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是美國帶來的?

謊言的邏輯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八日】病毒是美國帶來的?儘管在國內不乏明智之人,對這個說法並不相信,但是這個明顯的謊言卻迷住了很多大陸人。如果是美國帶來的,為甚麼美國也開始出現病例,導致美國的經濟受影響?這種情況的出現,讓病毒來源美國之說不攻自破。於是,新的說法開始甚囂塵上,「是境外人員把病毒帶來了中國,本來這裏已經接近清零了,但是外面的病毒又傳了回來」,真真假假之間,令多少人已經難以分辨。

有一句話,真理與謬誤之間只有一步之遙。

納粹宣傳負責人戈培爾熟知這一點:「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是真理。」而如果謊言製造者不僅重複,而且是一個連續、系統、有頭有尾的精緻設計,那麼將迷惑無數的世人。

伯慮國的故事

有一個故事,是中國古典小說《鏡花緣》中的伯慮國。這個國家的人害怕睡覺,他們認為一睡覺就跟死了一樣,睡覺就是死亡,所以他們不敢睡覺。再困的時候也要強打精神。如果看見別人睡著了,拼命要把他拉起來,也不讓人家睡覺。但是,總有一天,一個人一覺睡下去就拉也拉不起來了。但是,明明是困死了,大家反而得出個教訓──可見不能睡覺,可見睡覺就是死亡;明明是困死了,大家反而認為是睡死了。

這就如同中共以穩定的名義進行高壓統治,最初是嚇唬大家:如果沒有我的專制,沒有我的高壓,社會就會動亂。說的時間長了,壓制的時間長了,社會矛盾越積累越多,越來越激化,中共就更得用高壓來統治,並且告訴人們,要不是我高壓統治社會就亂了。

孔子曾經講,「政者,正也。」就是說,掌握政權的人,要以正直的道理管理國家,如果居心不正,那麼就會做出邪惡的事情。

邪惡之徒,會把「莫須有」罪名強加於人,製造仇恨,最終達到迫害善良的目的。

歷史在重演

公元六四年,尼祿為擴建皇宮,火燒羅馬城,把皇宮和阻礙皇宮擴建的、難以拆遷的居民房都燒掉了,然後嫁禍基督徒。為了煽動民眾情緒,尼祿指使理論家編造謠言,從基督教的經書中斷章取義,污衊基督徒們在拜神時要殺死嬰兒並喝其血、吃其肉;基督徒之間習慣上互稱兄弟和姐妹,就被反對者描繪成他們亂倫;羅馬的精英們還出來指控說基督教是「致命的迷信」、「不可理喻的信仰」;羅馬皇帝尼祿把羅馬城的一場持續五天的大火嫁禍基督徒,把基督徒描繪成縱火犯、一群作惡多端的人,以此來煽動仇恨,激起民憤,為大打出手製造藉口。此後,幾任當權者步尼祿後塵,繼續迫害基督徒。

歷史在重演。在一千九百餘年之後。同樣的一幕上演了。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北京天安門廣場發生所謂「自焚事件」,中共頭目江澤民將這場偽火嫁禍於法輪功學員,誣蔑說是法輪功學員自焚。為了欺騙民眾,早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之初,就利用中共豢養的科痞、文痞,從法輪功書籍中斷章取義找出字句,編造謠言;江澤民還讓各地強行編造修煉造成的惡性事件,也就是所謂的「1400」例,從而出現了精神病患者傅怡彬殺人案、浙江毒殺乞丐案等惡意誹謗案件。遼寧盤錦市電視台曾報導「魏家殺母案」,公安部門在死者身邊擺上白酒和有關法輪功的書籍對死者重新錄像。這確實矇蔽了一些對法輪功一無所知的民眾,但無法欺騙那些對法輪功略有了解的人,因為法輪功書中十分明確,法輪功學員不能喝酒。但當時當地公安部門並不知道這一點,所以在錄像中露出破綻。

中共編造的「煉法輪功導致1400人致死致殘」案例,與其它栽贓謊言一樣,不允許任何第三方核實調查。中共既是原告又是法官,還兼任了偵破和檢查工作。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說話的機會。

再精緻的謊言也是謊言

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之後,僅兩小時後,新華社就向全世界宣稱自焚為「法輪功所為」。因報導法輪功議題獲得二零零一年普利策獎的《華爾街日報》記者張彥(Ian Johnson)對此稱,這意味著事件發生時間比報導早了許多;或是一向嚴格的審查制度受到高層的批准,趕製了報導和電視錄像。

從二零零一年的年初至年末,中共各類喉舌媒體反覆播放這個彌天大謊,謊言何止重複了一千遍!毒害了多少無辜世人。

這場「自焚」很快被曝出眾多疑點,僅組織者之一的王進東,就暴露出太多的破綻。

燒不壞的塑料汽油瓶

在央視公開的錄像中,被大火燒過的王進東,面部嚴重燒壞,雙腿和胸前的棉衣被燒爛,但他兩腿間盛裝汽油的塑料雪碧瓶,翠綠如新。


不會燃燒的眉毛和頭髮

根據常識,人體在大火中,最先燃燒的是眉毛和頭髮,然而自焚錄像中的王進東,臉部被嚴重燒壞,但他的眉毛和頭髮卻完好無損。

特寫鏡頭的懸疑

根據中央電視台的報導,整個自焚事件從起火到滅火不到兩分鐘。按常理,突發事件是很難抓拍到特寫鏡頭的,然而在央視的自焚錄像中,不僅有遠鏡頭、近鏡頭、跟蹤拍攝鏡頭,更為誇張的是,還有一個王進東的大特寫。

官方媒體報導說:「被燒重傷12歲的小姑娘劉思影在醫院立即進行了氣管切開手術。」但是我們在電視節目中卻聽到劉思影聲音清脆地在與記者對白,難怪一位美國西醫大夫看完此報導後,笑著說:「氣管切開手術後,人是絕不可能在這麼短時間裏恢復講話能力的。」

顯然,有人精心策劃導演了這場「自焚案」以栽贓法輪功。那麼導演者是誰呢?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於二零零一年八月向聯合國提交的「天安門自焚」的報告中公布:「我們從錄影片中得出結論,天安門自焚是中國政府一手導演的。我們備有這個錄影片的拷貝,以供派發。」中國代表團面對確鑿證據,沒有辯辭。

天安門自焚「偽火」已經過去十九年,在中共的「柏林牆」之下,仍有相當多的人被謊言包圍,不明真相。在疫災面前,更應當理性的思考,不盲從中共的蠱惑宣傳,有一句說的有道理,謊言是最大的毒素,真相是最好的疫苗!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