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迫害法輪功 河南省南陽市中共人員遭惡報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南報導)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高德佛家大法,一九九二年五月以氣功形式在中國傳出,以「真善忍」的純正教導及神奇功效迅速征服了人心。被中共無神論長期強制灌輸與暴力統治下的古老的南陽被法輪大法的佛光普照、喚醒,人們紛紛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行列,沐浴在佛恩浩蕩中。據一九九九年官方報導,在短短的七年中,華夏大地就有上億人學煉法輪功。

可是中共魔頭江澤民出於強烈的妒嫉,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了一場傾全國之力對法輪功進行的名譽上、經濟上、肉體上的全方位的殘酷迫害。被無神論長期洗腦的南陽各級中共人員把這場對佛家弟子的迫害當成了政治運動,加之中共用謊言和小利的矇騙與誘惑,這些人助紂為虐,參與這場迫害,無知中犯下了迫害佛法與佛法修煉人的天大罪過,受到天理的懲罰,遭到惡報。

現在仍有一些人並沒有從這些惡報中認識「善惡有報」的天理,還在被中共餘孽欺騙,在名利的驅使下迫害法輪佛法與佛法修煉者。南陽市公安局自2019年8月底以來瘋狂抓捕、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據不完全統計,自去年四月份以來南陽市公安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130多人。

為了喚醒那些仍然被中共欺騙的同胞,我們整理了此文。本文對明慧網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二零年一月發布的因迫害法輪功南陽市遭惡報的人員做了不完全統計:遭惡報總人數為57人;死亡28人;公檢法系統24人;禍及家人12人。在中共極力掩蓋真相下,在遭惡報者本人和家人極力隱瞞遭惡報情況時,我們所搜集的消息也只能是真正遭惡報人數中的部份。

1、市、區、縣領導惡報案例

▼原河南南陽中共市委書記黃興維遭惡報死亡

黃興維,原中共南陽市委書記、一九五三年出生,遭報斃命。黃興維任中共邪黨南陽市委書記其間,瘋狂迫害南陽的法輪功學員,特別是邪黨奧運前後他在部署工作時,強調對法輪功的迫害,而且指使其爪牙部門長期用宣傳車在鬧市區反覆廣播,用瓷磚粘貼的誹謗法輪大法的宣傳漫畫布滿各個社區,以毒害廣大民眾。零八年,南陽幾十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迫害,並導致范豔麗被迫害致死,他負有首要責任。據不完全統計,黃興維任邪黨市委書記期間,南陽各縣、市、區被綁架、勒索、關押、拘留、實施酷刑及害死的法輪功學員多達近百人次。

▼執行迫害政策 南陽市長與副市長遭報遇車禍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九日傍晚,南陽市長穆為民與副市長和學民,乘坐的小汽車下南陽高速時鑽入貨車下面,慘不忍睹,穆為民腸子撞斷流出,和學民頭部被撞傷,住在河南省(鄭州)第一人民醫院。

南陽市長穆為民與副市長和學民,自南陽任職以來,積極追隨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血腥迫害政策,從未停止過對南陽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特別是「全國農運會」在南陽召開之前,他們再次在油田技校非法私設監獄(邪惡的洗腦班),大肆綁架南陽市、唐河和油田的法輪功學員,油田法輪功學員胡寶會絕食反迫害八天,生命奄奄一息。南陽市法輪功學員范金萍、梁玉芝、胡國雲、韓國珍,河南油田法輪功學員賀尚雲,唐河法輪功學員羅久合、史秀芝因不放棄對「真、善、忍」宇宙大法的崇高信仰,被非法關押。就在「全國農運會」結束後,他們還在授意南陽十五縣、市、區的公安、國安、各基層派出所、「六一零」、居委會、村委會,大肆騷擾法輪功學員的正常生活與工作。

▼不聽勸善的鄧州原衛生局長岳喜樂遭惡報

岳喜樂,鄧州原衛生局長。二零零五年五一前,岳喜樂妻子的熟人(法輪功學員),聽說岳妻有病,前去講真相,告訴其妻大法的神奇,希望對她有幫助。哪知,岳喜樂不但不知感謝,反而舉報了該法輪功學員。以至五月中旬,鄧州市六一零將該法輪功學員從家中綁架。六月下旬,岳喜樂的長子突然腦血管崩裂,經醫院全力搶救,昏迷不醒。

2、政法委、610人員惡報案例

▼任社旗縣610頭目馬戰山做惡遭報後被「黨媽」遺棄

馬戰山,任社旗縣610頭目。在任期間,抄大法弟子的家、非法判刑等都是他一手抓辦。2004年9月份,此人得腎衰竭綜合症,到北京醫院治療需要100萬元,單位不出,現已停職,走路緩慢。

▼原河南油田六一零頭目朱靈遭報後醒悟

朱靈,原河南油田六一零頭目,九九年七二零之後,積極參與迫害油田大法弟子,二零零一年期間是油田迫害大法弟子最嚴重的一年,大部份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在所謂的「學習班」強制洗腦,多人被非法判刑、勞教。

朱靈二零零一年得了一種頭痛病,到北京、上海也治不好,一提到法輪功,他頭痛的厲害,大法弟子跟他講真相,並給他提出是迫害大法弟子遭的報應,勸他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他有所醒悟,不久後他脫離了六一零,換了別的工作,病也慢慢好了。

3、公、檢、法、司、監獄、勞教所、拘留所、看守所惡報案例

▼南陽市司法局副局長陳玉召突發腦溢血死亡

南陽市司法局副局長、主抓迫害法輪功的頭子陳玉召,二零零一年過年時突發腦溢血暴病死亡,死時五十多歲。

▼南陽宛城區公安分局副局長秦保林搶救無效死亡

秦保林,男,任南陽宛城區公安分局副局長,主管迫害法輪功。於二零零六年元月十四日十點左右在南陽市中心醫院搶救無效死亡。秦雙手沾滿了法輪大法學員的鮮血,惡貫滿盈。

▼社旗縣專管迫害法輪功的公安局副局長巴春亭遭天懲

巴春亭,社旗縣專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公安局副局長,非法抓捕、拘留、勞教、罰款的法輪功學員大多都經他審批。突發腦病,在南陽醫院搶救四天,終因作惡太多而遭天懲,時年五十三歲。

▼原南陽油田公安局副局長李應徵車禍身亡

李應徵,原南陽油田公安局副局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積極參與迫害油田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油田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有二十多人被非法拘留、罰款,李應徵揚言要整死幾人,二零零零年春天,他坐車到鄭州為油田打官司,和別人車相碰死亡,遭了惡報。

▼南陽市公安局局長助理周奇遭惡報

據悉,周奇患血癌已至晚期,癌細胞已擴散至下肢骨髓,隨時可能斃命。惡警周奇號稱南陽市警察中的「英雄」,有所謂破獲造槍案的「奇功」。但周奇積極追隨江××邪惡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早在南陽市新華派出所任所長期間,就多次瘋狂抓捕綁架法輪功學員,因此周受到六一零及上司賞識而升職後;南陽市所轄縣市區發生多起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非法抄家、搶店、搶財、物的邪惡事件。

▼原社旗縣公安局國保隊副隊長胡述才成為植物人

胡述才,原社旗縣公安局國保隊副隊長,江邪迫害大法,胡為撈取政治資本往上爬,不遺餘力,參與抓、罰、判多名法輪功學員,誰都知道胡是一個笑面虎,實則陰險毒辣。現已成為植物人,將在極痛苦的折磨中了卻其罪惡的一生。

▼河南南陽油田公安局國保大隊劉廣新暴死在辦公室

河南南陽油田公安局國保大隊劉廣新,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和中共邪黨組織迫害法輪功以來,曾積極參與迫害油田法輪功學員,是主要的參與者、策劃者。在長達十餘年的時間裏,劉廣新配合六一零組織對油田法輪功學員採用抄家、罰款、非法審訊、嚴刑拷打、電棍電、吊銬、剝奪睡眠、逼迫寫悔過書、非法辦洗腦班、拘留、勞教、判刑等一系列惡劣手段迫害。

法輪功學員多次採用各種形式與其講法輪功真相,他非但不聽,還口出狂言:「我的大名就登在你們明慧網的惡人榜上,又能把我怎樣?」為了向上爬而一意孤行,變本加厲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
他的惡行殃及家人,其弟劉廣健幾年前在油田局機關小車隊上班時突然死亡;他的妻嫂(在局紀委工作)得乳腺癌死亡。劉廣新本人於二零一零年從公安局調到了油田澗河派出所,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暴死於辦公室,年僅五十二歲。

▼南召縣公安局政保股長姚里亞遭報

姚里亞,南召縣公安局政保股長,追隨江氏迫害大法,經她手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數十人,數次到南陽、廣州抓人,「罰款」不開發票。二零零二年其夫李剛身為警察帶頭偷車,事敗後被判刑入獄。姚無奈拿出勒索人民的血汗錢三十萬,將其賊夫贖出。王姓警察,跟隨姚里亞作惡,也因為偷車的事敗露判刑入獄,只是他還沒有勒索夠那麼多錢,沒法行賄,只有自己受罪了。

▼南陽市南召縣國保大隊惡警楊均宙遭惡報

河南省南陽市南召縣國保大隊指導員楊均宙(小名楊四),品性極劣,積極跟隨江氏集團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在家鄉綁架法輪功學員,從外地非法押解法輪功學員回當地,曾將法輪功學員的頭往火車座底下摁,對法輪功學員家人說話冷酷無情,甚至攛掇法輪功學員家屬與法輪功學員離婚。

二零一四年新年剛過,南召縣爆出重大新聞,中共縣委大門口有人扯起白色橫幅,上寫「警察殺人拋屍」,原來就是楊四所為,殺人後,聽說屍體在他車後備箱中放了好幾天,事發後,已被逮捕入獄。

▼河南省社旗縣惡警孫金普車禍中當場暴死

孫金普,在任該縣興隆鎮派出所所長時,緊跟江澤民為首的政治流氓集團,侮辱大法師父,對信奉真、善、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採用抓、捕、抄家、罰款、勞教等邪惡手段。除夕夜,從南陽返回社旗途中,小車鑽進停靠在路邊的大貨車下,頭、臉半邊撞飛,當場暴死,時年三十八歲。

▼河南南陽市棗林派出所所長段大軍暴亡

河南省南陽市宛城區公安分局棗林派出所所長段大軍,於2009年1月9日暴病而亡。段大軍1966年生於南陽,歷任宛城區公安分局警察,刑警隊隊長,棗林派出所所長等職,是中共對法輪功進行迫害的幫兇。1月9日下午17時,段大軍走到市棉紡集團門口時突然暈倒,經市中醫院診斷為心肌猝死。

▼河南南陽某單位保衛科副科長胡德貴到了死亡的邊緣

河南南陽某單位保衛科副科長胡德貴,積極配合惡警迫害大法弟子,只要市裏有命令,他就主動配合非法抓捕、迫害大法弟子,敲詐大法弟子的家屬。此人經醫院檢查為癌症,已經到了死亡的邊緣,遭惡報。

▼南陽市社旗縣公安局苗店鄉派出所警察馬佔山死亡

馬佔山,原是南陽市社旗縣公安局苗店鄉派出所警察,為撈取政治資本積極參與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因馬佔山心狠手毒被調入縣國保大隊,自以為得到提升甜頭的馬佔山更是賣力迫害社旗縣法輪功學員。

可是天網恢恢,惡有惡報,二零零四年六月,正當壯年的馬佔山得了腎衰竭,在痛苦中花光了搶來的不義之財,不得不換了他大兒子的一個腎,又活了七年。然而,馬佔山不思悔改,繼續作惡。二零一一年五月,終於在病痛中走到了生命盡頭。七年前,馬佔山說是縣中醫院宋海林、周有才、王運雨醫生給他開錯了藥造成的腎衰竭,所以死後,馬佔山屍體停放在中醫院,又正巧趕上停電一天,屍體發臭,後訛詐中醫院三十多萬元後,方才火化。馬佔山的一個朋友說:「馬佔山不遭惡報,就沒有天理了。」

▼新野縣惡警李賓車翻砸碎手指心肌梗塞

李賓,新野縣惡警。自稱惡狼的李賓臭名遠揚,經常處於瘋狂狀態,拼命迫害法輪功學員。抓人、抄家、搜查搶劫大法書籍、資料、器材;進京抓捕依法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酷刑逼供;造謠栽贓誣陷。他打罵大法學員近千人次,動酷刑重刑五十三人次,致殘、致病、致傷十二人。他人性無存,被稱為南陽市新野縣惡人榜第一人,已遭惡報,因車翻砸碎手指,心肌梗塞。

▼河南省鄧州市法院院長李亞欽遭惡報突發心臟病死亡

河南省鄧州市法院院長李亞欽參與迫害法輪功,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他突發心臟病,經搶救無效死亡,年僅四十八歲。

▼河南新野縣法院副院長迫害大法弟子車禍身亡

常青,河南南陽社旗縣法院副院長。在任期間,大法弟子孫玉波、老安分別被他非法判刑兩年、兩年半。2003年,常青調任新野縣法院副院長期間,一次就非法判了十名大法弟子的刑(李萬鍔,6年;馬德興,5年;趙大敏,5年;那英,4年;田寶富,1年;喬桂霞,3年半;吳紅珍,8年;丁雪梅,9年等,)。2004年11月,在其回新野的途中出車禍身亡,死時50歲,正當壯年。

▼河南省第三勞教所副所長曲雙才,時常在大會上攻擊大法,2003年中國新年前,大腿摔斷,遭到天理懲罰。

▼南陽市第一(尚莊)看守所惡警袁延平患了癌症

袁延平,南陽市第一(尚莊)看守所的惡警,多年來一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患了癌症。袁延平是南陽市第一(尚莊)看守所的惡警,曾負責看管三個女監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大肆抓捕時,第一看守所關押了許多法輪功學員,袁延平從那時起就開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邪惡無度的迫害,為所欲為,無惡不作。

▼社旗縣看守所原副所長李長生暴死

李長生,社旗縣看守所原副所長,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煉功極度仇恨,拳打腳踢、戴上手銬,還貪污強佔法輪功學員的財物,於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四日暴死,五十一歲。

▼南陽唐河縣看守所所長羅中明一人作惡全家跟著遭殃

河南省南陽唐河縣看守所所長,羅中明,窮凶極惡,平時對關押的犯人不打就罵,對關押的大法弟子更是大打出手,拳腳相加,打耳光,戴背銬。他遭了惡報,妻子得病死亡,兒子也出了車禍。一人作惡全家跟著遭殃。

4、地區各基層行政部門工作人員惡報案例

▼社旗縣下窪鄉原黨委書記王懷坡車禍身亡

王懷坡,社旗縣下窪鄉原黨委書記,在任郝寨鄉長時,多次派惡人監視法輪功學員,帶惡警抓人、罰款。二零零四年元月二十八日(正月初七),王與另外三人從鄭州返回,行至方城境內出車禍,坐在中排四十二歲的王懷坡當場撞死,而前排兩人後排一人均無大礙。

▼南陽社旗縣城關鎮尚營村委副主任張清勝塗抹真相標語連累家人

張清勝,南陽社旗縣城關鎮尚營村委副主任,緊跟江氏,迫害大法。正月初一,張正在打牌,聽說他的「責任區」內出現了「法輪大法好」等標語,急忙放下牌,提一桶漆就去抹。抹完回來就說:「我渾身難受,胳膊疼得抬不起來。」不久,他兒子住進南陽醫院,岳母(在他家裏住)從床上掉下來癱瘓,母親病死。不出正月,災難迭至。家人遭受的苦難想必是因為他對家人誹謗大法,造成家人仇恨大法所致。

▼鄧州市五陵區夏灣村的治保主任死亡

楊大海,鄧州市五陵區夏灣村的治保主任,五十二歲,多年來,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他不但不聽,還氣急敗壞的罵大法和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五月十日,某法輪功學員在楊大海家門口電線桿上張貼真相資料,楊大海開門看到後,又罵又鬧,並且撕毀了真相資料。結果,楊大海中午做飯時,滑了一跤,摔成輕微腦震盪。之後,楊大海又跑到該學員家裏罵。中午乘涼時,楊大海坐在石頭上,嘴裏還是不閒著。正罵的起勁時,楊大海一頭栽在地上,不省人事。他被送去醫院住了一個多月,花了一萬多元錢也沒治好。後來某法輪功學員到他家講真相,為他退出了邪黨組織,要求楊大海不要再當邪黨的治保主任,並送給他真相護身符,教他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又寫了悔過聲明。但由於他老伴是邪黨的忠實信徒,極力反對他相信大法,導致她燒掉楊大海的護身符,繼續與大法為敵,並找法輪功學員栽贓,想訛這位法輪功學員。楊大海從此身體一天不如一天,面目嚇人,根本不像人樣。到二零一二年七月五日這天,死亡。

5、教育、醫療人員惡報案例

▼鄧州市穰東鎮三教學校校長高敬新半身不遂

高敬新,鄧州市穰東鎮三教學校校長,四十多歲,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正邪不分。在二零零零年底開全體師生會上罵大法,讓學生人人簽名反對大法,來年春天突發腦出血,經住院治療後仍半身不遂。

▼唐河縣湖陽鎮二初中門衛李某身患肺病死亡

李某,唐河縣湖陽鎮二初中門衛,二零零三年九月,他在學校大門口發現一張「法輪大法好」的不乾膠貼,就罵罵咧咧的撕了下來,結果一百天後李某身患肺病死亡,這就是江氏邪惡集團謊言欺騙世人無故仇視大法的又一惡報見證。

▼社旗縣婦幼保健院藥劑師楊墨林肝癌死去

楊墨林,社旗縣婦幼保健院藥劑師。在二零零一年夏天一中午酒後,出於對大法和李洪志老師的妒嫉,大罵大法和李老師,其中曾說一句如果李老師真有本事,讓我怎樣怎樣。後不久,楊肝部疼痛,經檢查為肝癌,到鄭州花二萬餘元做手術,一月後出院,但無法正常工作,又過一月死去。

▼唐河縣桐寨鋪鎮半站店村原村主任李建聚丟官又破財

李建聚,唐河縣桐寨鋪鎮半站店村原村主任,多次舉報法輪功弟子。二零零三年他與鄰村人打架吃官司,因怕坐監外逃。家中女人騎摩托車撞傷一老太太,賠了三萬多元,既丟官又破財。

6、企事業單位和個人遭惡報案例

▼南陽油田地質研究院黨委書記任桂同肺癌死亡

任桂同,南陽油田地質研究院黨委書記,男,五十三歲。在原任油田採油一廠、採油二廠黨委書記期間,積極迎合邪黨迫害法輪功,對本單位修煉法輪功者,恐嚇、威脅、非法關押、辦洗腦班等多種流氓手段進行迫害,謾罵、誹謗法輪功創始人,並將採油二廠法輪功學員張雅麗送入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張雅麗在勞教所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時,他說:我罵了這麼多法輪功,怎麼就沒有見到報應。二零一零年任桂同得肺癌,於二零一一年六月遭報應死亡。

▼原河南油田勘探局宣傳部部長任懷軍做惡殃及妻兒

任懷軍,男,原河南油田勘探局宣傳部部長,九九年七二零之後積極參與誣蔑大法等項工作。其兒子精神病逐漸加重,全國到處求醫不見效果。後來其妻子又得乳腺癌動了大手術。二零零三年七至八月或許其知道了一點善惡報應的因果關係後,調往地質研究院當書記去了。

▼原南陽市南杭漿粕絲綢廠惡人遭惡報

翟文耀,原南陽市南杭漿粕絲綢廠廠長、書記,積極追隨中共邪黨迫害該廠法輪功學員。翟文耀受名利之心驅使,不顧自己修煉法輪功的親戚勸阻,一意孤行,先後收繳了法輪功學員的書籍,派專人與南陽宛城區國保大隊勾結,使得該廠法輪功修煉者、高級工程師王青閣遭非法判刑三年;對不肯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安排專人監視,並規定責任到人,如有進京上訪,責任人撤職、下崗失業;該廠法輪功學員蘇平因進京上訪被關進看守所,翟文耀與工會主席翟新建擅自以曠工的名義開除蘇平的工職,至今沒得到恢復。因翟文耀迫害法輪功,雖一度被提升至該企業的主管部門任副處級。可好景不長,後因受賄、貪污等原因又被撤職。六十多歲的翟文耀去年兒子死亡,現在他本人又得了賁門癌。見到他的人說:一米八幾的大胖子現今奇瘦。據該廠知情人說,追隨翟文耀迫害法輪功的原工會主席翟新建、保衛科長陳勝義也都在前幾年罹患乙肝。

▼南召縣雲陽鋼鐵廠保衛處長黃德強被洗衣機漏電打死 ,其母面部肌肉萎縮

黃德強,南召縣雲陽鋼鐵廠保衛處長,仇視大法。二零零二年父子二人在南召火車站見一位法輪功學員正在貼真相傳單,就非法抓捕。事後三個月,黃德強在洗衣時,被洗衣機漏電當場打死。其母面部肌肉萎縮,不似人樣,難以治療。

▼郭天亮,社旗縣賒店酒廠保衛科長,仇視大法,參與迫害大法修煉者,二零零二年得癌症死亡。

▼南陽市某公司家屬院姓高的工程師忘恩負義患胃癌死亡

河南南陽市某公司家屬院有一位姓高的工程師六十多歲,九六年開始學法輪功,有一次高老漢走在街上,拖拉機把他的頭碰上了,拖拉機的殼撞進了個坑,人們把老漢送醫院檢查,結果身體沒有受一點傷,老漢高高興興的回家了,事後逢人便說是大法師父救了他。後來還有一次,高老漢出現腦溢血的症狀昏過去了,家人把他送到醫院,沒過幾天老漢就好了出院了。高老漢當時那個高興勁兒,告訴家人、功友和單位的人大法師父又保護了他,兩次救了他的命。從此他更加積極的把煉功點打掃乾淨,早早的等著功友們去煉功學法。

九九年「七二零」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高老漢嚇的趕快把大法書交到單位,又配合電視台誣蔑大法和師父,結果沒出一個月,高老漢得了胃癌住進醫院而後死了。

▼南陽某公司副經理、保衛科長、副書記遭惡報

南陽某公司副經理,他父親高老漢九六年開始學法輪功,有一次高老漢走在街上,拖拉機把他的頭碰上了,拖拉機的殼撞進了個坑,人們把老漢送醫院檢查,結果身體沒有受一點傷,老漢高高興興的回家了,事後逢人便說是大法師父救了他。後來還有一次,高老漢出現腦溢血的症狀昏過去了,家人把他送到醫院,沒過幾天老漢就好了出院了。當迫害大法開始,他不但不感激李洪志師父曾經對他父親的救命之恩,反而在其公司上下造謠,說他父親煉法輪功也會被拖拉機碰著,也得腦溢血,嘴裏經常不乾淨的說他父親學法輪功是迷信。 由於高老漢的兒子配合江氏集團煽動仇恨法輪功,迫害該單位的大法弟子(罰款、撤職、扣發工資、非法關押等)沒多久,高的兒媳非要和他兒子離婚,離婚後高的兒子得了精神病,經常出去後找不到家,蓬頭垢面,在外邊別人罵他打他,最後也被糟踐死了。一個好端端的家,由於聽信江氏集團謊言,煽動仇恨法輪功,遭到了報應。和高的兒子同在一個單位的保衛科長陳某、副書記王某也因參與迫害法輪功遭到了不同的惡報。

陳某在九九年「七二零」的第二天就通知門衛:以後不准法輪功學員在公司門前煉功,不許他們用電,陳配合當地派出所沒收大法弟子身份證、罰款等,迫害本單位的大法弟子。陳某平時身體非常健壯,在二零零六年得癌症死去,年僅五十多歲。

該單位副書記王某,迫害法輪功之前經常有人告訴她大法好,她心裏也很清楚,因為單位幾個煉法輪功的她知道都是很好的人,可是迫害開始後,她還是積極的配合江氏集團迫害大法弟子,迫害大法弟子的壞點子多數都是她的主意,由於她助紂為虐、落井下石,結果於二零零四年得乳腺癌,乳房被切除一個。

▼原南陽油田石蠟精細工廠廠長程國旗車禍死亡

程國旗:原南陽油田石蠟精細工廠廠長,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萬名大法弟子到國務院信訪辦公室上訪,他看了電視後跟別人說:中央領導太軟弱,如果是我,我用機槍掃射,看看他們誰還敢去。一個多月後遭惡報車禍死亡:他坐車到新鄭飛機場去接從他們老家來的妹妹和同學,回來的路上,和別人的車相碰,他們三人全部死亡,司機重傷。

▼原油田水電廠退休職工祁德浩半身不遂

祁德浩:原油田水電廠退休職工,九九年七二零之後,他積極參與攻擊大法,並編排節目演出攻擊大法,之後得半身不遂遭報應。

▼原河南油田多種經營糧油公司麵粉廠職工鄭玉孔腦溢血死亡

鄭玉孔,男,五十三歲,一九四七年出生,原河南油田多種經營糧油公司麵粉廠職工。二零零零年九月在自家樓上當眾誣蔑大法後的幾天,在樓下打牌時突然倒地,經120急救車送往油田職工醫院搶救一星期後,因腦溢血加重死亡。

▼侯西明,社旗縣晉莊鎮晉莊村村民,破壞大法師父法像。不久,開三輪車翻車身亡。

▼趙武志,社旗縣興隆鄉小趙莊村民,經常拿著收音機放誣蔑大法的廣播,得食道癌死亡。

▼南陽市內鄉縣張天貴遭報

張天貴,南陽市內鄉縣人,因打架鬥毆被勞教三年,暫時收在南陽永安路審查站,因其舅爺在內鄉任職,故一年多了也不往勞教所送,還在號外補缺。他想「立功」減刑,協助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山東法輪功學員王懷英被迫害致死就是張天貴親自動手「吊大秤」所為,他還時常監視、舉報、打罵法輪功學員。後沒幾天一個獄警往勞教所押送犯人時,突然把張天貴揪上車,押送到了勞教所。其舅爺知道後,為時晚矣。

▼南陽地區鎮平縣侯集鎮東門村村民姜榮三辱罵大法遭惡報死亡

姜榮三,南陽地區鎮平縣侯集鎮東門村村民,六十多歲,二零零三年秋後,撕大法標語,辱罵大法。二零零四年三月份,他突然服毒自殺,搶救過來後,又因疝氣動手術,現已遭惡報死亡。

▼南陽市鎮平縣李家營鎮方明友跟蹤迫害法輪功學員啤酒瓶炸傷眼睛導致失明

方明友,南陽市鎮平縣李家營鎮閒散人員,被雇佣跟蹤迫害法輪功學員。三月八日,本鎮法輪功學員李建華前往北京親戚家,被當地政府非法押十天。三月十日,參與非法關押以及監視李建華一切行蹤的方明友遭了惡報,晚上喝啤酒時,被爆炸的啤酒瓶炸傷眼睛,導致失明。

▼南陽市社旗縣人張貴州突發心肌梗塞而死

張貴州,男,現年六十六歲,南陽市社旗縣人。自一九九七年邪黨迫害法輪功後,他聽信邪黨的造謠宣傳,多次協同惡人,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又不聽法輪功學員對他的勸告。二零零七年三月,突發心肌梗塞而死。

惡報不是法輪功學員願意看到的。我們都是炎黃子孫,同胞兄弟、姐妹,是邪惡的中共對佛法的迫害運動使你們遭殃。法輪功學員知道你們是被欺騙的,是中共與江澤民欺騙了你們,脅迫你們參與對佛法的迫害,目的就是要毀掉你們。上述的惡報死亡的實例充份說明了這一點。因此,法輪功學員二十多年來,儘管承受著迫害帶來的巨大苦難,還在苦口婆心講給你們真相,就是希望你們能明白真相,看清中共與江澤民的邪惡本質,能夠在天滅中共的大淘汰中留下來。

現在中共內外交困,天上地下都在圍剿中共這個惡魔,中共的末日已到。二零二零庚子年剛開始,就爆發了這場發自武漢、波及全球的兇猛疫情。海外媒體報導了在武漢感染疫情的患者通過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治自癒的實例。這再次說明法輪大法是救人的佛家大法,只要你真正相信,就會得到佛法的護佑。從另外一面也在提醒世人,敵視佛法或參與迫害佛法的人將面臨甚麼!

真心希望南陽的還在敵視法輪佛法與曾經參與或還在參與迫害的各級人員能夠清醒,擺脫中共惡魔,將功補過,在天滅中共的大淘汰中留下您與您的親人的生命!

最後祝南陽的父老鄉親都能明真相,得到神佛的保護,在各種劫難中平安、吉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