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才能走出「武漢肺炎」大難?

——給中國現任政權領導人的一封信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三日】因為看到中共現政權領導人面臨的重大困境和危機,因此寫了這封公開信。寫信的目的是想幫助現領導人看清一條光明和希望的路,走過自己未能意識到的生命劫難。

今天,「武漢肺炎」已席捲整個中國大陸,並殃及海外。致病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簡稱「新冠病毒」)其嚴重性遠遠超過「薩斯」(SARS),更有致命性,傳播更快、傳播途徑更多,並且還在不斷變異,無症狀的潛伏期越來越長。

在「武漢肺炎」面前,不僅是無數普通百姓切身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近距離的聞到了死亡的氣息,我想中共高層的人也概莫能外,因為在疫病面前,中共高層的人和普通百姓一樣,人身肉體都是爹媽所生,血肉組成,都食五穀雜糧,沒有任何區別。

到現在,這場大疫已給大陸疫區在內的無數民眾造成了巨大的生命損失,帶來恐慌和壓力。同時也給中國大陸的經濟造成了重擊。現政權已陷入兩難:不封閉不隔離的話,疫情可能蔓延更廣,但嚴厲的封閉又導致全國各地街道冷清,百業凋敝,經濟蕭條,儘管現政權早已要求不停產,「防疫措施不要過頭」,但疫情肆虐,無人肯聽,很多地方政府仍各自為政,防疫措施還在不斷加碼。

然而,把民眾像動物一樣強制關在自己家裏,看不到結束的希望,給人們帶來的壓抑、恐懼和絕望,無形中又在醞釀另一場巨大的危機。

很多人都把武漢肺炎疫情結束的希望寄託在美國「吉利德科學」開發的新藥「瑞德西韋」(Remdesivir)上,還有就是寄希望於「新冠狀病毒」像當年的SARS「薩斯」病毒一樣,在天氣變暖,氣溫升高時自動死亡。

對於前者,武漢專家表示:對重症束手無策,瑞德西韋現只用於輕症。

對於後者,研究人員最新發現,新型冠狀病毒在人傳人之後會發生突變,有加速傳染的風險。而且也沒有證據顯示,病毒會受到高溫的影響。因此疫情不一定能在今年夏天受到控制。

今天在這裏,我給現政權領導人提供另外一種(也可能是真正的一種)終止這場大疫,同時走出自己面臨的各種困境和危機的思路和建議。

讓我們先看看歷史上兩次大疫終止的史實

1、古羅馬大瘟疫的終止

兩千多年前,羅馬帝國殘酷迫害基督徒。在尼祿等羅馬皇帝編造的對基督徒的謊言中(如污衊基督徒是「邪教徒」,吃嬰兒血等等),羅馬帝國中參與迫害者甚眾,對基督徒的迫害慘絕人寰,招致了四次大瘟疫,死亡人數在五千萬左右,最終使曾經強大的羅馬帝國走向滅亡。

羅馬大瘟疫之後,公元680年,人們逐漸的清醒了,知道了真相的人們,開始譴責統治者對基督聖徒的迫害和社會的道德淪喪。羅馬市民紛紛走出家門敬捧基督聖徒塞巴斯蒂安的聖骨遊行,並虔誠的向神懺悔,從此羅馬城的大瘟疫就徹底消失了。

羅馬人的懺悔也影響到很多周邊地區,公元1575年米蘭和1599年里斯本兩地的大瘟疫中,誠心懺悔的居民也敬捧聖骨繞市而行,各自懺悔,瘟疫由此停止。這種現象現代科學根本無法解釋,站在今天所謂「無神論」的角度更無法理解。

2、明朝大瘟疫的終止

明朝後期各種瘟疫不斷,從萬歷年間,開始爆發大規模鼠疫。華北一帶是重災區,如山西境內,十室九病,傳染者接踵而亡。傳染者無論貧富貴賤,得病即死,皇宮中也不能倖免。史料記載,從北京城抬出去的屍體大約20多萬,佔北京人口的40%。

萬歷、崇禎兩朝,華北死於各種瘟疫者不下1000萬。

崇禎末年,明朝京畿重地本有近20萬精銳,北京城城池高深,李自成大軍攻到北京時,未必有必勝把握,但瘟疫早已使明朝廷的軍民喪失了戰鬥力,從而使李自成輕鬆攻入。奇怪的是,當時的瘟疫只針對明軍和百姓,但對李自成的軍隊以及後來入關的清軍,包括歸附清軍的明軍都不傳染。

至清朝順治帝登基,在明末猖獗了數十年的各種瘟疫立即消蹤匿跡,華北平原頓時一片清平,其後迎來了中華民族一百多年的治世──康乾盛世。

以上兩個真實的史例值得今天面對大疫的我們深思。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我們從中應得到甚麼樣的教訓和借鑑,來對照當下和自己,不再重複歷史的悲劇,從而走出現在的危難和困境呢?

我們看到,前一個瘟疫的終止是在正信蒙冤得到昭雪、被謊言誤導和矇蔽的人民真心懺悔之後;後一個是腐朽的王朝被淘汰、迎來佛法興盛的治世之時。其實類似的史例還不少,基本都大同小異。

參考前面的兩個史實,我們是否可以試著往這兩方面想一想:(一)是否在當今的中國有正信蒙冤需要昭雪?(二)是否有腐朽和罪惡面臨淘汰需要我們遠離和避開?

(一)找到今天瘟疫的起因和真相。

先從疫情表面的起源說起,關於此次病毒的源頭,說法很多,但國際國內聚焦最多的是武漢病毒研究所──中國華南唯一儲藏有SARS等多種冠狀病毒,並對冠狀病毒進行高度秘密研究的武漢BSL-4實驗室,簡稱P4實驗室。迄今為止國際上對此有理有據的專業分析和評論很多,在大陸民眾中知道這事的人也不少。

武漢病毒研究所因武漢肺炎一直陷在輿論的風暴眼中,其39歲所長王延軼及其院士丈夫舒紅兵一直是輿論焦點。有爆料稱,舒紅兵背後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之子、前中科院副院長江綿恆操控的勢力強大的上海幫生物圈,而上海幫間接掌控中共的軍工生化武器地盤。

更有人認為這是毫無道德底線的中共江澤民集團為攪亂時局,想「翻盤」,而搞出的「病毒洩露事件」,也就是中共一直宣揚的「超限戰」。

這些消息是真是假,我想,中共高層比普通百姓清楚。但不管哪一種說法,我認為這些都是表面起因。但卻不是實質的真相。就像許多人知道的那個「紅眼石獅的故事」,故事中,表面原因,是村中的幾個混混塗紅了石獅眼睛,於是大難如期而至,但真相和實質卻是村民們道德敗壞,不敬神佛、不信神佛,並且多次拒絕神佛救度的機會,使自己難逃災難。

如果這次大疫真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病毒洩露事件」導致,中共江澤民集團的惡徒只不過扮演了「紅眼石獅的故事」中那幾個混混的角色而已。

參考第一個史實,那麼在今天的中國大陸,是甚麼正信正在蒙冤?

仔細想一想,從1999年,江澤民和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或法輪佛法),這是歷史上最大的一次滅佛(迫害正信),因為被迫害的佛法修煉人達上億之多,被迫害的人數和波及的人數及影響的範圍超過歷史上任何一次滅佛(迫害正信)的時期。

說起法輪佛法,很多人會質疑,思想中就會反映出中共長達二十年的污衊宣傳,如「邪教」,「自焚」、「殺人」等等。其實這和當年羅馬帝國污衊基督徒是「邪教徒」、「喝嬰兒血」是一回事。那些「自焚」、「殺人」全是中共江澤民集團為給迫害製造理由,煽動民眾仇恨和迫害法輪功學員而編造的欺世謊言。

有人不相信法輪大法是佛法。我們簡單的從幾方面來說一說: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小到一個單位,大到一個國家的管理者,你們想想,這個世界上甚麼最難改變?人心,是不是?很多人都知道,有時一個小小的單位,幾個、幾十個人還各懷私念,一個家庭倆口子還同床異夢呢。在政權中統治者最怕下面的人不忠,但是不管再怎樣強制,再怎樣高壓,再怎樣叫他效忠,你只能改變他的行為,但很難改變他的內心。而法輪大法卻能讓上億人發自內心的修心向善做好人,能把不同年齡,不同人生經歷,以及文化水平、道德水準、性格脾氣不同的人都變得真誠、善良、寬容忍讓,使多少浪子回頭、惡棍變善良……上億人自己身心受益還福益他人和社會。若不是佛法能有這樣的威力嗎?

而且現在法輪大法傳遍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修煉者來自各個民族,甚至不同的宗教背景,韓國的不少高僧、印度寺院中多年秘密修行的人都在修煉法輪大法,他們都在說法輪大法師父是「真正度人的上師」,因為他們閱讀《轉法輪》,發現這本書表面理白言明,卻內涵無窮,充滿天機,是讓人真正能返本歸真的高德大法,這也是為甚麼很多人看了《轉法輪》後一下就明白「這就是自己生命中一直要找的」的原因。

另外,中共江澤民集團誹謗法輪大法師父。極盡誣陷抹黑、造謠栽贓之能事,花費天文數字般的財富,找盡各方面的專家(「磚家」)、教授(「叫獸」),寫了無數的污衊文章,拍了無數誹謗的視頻。

但是,其中有誰能做到:寫一本書被翻譯成四十種文字,短短幾年讓全世界不同民族上億的人都能來學,並且真心的敬仰他,而且歷經各種考驗甚至殘酷的迫害都不放棄!

有誰能做到:組建七個神韻藝術團,在全世界巡演,以頂級的藝術形式展現純正的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喚醒無數人的善良本性和神性,能讓人在觀看的過程中都感動得落淚,能讓不同國家,不同宗教、文化、信仰、族裔的人觀看後都極盡人類的最美好的語言,給予他最崇高的讚美,認為他充滿了神佛的慈悲,帶來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真正復興,是全人類的希望!

誰能做到呢?就是中國現政權以傾國之力都很難做到,是吧?你說我們師父是一個普通的人嗎?佛經中記載:「法輪聖王」又稱「轉輪聖王」擁有與佛一樣的三十二相、七寶,是不用武力用正義轉動正法的輪,以此來支配世界的理想王……法輪大法不是佛法是甚麼呢?

那麼法輪大法弟子今天正在中國遭受的誣陷和迫害,是不是古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的翻版?長達二十年的迫害,造成的無邊罪業,排斥和打擊「真、善、忍」造成國人的道德淪喪,墮落到無底線的程度,會不會招來各種災難包括瘟疫呢?

(二)為甚麼今天席捲中國大陸的武漢肺炎 「新冠狀病毒」是從武漢向全國擴散?

我們再來看看,這次的瘟疫是從武漢發源,並擴散至全國。為甚麼非要從武漢開始,而不從其它地方開始呢?

古羅馬帝國因殘酷迫害基督徒,才招致四次大瘟疫,大瘟疫是從迫害最嚴重的羅馬城發源,因為那裏罪業最大。

我們來看看,這次大疫的發源地為甚麼是武漢。因為在江澤民發起的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中,湖北省和武漢市的一些官員做了幾件惡冠中華的大罪之事:

1、當時的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他一心想躋身中共最高領導層(指中央政治局常委,離休年齡晚),如果他不搞出點大事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很有必要,他就該退休了,為此,他開始找最好欺負的下手,把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當作了「任人宰割的羔羊」。1996年,他指使公安部深入調查法輪功,結果反應很好,公安部很多人開始煉法輪功。退休的前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還上書中央一份調查報告《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當時的總理朱鎔基,政協主席李瑞環等,也都很支持法輪功。羅幹不甘心就此退休,孤注一擲,先給法輪功定性為「邪教」,然後讓公安部去給他的定性找「證據」,把所有氣功、會道門甚至神經病造成的社會危害,還有煉過法輪功又改練其它氣功的人出現的偏差,都強加給法輪功。

另一方面,羅幹對江澤民由於妒嫉失去了理智,一心要鎮壓法輪功,心領神會,羅幹暗中唆使武漢電視台台長趙致真,拍攝一部惡意栽贓法輪功的電視片《李洪志其人其事》(簡稱「武漢台趙片」),聲情並茂地羅列那些偽證,長達六個小時。中央開會醞釀、討論是否取締法輪功的會議上,就播放了這部片子,該片以假亂真的造謠手段迷惑了所有的人,為中共最終決議鎮壓起到了決定性作用……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7月22日在全國滾動式播出「武漢台趙片」,中共強迫各機關、企業、學校、事業單位組織全體成員觀看,以謊言煽起了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

這部「武漢台趙片」從武漢做出,流毒全國和世界,使無數世人對法輪佛法產生了很深的誤解、甚至仇恨,失去了得到這部高德大法的萬古機緣,它給武漢和武漢人民帶去了多大罪業?所以害眾生不得救贖之罪惡,很大程度起於武漢。瘟疫在這個罪惡深重之地爆發,也就毫不奇怪了。今天席捲中國大陸的武漢肺炎,「新冠狀病毒」從武漢向全國和世界擴散,如此「巧合」,是不是一種警示和提醒呢?……

2001年12月21日,美國聯邦法院以「缺席審判」方式判定原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610辦公室二把手的趙志飛虐殺罪成立。趙是第一個在海外被判有罪的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官員。

2、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滔天大罪,從陳忠華所主持的武漢同濟醫院發源。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被國際上稱為「這個星球上最大的罪惡」。武漢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研究院是大陸「器官移植的發源地」、是目前中國最大的專門從事器官移植臨床與實驗研究的綜合性醫療服務與研究機構。該醫院僅2005年2月份所施行的腎臟移植手術就達1000例以上。

「神目如電」。誰能證明這場對法輪大法的迫害所積攢的罪業,不是武漢災難的根源呢?只不過城門起火,殃及池魚。

但是法輪功學員(法輪佛法弟子)一直視所有被謊言矇蔽的民眾和參與迫害的中共各級人員為中共謊言的受害者(江澤民、羅幹等少數迫害首惡除外),因為法輪功學員知道,那些心中裝著謊言因而仇視法輪佛法,或參與迫害的人會遭遇各種劫難,如被共產邪靈或疫鬼所害。所以頂著壓力、不顧自身安危,不管世人如何誤解和嘲笑,歷盡了艱辛都一直在和平理性的講真相、勸三退,就是要讓世人明白,消除他們內心中對法輪佛法的惡念,遠離迫害和罪惡,也就是遠離最後的巨大劫難。無數法輪功學員因此被抓、被打、被殘酷迫害……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但是當這一切過去後,所有得救的人一定會感激法輪功學員。

就是在當前大疫面前,法輪功學員在自身遭受迫害的情況下,還不斷地善意提醒人們:不管你是高官還是平民,誠心誦念九字真言:「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就能得到強大的正的能量保護,外邪不能侵害,就可保平安,就是希望更多人能得到神佛的保護,跳出這場滅頂之災。在這段時間,明慧網上已登載了不少普通人誠心敬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而使自己的「武漢肺炎」痊癒的實例。

那麼作為現政權領導人,參考古羅馬大瘟疫終止的史實,如果能主動為法輪佛法昭雪,公布各種真相,讓無數被謊言矇蔽的民眾清醒,懺悔對法輪佛法的惡行和惡念,最終將得到神佛的諒解,神佛清除邪靈或疫鬼只在彈指之間,就能最快終止這場大疫。自己也能贖還罪過,其後一正則百順,有神佛的保護,人民的真心擁戴。甚麼不能做成呢?

其實這才是真正能終止一場場大疫的唯一辦法。

武漢地方官員透露:在從疫情開始到武漢封城之前,已有五百萬人逃離,遍及全國。誰也無法想像,在這個過程中有多少人在無意中感染,至今症狀全無,從已知的病例中看,潛伏期越來越長,現今的醫藥技術已跟不上病毒變異的速度。這幾乎像在全國埋下了將來大疫全面爆發的「種子」,即使在中共高層,現政權的每一個人都不敢說自己絕對安全,請千萬別心存僥倖。

順天意而行,一定有光明和希望的出路。

為甚麼現政權這兩年會遭遇如此多的麻煩、挫折?在我看來真實的原因就是現政權領導人崇拜馬、毛的一系列舉動,還有保黨的行為,違背了天意。

天意是甚麼呢?2002年6月,貴州省平塘縣發現一塊「藏字石」,引起轟動,中共新華網、央視等100多家媒體,都對此事作了報導。包括中國科學院院士在內的三批科學家對「藏字石」科學鑑定的一致結論是:未發現任何人工痕跡,純粹天然。巨石形成於2.7億年前,大約五百年前一分為二,斷面凸顯「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中共官方報導了前五個字,稱之為「救星石」,但實際為六個 「中國共產黨亡」,門票上都清晰可見,民眾稱其為「亡共石」。天意就是通過這塊「藏字石」明白無誤的告訴了大家。

既然天意是「中國共產黨亡」而不是「中國共產黨興或存」,那麼上天就會讓一切都按「中國共產黨亡」這個主題和註定的結局去安排。中共就必然會在各種危機和災殃中最終走向滅亡,這是不可阻擋的,是人力難以對抗的,不管其在滅亡的前夕,如何一時「迴光返照」,表面形式如何撲朔迷離。所有的形勢其實就是衝著這個主題去的。那麼任何人無視天意,想讓「中國共產黨興或存」,就是逆天意而行,逆歷史潮流而動,就如逆水行舟,遭遇阻力是必然的,而且阻力會越來越大,麻煩也會越來越多,最終的傾覆也是必然的。

中共從上到下,從表面看上去,都是這個體制的受益者,其實他們最終會發現,每個人都是這個體制的受害者。

馬克思曾一次次公開宣稱自己是撒旦的代言人,他在《共產黨宣言》中豪不隱晦的把共產黨說成「共產主義幽靈」,幽靈就是馬克思真心崇拜的魔鬼撒旦。魔鬼只會害人、毀人,只不過在毀你之前給你點甜頭和好處:如權和錢,但絕不會保祐你,在這次大疫中,沒有誰去求過魔鬼和馬克思保祐保祐自己的吧?我們終究是中華兒女不是馬克思子孫啊。

在被稱為「神州」的中國,歷朝歷代都留下了傳世預言,對歷史有著驚人的準確預測。比較著名的預言包括:漢代諸葛亮的《馬前課》,唐代李淳風的《推背圖》,宋代邵雍的《梅花詩》,明代劉伯溫的《燒餅歌》等。外國比較著名的預言有:韓國的《格庵遺錄》,聖經《啟示錄》,法國諾查丹瑪斯留下的《諸世紀》。無論中國的預言和國外的預言都預言到了今天發生的大事,都準確預言了中國的朝代更迭、中共的產生與滅亡,及人類此時將有大劫之憂。

還有《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以下簡稱《劉伯溫碑記》)一直在民間流傳。比如其中的「三愁湖廣遭大難……十愁難過豬鼠年。」在今天看來準的嚇人。我知道這不是今天的人杜撰出來的,三十多年前在我上中學時,我家族中的一個長輩,是位老中醫,精通周易,他就給我講過《劉伯溫碑記》,我印象最深的是「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而且他當時告訴我:將來千萬不要入黨。我很奇怪,問為甚麼?他說:入過黨的將來留不下來。按這個預言的說法,看看眼下,今天的一切似乎才剛剛開始。

其實不說以前的預言,在過去的2019年,上天曾有一個大的預警:發生在中國大陸的非洲豬瘟。其傳染範圍之大,擴散速度之驚人令現代醫學束手無策,稱之為「豬艾滋」。即使大陸各地設關嚴查,貼滿布告,採取禁止泔水餵豬等等措施,仍有二十多省被迅速波及。而此種瘟疫只傳染豬,人和其它畜禽皆不傳染,針對性極強,好似「長了眼睛」。那是不是當時上天對人的重大預警呢?中國漢代大儒董仲舒說過:「國家將有失道之敗,而天乃先出災害以譴告之,不知自省,又出怪異以警懼之,尚不知變,而傷敗乃至。」

而「豬」和「朱」同音,「朱」者「赤」也。中國原來就有把共產黨稱為「赤黨」的說法。共產黨最喜紅色:紅軍、紅旗、紅五星、紅色江山、「紅彤彤的世界」……今天在疫情中看,這個「豬瘟」的所指和預警是不是很明顯?

為甚麼現在還要苦保中共這個已失盡了民心和官心,在世界上越來越孤立的權力和罪惡的體制?為甚麼不去贏得昭雪佛法、解體中共後億萬民眾真心擁戴,世界各國真心敬佩的權力呢?

歷史上漢武帝曾為奸臣江充所惑,在「蠱惑之亂」中,不僅賢良的衛皇后和太子被害,而且數萬人因此遇難,再加上一系列的政策失誤,國家處於動盪和危亡之中。但是當漢武帝知道了真相後,能反省自己的言行,毫不避諱自己的所有過錯,寫下了流傳千古的《罪己詔》昭告天下,《罪己詔》內容之深刻,心胸之坦蕩,言辭之懇切,幾能催人淚下。漢武帝真誠改過之心感動了所有臣民,我想也一定感動了上天,於是天下人的憎恨積怨隨之煙消雲散,其後國家又重新恢復了平靜和活力。

希望這個故事能給現政權領導人以參考。能得到人心的政權才是真正穩固的。但是中共這個罪惡的體制,因為一直以來充滿殘酷的傾軋和內鬥,處處是陷阱和「地雷」,但卻不能不想:無數民眾和官員的積怨可以一時壓制,但那就像一個人身上長了膿包瘡,強捂只能解決一時,但積累到一定時候總爆發的時候,那就是致命的。那怎麼辦?唯有拋棄中共,才能走出絕境。

拋棄罪惡的中共,公布真相,抓捕和懲治真正的罪犯,(2015年你們提出「有案必立、有訴必應」,二十多萬法輪功學員的訴江狀,今天不用更待何時?)一定能得到神佛的幫助,海內外億萬民眾的真心響應。

隨著真善忍正信蒙冤得到昭雪,罪惡腐朽的中共被淘汰,災難和大疫必然終止。

我知道在這個世間有的人牽扯到的人太多,涉及到的生命太多……不管他以前錯過了多少次機會,但如果他最後終於做對了選擇,那也有利於更多的生命能做出正確選擇,走出絕境。就像《生命的選擇題》中講的那個故事:七十多年前的二戰中那個寒冷的夜晚,艾森豪威爾將軍在事關生死的選擇題中,做出了正確選擇,不僅救了他自己,也救了跟隨他的所有人。

眼下雖遇大劫,然而這也正是啟動巨變之機,順天意而行,拋棄中共,一定有光明和希望的出路。機會雖有終有頭。請千萬不要再錯過機會。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