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有人叫我退……沒想到今天就真有人叫我退出來」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八日】自打武漢肺炎爆發後,我省也實行了封路、封村的封閉式管理。我所在小區把所有的出入口都堵死了,只留下一個由居委會、城管、公安等人員把守的關卡,進出要憑身份證和通行證。

每次我經過關卡時,居委會主任總是說:「你又出去了,這回可要多買點,不要再出去了。」因為我修煉法輪功,市「610」把我作為重點監控對像,居委會這些人大部份都認識我,大多數也明白大法真相,暗中多次保護我,但她們還是不喜歡我在她們眼皮底下明晃晃的來回進出。

回到家,八十多歲的老父親端坐在客廳中央的椅子上,板著臉教訓我:「都這時候了,你還往外跑,從現在開始不准你出去。」望著年邁的父親,我沒有和他頂撞。我知道父親不只是擔心我會被傳染,更擔心我的安危。由於我多次被邪黨迫害,家人飽嘗了生離死別的痛苦。平時我外出和世人講真相,不修煉的父親就不太高興。由於他身體不好,又不善言語,他就勸母親拿出家法來懲治我,但母親是明白真相的,知道我是在救人、做好事,所以有時最多對我發發脾氣,但不阻止我外出講真相。

為了不傷害父親,我決定退一步,在家休息幾天,多學法、多發正念。可是每當看到新唐人電視報導的武漢肺炎死亡人數的真相,我心裏就非常難過。恰逢那幾天是我的生日,家人做了許多好菜慶祝。看著滿桌的菜餚,我一點胃口都沒有,想著那些不明真相的世人,淚水就在我眼眶裏打轉。我要出去,我要救人,不管壓力多大,我一定要出去告訴世人,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就能保平安」。

父親睡午覺時,我說服了母親,讓我出去講真相。來到樓下,我把手中的垃圾袋丟入垃圾桶中,便開始在小區內蹓跶起來。靜靜的小區看不見幾個人影,家家門窗緊閉。

好不容易見一個女子從另一條小路走過來,我連忙迎上去打招呼:「嗨!在家呆不住了?」她大聲道:「是啊,在家實在難受,出來透透氣。」我簡單的和她聊了幾句武漢肺炎的事,便直入主題:「告訴你一個保平安的方法,誠念法輪大法好,三退就能保平安。」

她驚訝地望著我:「你是煉法輪功的?」我點點頭,並告訴她法輪功真相。她說:「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裏有人告訴我要退出來,沒想到今天就真有人叫我退出來。」

我也很吃驚:呀,你這人真有福,居然有人在夢中點化你? !她很自信的說:「我是有福。」她告訴我她是信耶穌的,曾經有個人給她講過真相,幫她用化名退出了邪黨的團、隊組織。後來她又被邪黨用欺騙的手段加入了一個由軍管人員組織的一個團體,並做了特殊培訓,對著血旗宣了誓。我說:「是不是入黨了?」她說可能是。

她說昨天晚上她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很漂亮的女人叫她退出來,退出那個東西,不能腳踩兩隻船。夢中她急忙表態:「退、退、退,我退出來。我要選擇最高的。」沒想到她今天就遇到了我,叫她退出邪黨組織。她說不知怎的,她在家就是呆不住,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書也看不進去,她只好出來蹓跶,轉了一圈就遇到了我,她很感動。

我幫她用原來的三退化名退出了她新加入的邪黨黨組織,她高興地答應了,並戀戀不捨地說:「以後有機會多聊。」

現在我儘量每天出去一下,利用上街買菜或出去倒垃圾的機會和世人面對面講真相。雖然勸退的人不多,但或多或少總會有有緣人聽我講真相做三退。我還借鑑明慧網上同修寫的體會,每天抽點時間發正念清除邪黨利用疫情干擾大法弟子講真相,干擾眾生得救的邪惡,沒幾天我所在小區就撤掉了所有的崗哨,讓我們自由進出了。

在這眾生蒙難的時刻,讓我們正念正行,用大法賦予的智慧,師尊賦予的神通法力,破除舊勢力的安排,走出來多救人。神都在著急啊,有緣人都在等著大法弟子出來講真相。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