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長江第一城──四川宜賓的見證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

一、大法弘傳到宜賓

四川宜賓,古代又叫「義賓」,位於四川省南邊,地處雲、貴、川交界處,是古代兵家爭奪之要地。宜賓依山傍水,風景秀麗,有聞名世界的蜀南竹海;有與青城山般幽靜秀美的翠屏山和真武山;有三江匯合處,金沙江與岷江在此匯合成了母親河──長江,萬里長江從宜賓開始,途經重慶、武漢等二十七個城市,到達最後一個城市上海後,匯入大海,故宜賓又有萬里長江第一城之美名。在江邊有一塊巨石,上面有三個醒目的大字「鎖江石」,有著其深層的涵義,冥冥之中一切早有安排,一切又兼有定數。

一九九四年五月底,師父到成都傳功講法,宜賓三江廠有幾位職工及家人有幸參加了師父的講法班。回到宜賓後便向親朋好友推廣介紹,人們陸續走入法輪功修煉,很快在宜賓三江廠成立了第一個法輪功煉功點。法輪功修煉者以「真、善、忍」為標準要求自己,在家庭、社會中做個好人,對人善良誠實,工作兢兢業業,利益上不爭不搶。法輪功學員通過修煉帶來的巨大變化有目共睹,家庭、社會、單位和個人都受益。越來越多的法輪功學員不怕山高路遠,積極參與洪法,快速把福音向宜賓市廣大民眾傳播,把法輪功的福音迅速傳播到周圍的鄉鎮、宜賓市覆蓋範圍的興文縣、江安縣等區縣,越來越多的人們走入大法修煉,同時也帶動了社會的道德回升。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宜賓市區有眾多的煉功點,每天清早在公園、廣場等煉功點都會響起悠揚的煉功音樂;每個週末在人群密集度高、主要交通要道旁舉行集體煉功洪法活動,或法輪功學員談煉法輪功後身心變化以及遇到矛盾後如何向內找等心得體會,學員們十份珍惜週末的集體洪法活動及每天早晚的集體煉功和集體學法的環境,在這個集體環境中,學員們比學比修,共同精進,深深體會到大法師父的佛恩浩蕩。

二、「七二零」後法輪功學員進京講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悍然發動了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等滅絕政策,全部國家機器為之運轉,全國媒體鋪天蓋地的編造、散布各種謊言,污衊抹黑法輪功創始人及法輪功修煉者,一時間如文革再現,烏雲壓頂,血雨腥風,集體煉功學法的環境被破壞。

宜賓法輪功學員沒有動搖修煉法輪功的決心和信心,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真、善、忍」是絕對正確的,信仰「真、善、忍」沒有錯,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絕沒有錯!由於迫害的政策來自北京而不是基層,當時學員們還以為是北京當局不了解法輪功而作出的錯誤決定,於是,宜賓法輪功學員決定進京上訪講真相。

一九九九年九月,宜賓法輪功學員經過切磋交流,三江廠法輪功學員金素芳、黎瓊、郭輝、賀文濤、王德惠和宜賓市的張麗芳六名法輪功學員進京護法。他們克服了重重困難和阻力,從宜賓坐大巴到成都,轉坐火車到達北京。在北京信訪辦大門沒見著,卻被宜賓三江廠保衛處處長韓小健和高隊長強迫坐飛機押回宜賓。然後經宜賓翠屏區公安局一科科長楊華、李林森等十多人連夜在三江廠保衛處分別非法審問、抄家,除張麗芳因年紀大當晚回家外,其餘五名法輪功學員在沒有任何事實依據的情況下,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被非法關押在宜賓市戒毒所,與吸毒賣淫的人員關押在一起。走出戒毒所後,又被三江廠非法開除廠籍留廠察看一年,只發一百多元錢的生活費,並被罰款四千五百元。

二零零零年二月,劉夢群、陳玉瓊、張致明、楊旭、鄧金蘭、譚興蘭等二十多位宜賓市法輪功學員在二月底去北京上訪,被三江廠保衛處幹事錢興明和宜賓市人員強迫坐飛機押回,非法審問,被非法拘留,時間不等。三江廠法輪功學員楊旭在走出飛機時舉起自製的「法輪大法好」標語,極大的震懾邪惡,楊旭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劉夢群因只是宜賓輔導站站長身份,被勞教一年,被非法關押在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

三、被迫害致死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以來,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宜賓市市委、六一零積極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親自部署、推動或直接參與對法輪功的迫害和打壓。宜賓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概況:

1、黃登芳

黃登芳,女,六十五歲,四川宜賓市江安縣法輪功學員。黃登芳於二零零二年九月在向世人講真相時遭惡人舉報而被公安抄家而抓,在看守所受到非人的折磨,一個多月後看守所通知其家屬接回家,在家短短幾日就含冤離世。

2、李正金

李正金,男,六十一歲,四川省宜賓市巡場鎮人。在修煉大法前,因神經性癱瘓(失去知覺)長期臥病在床。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大法後,病奇蹟般的好了。二零零一年去北京證實法,被不法人員非法關押了十個月。惡警每逢敏感日便上門盤查和騷擾,甚至非法抄家。長期的精神折磨使李正金因修煉大法變得健康的身體又出現了嚴重的病痛。二零零五年八月十四日左右,宜賓六一零邪惡組織用欺騙、威脅的手段綁架宜賓各地法輪功學員進位於金沙江賓館的洗腦班迫害。虛弱的李正金檢查身體沒有過關,被洗腦班拒收送走,經過這一番折磨,李正金回家幾天後便離開了人世。

3、王友群

法輪功學員王友群,五十多歲,由於堅修大法肝癌痊癒,惡警常干擾她,監控、抄家,於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含冤去世。

4、何淑華

何淑華,女、八十歲、四川省宜賓市人,得法多年,身心受益無言以表。自邪惡迫害大法開始就被惡警、惡人萬般刁難,長期被邪惡監控、恐嚇。二零零六年邪黨社區惡人多次到她家恐嚇、迫害,逼她放棄大法,但這位高齡法輪功學員心不動,仍以善心給他們講真相,慈悲救人。由於惡人、惡警長期這樣迫害她,致使她於二零零六年離開人世。

5、張素芳

張素芳,女、五十歲、四川省宜賓市人,修煉大法多年。長期被當地社區邪黨人員監控,多次到她家恐嚇。於二零零六年十月一日前幾日,因在街上張貼真相資料,被便衣綁架,強行送到派出所非法關押,因她身體虛弱送回家,不久離開人世。

6、李源榮

李源榮,男,七十歲左右,二零零六年初,重慶、雲南、四川宜賓等十一名法輪功學員在宜賓市宜賓縣樓壩鎮集體學法時被綁架。其中有五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宜賓縣看守所迫害九個月後,被重慶和宜賓的惡警合謀非法秘密判刑,其中李源榮被判刑五年。他們於三月九日被劫持至四川樂山五馬坪監獄繼續迫害。

在五馬坪監獄,這些老年法輪功學員被強迫站軍姿、盤腿,從早到晚一直在外面操場,不許坐凳子,五馬坪山上的天氣說變就變,對他們的身體都是嚴重的摧殘。高虎等惡警更是軟硬兼施,分別找法輪功學員談話,又從精神施壓,使李源榮的血壓升高,健康狀況急劇惡化,高虎等惡警又乘機用偽善和謊言欺騙,只要寫保證不煉功,就可以坐凳子和有一個寬鬆的環境。在長期迫害下,李源榮在監獄二零零七年七月的一次洗澡中,頭昏摔倒,不省人事,幾日後去世。監獄不敢公布李源榮的死訊,對其他人說保外就醫被家人接回家了。

7、陳響如

陳響如,男,二十八歲,四川省宜賓市南溪縣轉業軍人,在宜賓南溪縣紅光廠工作。其母親任朝暇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三日被縣「六一零辦公室」和國保大隊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宜賓市看守所。陳響如去找相關人員要人,中共惡徒們要抓他,他被迫離職,在南溪租房住。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被惡黨人員劫持,被關在南溪縣收容所,八月八日被迫害致死。年輕小伙子十多天被迫害致死,除了「六一零辦公室」和國保大隊的人,沒人知道他是怎麼死的。死因極其可疑。

8、方征平

方征平,男,終年六十歲,家住四川省西昌市四一零廠,原籍四川省宜賓市屏山縣,他的親屬主要生活在四川宜賓屏山縣太平鄉前哨一組。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後,方征平先後被綁架七次、非法勞教兩次,非法判刑一次,遭受過各種慘烈的酷刑。

二零零七年十月四日,方征平回老家辦身份證,因向民眾講法輪功真相,在靠近老家的雲南省綏江縣被當地國保警察綁架。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日,方征平被綏江縣法院非法判刑七年,於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雲南省第一監獄。在被劫持入獄的途中,方征平一度被關押在雲南曲靖監獄,他遭到三個獄警連續三次穿著皮鞋往他臉上、身上踩踏,導致他一個多月後才能站立行走。

方征平被非法關押在雲南省第一監獄十監區三中隊,因拒寫「保證書」,曾遭到隔離、關小號等多種酷刑折磨。二零一二年初,方征平被迫害致命危,被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他父母從側面得知消息後,希望雲南一監能讓兒子保外就醫回家,結果獄方一直不給任何回音。

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方征平被迫害致死。三十六天後,雲南一監才找到方征平的妻子程冬蘭。程冬蘭二零一零年九月被非法判刑十年,當時被非法關押在四川省女子監獄。雲南一監拒絕了程冬蘭要求見方征平最後一面的要求,也不通知方征平的父母,強行火化了方征平的遺體。

監獄聲稱方征平是因病死亡,但不給方征平的父母死亡通知。方征平的父母請了律師對方征平的死因進行調查,但監獄以各種藉口推諉,並故意刁難律師,拒絕出示、提供與方征平死亡的相關報告、資料,還專門找人阻止律師繼續介入此事。同時雲南監獄管理局還出函和去人到律師所在地,讓當地司法局給律師所在的事務所施壓,用年檢來威脅他們和所在地的事務所,不許律師介入。

雲南一監的種種異常表現,不僅違反相關法律規定,同時也證明方征平是非正常死亡,雲南一監對此心虛畏罪。

9、黃順坤(昆)

四川宜賓市興文縣法輪功學員黃順坤(昆),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興文縣法院誣判黃順坤十年。文縣六一零、國保大隊惡警五月二十八日將許啟陽、黃順坤劫持到樂山監獄迫害,樂山監獄以刑期太長拒收黃順坤;樂山監獄不接收後,黃順坤被劫持回興文縣公安局看守所繼續遭肉體迫害,從幾十米樓層往返爬行消耗體力。黃順昆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後,被劫入到成都阿壩監獄迫害。

在服行的四年零七個月以來,黃家人只在開庭前在法院見過黃順昆的面。從劫入樂山監獄再轉到阿壩監獄這個過程都沒有通知家屬,直到離世才允許家屬探望五分鐘遺體後,強行火化再拿錢去領取骨灰盒。

黃順坤於二零一六年九月三十日被迫害致死,次日遺體被強行火化,時年六十三歲。

10、陳大群

陳大群,四川宜賓製材廠職工, 六十多歲,九九年前修煉法輪功的老學員,修煉法輪功後多種疾病不治痊癒。九九年七二零受江澤民邪惡流氓集團一條線迫害法輪功修煉人,曾六次被綁架。零八年六月十五日在富順縣趙化鎮講真相,被惡警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富順看守所。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二日,陳大群等十三名法輪功學員在宜賓南岸橋頭學法點集體學法被翠屏區六一零余強、周某某和國保大隊的謝明彬、肖波等人綁架迫害。後來陳大群因講真相被非法誣判四年。出獄後,又被六一零扣發退休金,過著清貧的生活。陳大群在精神和經濟多重迫害下,不久被迫害致死。

四、被非法判刑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宜賓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的有:

1、陳大群,四川宜賓製材廠職工, 六十五歲,修煉法輪功十二年,修煉法輪功以前多種疾病,修煉後疾病痊癒。九九年七二零受江澤民邪惡流氓集團一條線迫害法輪功修煉人,曾六次被綁架,其中四年判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五日在富順縣趙化鎮講真相,被惡警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富順看守所。

2、劉明霞,女,四川省宜賓市江安縣人。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被江安「六一零」及公安惡警綁架,後被秘密劫持到江安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並秘密判刑三年。

3、黃華,男,宜賓市南溪縣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非法關押迫害五十五天;二零零二年勞教一年,被非法關押在四川綿陽新華勞教所;二零零八年八月九日黃華又被劫持,以藏有法輪功的宣傳資料為藉口,幾個月後被中共南溪縣法院誣判三年,二零一一年八月九日從監獄(四川樂山五馬坪監獄)出來後不久,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又被宜賓市六一零和南溪縣六一零綁架到宜賓市飛機場菜壩老年公寓洗腦班迫害。

4、四川省宜賓縣法輪功學員郭寶山,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仍然堅修大法。郭寶山一人堅持在原來的煉功點,濱江公園煉功,遭到宜賓縣公安局一科、「六一零」與八一二廠、金星村派出所邪惡的瘋狂迫害。在二零零一年十月對其進行非法抄家、抓捕,搶走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並被非法判刑一年。

二零零四年四月,郭寶山又遭到惡警非法抄家,並被綁架,在自貢監獄受盡各種折磨,幾乎失去生命。

二零零八年,郭寶山又被非法判刑六年。

5、四川省宜賓市興文縣小河二隊法輪功學員康慶芬,女,五十七歲;李玉芳,女,五十五歲,兩位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被興文縣公安局,「六一零」,國保大隊黃傳武、徐文超、李奇等不法人員闖入家中綁架,並被非法抄走大法書籍、真相資料及師父法像等,而後二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至縣公安局看守所關押。在被非法關押期間,邪惡之徒對二位法輪功學員行刑逼供,對康慶芬用上死人床迫害。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在親屬不知道的情況下,惡人將二位法輪功學員非法秘密判刑,康慶芬被判三年六個月,李玉芳被判三年。

6、譚興蘭,宜賓三江廠職工家屬,女,修煉後身體多種疾病不治而癒,參加集體學法很快自己就能完整的把《轉法輪》讀下來了。二零零零年二月進京上訪被非法拘留;二零零二年左右因證實法救人被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九年十月,譚興蘭回宜賓縣泥溪鎮老家探親,在講真相過程中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宜賓縣泥溪鎮派出所惡警綁架,真相資料被搜去,所帶的現金也被搶光,隨後,邪惡之徒把家裏搶劫一空。非法關在泥溪鎮派出所迫害,被非法誣判四年。

7、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上午九點至十點半,四川省宜賓市興文縣法院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王禮玲,判決不詳。

8、黎瓊,宜賓三江廠統計師,女,五十一歲,一九九九年去北京護法後被非法關押十五天,被非法罰款,留廠察看一年,剛過半年,二零零零年四月被非法開除。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六日因講真相被邪惡公安綁架關押迫害,並抄家(已經是第四次抄家了),被非法關押在宜賓戒毒所,後被非法判刑四年。

9、楊旭,女,宜賓三江廠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迫害一年半,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楊旭向群眾送真相福音,被非法誣判四年,先把她非法關押到養馬河勞教所,後把她送至手段更毒辣的四川女子監獄迫害。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五日,楊旭正當的做生意,被宜賓市所謂「防範辦」無故綁架到菜壩宜飛老年公寓洗腦班迫害。楊旭一直抵制邪惡的迫害,不放棄修煉大法,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初被非法關押在宜賓南岸看守所,以莫須有的罪名被非法判刑四年。

10、黃順坤(昆),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興文縣法院誣判黃順坤十年。興文縣六一零、國保大隊惡警五月二十八日將許啟陽、黃順坤劫持到樂山監獄迫害,樂山監獄以刑期太長拒收黃順坤。

樂山監獄不接收後,黃順坤被劫持回興文縣公安局看守所繼續遭肉體迫害,從幾十米樓層往返爬行消耗體力。黃順昆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後,被劫入到成都阿壩監獄迫害致死。

在服行的四年零七個月以來,黃家人只在開庭前在法院見過黃順昆的面。從劫入樂山監獄再轉到阿壩監獄這個過程都沒有通知家屬,直到離世才允許家屬探望五分鐘遺體後,強行火化再拿錢去領取骨灰盒。

11、陳建華,女,宜賓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三年元月二十一日遭綁架、非法抄家,二零一三年十月九日,被誣判四年,被非法關在成都女子監獄二大隊。

12、王建勝,男,二零一四年瀘州敘永國保、宜賓興文縣公檢法合伙迫害,興文法院誣判王建勝七年零六個月,劫持到樂山嘉州監獄(原來的樂山五馬坪監獄)迫害。

13、陳曉林、袁福先夫妻倆是四川宜賓市江安縣川安化工廠退休職工,陳曉林二零一一年曾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六年左右,又被秘密判刑,被非法關押在四川樂山嘉州監獄,遭受嚴重迫害。袁福先曾被非法判刑三年,夫妻倆都被扣發退休金至今。

14、張致明,女,七十歲左右,二零一五年四月一日上午,在南岸街上行走時被蹲坑的翠屏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宜賓市拘留所,四月十一日遭非法批捕,同時轉看守所非法關押。翠屏區法院於二零一五年十月四日對張致明非法庭審,後對她非法判刑三年半。張致明上訴到宜賓市中級法院。宜賓市中級法院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日維持非法原判。

15、穆玉芳,女,江安縣法輪功學員,從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一日後就被非法關押在宜賓市看守所,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八日經江安縣法院非法判刑三年,本人不服,上訴到宜賓市中院,家人為她請了重慶新原興律師事務所律師唐天昊律師,作二審辯護。可宜賓市中院在既不開庭審理、又不通知律師的情況下,偷偷的就將人判了,並己將穆玉芳送到成都龍泉驛監獄了。事後才將判決書寄給律師。

16、張心鑑,男,宜賓市翠屏區法輪功學員,七十五歲,於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六日被綁架到宜賓大益看守所。同年五月十四日被所謂「逮捕」。同年十二月八日,宜賓市翠屏區法院第一次對張心鑑進行非法庭審,律師做無罪辯護。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宜賓市翠屏區法院第二次對張心鑑進行非法庭審,當天枉判五年。

17、蘇坦,宜賓市法輪功學員,女,回族,今年四十六歲。四川省宜賓市翠屏區西郊中心校教師。曾被抄家、搶劫、綁架、記過處分、被扣發工資、不許上訪、被電話監聽、派人監視等。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二號,舒坦在宜賓掛訴江展板,被翠屏區國保大隊綁架後,被非法關在宜賓看守所近兩年時間。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七日上午,宜賓市翠屏區法院對舒坦非法開庭,舒坦被冤判八年。二零一八年六月六日送往成都龍泉寺女子監獄關押迫害。

五、被非法勞教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中共的勞教制度始於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初,其並非法律制度。實際中的這個勞教制度已違反了中共的現行法律,中共現行《憲法》第三十七條規定「任何公民,非經檢察院批准或者決定,並由公安機關執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它方法非法剝奪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

然而,這個執行依據無法可循的勞教制度,居然一直沿用了半個多世紀,到了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中共在國際社會的壓力下,才不得不廢止了勞教制度。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勞教制度廢止的十四年間,中共江澤民集團利用這個不受法律約束的勞教制度,肆無忌憚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在迫害初期,非法勞教的人數幾倍於同時期的判刑人數,迫害的慘烈程度也遠遠高於監獄。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宜賓被誣判的法輪功學員有:

1、宜賓三江廠法輪功學員金淑芳,五十多歲,一九九九年九月份去北京護法後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被非法罰款三千元; 二零零一年八月份被綁架,關押在宜賓隊窩田看守所,被非法勞教一年。

2、南溪縣法輪功學員黃華、黃志強兄弟、任朝暇(女)、陳建華(女)的綁架,其中黃華、任朝暇被徐光華、李澤明非法勞教一年。南溪縣「六一零」及國保大隊頭目是徐光華、李澤明參與對這些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3、二零零二年,法輪功學員張宗秀、王淑惠發真相傳單,遭惡人舉報,被非法勞教。

4、二零零四年,法輪功學員甘葉芬講法輪功真相,被綁架到資中勞教所非法勞教。

5、四川宜賓市翠屏區法輪功學員劉茂群,女,六十多歲,二零零零年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五年四月講真相被非法勞教三年,被非法關押在四川簡陽女子監獄迫害。

6、宜賓市翠屏區法輪功學員陳星吟,二零零五年四月和劉茂群一起講真相被綁架,被非法勞教四年 。

7、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四日,宜賓市三江廠的法輪功學員廖川江(男,三十歲左右)與賀文濤(男,三十多歲)去宜賓縣宗場某村莊一新上任幹部(可能是黨支書)家講真相,發資料被此人舉報後。邪惡之徒將廖川江和小賀綁架到宜賓市看守所非法關押。被勞教一年。

8、二零零六年三月六日,在天津津南區雙港鎮雙港村有良鋁合金加工店務工的四川南溪縣法輪功學員黃志強,被天津市津南分局以藏匿法輪功書籍和有關材料為由,被刑事拘留一日後又被邪惡非法勞教一年。

9、二零零六年九月,法輪功學員鄧翔輝、陳永富、劉平、張宗秀、甘葉芬、王淑惠、鐘林被惡警非法抄家,後王淑惠被非法勞教一年半。

10、法輪功學員李和琴曾多次遭迫害,二零零八年被判勞教一年半,從四川資中楠木女子勞教所刑滿釋放後,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九日晨,後街頭社區邪黨書記丁維引伙同六一零和國保大隊惡人,非法闖進李和琴家,由兩個惡人一人拽一隻手臂,強行拉李和琴上警車綁架走。

六、法外黑監獄──洗腦班

二十年來,中共不僅利用國家暴力機器公開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將他們非法拘禁在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監獄等管制場所迫害,還專門設置了洗腦班這一直接由「六一零」控制的法外黑監獄,肆意迫害法輪功學員。

洗腦班未經任何登記註冊,不受任何政府機構監督,沒有任何法律條文確認其存在的合理性,但卻任意拘禁法輪功學員。洗腦班打著「法制教育」、「培訓中心」的幌子,在「六一零」的操控下,為所欲為幹著傷天害理的勾當。洗腦班裏人員,沒有執法者的身份,卻有超出執法者的權力。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宜賓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

1、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八日,在某技校工作的法輪功學員吳奉林被惡徒綁架到了位於宜賓市翠屏區南岸龍灣路金沙江賓館的邪惡洗腦班。兩名邪惡人員包夾一名法輪功學員,連上廁所都有人監視。

2、二零零五年八月十四日左右邪惡之徒繼續用欺騙、威脅的手段綁架宜賓各地法輪功學員進洗腦班迫害。已知被綁架到洗腦班的有珙縣巡場鎮的法輪功學員王步連(音)、張素群(音)、李正金(音)等。

3、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三江廠保衛處幹事韓小健帶領四川省宜賓市國保大隊幾人到法輪功學員家,非法帶走了譚興蘭,非法關到宜賓市南岸金沙賓館洗腦班迫害。

4、二零零六年十月,宜賓六一零邪惡組織和國保大隊邪惡之徒助紂為虐,在宜賓市翠屏區金沙江賓館辦邪惡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已有十個左右的法輪功學員(有翠屏區和縣份上的)被綁架進了洗腦班。

5、二零零七年九月三日,四川省宜賓市興文縣法輪功學員彭君、胡中超、陳啟中、未明華因散發大法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惡人舉報,被興文縣六一零辦公室副主任唐山、國保大隊長孫文超帶領惡警葉屯、鄧明智、趙生伯等人綁架到看守所實施迫害,後又被轉到溫水溪洗腦班強行洗腦。

6、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一日左右,宜賓五名法輪功學員郭輝、廖川江、賀文濤、何勇、張致敏被強行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7、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宜賓市三江廠保衛部部長王夫利、書記曾凡文伙同宜賓市「六一零」惡警綁架退休職工李家珍、吳宗林到宜賓市金沙江賓館洗腦班進行迫害。

8、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居委會和社區人員竟架梯破窗進入一位家住西城養路段宿舍的姓宋的法輪功學員家,將她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9、二零零八年八月,宜賓「六一零」綁架多名宜賓法輪功學員,關進設在金沙江賓館的邪惡洗腦班進行迫害。

10、張大洪,男,三十多歲,四川省宜賓市珙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四日被珙縣公安局惡警及居委會惡人從單位騙到宜賓市洗腦班迫害。

11、謝光芬,女,五十多歲,四川省宜賓市珙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十月二日被珙縣公安局惡警及居委會惡人抄家並綁架到宜賓市洗腦班進行迫害。

12、陳星吟,宜賓南岸法輪功學員,女,七十多歲,二零一零年八月,由宜賓市翠屏區航天新區書記、主任誘騙陳星吟開門。當門一開,突然竄進幾個不明身份的男子,既沒說明理由,又沒出示任何證件,強行將法輪功學員陳星吟綁架上車並帶走。這次共綁架十三名法輪功學員到洗腦班迫害。二零一一年八月,陳星吟老人再一次被綁架到宜飛老年公寓洗腦班迫害。這兩年的洗腦班由宜賓市防範辦主任謝朝俊、副主任張林、肖介、陳雅賢等操辦。

13、四川宜賓三江廠法輪功學員郭輝,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九日下午四點左右,三江社區人員配合宜賓六一零惡徒,被強行綁架到宜賓菜壩養老院洗腦班。

14、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九日早上八點,在上班的路上,王德惠突然被三女一男強行綁架到路邊界的一輛小車上帶走,被關在飛機場附近的宜飛老年公寓洗腦班迫害。到達洗腦班立即搶走包裏的手機、鑰匙等個人物品,限制人身自由二十多天。

此次還有三江廠郭輝、宜賓市陳星吟、張心鑑、陳紹春、還有興文縣的李姓法輪功學員等十多人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迫害。

15、宜賓市興文縣法輪功學員李和琴,曾多次遭非法判刑迫害,最後一次是二零零八年被判勞教一年半,二零一零年五月才從四川資中楠木女子勞教所刑滿釋放回來,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九日晨,由後街頭社區邪黨書記丁維引路,一夥六一零和國保大隊惡人非法闖進法輪功學員李和琴家,由兩個惡人一人拽一隻手臂,強行拉李和琴上警車帶走了。據邪黨內部人士說,被送到宜賓去洗腦。

16、二零一一年六月初,宜賓市(包括九縣一區)六一零人員綁架了來自九個縣的十三名法輪功學員到宜飛老年公寓洗腦班進行迫害。

17、二零一一年宜賓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的有:珙縣杉木樹煤礦總工程師張錦桃、姚華智;二零一一年六月初,宜賓市邪惡的六一零成員在菜壩宜飛老年公寓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來自九市一區的十三名法輪功學員後,八月下旬又綁架了十一名法輪功學員:鄧金蘭、金素芳、楊旭、吳洪嶺、郭素榮、陳玉瓊、劉夢群、龍樹香、張致明、陳星吟、張新健、何曉華、李陽芬、高朝君、劉明霞、杜小雙,又有郭素榮等同修被綁架,全部綁架到洗腦班。黃華遭三年冤獄後,不久又被綁架到洗腦班。

18、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以來,四川宜賓地區「六一零」、公安系統惡警綁架了江安縣法輪功學員徐強、羅朝民、古永蓮等十三名法輪功學員到洗腦班迫害。

19、劉明霞,女,四川省宜賓市江安縣人,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被江安「六一零」及公安惡警綁架,後被秘密劫持到長安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並秘密判刑三年。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八日,劉明霞非法刑期滿,剛出獄又被宜賓市「六一零」惡徒劫持到宜賓飛機場老年公寓洗腦班迫害。在洗腦班,劉明霞遭暴力折磨,被迫害得站立不住,全身直哆嗦,緊閉雙眼。邪惡洗腦班要結束時,惡警又強迫劉明霞寫「三書」(放棄信仰的悔過書等),並且要她必須寫明:由於煉法輪功導致家破人亡。遭劉明霞拒絕。

20、張致明,宜賓南岸法輪功學員,女,七十來歲,二零一一年八月,被一群惡人綁架到了宜賓翠屏區菜壩宜飛老年公寓洗腦班進行迫害。

21、宜賓南岸法輪功學員張心鑑,男,七十多歲,二零一一年八月被綁架到宜賓菜壩宜飛老年公寓洗腦班迫害。

22、二零一一年八月,四川興文縣法輪功學員龍樹香、姚華志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23、二零一一年八月四川宜賓長寧縣法輪功學員何曉華晚上大約十點過,在家被當地惡警綁架。

24、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清晨六時,四川省興文縣六一零、公安局國保大隊及社區一群惡警惡人強行將在家的兩名法輪功學員李陽芬、高朝君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25、二零一三年從十月份開始,四川省宜賓市「六一零」大肆脅迫宜賓市九縣一區的街道、社區、企事業單位迫害法輪功,又將二十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劫持到該市洗腦班摧殘迫害。中共宜賓當局此前每過一段時間,就強行劫持一些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迫害,每期迫害約二十人左右。

26、被綁架的還有袁光禮、彭澤珍夫婦,劉夢群和劉志群等。還有一位姓林的法輪功學員也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七、綁架、拘留、抄家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九年,宜賓地區法輪功學員因進京上訪、講真相救人、堅持修大法、訴江等被宜賓六一零、國保大隊、各街道、派出所、社區綁架拘留,共有二百八十人次,有的法輪功學員遭反覆綁困拘留迫害,仍堅信大法堅修大法。

遭抄家的法輪功學員八十一人次,搶走了師父的法像、法輪圖、大法書籍、教功帶、印刷紙、大量的真相資料、MP3、打印機、電腦等私人物品和現金等。

1、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四川省宜賓三江機械廠保衛處幹事王夫利帶領宜賓市國保大隊幾人,上午到法輪功學員金素芳家將其騙走,後來王夫利又帶領那幫惡人到另一法輪功學員家,被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正念抵制,堅決不配合邪惡的一切要求。然後王夫利又帶人到另一法輪功學員家,被法輪功學員正念抵制不去後,還威脅其女兒,說要去找該法輪功學員女兒的單位領導,讓其失去工作,還威脅說今天不去,明天也得去。惡人說是四川省下了文件,要在宜賓市辦「科普知識培訓班」,法輪功學員挨個都得去。

2、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八日,三江廠法輪功學員譚興蘭被四川宜賓市國保大隊綁架。

3、鄭發芬,女,五十多歲,四川省宜賓市珙縣法輪功學員,曾是珙縣巡場鎮礦務局職工。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被珙縣公安局惡警及居委會惡人抄家並綁架迫害。

4、杜祥芬,女,七十多歲,四川省宜賓市珙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被珙縣公安局惡警及居委會惡人抄家並綁架迫害。

5、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九日晨,宜賓市興文縣「六一零」人員、國保大隊和社區幹部勾結,竄到法輪功學員王淑賢家門口,由三個便衣以查戶口為由,騙取開門後,馬上湧進七、八個警察,將法輪功學員王淑賢綁架。王淑賢的丈夫上前和他們論理,他們概不理會,迅速將王淑賢架走塞進警車。丈夫追上去攔在車前,和他們據理力爭,他們把王的丈夫拖開後,迅速駕車離去。在綁架過程中,這批人未出示任何證件和法律手續。

6、法輪功學員康端仁(男)被惡警多次非法拘留,其妻被迫害流離失所;其兒子到看守所為父親送東西,說了一句「法輪大法好」,就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

八、肆意掠奪 經濟截斷

迫害二十年來,中共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性政策中,經濟上的迫害涉及的面很大,經濟迫害手段種類繁多,包括脅迫各單位非法開除法輪功學員的工作、非法沒收私人財物、非法罰款、停扣發工資和養老金、敲詐勒索、剝奪福利待遇等。

1、一九九九年十月,在職的三江廠法輪功學員黎瓊、郭輝、賀文濤、王德惠因進京護法被非法拘留後,遭三江廠開除廠籍、留廠察看一年處分,正常上班每月只發一百多元生活費,並對每人罰款四千五百元。已退休的三江廠法輪功學員金素芳進京護法遭非法拘留後,被罰款幾千元。

2、二零零零年三月,宜賓三江廠法輪功學員黎瓊、楊旭、王德惠、何勇被非法開除工作。從此三江廠停發工資和所有補貼、福利。

3、二零零零年,三江廠已退休的法輪功學員鄧金蘭,因進京證實法,被開除三江廠廠籍,並對鄧金蘭罰款數千元。鄧金蘭、金素芳被取消了三江廠退休職工福利。

4、宜賓市江安縣法輪功學員甘葉芬、張宋秀、王淑惠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到北京上訪,途中被惡警劫持後非法拘留數月,並勒索家屬拿每人一萬元。

5、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九日晚,江安法輪功學員鐘林、鄧啟蓮、甘葉芬、張宗秀、劉平、李三妹被惡警綁架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個月,惡警非法罰款每人一千元。

6、宜賓三江廠法輪功學員楊旭, 二零零零年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迫害一年半,被三江廠非法開除。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楊旭向群眾送真相福音,讓群眾了解大法真相從而得救,被非法判四年,由於被三江廠開除,其家人一直到宜賓社保局替楊旭繳納社保,走出黑窩後,楊旭已到了退休年齡,在辦理退休時,原本七十六年參加工作,卻只從一九九二年自交費計算工齡,一九九二年以前的工齡被邪黨非法扣除。

7、二零零四年中國年前,江安縣顧永盛、唐玉蘭等六名法輪功學員被抄家,派出所勒索每人五千~八千元錢。

8、陳曉林、袁福先夫妻倆是四川宜賓市江安縣川安化工廠退休職工,於二零零四年就辦了退休手續,而川安派出所從二零零五年十月起,非法停發了陳曉林的退休金。袁福先二零零七年因向世人傳播福音,被邪惡非法勞教三年半,從此停發了退休金。

9、珙縣法輪功學員張國群、杜富珍、張盛容等於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被珙縣「六一零」惡警綁架和抄家,「六一零」不准家人見面,暗示張國群的家人交五萬元才放人。

10、法輪功學員謝光分,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被綁架到宜賓看守所關押了三十七天,在這期間被惡警馬三榮,張姓惡警,林姓惡警向家屬敲詐勒索八千多元。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五日,被宜賓市所謂「六一零辦」綁架到菜壩宜飛老年公寓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初被非法關押在宜賓南岸看守所,後又以莫須有的罪名被非法判刑四年。再一次走出黑窩後,卻每月被強行扣發退休金。

11、宜賓絲麗雅集團儀表部何兵,因修煉大法,被非法開除公職。

12、蘇坦,宜賓市翠屏區西郊中心校教師。曾被抄家、搶劫、綁架、記過處分、被扣發工資、不許上訪、被電話監聽、派人監視等。

13、四川省宜賓市江安縣公安局、六一零等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體系,十餘年來追隨惡黨迫害善良,先後綁架過江安法輪功學員顧邦國、鐘林、鄧向輝、王姓法輪功學員等多名法輪功學員,並將他們非法判刑、抄家;江安公安局陳明虎、朱梅等惡警還多次參與迫害,以所謂「罰款」等名目,勒索被綁架法輪功學員家屬錢財,累計達數萬元。

九、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親自指揮發動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中共黨魁江澤民是這場迫害的始作俑者。宜賓法輪功學員在遭受一系列迫害後,依法進行反迫害。

1、二零零七年宜賓縣法輪功學員郭寶山控告江澤民

法輪功學員郭寶山,一九九九迫害後仍然堅修大法,一人堅持在原來的煉功點濱江公園煉功,遭到宜賓縣公安局一科、「六一零」與八一二廠、金星村派出所邪惡的瘋狂迫害。在二零零一年十月對其進行非法抄家、抓捕,搶走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被非法判刑一年,在綿陽新華勞教所受盡折磨。二零零三年四月,郭寶山闖出魔窟,仍然堅持在原煉功點煉功,並到宜賓縣公安局和金星村派出所等地狀告江澤民對大法及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罪行。

二零零四年四月,郭寶山又遭到惡警非法抄家,並被綁架、非法勞教三年,在自貢監獄受盡各種折磨,幾乎失去生命。

二零零七年四月,郭寶山再次闖出魔窟後,仍然堅持在原煉功點煉功,並多方找律師狀告江澤民。

2、宜賓市三江廠法輪功學員王德惠狀告單位違法

宜賓三江廠法輪功學員王德惠,因堅持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九月進京護法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被開除廠籍留廠察看一年,只發一百多元生活費;二零零零年三月,因向宜賓市政府公開遞送致全國人大的公開信和致宜賓市政府的公開信,被三江廠非法開除公職;二零零二年,被宜賓翠屏區國保大隊長楊華限制人身自由,禁止外出謀生;二零一零年八月,在宜賓翠外上班才幾個月,在上班途中無故遭六一零綁架到宜飛老年公寓洗腦班迫害,好不容易剛找到的工作又失去了。王德惠在遭受一系列迫害後,主動用法律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自從被開除後,王德惠一直堅持口頭找單位解決工作和生活問題,未果;二零一一年,多次向三江廠各級領導遞交撤銷開除恢復工作的書面材料、向上級主管單位中航工業機電系統公司董事長胡曉峰、總經理王堅郵寄書面申請,幾個月後得到三江廠不予解決的答覆後,先向宜賓市仲裁委申請仲裁,接到不受理通知後,向宜賓市翠屏區法院遞交起訴狀;向宜賓市中院遞交上訴狀;向四川省高級法院遞交再審申請書,高院以宜賓中院二審審判人員不合法,責令宜賓市中院再審;向宜賓市檢察院遞交抗訴申請書;

同時一直堅持向各級政府、巡視組、中央領導郵寄材料反映。來自多方面的阻力,不准判王德惠勝訴,法院以三江廠辯護人席進偽造的證據,以時效超期為由,宜賓市仲裁委單方面採信偽證,未經開庭審理直接出具不受理通知書;翠屏區法院安阜法庭公開開庭審理後,無視律師及王德惠提供的法律與事實依據,採信偽證,駁回王德惠全部訴求;宜賓中級法院在二審和再審過程中,拒絕王德惠及律師遞交的要求對偽證鑑定的書面申請,拒絕鑑定偽證卻仍採信偽證,罔顧事實與證據,再次無理駁回了王德惠全部訴求!宜賓市檢察院辦案檢察官告訴王德惠,抗訴得經宜賓市和四川省檢察院兩級檢察院審理,均採用一票否決制,阻力太大沒有支持抗訴。但檢察官對王德惠的遭遇表示同情,表示願意與三江廠領導協商解決辦法。歷經幾年時間走完了法律訴訟程序。

3、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二零一五年五月,最高法最高法院發布了「有案必立,有訴必理」新政。於是宜賓市法輪功學員不畏強權、無懼打壓,紛紛用實名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向兩高郵寄了訴江狀,均得到了兩高已簽收的回執。學員們表示希望有一個合法寬鬆的修煉環境、還大法和師父清白,停止迫害法輪功,立即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並希望兩高早日立案,公審江澤民,把迫害元凶江澤民繩之以法。

結語

二十年來,中共以利益引誘,以謊言欺騙,利用公檢法司人員殘酷迫害以「真善忍」為原則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並活摘他們的器官販賣牟取暴利。(中國)國內外法輪功學員持之以恆共同努力講清真相,讓世界各界明白了法輪功真相,紛紛伸出援手,制止這場殘酷迫害。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獨立人民法庭在英國倫敦舉行終審判決,判定中共政府對以法輪功學員為主的良心犯進行大規模器官摘取,無可置疑地犯有危害人類罪以及酷刑罪。法庭認定,中共治下的政府是一個犯罪政權。此判決將適用於世界各國和各地區政府,在追究大陸參與強摘良心犯器官,使用活體器官庫進行器官移植的組織或個人罪行的時候,世界各國和各地區政府,乃至國際法庭都可直接採納獨立人民法庭的判決,無需再做調查取證。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網發布的《通告》說,「在美國的一些宗教及信仰團體日前被告知,美國政府意在更加嚴格地審核簽證申請、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拒發簽證,包括移民簽證和非移民簽證(如旅遊、探親、商務等),已發簽證者(包括「綠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絕入境。美國國務院官員並告知美國法輪功學員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單。」

中共各級官員,大都把美國當作中共倒台後逃生的首選之地,大都將財產和子女轉移到了美國。如今美國政府開始對迫害法輪功的具體人員嚴格簽證審查,斷送了他們逃亡美國之路。

目前,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難以為繼,中共也走到了末路,正在被全球正義力量四面圍堵。所有追隨中共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真正的退路是與中共切割,停止迫害,將功贖罪;在海外大紀元網站真名退黨,向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舉報;儘量保護、善待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並收集各級官員迫害法輪功的證據,為未來在法庭上減輕自己的罪責創造條件。

所有有良知的世人都應站出來,揭露中共殘害法輪功學員真相,積極舉報迫害者名單,早一刻曝光罪惡,就早一刻制止殺戮,早一刻選擇善良,早一刻選擇擁有美好的未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