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把我從地獄除名

——我陰差陽錯的地府之行見聞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大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九年前的二零一一年七月在我身上發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我陰差陽錯的到陰曹地府走了一遭。我現在把我的親身經歷講出來。

我六十年代末期時在原三十八軍當兵時,大冬天攝氏零下十幾度,只穿著短褲光著膀子參加天津河道疏濬,落下了一身病。不但切除了扁桃體,而且心臟也出了毛病,胸口像有石板壓著,難受極了。轉業後回到家鄉縣城居住。我到處尋醫問藥,還練了很多氣功也沒有效。一九九八年,朋友介紹我接觸了大法。我剛看完師父的講法錄像第一講,我胸口壓了幾十年的石板不見了,全身說不出的舒服,一身輕鬆。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當時有農村戶口花錢買成城市戶口的政策。派出所和戶籍科警察收了我的錢後卻沒有把我妻子的戶口辦好,我四處舉報,告到了市裏,他們才終於退回了我的錢。他們為此一直懷恨在心。

幾年後,這幾個警察相繼當上了公安局和政法委的頭頭。一九九九年七月,邪黨開始迫害大法後,他們認為終於等來了報復我的機會。他們把我抓進看守所,指使一個死刑犯負責把我整死。這個犯人把我的頭往牆上使勁撞,後腦勺都被撞破了,流了好大一灘血,都以為我活不成了。幸得師父的保護,第二天我醒過來了。犯人都驚奇不已。

隨後我被送到了勞教所。在勞教所我在殘酷迫害之下,產生了怕心,感到修煉太難了,想放棄了。另一個同修說:「大法是千載難逢的宇宙大法,得到是多不容易啊,千萬不要放棄呀。」在同修的鼓勵下,我回家後沒有放棄修煉,但抓的不緊,帶修不修的。「六一零」不斷的騷擾,妻子承受不了壓力,和我離了婚,並說我只要不放棄修煉就再也找不到老婆。我爭鬥心上來了,我說:「我有退休工資有房子,怎麼就找不到老婆了?我馬上找一個給你看。」

很快就找到了一個。可是在前妻挑動之下,這個女的不但離開了我,還捲走我五萬元錢。我又氣又急,幾天吃不下飯。我去她家想把她找回來,被拒絕了。我失望沮喪的坐上回縣城的客車。

上車不久,我感到胸口心臟部位被拍了一下,然後感覺兩個人擰著我肩膀在空中飛,一會兒就來到一座高大巍峨的宮殿。只聽得一個聲音說:「王爺,您要的人我們給您帶來了。」那個王爺叫我抬起頭來。我看他頭上戴著古時候皇帝帶的前後都掛著成串的珠子那種帽子(書面名稱叫冕冠或旒冕),心想:既然穿著皇帝的服飾卻被稱為王爺,大概是閻王爺吧。我問:「你是不是閻王?」他回答道:「對,我就是你們陽間所說的閻王。你們陽間不是不相信有閻王、地獄嗎?現在你已經到了陰曹地府,我就是閻王。」

陰間為了防止抓錯人也是要核對身份、驗明正身的。閻王問我:「你叫甚麼名字?」我說我叫成福德。閻王翻了一下案桌上的一個大本子(大概就是生死簿吧),說:「嗯,有這個人。」閻王又問我:「你多大歲數了?」我說:「六十三歲了。」閻王「咦」了一下,嘀咕了一聲:「不對。」我趕緊說:「我這個『成』是成都的『成』哦。」閻王說:「錯了錯了,抓錯了。那個該抓之人叫陳福德,四十多歲,罪大惡極,陽壽已到,該抓的是他。」閻王馬上吩咐其它差役去捉拿那個和我名字幾乎相同的人。

閻王翻開另外一個本子,說:「你不屬於我們管。」我問:「我不屬於你們管,那屬於哪個管?」閻王說:「你屬於上面管。你看你的名字都已經註銷了。」我一看,果然我的名字被一筆勾銷了。我這才想起師父說過:「早期我就對你們講過,我把大法弟子每個人都在地獄裏除了名了,常人人人都在那裏的名冊中有名。大法弟子以前在地獄名冊中的名字我都給你們勾銷、叫地獄除名,那裏面沒有你們的名。」[1]哎呀!原來師父講的都是真的呀。以前我對師父的這段講法似信非信的,現在徹底信了。

閻王又對我說:「你知道嗎?你是有任務的,你的任務就是多做好事多救人。」我想:師父講過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人,沒想到原來陰間的閻王都知道啊。

閻王又說:「你既然來都來了,不妨參觀一下再回去。」吩咐抓我來的那兩個差役當我的導遊。

來到奈何橋前,看到橋下萬丈深淵,我不敢過。兩個差役架著我才過了奈何橋。差役說:「因為你是我們王爺的客人,我們才這樣客氣對你。如果是真正犯了罪的,哪管你怕不怕,鐵鏈子套上一拉就過來了。」

過了奈何橋,就看到一個一望無際的大池子,裏面全是人,被血水泡著,人們被鱷魚、毒蛇、獅子等各種食肉動物撕咬著,到處是殘肢斷腿,淒厲悲慘的哀嚎聲讓人毛骨悚然。儘管他們不斷的痛悔求饒,但無濟於事。過了這個池子,是一個極其寬敞的廣場,廣場上擺著各種各樣的刑具,每個刑具上都有人在受刑,刑具旁邊是施刑的鬼役。

我參觀的第一個刑具是一男一女被一個長鐵桿像穿糖葫蘆一樣穿在一起,兩個的臉都是上半部被割了,耷拉下來蓋住下半部份,相當嚇人。陪同的差役解說道:「這兩個是在陽間亂搞男女關係的,通姦。既然不要臉,就把臉蓋起來。」

第二處是一個人的舌頭被一個鐵鉤子鉤住吊著。差役說這個人是在陽間愛嚼舌頭、到處挑撥是非、唯恐天下不亂的人。

第三處是一個人被用小刀一片一片的割肉。差役說:「這個人在陽間愛佔小便宜,做生意缺斤少兩。他佔多少便宜,割多少肉。」我問:「他一生要佔多少啊,還得清嗎?」差役說:「還得清,還得清。還完為止。」

第四處是一個大胖子,肉被一坨一坨的宰下來,差役說這是個貪官。我心想:他在陽間貪錢的時候那百元大票子一捆一捆的,受刑的時候就一坨坨的宰。

正要參觀下一處時,閻王說:「時間到了,該回去了。再不回去,就來不及了。」

閻王又問我:「我剛才給你說的,你記住了嗎?」我記得。閻王說:「那你重複一遍。」我說:「要回去多救人。」於是,閻王叫那兩個差役快把我送回去。兩個差役提著我往上一扔,我心裏一驚,大叫一聲。叫聲剛停,就聽到耳邊有人問:「你喊甚麼?」

我定睛一看,原來我躺在縣醫院的重症監護室裏,病床邊坐著司機和售票員。

售票員說:「看到你昏倒後,我們以最快的速度把你送到縣醫院來,才把車開到車站下客。下完客,我們立刻就過來守著你。你輸液也輸不進,輸氧也輸不進。呼吸和脈搏都感覺不到,醫生都準備宣布死亡了。我們覺得你還有點體溫,就讓醫生再等會。你再不醒過來,醫生就要把你推進停屍房了。你看從六點到現在,都十點了。」

我把我剛剛在陰間的經歷講了,他們都非常震驚。

我知道,要不是師父的保護,我就真的回不來了。師父為了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真是操盡了心,儘管我做的那麼不好也沒有放棄我,還通過閻王的嘴提醒我不要忘記自己的使命、要多救人。

後來看到師父二零一八年的講法,心裏更明白了。師父說:

「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不歸三界管。從你自己發心要修煉的那一天起,你就在地獄中除名了。(眾弟子熱烈鼓掌)大法弟子如果死亡了,不會轉生,因為不歸三界管了,他不能在三界中轉生;也不歸地獄管了,地獄也懲罰不了你;你只歸大法管。(眾弟子熱烈鼓掌)那些早走的,不管是做的好的、沒做好的,或者是甚麼原因的,那些大法弟子都在那一個特別的空間裏,在那裏靜靜的觀察著你們,在那裏等待著最後的結束。(全場熱烈鼓掌)

其實我說的根本意思是想告訴大家,你們的生命就是為了這個而來的!(眾弟子熱烈鼓掌)別無選擇,真的別無選擇!這是大法弟子。常人哪,他可以六道輪迴、各界轉生;你們不能了,你們就是大法這件事情。所以哪,不做好,那留給自己的那就是悔恨。特別是那些老大法弟子,不要懈怠。你從那麼艱難的歲月中走過來、走到今天,多不容易!你不知道珍惜嗎?我都珍惜你!神都珍惜你!(眾弟子熱烈鼓掌)所以自己更應該珍惜自己。」[2]

師父早就已經把我們從地獄除名了,大法弟子都不歸三界管了。我們大法弟子身負救人的使命,眾生正在危難中,在急盼得救,我們唯有多救人,才不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