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帶我走出絕望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四日】我出生在農村,今年六十六歲,八歲時父親就去世了。我家中兄妹五人,我只念了兩年書就趕上了文化大革命。十四歲到小隊幹活掙錢,二十歲母親就給我找對像。在二十一歲時,我結婚了。

與公婆不相往來

婚後兩個月,公婆就莫名其妙的趕我們出去。婆家有四間房子,丈夫兄妹七個,丈夫排行老大,弟弟妹妹還小根本不需要房子,公婆不知道為甚麼就要把我們攆出去。因為沒有地方住,我們沒走。公公說:你們要賴在這啊。丈夫在大隊當電工,整天愁眉苦臉。大隊幹部知道我們的情況就說:學校有三間空房,你們交三百元先住著。當時我們十元錢都沒有,於是丈夫去向別人借錢,對方答應借給我們。可婆婆卻去告訴那家人不要借給我們,說我們還不上。

丈夫很生氣,打那以後,我就恨婆婆了。

有一年冬天,村幹部到我家問我公婆的養老金給沒給?我說還沒給,元旦前後給。

公婆很偏向,給三兒子蓋了四間房,給二兒子買了三間房,給小兒子兩間舊房,也都沒有和他們要養老的錢,偏偏只跟我們要。我問公公是不是上大隊去要養老錢了?公公生氣的說:「要了!」我說我也不是不給你們,你怎麼能上大隊去要呢?我這麼一說,公公居然破口大罵,甚麼難聽說甚麼。我性格內向,從來沒有和誰打過仗,公公這麼一罵,我氣的不行,就往家走,公公在後面拿大鐵錘子攆出來要打死我。他四兒子看見了趕緊把他爸擋住了。公公跳高大罵,甚麼難聽說甚麼,鄰居都聽不下去了。

我回到家躺在炕上大哭。丈夫問我怎麼回事,我就把剛才發生的事說了一遍,丈夫有點不相信,他說去看看,回來後,臉上、脖子上都是血。從那以後我們就和公婆斷絕了關係,再也沒和他們說過話。

苦命的我還攤上了這樣一個丈夫:在我二十八歲那年,他有了外遇,還不止一個!整天不回家,搞得我們天天打仗,半月二十天也不說話。我真的要氣瘋了,氣的腦神經也不好,整夜睡不著覺,經常半夜往外走。而且身體還得了多種病,感覺自己太累了,不知道人活著幹甚麼,自己都不想活。

修大法不計前嫌 善待婆婆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一日那天,我去趕禮,有一個人說她以前得過類風濕煉法輪功煉好了,後來共產黨不讓煉了,她的病又犯了,她又開始煉了。我聽了感到很震驚,馬上回家找認識的法輪功學員,告訴她自己想煉功。這位法輪功學員給了我一本《轉法輪》,讓我先看看書。我翻開到第一講,看到「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這個小標題時,只認識一個「正」字和一個「人」字。我說我不認識字,怎麼看啊。她說:有一個老人一天學都沒上過,修煉後這本書都能看下來了。我一聽回家就給師父上香,請求師父也讓我識字。

太神奇了,很快我真的能看書了,所有的大法書我都能看了。我知道了大法就是修煉,而且我的病也都好了,一直到現在也沒吃一粒藥。我也不恨公婆了,明白了任何事情都有因由。

公公去世,扔下婆婆一個人,上誰家誰都不要,最後沒辦法就上我這來了。很多人都對她說:「去了也會被兒媳婦攆出來。」幾年過去了,婆婆過的很開心。婆家的弟弟妹妹都說嫂子變了一個人,還有的說:「你這老太太真有福,你兒媳婦不煉法輪功肯定不能要你,你對人家一點都不好。」有的還說:「你兒媳婦煉功才變的這麼好,你信嗎?」婆婆說:「信啊,俺媳婦不煉功是不能要我。」

二零零九年,我在外地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一年。在那裏警察和猶大天天逼著「轉化」。有一回警察讓我們轉化,在電視上播放誣蔑大法、誣蔑師父的圖象,電視上一出現師父時,我感到十分親近,願意看,可看了幾天,同修們都「轉化」了。我知道不對勁了,這錄像不能看,就請求師父把我的場封住,不讓壞的東西進入我的場中。

我要回家了,一名同修對我說:「能不能把這紙條帶出去,曝光邪惡。」我讓她放心。走出黑窩時警察要翻包,當拿到最後一件物品時,我心裏說:「你給我放下!」警察乖乖的就放下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幫我。我更加堅定信師信法,回到家中我繼續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把糧米加工廠變成真相點

我家是糧米加工點,原來有三台機器,現在又增加了四台。我不能辜負師父的救度之恩,時時用大法要求自己,我很注重自己的言行,從小事做起。我加工時從不佔便宜,糧米不出乾淨不關機器,洒在地上的米我都給掃起來。顧客說:在別的地方加工,洒在地上的米掃起來人家都不願意。顧客米袋不夠用了,我就給準備一些,紮袋子的繩子常年由我提供。這樣一來二去,人們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我丈夫也知道很多真相,也會嚴格要求自己,顧客們把丈夫也當成煉功人。大家對我和我的家人很信任。

人傳人,很多人都到我這來加工糧食,最多的時候能有二十多人排隊等著加工。我知道這是師父安排來聽真相的,就這樣我的加工廠變成了真相點。大部份的人都相信我講的真相,一講就同意三退了。當然也有中毒太深的不聽,我就把真相展板貼在磨米房裏,即使不聽我講,也能看到一些大法真相信息。

去年冬天,從七十多里外來了三個男子排隊磨米,我就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其中一人說:「我是農務幹部,我當了一輩子幹部,我還能退黨?法輪功反黨,共產黨不好還給錢,法輪功怎麼不給錢?」他問我多大歲數了,我說六十六歲了。那個人說:「你就閒著,沒有社保。」我說有呀。他說:「那你拿共產黨的錢還說共產黨不好?」很生氣的樣子就走開了。

我在心裏和他們的元神說:眾生啊,咱們千萬年的等待,六道輪迴吃了無數的苦。你今天是為得這個大法來的,你就聽聽真相吧,為你的生命負責。創世主來救我們了,我是真心為你們好。我發正念清理他們背後的邪靈。不一會他們態度變了。我說你們進屋坐會兒,看看電視。我把電視打開,其中一人說:「這是明慧電視(註﹕這個警察把有關法輪功真相的電視節目都當作是『明慧電視』了),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是警察。」我說:「警察也是好人,你們更可憐。」他沉著臉走開了。我就對另外兩個人說:「大哥,退了吧。」他們都同意退。我就繼續給那人講真相。講了一會他笑了,也同意退黨。我把資料給了他們一人一份,他們走時說:「謝謝!」說了好多次「謝謝」。我說:「別謝我,謝謝大法師父吧!」

看到他們高興的樣子,想必眾生是能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和純真。

我在心裏謝謝偉大的師父!

用行動證實大法

二零一五年春天,有一個男子來磨米,磨完之後沒說甚麼就走了。第二天他到大集市上找到我,對我大吵大嚷,說:「你給我加的甚麼工,面都發霉了還有蟲子,怎麼吃?還收那麼多加工費!」氣呼呼的說了很多。我說:「不可能有這種事,保證不能。」他說:「甚麼不能,加工的不好還不承認!」說完之後氣呼呼的走了。

我想我是煉功人,不能因為這個事救不了他,還讓他對大法沒有好印象。他曾經說他村裏有幾個人是法輪功學員,怎麼怎麼不好,還趕不上他呢。我回到家對丈夫說了這件事,丈夫很生氣說:「我加工這麼多年還沒遇到這種事。我說可能是前世欠他的,咱家不是還有三十斤麵嘛,都給他吧。」丈夫同意了。

我找到他家,他出來氣呼呼說:「你來幹甚麼!」口氣很生硬。我笑著說:「都是我不對,我沒有加工好,我這有好的給你吧。」他笑了,說:「你這不賠了嗎?」從那以後,他的態度變了。他說:「我知道法輪大法好,是我們村裏的那幾個人沒做好。」

還有一回來了一個小媳婦加工完走了,把面放在加工廠忘了拿走。好在她來時我問過她姓甚麼,住哪裏。我找了一個認識她的人帶我挨家問。問到誰家都說:「忘了就忘了,還給她送回去幹甚麼?」那個給我帶路的人說:「人家是煉法輪功的,別人能給你送嗎?」那些人說:「是啊,法輪大法好!」

類似的事情很多,不多說了。

我能做到這一切都來源於師父的教誨。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