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手們的下場

發表時間: 03/21 07:42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一日】戈林是納粹德國秘密警察(蓋世太保)的頭子,並被指定為未來接班人。他自以為權勢在手,殺人無數。在希特勒臨近敗亡時,戈林企圖「篡黨奪權」,令希特勒震怒,宣布他叛國並將其逮捕。希特勒在自殺前一天的政治遺囑中重申,撤銷戈林的一切職務,並把他開除出黨。

二戰結束後,一九四六年十月,戈林被國際軍事法庭宣判以反人類等多項罪名,處以絞刑。在行刑兩小時前,他服氰化鉀膠囊自殺。

「看來,上帝畢竟是存在的」

蘇聯黨內「大清洗」從一九三三年開始,號稱是為根除腐敗,被清洗人數達兩千萬人。斯大林的打手亞戈達領導了「大清洗」的前一半。一九三六年,亞戈達的勢力達到了頂峰,撈到了相當於元帥的頭銜。然而,隨著蘇共罪行被曝光,輿論壓力之下,到了一九三七年,亞戈達的手下們,主要是各部門的領導,都被逮捕了。斯大林把亞戈達推上被告席,宣稱亞戈達「惡毒的暗殺」。當時亞戈達在被告席上的出現轟動了世界。

其後,斯大林新培植的打手葉若夫、貝利亞領導了「大清洗」的後一半。可想而知,人殺的差不多了,打手的使命已經完成,他們不得不承擔了「劊子手」的惡名,而葉若夫、貝利亞接連被秘密槍決。

根據《歷屆克格勃主席的命運》一書記載: 「這個工作尚未給任何人帶來殊榮。其中有5人遭槍決,另外一些人蹲了監獄或長期失寵。」

任何人做了惡都要償還,這點,斯大林的高級打手亞戈達死前的醒悟也許更能說明這個問題。

一天,當亞戈達的前下屬例行探望他、正打算離去時,亞戈達突然說:「你在給葉若夫寫報告時,能否為我捎上這麼一句話:看來,上帝畢竟是存在的!」

「你這是甚麼意思?」

「很簡單」,亞戈達解釋道:「我忠心耿耿地效力,斯大林僅僅給了我嘉獎,其它甚麼也沒給。我本來就應該受到上帝最嚴厲的懲罰,因為我屢屢破壞他的戒律。現在,你看看我這下場,自然就能判斷出,上帝在,還是不在?」

這正應了那句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在中共這條沉船上幹壞事的人,誰又能逃脫呢?

剩下的機會越來越少

中共的政法委、「六一零」組織、國保等公檢法人員,充當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打手,自一九九九年迫害至今二十年,無數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判刑,甚至被活摘器官。「六一零」及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官員們,曾以迫害法輪功撈取政治資本,但最終沒有好下場,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六一零」主任李東生紛紛落馬。據明慧網對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八年七月整理的數據,在十九年中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者達兩萬餘人,均為政法委、六一零、國保公安等公檢法人員,有的精神抑鬱、有的因貪污被判刑,有的因得絕症遭報,有的牽連家人嘗惡果。

▼山東省青島市紅島鎮政法委書記林顯章被砸死

山東省青島市城陽區紅島鎮政法委書記林顯章,從一九九九年跟隨江氏集團迫害該鎮大法弟子,手段殘酷。在二零零三年出差時,被拉油的油罐歪下砸中,後來油罐被吊起後又突然落下,林顯章被砸死。

▼湖北省黃岡市兩任「六一零」主任王克武癌症死亡

王克武,黃岡市「六一零辦公室」第二任主任,時年五十三歲,任「六一零」辦主任近三年時間,由於跟隨惡黨迫害法輪功和修煉者,第二年就患肝癌,大法弟子向他講清真相,勸他不要迫害法輪功,他沒有當回事。

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三日,黃岡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棍、黃岡市「六一零辦」第一任主任、市委副秘書長張石明突患心臟病死亡,時隔不到兩月, 王克武又緊跟而去。有不少的黨官也在議論:這真巧。今後誰都怕搞這個事。難道是巧合嗎?這是天意。

▼四川德源綜治辦主任鄭友奎遭雷擊暴斃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晚八時,四川省郫縣德源鎮綜治辦主任鄭友奎被雷電擊斃。當時與鄭友奎同行的還有永光村村支書、村主任等人,但雷電彷彿長了眼睛一樣,直擊鄭友奎而去。

鄭友奎,四十四歲,是郫縣參與迫害大法最為賣力的一個。本當壯年時,卻因聽不進法輪功學員的真心勸誡、一意孤行緊跟惡黨迫害法輪功學員而遭上天的誅滅。

對於那些曾經迫害過法輪功,但現在甚麼事也沒有的人,或許就是留給你的機會,如果繼續跟隨中共行惡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剩下的機會越來越少了。

近日,美國、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及新西蘭等五國的法輪功學員將又一批新整理出的迫害法輪功的惡人名單遞交給「五眼聯盟」,要求依法對這些惡人拒發簽證、甚至凍結資產。

參與迫害者若想知道自己是否在冊,只需查看明慧網的惡人榜。所有榜上的惡人勿存僥倖心理,凡作惡者,或早或遲都將出現在民主國家政府的制裁名單上。

希望大陸所有相關人員引以為戒,對迫害政策不予配合、執行,尚未作惡者,潔身自好、切勿作惡;已經作惡者,立即改邪歸正、將功補過。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21/打手們的下場-4027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