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 觀念轉變 救人無阻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九日】我是二零零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風風雨雨走過這些年,都是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才走到今天,下面就疫情期間,我修煉的心得和同修交流交流。

一、師父加持 儘早歸家

今年過年,在北京工作的女兒讓我去她那兒過年,走之前,我還不知道武漢肺炎的事,於是我在年前就到了北京,本打算初六回來,大年三十早上,我和女兒上街逛了逛,買了點東西,中午吃完飯,女兒一邊看手機消息,一邊跟我說:「媽,武漢肺炎嚴重了,傳聞北京好像這幾天要封城,我買票,你先回去吧。」我說:「行,那買初一的票吧,我有好多事要做,在這我甚麼也做不了。」女兒知道我的意思是救人。於是,她一查票說:「初一沒有,初二有,但票價比平常貴出七百多元。」我說:「沒事,多少錢都行。」

女兒十點多就開始訂票,一直不出票,我心裏急啊,求師父幫幫我一定要買著票,我要回家,還要救人。下午四點多,終於出票了,我心裏的石頭落地了,馬上往家裏打電話,可是怎麼也打不通,沒信號,電話不好使,我想我真是該回家了。

初二,我登上了飛機,終於到家了,到家的第二天早上,我地就開始封城了,再從外地回來的人就開始量體溫、登記,在家隔離十四天,才能出門。真慶幸在師父的保護下,我沒有被隔離,又可以做救人的事了。

二、觀念轉變 救人無阻

回家後,我天天晚上出去發資料,可是沒幾天,我市又開始封小區,由各個單位出人員看守,別的小區是晚上八、九點、十來點的就撤走了,可我的小區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有人看守,我心裏有點煩,發資料可麻煩了,有人看守,不好出去發啊。

我白天吃不下飯,晚上翻來翻去睡不著覺,心裏求師父幫忙。後來發現,在我們小區的一側有一個小空能出去,只是被攔了一個布條。晚上十點多,我從那裏出去,又能發資料了。

第二天晚上,小空被密密麻麻的布條攔上了,使勁抬也出去了。可是,第四天,小空就被鐵絲網釘死了,我出不去了。這回,我沒像以往一樣乾著急,於是我靜下心來找自己:修煉人要有正念,不能被舊勢力的假相攔著,不能被人心(怕心)障礙著。我決定明天晚上就從正門出去,堂堂正正大大方方出去救人,舊勢力不配管我。

於是,我白天學法,下午發完了正念,忽然想去樓下的商店買點冰棍吃,他家東西貴,我平常很少去的。買完冰棍,和店主攀談起來,不知不覺中,嘮到門口看小區的事,店主說:他們改點了,從今天以後都晚上八點撤了。聽了這個消息,我甭提多高興了,晚上八點多,我帶著二百多份的資料又出去救人了。

白天,我和同修兩天出去一次,配合講真相,我先提前把好聽的名字寫在紙上,同意三退的,我就劃一下。頭幾天,街上人很少,但是我倆也不少講。雖然我地官方沒有病例,可是白天出入管制還是和別的地方一樣,兩天只能一人出去一次,登記身份證及健康證,後來我悟到,應該不受舊勢力的限制,常人中還有的老人因腦血栓,需要鍛練,天天出去蹓跶呢,也沒被管住。

我作為大法弟子為甚麼不能天天出去呢?在學各地講法時,法給我也增加了正念,我問自己:我按照法的要求做了嗎?即使做了,也沒有達到標準,我想我自己說了算,想甚麼時候走就甚麼時候走,「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1]

於是,我發好正念,清除小區管理人員背後的邪惡因素,保持良好的心態,也不怨恨管理人員,大方走出小區,看門的小伙子看了我一眼,沒吱聲,沒登記,我就出去了。那天可能是我心性提高了,出去一個小時,退了六個人。從那以後,我就天天出去,也不登記。

這幾天,我還發現一個現象:凡是做的好的大法弟子的小區,門口看的就比較鬆,沒有大法弟子的小區,門口看的就比較嚴。

三,向內找 很奇妙

這期間,還發生了一件事對我也是個考驗,一天,女兒給我打電話,愁眉苦臉的說:和她接觸的同事發燒三十八度多,上吐下瀉的躺在床上起不來,被懷疑是武漢肺炎,女兒被連累,成了單位重點監控對像。我聽了沒動心,勸她說:沒有事的,別害怕,我平時告訴你的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天念,一定會沒事的,你媽媽身體甚麼樣,你是清楚的。女兒有了信心,說了聲:行!

撂下電話,我向內找:這是怎麼回事啊?哦,這是去我的情,我不能擔心,不能動心,這時師父的法打到我腦子裏:「發生多大的事就當作甚麼也沒有,照常的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這就是你們今天走的路,這就是你們留下的威德。」[2]

又過了幾天,女兒打電話,高興的告訴我說她同事不是武漢肺炎,只是感冒。我感嘆:向內找真是很奇妙,找對了,事情的方向就會峰迴路轉。

現在時間真的很緊迫了,我們真應該快點修好自己,多救人,兌現自己的誓約,完成好自己的歷史使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二零零四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