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過瘟疫 必有良方(圖)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九日】武漢病毒來勢洶洶,一時間人心惶惶。這個來自人的肉眼看不到的新型冠狀病毒,雖然微小,但是卻無時無刻不在向人類世界展示著它的威力。冠狀病毒,這個在顯微鏡下看長得像皇冠一樣的病毒,把人們的注意力也帶到了微生物的世界。

在維基百科中,微生物是被這樣定義的:微生物是難以用肉眼直接看到的微小生物總稱,微生物中有細胞結構的叫各種細菌,沒有完整細胞結構的生物中就包括病毒。今天我們不說病毒,但是說同是微生物世界裏的關於細菌的故事。

一名法輪功學員,在一次不經意的微生物實驗中被發現,她身上攜帶了一種超級天然抗生素,這種抗生素可以殺死一種對人體有害的、被稱「超級細菌」的金黃色葡萄球菌。

微生物兩次實驗看不到細菌

德緣出生在德國,一九九七年,幾個月大的時候就開始和父母一起學法輪功。德緣在法輪功真、善、忍的法理中長大,長大後的德緣品學兼優,順利考上大學,學習醫學專業。接觸過德緣的人都覺得,她是一個安靜、不張揚、很有修養的女孩。

有一年的冬季學期,她在大學上微生物學這門課。第一堂課,學生得到幾塊瓊脂平板,以便在上面繁殖和觀察微生物,並進行各種實驗。學生們被要求在一塊血瓊脂板上印上指紋,以查明手有多髒。然後將平板置於培養箱中,以培養出可能存在的細菌,並讓它們繁殖到可見的數量,以便於觀察。

幾天後,當德緣拿回有指紋的平板時,很驚訝。在許多同學的平板上能清楚的看到有細菌菌落,但在德緣的平板上幾乎沒有任何東西。

德緣自己也很奇怪:「為甚麼我的平板上沒有任何東西?我上課前洗手了嗎?但之後我確實觸碰過一些東西呀!」

德緣經常煉法輪功,她表面看起來和別人沒有任何區別,煉功可以讓身體充滿能量,但是這種能量是怎麼體現的?難道德緣指紋上的細菌被她所攜帶的能量殺掉了,或者說抑制了?

我們還不能這樣下結論,因為這只是一次實驗的結果,人們可能說是偶然。

我們來看看德緣的第二次實驗。

第二次老師給的微生物實驗是,可以在外面或在家中接觸的物體來檢驗微生物的存在。德緣選擇了一張紙幣。幾天後,當德緣拿回了紙幣接觸的平板更吃驚了,因為這塊平板也挺「乾淨」,而其他許多人的平板上又有細菌菌落生長了。德緣當時也很困惑,因為所有人都知道紙幣是特別髒的。

需要說明的是,德緣參與的實驗,是她在德國大學裏面微生物課裏的實驗,並不是她有意要去證明自己身上有能量的實驗,而德國的醫學教學嚴謹,醫療設備先進。

從第二次實驗的結果,可以看到德緣的指紋和她接觸過的東西都看不到細菌,而她確實是生活在有細菌的世界中,她身邊的鼠標、任何事物上都有細菌。唯一可以解釋的是,德緣煉法輪功產生的能量對細菌產生了作用。

如果說德緣身體上具備的能量可以殺死細菌的邏輯成立的話,那就說明她身體周圍會有一種保護,可以抵禦細菌的侵入,細菌無法侵入,那麼身體自然就健康了。

那麼這種能量到底是怎樣存在的?或許第三個實驗可以解答這個問題。

第三次實驗終於看到了細菌

第三個微生物實驗是這樣的,大學講師要求每一個小組的同學,在這個小組裏既要有用喉嚨黏液做細菌實驗的,也要有用鼻孔裏的黏液做實驗,並塗在瓊脂板上。由於德緣這個小組的其他同學想用喉嚨裏的細菌來做實驗,所以德緣不得不用鼻孔內的細菌做實驗。

幾天後,同學們拿回了各自的瓊脂平板,上面有一張紙,寫明了分析數據和各類細菌的名稱。這次,德緣的平板上顯然有一個細菌菌落,當時她非常高興,她看到她的細菌的名字叫做「路鄧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lugdunensis)。

每個人都可以問講師關於他們的細菌,但是誰也沒有和德緣一樣的細菌。德緣也很想知道她的細菌是甚麼,她是最後一位問講師的人。

當講師聽到德緣的細菌名稱時,非常興奮,並說這是一個新發現的物種,雖然十多年前就已經被發現了,但是直到現在才被公開發表,因為直到最近才發現,這種細菌可以殺死一種會致病從而引發許多不同嚴重疾病的細菌叫「金黃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aureus)。

當講師這麼說時,所有的學生都轉過頭看著德緣。

德緣第三次在鼻孔裏發現的細菌──路鄧葡萄球菌,居然是一種可以殺死有害細菌的葡萄球菌!

從三次實驗完全可以說明,德緣雖然和其他人看上去沒有區別,但是在微觀下,她身上攜帶的能量可以阻礙細菌的侵入,一旦有害細菌來到她的鼻孔,那麼路鄧葡萄球菌就會把有害細菌殺掉。德緣微觀世界的屏障的產生,可以說和她煉法輪功有關,或者說路鄧葡萄球菌應該算是能量的一種體現。

甚麼是路鄧葡萄球菌?

在說路鄧葡萄球菌之前,讓我們先認識一下金黃色葡萄球菌。金黃色葡萄球菌可以引起不同程度的化膿性炎症擴散疾病,如癤、癰、中耳炎、鼻竇炎、骨髓炎和膿毒病等。在絕大多數的疾病中都少不了金黃色葡萄球菌。從上呼吸道到消化道,甚至連表皮感染都是它存在的原因,它們之中還存在「超級細菌」──比如耐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也就是說人類發明的抗生素對這個細菌不產生作用,但路鄧葡萄球菌是這種超級細菌的剋星。

二零一六年,德國圖賓根大學的科學家安德烈﹒佩修(Andreas Peschel)和同事找到了一種能夠對抗「超級金葡」的武器。有趣的是,這件致命的武器來自另一種葡萄球菌──路鄧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lugdunensis)。相關論文發表在《自然》雜誌上[1]。

隨後的研究中,研究人員發現路鄧葡萄球菌裝備了一個基因簇──lugA、lugB、lugC、lugD四個基因組成了一條流水線,協同生產一種被研究人員稱為「路鄧菌素」(lugdunin)的蛋白。這個蛋白由六個氨基酸組成,它們手拉手連接成一個環狀結構。

'路鄧菌素(lugdunin)的化學結構'
路鄧菌素(lugdunin)的化學結構

令人驚奇的是,路鄧菌素具有很強大且範圍很廣的抗菌活性。每毫升僅有1.5μg路鄧菌素,就能抑制金黃色葡萄球菌的生長,連MRSA也免不了成為這一抗菌素的「刀下亡魂」。此外,路鄧菌素對其他許多革蘭氏陽性菌也具有殺傷力,在合適的濃度下,連抗萬古黴素腸球菌(VRE)這類臭名遠揚的超級細菌都能幹掉。

躲過瘟疫有良方

在修煉法輪功的群體裏,有很多煉功前是病號,煉功後奇蹟般康復的事例。但是人們看到的很多是之前的現象和之後的結果,沒有人會去關注微觀下人眼看不到的空間裏面發生了甚麼。如果德緣身上的路鄧葡萄球菌是修煉法輪功所致,那麼就可以解釋,在法輪功學員中很多身體康復的例子裏,在微觀下,通過修正法,身體微觀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些來自內在的正能量在身體微觀下是有體現的,比如路鄧葡萄球菌。

微生物中有超級細菌,就有它的剋星路鄧葡萄球菌,新型冠狀病毒應該也有它的剋星。

有一些人在武漢肺炎的瘟疫中也體現了武漢病毒的一些症狀,但他們快速反應,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症狀消失。或許法輪功學員德緣的三次實驗可以讓我們相信,在患病者誠心念的時候,在微觀世界裏發生了一場有害細菌或病毒被清理的戰役,當病毒被清理,人身體自然就健康了。

註﹕

[1]這篇論文的鏈接: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ature18634.epdf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