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師父 精進修煉 魔難消

發表時間: 03/21 23:08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日】我是女大法弟子,現年六十六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八日晚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見我站在一條大堤上,堤下面是很大的蓮塘與荷墉,滿塘蓮荷飄香,大堤上從堤腳下到堤面都是用大荷花磚鋪就的,很漂亮,非常美麗。堤面的一邊有一座房子,房子旁邊有一道拐彎,房子快要倒了,我就往拐彎處去,突然有個男子用力推牆,牆倒壓在我腿上,我就用力又把牆推過去,推到那男子身上去了,我爬起來就走;又一個男子把牆推過來,同樣壓在我腿上,我也是把牆又給他推回去壓住他了,同樣爬起來就走。當時夢中想到師父一定在救我。

這時就感到我站的地方,堤就往下崩,大片大片地崩,很嚇人的,我就使勁往上爬,兒子也奮力救我,伸手來拉我,他說:您頂在我身上,我把您拉上來。過了好大一會,堤沒有崩了,我就打坐,像是單盤腿。這時就看見右眼處掉下來四顆像蠶豆這麼大的黢黑顆粒,也不覺的疼,也不出血。

醒來後,悟到自己要過生死大關。只過了一兩天,五月一日,我的右眼開始紅腫疼痛,我的右眼已在近三年內徹底失明。五月三日晚上,九歲的孫子與我一起睡覺,他脫下外褲時,一甩褲腳,褲腳上的鐵扣裝飾剛好打在我的右眼上,當時異常疼痛,孫子嚇得哭了一夜,不知道我眼睛還能不能恢復,但他一邊哭又一邊鼓勵我說:沒事的,會好的,師父會保護您的。

第二天早上九點鐘,孫子讓我給他取晾在屋頂棚上的褲子,我仰著頭,給他用晾衣桿取,剛取下來,頭一低,哎喲,這下可不得了啦,右眼鑽心的痛,就像用鋤頭在挖一樣的痛,出的都是黑血,被絮被染髒了一大片,足有兩水杯的黑血。右眼角上還自動撕扯掉一長條腐爛的肌肉,是右眼瞼上撕扯下來的,上眼瞼腫的部份撕開了一大半,只剩右眼角上一點沒撕完,一塊腐爛的肌肉就吊在右眼外角上,特別的痛。我就用手去撕扯,以為會更痛的,結果一點也不痛,一扯就掉下來了。

我趕緊躺在床上,右眼流的都是黑血,我就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救我!」內心一點也不緊張。幾分鐘後,就沒流血了,眼睛也不疼了,這時又變成右側頭頂疼痛,持續的痛。

十幾天後,六月中旬開始,右眼睛流膿流水,一陣一陣像鐵鋤挖一樣的疼。兒子堅持要把我帶到鄰鎮眼科醫院看,我不能說服他,只好去了。這家眼科有些名氣,眼科大夫說我的右眼球壞了,需要摘除眼球,換上假眼球,但他這裏沒有這個藥,叫我趕快到市裏去換眼球。兒子又把我帶到市裏,到市級醫院一檢查,大夫就說要住院做手術,兒子與我想法一致,不做手術。

去市醫院的那天早晨,我在家求師父幫弟子化解魔難,一求師父,突然右眼睛就不疼了。我是做服裝生意的,來到市裏後,先給商店進了貨,然後再看的眼睛。

兒子不贊成做手術,就說:媽,您乾脆到姨家裏去,多多修煉,會好的很快。我們娘兒倆就回來了。

回來後姪兒知道了情況,一定要用車送我去武漢市協和醫院看醫生,連夜把我帶去掛的急診號,醫生說,我們只管急性眼外傷,你們這個情況要掛專家門診。第二天早早的掛了專家的號,掛的十六號,在等的時候,我就發出強大正念,不准醫生留我住院。果然,大法弟子自己說了算,醫生說,你們回去當地做手術,如果當地不做,你們再來找我。這樣我就順利的回來了。

回家後,住在縣城的妹妹就接我去她家參加集體學法,我們四個兄妹修煉,妹妹把修煉的哥哥和姐姐都接來,幫我一起學法。這時,我才發現,原來還有讀錯的地方,字也認不全,這是我以前不知道的。這次集體讀法,讀錯了,哥哥就及時給我糾正。妹妹還把我們兄妹帶到她們學法組學法,每天晚上,還另外在一個同修家學法。這樣天天加強學法,提高很快,明顯感到師父加持,右眼睛迅速消腫。過了幾天,也不痛了,到第十三天,我回家去時,眼睛基本好了。回去抓緊學法煉功發正念,有機會就救人,現在右眼迎燈看時,還能有紅光了,比原來還要好一些。

回想自己以前修煉不精進,《轉法輪》一個星期都難看完一講,現在每天除正常做生意外,每天都能讀一講,五套功法煉完,感到身體格外輕鬆,精神非常愉快。

家人也更加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我兒媳婦以前不相信,通過我這次經歷,她相信了。今年七月一日,她被牛蚊咬了腿,腿腫得很厲害,一天比一天腫,連續腫痛了三天,到了第三天晚上,我就勸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好的很快的。她就開始念了,以前怎麼講她都不念的。晚上睡了一覺,第二天早上,兒媳婦起來一看,腿不腫了,也不痛了,她很高興,七月四日下午,兒媳婦就帶著孫子去上海她弟弟家,看她媽媽去了,還給她娘家親戚帶了一些真相護身符。

感恩慈悲偉大的師父再次救了我的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