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疫情中大法弟子的狀態說起

——關於講真相救度眾生

發表時間: 03/20 22:15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二日】武漢疫情已經蔓延至幾十個國家和地區,各地地震頻發,蝗災肆虐、異象叢生,接踵而來的天災人禍令世人措手不及。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可是它們畢竟一直在執著它們的安排。師父將計就計的利用它們,那麼大法弟子也將計就計救度眾生向師父交答卷。

疫情開始到現在很多大法弟子做的很好,一直做著自己該做的。發表到明慧網的交流文章展現的修煉狀態神都佩服。

但是有些同修無論認識上、做法上都不在狀態。有認為這是到了最後大淘汰暗自高興的,似乎終於盼來了這一天。有的竟然像常人一樣主動隔離,甚至一個小區的學法小組都不去了;有的慶幸自己有大法的保護不怕感染疫情;有的因為以前給親友講真相沒講通,現在利用疫情期間講,可是反而遭到反感的;有的知道趕緊救人,又被封閉束手無策的,即便到現在很多地方很多小區都出入自由了,還不敢出來的等等。

當然大法弟子都知道要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可是自己法也學了,正念也發了,怎麼總感覺還被障礙著呢?這是前段時間我們幾個同修一起交流的時候有幾位同修的反應。

其實,我們要做的是三件事,不僅僅是講真相。三件事還得做好才能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我就把現階段對做好三件事談一下個人認識。

關於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的認識:

有的同修一直堅持出去講真相,可好不容易講退了也像是碰運氣。講真相似乎侷限在了一個套路,把三退當成了目地。一般就是:「你好,你聽過三退保平安嗎?你入過黨(團、隊)嗎?你知道法輪功嗎?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姓甚麼?我給你取個化名退了吧?!」這樣講真相,世人不理會或者不退,大法弟子並沒有仔細思考自己在這過程中有沒有暴露自己沒修去的人心,日復一日的錯過了救度世人和修煉自己的時機。並且我看有些退的人好像都沒有明白怎麼回事。

師父說:「那不行。不行!一定要他同意。他要不表示出來、不說出來,不算的,因為他張口閉口為邪黨而為、為邪黨貢獻甚至獻身,那些話可是說出來的。」[1]

師父還講了針對有其他信仰的人注意的問題:「不是說你信神了就能退黨,我們講的是叫世人認清中共邪黨的邪惡。」[2]經文《講真相的根本目地》更是明確講了給人講清真相的重要性。所以我們大法弟子講真相的根本動機就特別需要明確。

有時講真相也需要我們大法弟子互相圓容。一次我講真相遇到一個人開始很排斥,我查找自己的執著守住心性,不被她的語言和情緒帶動繼續給她講,直到把她所有的心結都解開,她很高興的退出了。講完後她說:「要是聽你這麼說我不就明白了嗎?!那次一個人見到我就說『你看現在有天災人禍這麼多,三退保平安……』還躲躲閃閃的,我都不想聽她說。」

此時似乎明白她最初排斥的原因了,於是我說:「姐呀,您知道嗎?今天咱倆有充足的時間我才能給您講這麼詳細,那位大法弟子可能看您詳談的時間不充裕,知道世人今天不明真相面臨危險,她又很珍惜您,救人心切沒有過多考慮,就直接告訴您危險。我相信如果給她足夠的時間她也會講明白的。至於您說她躲躲閃閃的,您知道嗎?很多被邪黨洗腦欺騙的人舉報講真相的人,到現在邪黨還在迫害大法弟子,綁架、非法判刑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那位大姐冒著危險給您講真相,可見您是個有福之人,也可能因為那次您雖然沒聽她講,但沒有對她產生惡念,才又促成今天咱們的見面。」

她聽了一下子顯得特別高興說:「嗯,你說的有道理。」

大法弟子在做著神聖的救度眾生的事,如果沒有做好,就達不到救度眾生的效果,反而引起世人的不理解。

這麼多年來同修發表很多講真相的交流文章,一些講真相的修煉心得令眾神都嘆服,一些從不成熟到成熟的修煉經歷更是供我們參考的寶藏。希望所有大法弟子都能重視明慧網,多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比學比修。

再就是發正念,發正念就是運用神通。關於發正念師父講過很多,應該達到甚麼狀態,我們是否清晰,有的同修是不是煉靜功就像睡覺,發正念也迷糊呢?很多修煉人甚至到現在都沒有重視發正念,或者發正念就像完成任務一樣。發正念其實很關鍵的還是首先歸正自己。 發不好正念干擾就很多,表現形式也繁雜,只是很多時候意識不到這麼嚴肅。

當然法學的好,正念才發的好,那麼講真相必然能做好,三件事相關聯。其中一件事出現問題就影響其它兩件,從而影響三件事都做不好,逐漸流於形式,所以自身的修煉永遠是第一位的。

師父一再講,我們要去掉的是那顆心,而不是利益上失去甚麼。所以因為名利心沒有去,即便說沒有強烈的表現出執著常人的名利,卻又執著修煉人的名(在修煉人中的名氣)利,就非常容易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造成常人中的各種麻煩。修煉過程中哪一層次都有那個層次的名和利,但都是得放下那個層次名利的執著,否則修的就脆弱。當然這是在我的認識層面上來看這個問題。造成這現狀的因素也許是其它原因或更多因素。

目前有些修煉人一邊認為該放下常人的利益,又陷在舊勢力的修煉思維中(把捨物質認為是放下利益心),因為放不下而苦惱。自己都說是一手抓著人(物質利益)一手抓著神(舊宇宙修煉的法理),很苦。

舊勢力的修煉思維為甚麼不容易被識破?個人認為很多同修悟性受到了嚴重干擾卻一直沒有意識到。

我悟到被邪黨灌輸的黨文化直接影響我們的悟性,就很難跳出字面意思去領悟師父在不同層次的點化。

黨文化太多的人學法還有一個更不好的問題。因為邪黨都是說一套做一套,所以邪黨黨徒都是嘴上說一套,私底下另一套甚至完全相反的做法。久之他們看甚麼都不會相信或者不會完全相信,以為甚麼都像邪黨一樣。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麼大法弟子如果黨文化太重的話,也就造成他們看大法書的時候,對師父的話不能完全信。

我們都知道,師父講法都是理白言白,可是很多同修卻看不到法理,就是因為看書時不能完全溶於法中去同化大法。由此可見,邪黨文化對修煉人學法造成的障礙嚴重影響了悟性。

黨文化不但障礙學法得法,嚴重影響悟性,還會給惡龍注入能量。一個不明真相的普通人,都會因為不退出邪黨而給邪黨惡龍注入能量,維繫它的生命,何況大法弟子呢?有些大法弟子給世人講真相的時候如果自身有很多黨文化,在給世人講真相時就有很大的障礙。《解體黨文化》、《九評共產黨》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我們建議常人看,其實我們自己看也很重要。

那天,我家小同修跟我交流說:總有一個「自以為是」的東西,排不掉壓不住,時不時出來,表現上就是看不起別人,總挑別人的毛病。也知道不對,就是去不掉。我跟她交流了二零一三年的一篇文章《不真的悲傷》。我說你那個「自以為是」可能是一個舊宇宙中很高層的生命,它也知道自己不對,可是你沒有修到能慈悲救度它,它不得已只能來干擾你,你把它的表現當作求救試試。瞬間,她哭了,哭的很傷心,然後感覺全身通透,她嘴裏念叨,這下那一層眾生就得救了。其實那個生命就是明顯的舊勢力思維,自以為是,高高在上。要想去掉它很難,可是站在正法救度的思維上就可以轉化它救度它及它那一層的眾生。

快速歸正,助師正法,切不可再晃晃悠悠的混了,舊勢力可是虎視眈眈的盯著每個大法弟子呢!希望我的交流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層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