念銷毀它?這個問題本地同修一直有不同的看法。

近來正見網刊登的幾篇文章明確提出應該正念清除武漢瘟疫,並且引用了很多師父的講法來佐證。其中正見網《發正念解體武漢肺炎背後的邪惡另外空間所見》,作者說他看到了瘟疫背後都是黑色敗物在任意落到世人身上,最後提出「發正念解體利用武漢肺炎毀滅人的邪惡因素」;另一篇文章《正念面對武漢肺炎》說武漢瘟疫「這是邪惡對正法的左右與干擾、對世人與眾生的毀滅」,並明確提出大法弟子要發正念擋住和銷毀這場瘟疫:「現在面對邪惡強加給世人的毀滅性的災難,大法弟子正念清除,不就是救度的真實展現嗎?」「比如面對目前武漢爆發的病毒性肺炎,正法弟子是無動於衷、漠視、默認,還是為世人、為眾生、為成就師父所要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而正念清除,難道不正是在上演著這場正法大戲的最後一幕嗎?!」

上面說的正見網幾篇文章,雖然大量引用了師父經文,但是都有意無意的不引用師父關於二零零三年非典(薩斯)瘟疫的開示:「中國出現的瘟疫就是在處理這批人了,度不了的那他就淘汰了。那不是我在做啊,那是舊勢力在淘汰人。當然了,還有正神也在淘汰惡人。這麼大的事當然我不認可舊勢力也不敢為。」[1]

寫到這裏,我忽然感覺,那幾篇正見網文章的這些理解,正好是中共巴不得的:中共邪惡有了這些「正念」作為保護傘了,不會被天懲了。那麼這些文章起的作用是甚麼呢?大陸很多同修常常看正見網,不少地區一直把《正見週刊》和《明慧週刊》一起印發給所有同修。我目前還沒有去查看《正見週刊》是否選錄了這些文章,很可能作為「正見」放入進去的,負面影響有多大?!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九日《對武漢肺炎疫情的預測》推測:「舊勢力安排的用瘟疫淘汰人總共有三次。薩斯(中共稱「非典(薩斯)」)是第一次,武漢肺炎是第二次,這次過去之後還有第三次。第一次的規模不算太大,這一次要大得多,但還不是最後徹底的大淘汰,下一次才是最致命的。」「我們要做的就是不為任何的形勢變化所動,認真踏實做好三件事,和舊勢力搶人。」作者沒有說大法弟子應該發正念清除這場瘟疫,只說我們應該抓緊做好三件事。我想當然是對的。

我悟到:瘟疫淘汰的都是「度不了的那他就淘汰了」[1]。是舊勢力和正神都參與了的,也是師父認可了的。並不是一些人理解的「這是邪惡對正法的左右與干擾、對世人與眾生的毀滅」。

這還是十七年前發生的非典(薩斯)瘟疫,二零零三年啊,我們知道那時候舊勢力還是勢力很大的,它有很大的能力安排淘汰人。可是現在到了正法最後階段,情況不同了。師父講:「你說這火是不是要滅呀?要滅。」[2]現在舊勢力可以說被銷毀的所剩無幾了,雖然歷史上它們的這個安排還在起作用,但是現在起決定作用的應該是正神。而且和非典(薩斯)一樣,也是師父認可了的(個人所悟)。所以這次的武漢瘟疫比非典(薩斯)有更強烈的方向性:明確指向中共以及親近中共的海外各國。選擇性的淘汰才能促使世人覺醒。

師父新經文《理性》發表之後,大家應該更冷靜和理性了。中共病毒的蔓延,顯然不看與中國的距離遠近,只看與中共的關係親疏。伊朗、意大利等親近中共的國家或者城市就是瘟疫嚴重處;選擇了拒絕中共的香港和台灣,結果真的成功拒絕了中共病毒。《九評》編輯部已指出,「神的慈悲與威嚴同在!神在看著每個人的內心。一個人在此時此刻的抉擇和所為,就會決定他(她)的未來。」遠離中共,脫離中共,拒絕中共,作為個人、組織和國家,都可以因此而迴避病毒侵害,選擇美好未來。

那麼這種選擇性的安排不是舊勢力的邪惡本性能夠做到的,比如師父說過南亞大海嘯是舊勢力安排的,我悟到:那些國家沒有迫害大法,像印尼還是歷來和中共不對付的,大海嘯根本無法使世人聯想到中共邪惡身上去,也就無法警醒世人。

所以我的理解是:歷史上舊勢力確實安排了今天的武漢瘟疫,但是在正法中舊勢力被銷毀的所剩無幾,力不從心,從而被正神掌握了主動權,促使瘟疫明顯的針對中共邪惡勢力而來,在淘汰「度不了的」人,同時以喚醒被中共迷惑的世人,脫離中共。

我和同修交流時,他們說這樣大規模淘汰人,就是舊勢力,本來我們可以救度這些人的,就像上面正見網文章說的武漢瘟疫是「對世人與眾生的毀滅」,完全是常人認識。還有正見網文章說現在神韻在各國演出受影響,也歸罪於武漢瘟疫,從而得出應該發正念銷毀武漢瘟疫的結論,其實是把不同問題混為一談了。

我認為:武漢瘟疫本身已經有明顯的方向性、針對性指向中共,明慧網有不少文章引用古代明君在瘟疫來臨時反思過錯下罪己詔書,就是說從傳統文化看,各國政府也應該反思過錯遠離中共,應該抓緊看神韻來自救。那麼現在沒有一個國家政府這樣做,而是採取封鎖、禁止群聚等等實際上無效的措施,從而影響到神韻和各國大法弟子救人,這才是舊勢力安排的。大法弟子發正念銷毀的應該是這些措施背後的舊勢力因素,而不是銷毀瘟疫本身。

最後我講一個親身經歷的類似事情供參考:二零零二年,我們幾個同修被中共非法判刑多年送入監獄,裏面一個先進去的同修A邪悟了,他有一次對我們說:他給中共高層寫了一封信,引起他們震動重視了。我們還以為他是寫的真相信,沒想到他說,二零零二年本省春天的大洪水,本來要毀滅很多人的,是他運用神通把洪水阻擋住了,救了全省的人,所以高層領導非常震動。那時候我們在牢獄中還不知道發正念的事情,我們都說他邪悟了,可是他仍然到處宣揚他的邪悟。按照一般理解,那個大洪水和今天的武漢瘟疫一樣是舊勢力安排的;提出要正念銷毀武漢瘟疫的「同修」和A是不是落入同一個圈套裏去了?

以上交流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謝謝。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