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學員:法輪功讓我回歸真正的自己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五日】(明慧記者雪莉德國採訪報導)在德國西部萊茵河畔的歷史文化名城科隆,有一個遊客必到的地標景點──科隆大教堂。從二零零三年起,在大教堂門前的法輪功真相點上,出現了一位身材修長的西人女士,她耐心地向到訪的中國大陸遊客講真相勸三退,十七年來只要人在本地,每個週末風雨無阻。

在她身上,遊客們看不到德國人常有的不苟言笑和拘謹嚴肅,她總是帶著和善親切的笑容,一雙眼睛深邃睿智、善解人意。

'圖:德國北威州旅遊勝地科隆大教堂廣場上的法輪功學員集會中,碧爾姬特發言揭露中共迫害。'
圖:德國北威州旅遊勝地科隆大教堂廣場上的法輪功學員集會中,碧爾姬特發言揭露中共迫害。

她叫碧爾姬特(Birgit),年近六旬,二十年前,法輪大法的修煉使她從絕境中重獲新生,找到真正的自己。常年講真相,能和陌生遊客傾心長談,誰都不會把她和一個羞怯害羞、不擅言辭長達幾十年、有嚴重心理問題的人聯繫在一起。

她的故事要從不久前科隆教堂前的偶遇開始講起。

科隆教堂前的偶遇

週末的一天,碧爾姬特走上前和迎面而來的一位遊客打招呼,但對方沒有回答。三步開外,碧爾姬特還能感覺到這個中國遊客的緊張不安,她停下腳步,溫和地微笑,等他回答。他猶豫著,抬眼打量一下她,快速環顧一下四週,寬廣的科隆大教堂前遊人如織,好像沒人注意到他們兩人。他低聲問道:「您可以跟我去一個不會被人監視的地方嗎?」「好。」碧爾姬特毫不猶豫地答道。

兩人走入附近的一間咖啡館。半小時之中他問了碧爾姬特許多問題:您為甚麼修煉法輪功,怎麼學的,誰教您動作,學煉法輪功對您有甚麼影響,您煉了多久之後身體恢復了健康……碧爾姬特一一作答。臨別時他認真地說,「這是我一直很想了解的問題,今天終於明白了,謝謝您毫無保留回答我。」

碧爾姬特在兒童時期深受膽怯害怕困擾,年輕時她從未想到過自己會隨一個中國大陸遊客去喝咖啡,而且聊的如此投入。

躲在屋裏的女孩兒

碧爾姬特的童年是在對母親的恐懼中長大的。如果犯錯,母親會嚴厲地責罰。稍微大些後,媽媽不再打她,取而代之的是幾天不理她,不和她說一句話。於是小小的碧爾姬特開始盡可能保持安靜,盡可能退出大人的視線躲在自己的房間裏。連續幾小時的閱讀,聽音樂看電視是她躲避「危險」的方式。在自己的房間裏她找到一個舒適安全,充滿幻想的世界。

十幾歲時,碧爾姬特開始意識到自己的羞怯使她的生活變得困難。儘管在學校書面成績很好,但她的整體成績只是中游,因為在課堂上總怕說錯話不發言,使她在同學老師眼中常常顯得沒有參與感。特別是當她不得不做演講時,會特別緊張。

持續的恐懼感使她總是處於擔心和悲觀中。她對甚麼都毫無興趣,情緒低落消極。大約二十五歲時,她的身體開始出現不適。她經常感染流感樣化膿性扁桃體炎,不得不服用藥物,抗藥反應也隨之出現。此外,她對所有乳製品過敏並患有過敏性哮喘。劇烈的咳嗽使她一晚都不能安睡,嚴重影響白天的工作。

跌入谷底

一天晚上她從熟睡中醒來,感到全身奇癢無比。努力睜開眼睛,卻幾乎甚麼都看不到,鏡子裏的臉已經變形了,眼睛腫成一條縫。她的全身上下被紅色皮疹覆蓋,奇癢無比。每隔十分鐘她就需要跳到冰涼的水龍頭下沖洗,以暫時緩解瘙癢。第二天,從醫生那裏得知,她得了血管神經性水腫。這是一種嚴重的過敏反應,可以導致人的循環衰竭和死亡。碧爾姬特不得不再次服用強效藥物。日常生活變得困難起來,更加劇了她的害怕。生活變得艱難乏味,有時她甚至認為自己會早死。

為了改善身心狀態,她開始使用各種昂貴的補品,服用維生素補充劑和自然療法或草藥療法。她開始接觸靈修,買了大量關於天然藥物疾病的書和一摞摞心理問題的書籍。此外,她參加各類有關增強自信心,放鬆和呼吸技巧的課程,一次就花掉幾百歐元,但滿心希望和全部努力換來的結果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她全身無力,極度虛弱,跌到了人生低谷,惶惶然不知道出路在哪裏。

他們的力量從哪兒來?

二零零一年夏天,在一本健康雜誌中,她讀到一則短文,是關於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雖然她無法理解為甚麼這種和平的氣功會受到迫害,但是法輪功學員遭受了最嚴厲的迫害中仍然堅持信仰的這種力量給她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我真的很想知道這些人所具備的力量是從哪裏來的,我立刻想要了解法輪功。」但當時碧爾姬特以為法輪功只有在中國才能找到,所以心裏其實沒有抱任何希望。

不久之後的一天,她走過科隆市中心步行街的時候,突然注意到遠方有一個印有「法輪功」的橫幅,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立即走過去。在信息展位,一名法輪功學員告訴她許多法輪功在大陸弘傳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事實。得知在自己住的城市就能學煉功法的時候,她別提多高興了,當時她的健康狀況正迅速惡化。

碧爾姬特和一對法輪功學員夫婦取得了聯繫,夫婦倆熱情邀請她做客。在這對夫婦家裏,當女主人問她「想不想回歸到真正的自己」時,碧爾姬特的眼淚奪眶而出,「這句話直接打動了我的心,這正是我一直在尋找的呀,我無法抑制自己的眼淚。」她說。

當天,他們一起觀看了李洪志大師於一九九四年在廣州講法的錄像。碧爾姬特回憶到:「師父的話和他散發出的慈悲給我印象非常深刻,我立刻知道我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回歸之路,我從內心深處渴望按照『真善忍』的原則生活。」

找回自信謹記師訓

她的心情非常激動,開始有規律的煉功,並閱讀《轉法輪》這本書。過了一陣子,她注意到自己開始有氣力了。即使經過漫長的一天工作,她也不再累了。先是哮喘消失了,接著過敏症也減弱最後不見了。在心理上她也感覺好多了。雖然羞怯害怕的感覺還沒有完全消失,但她變得勇敢一點了,自信心在一點點回來,與人交談或在幾個人面前說話也不那麼困難了。

「我很高興找到法輪大法,對我來說這就像一個奇蹟,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心裏充滿了感激。」多年之後,碧爾姬特內心的感恩愈加深切。

二零零三年碧爾姬特和她的先生拉爾夫開始去遊客眾多的科隆大教堂前講真相。

她親身體驗到大法的神奇和修煉對一個人性情上的正面影響,迫切地想把法輪功的好處告訴所有的人,特別要告訴可貴的中國人:「法輪大法好,不可以被迫害。」

她希望自己能夠自然大方的向華人講真相,但是那幾年大陸遊客普遍對海外景點上的法輪功學員不敢接觸、不敢聽不敢看,碧爾姬特常常感到面前是一座冰山,無法融化,而且幾十年來的羞怯和不擅言辭讓她感到阻力。從科隆大教堂到火車站百米之遙,人來人往絡繹不絕,心中無數的話語堵在嘴邊,吐出的卻是幾個怯生生的字眼:「您知道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嗎」? 「請幫助我們制止迫害。」聲音輕的她自己都快聽不到了。

千錘百煉百折不撓

二零零四年夏天,碧爾姬特和先生利用一週的假期來到美國紐約,在曼哈頓中心的大中央車站附近向來往的上班族講真相。一開始,面對人流熙攘,碧爾姬特手舉傳單,「您好,我想告訴您……」「不用,謝謝。」話未說完,忙碌的職場精英們已疾步而過,眼皮都不曾抬一下。

碧爾姬特很快擺脫了最初的不安和遲疑,調整自己的語速。隨著人流緊走幾步的同時,她儘量快速說完一兩句話。每天八小時她和先生除了喝幾口水,吃一塊麥片巧克力以外,就是一次次的迎向人潮和冷淡高傲的紐約人打招呼、疾走和被拒。

第四天早晨醒來,她感到全身散了架一樣。「我們今天別去了吧」,她語氣裏帶些哀求的試探地問拉爾夫,「去,我們得去講真相。」丈夫看她一眼,平靜地說,語氣裏有一種毋庸置疑。一連七天,他倆在大中央車站前無數次的「被拒和再來」,直到那次假期結束。

「我珍惜你們國土上的一切」

從紐約回到生活節奏相對較慢的家鄉科隆,她頓時發現向當地民眾和遊客打個招呼,說說法輪功的真相是一件如此輕鬆的事。大陸遊客對這個身材修長、氣質溫婉的西方女士很少躲避甚至願意信賴她。她體諒大陸遊客內心的恐懼,常常是不慌不忙地走近中國遊客,遞上一份傳單:「您好。」接觸到對方詢問的目光,她的笑意更加深了些,誠懇說道:「中國是個偉大的民族,中國人應該有美好的未來。」

見到華人她時常會想起李洪志師父的話。她說:「師父多次告訴我們,要千方百計的救度中國人。中國人一半以上遭受過中共的迫害,他們生活在謊言中,年輕人在那樣的環境中長大,心靈被中共有目的的扭曲。」她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內心對中國人民很同情。她和中國大陸的遊客最常說的就是:「中國人是很好的民族,應該有好的未來。」她常對自己說:「中國人要救下來,不能和中共一起被毀滅。」

一次她和一位趕往科隆火車站的華人女士打招呼後,告訴她中國共產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雖然那個華人女士沒有多少時間,但她停下來聽碧爾姬特說完,然後告訴碧爾姬特,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她的家人忍受了巨大的痛苦後被殺害。那位華人女士略去很多細節,說的時候淚水還是從她的眼睛裏流了出來。

碧爾姬特心裏和華人女士一樣難過,她說:「我體會到她內心的巨大痛苦,實際上中國人受到的實際傷害遠不如此,我從被中共酷刑折磨過的法輪功學員那裏了解過很多。」

十多年來,海外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地在各景點向大陸遊客講真相。科隆大教堂前學員們常年展示法輪大法弘傳全世界的照片、真相橫幅標語、各式展板,還有報紙、雜誌、書籍、光盤等真相資料。敢於和法輪功學員交談接觸的大陸人越來越多。

一天,碧爾姬特注意到一位中國青年在信息展位不遠不近的地方看了好一會兒,終於向展位徑直走來。他沉默著看著法輪功的橫幅,看了很久。那個橫幅的內容是一個正在遭受酷刑的法輪功學員的圖片和中文說明文字。碧爾姬特慢慢走到近前,他抬頭看她的時候,碧爾姬特誠懇地說:「我非常珍惜來自你們這片國土的一切。我煉法輪功,法輪功救了我的命。」男子不說話,靜靜等著,她繼續說道:「中共仍舊在迫害法輪功,甚至活摘法輪功修煉人的器官牟利。」他說:「中國共產黨是非常惡劣的,而你們法輪功在說實話。」碧爾姬特歷數中共奪得政權以來的種種劣跡,殺人成性,又遞給他翻牆信息小卡片。男子謝謝她,把卡片揣起來,可是並沒有走的意思。碧爾姬特一下子明白過來,把三退表格遞給他。他立刻填上,這才高興地和碧爾姬特道了別。

中國人對真相的渴望根植在碧爾姬特心裏,她希望大陸華人:「不要再相信那些謊言和誹謗,自己來了解法輪功的真相。」

又是一個週末,她看看鏡中的自己,用手攏了幾下頭髮,轉身帶上門,開車向科隆教堂方向駛去。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