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伊朗疫情暴發根源受審視

發表時間: 03/21 07:42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八日】《華爾街日報》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一日刊登文章說,伊朗官員將該國新冠病毒疫情的源頭追溯至聖城庫姆(Qom),那裏有數十處神學院和宗教聖地,也有眾多受中國支持的基礎設施項目,這些項目由來自中國的許多工人和技術人員負責建造。

文章說,這種以庫姆為中心的與中國至關重要的聯繫,一直是伊朗經濟面對美國制裁而不至於崩潰的原因之一。現在,這種關聯正受到新冠病毒疫情的考驗。新冠病毒的確切傳播路線尚不清晰。但伊朗與中共政權之間的戰略伙伴關係催生了眾多的潛在接觸者,從而助長了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的傳播。

倫敦智庫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中東項目副主任薩南﹒瓦基爾(Sanam Vakil)說,中國一直是伊朗最後依賴的貿易伙伴,但在當前疫情下,這種關係已經變成一枚危害極大的炸彈。

伊朗衛生官員表示,疫情的爆發源可能來自庫姆市的中國工人,也可能是曾到中國旅行的庫姆市伊朗商人。伊朗官員並未透露伊朗商人的姓名,但表示這名商人是從中國轉機飛往庫姆的。

一旦瘟疫在約有一百萬人的庫姆市散播開來,它便迅速傳播,給受到制裁的伊朗醫療體系增加了負擔,加劇了經濟困境,並加劇了反中共的勢力。

家庭主婦阿什塔裏(Ashtari)說:「我們對這些無所不在的劣質中國商品感到不滿。」 「現在,他們(中共)給我們帶來了這種邪惡的病毒。」

根據官方統計,已有三百五十多名伊朗人死於武漢病毒。政府說有九千人被感染;流行病學家說,這個數字實際上可能已經過萬。世界衛生組織和這些國家的政府說,旅行者(其中許多是朝聖者)將病毒攜帶到了至少十五個其它國家。

自從伊朗爆發疫情以來,數十名伊朗官員和議員已感染冠狀病毒。 伊朗媒體星期三晚間報導說,第一副總統埃沙克﹒賈漢吉裏(Eshaq Jahangiri)和另外兩名內閣成員一起被確診感染。半官方的Fars新聞社發布了二十四位感染該病毒的官員的名單,其中最重要的是賈漢吉裏生。名單上還有工業、礦產和商業部長雷紮﹒拉哈瑪尼(Reza Rahmani)和文化遺產部長阿里﹒阿斯加爾﹒穆恩桑(Ali Asghar Mounesan)。

賈漢吉裏是目前已感染該病毒的伊朗最高官員。受感染的官員名單中還包括二十多位議員,以及一九七九年包圍美國駐德黑蘭大使館的伊朗學生發言人瑪蘇梅﹒埃卜特卡爾(Masoumeh Ebtekar),她目前擔任副總統,是級別最高的伊朗婦女。在政府中,被確診感染的還包括衛生部副部長伊拉傑﹒哈裏奇(Iraj Harirchi),著名的改良主義者馬哈茂德﹒薩德吉(Mahmoud Sadeghi)和議會外交政策委員會負責人莫吉塔巴﹒宗努裏(Mojtaba Zonnouri)。

政府對疫情反應緩慢。在宣布首個感染病例的數小時後,官方就宣布有人死亡,這表明冠狀病毒已傳播了數週。

二月一日,隨著以中國武漢為中心的冠狀病毒爆發進一步惡化,伊朗政府禁止其航空公司飛往中國。 但是,唯獨馬漢航空(Mahan Air)例外。馬漢航空在一份聲明中說,它已於二月一日至九日之間在德黑蘭與中國之間進行了八次飛行。

根據飛行雷達(FlightRadar24)的在線飛行記錄,自二月一日以來,馬漢航空至少進行了四十三次旅行,其中包括二月五日飛往武漢的一次飛行,七十名伊朗學生在那次飛行中撤離了武漢。

憤怒的伊朗人指責該航空公司充當致命病毒的管道。一位推特用戶說:「我們不會忘記叛徒公司馬漢航空帶來的冠狀病毒。」而另一位推特用戶則呼籲對該航空公司的經理進行起訴。

伊朗公共衛生專家、奧爾巴尼國際衛生與教育研究所聯合主席卡米爾﹒阿拉伊(Kamiar Alaei)表示,伊朗的衛生保健系統一直在努力應對當局因掩蓋疾病範圍而造成的突發病例負擔。他說:「這不一定與醫療保健系統的質量有關。」 「這是關於管理不善和提供錯誤信息的問題。」

儘管伊朗為遏制該病毒做出了自己的努力,但許多伊朗人還是將怒火轉向了中國(中共),是中共首先將這種瘟疫帶到了伊朗。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