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上修 多救人 走出家庭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一日】一九九七年四月三日,經朋友介紹喜得萬古難遇的法輪大法

師父說:「一定要學好法,那是你們歸位的根本保障。」[1]「千萬不要放鬆修煉,千萬不要放鬆學法,一定要認認真真的,以前沒學好,今天師父又給你講了一遍,你回去之後一定認認真真的看書、修煉,思想不要溜號。」 [1]

師父告訴我們:「在救度眾生這件事情上不能放鬆,而且要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人,因為那實在是太關鍵、實在是太重要。」[2]

學了師父的講法,我就開始整個身心投入到講真相、救人中。這些年中,我一天到晚心裏沒別的可想,每天學法後,就想去救人。

那時早晚打工,其餘時間我自己支配。我利用中午時間學法,然後出去講真相。剛開始還沒有那麼大膽講,也不太會講,我就跟著同修出去,向同修學習如何做。走了幾次,也就能講了,也越來越會講了。發真相資料的過程,真是修心的過程,甚麼樣的人都能碰到,有農民、工人、學生、司機,更有國保警察。我本著這樣的態度:不論碰到甚麼樣的人,不論對方說甚麼話,我都不動心。

在一個大市場門口,我看見一個中年男子,我上前和他搭話,我說:「老弟,送你一張真相光盤。」他問:「你還有多少?」我一聽不對,今天碰到便衣了,我笑著說:「就這一張,別人送我的。我看你人很善良,這裏面的內容可好了,我看過,也讓你看看。」他說:「我是國保大隊的,你叫甚麼名字?」我笑了,說:「這我不能告訴你。」他又問:「你家在哪裏?」我說:「這也不能告訴你啊,我是來救你的。」我說,「咱們碰到就是緣份,你是國保的也好,甚麼也好,都得得救,都得明真相,我今天就是要救你……」

我非常和善的跟他講,他聽著聽著,表情變了,態度緩和的說:「你回家吧,你今天碰到的是我,要是別人,不一定怎樣你呢!」我說:「我謝謝你的善良。」他把光盤揣到兜裏,微笑著走了。

有一次給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一張光盤,他馬上就摔到地上,還罵我,一下圍上不少人,他說了很多難聽的話,我不動心,知道是去我的人心的,特別是愛面子的心,我就把它當作一次提高的機會,熔煉我的大忍之心。我把光盤撿起來,就當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離開了。

有段時間,我和同修一起出去講真相救人,將縣城的四條主街和各條小街的所有門市裏的老闆或店員都講過真相勸「三退」。一天,我倆正在給人講真相勸退,被不明真相的人惡意舉報,特警開車來把我倆綁架,劫持到特警大隊。

副大隊長說,法輪功不會讓錄口供的,就讓一個小警察把我們送到看守所。路上我就給小警察講真相,他明白真相後,退出加入過的邪黨組織。我倆在市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看守所裏,我倆見人就講真相救人,講善惡有報是天理,「法輪大法是正法」。雖然還是有幾個沒退的,但她們也明白了「法輪大法好」。

這次我根本沒把它看成是被迫害,因為在哪我都是救人,十五天結束,讓四十幾人明白真相得救了,謝謝師父看護!

一段時間,我們十多位同修到百里之外的邊遠地區趕農村大集講真相救人。真相資料準備齊全。有大法真相護身符、真相光盤、真相期刊各種真相資料,一到集日,每人滿滿一大兜,背在身上,乘坐一個多小時的公交車趕到集市。

這個農村的大集好大呀,人山人海,那個地區很少有同修,眾生得不到真相,我們這一去,一下像炸了鍋,有接真相資料的、有要真相護身符的,家有播放機的就要光盤。不到兩小時,大家帶的各種真相資料都發光了,有沒得著的人還想要,大家說下個集再見。

山裏人善良、淳樸,受邪黨矇蔽太深的講真相也有不信的,但大多數都相信,「三退」很順利,第一次去,共勸退了一百多人。後來最少的一次也能勸退六、七十人。大家心情都非常激動,當然大家都知道師父早把我們的路鋪好了,就等我們去做。

還有一次,碰到一個男士,五十多歲,我給他護身符,講真相,他說,「早就知道法輪功講三退,十年前就有人給我講過,我不信,不退,」不以為然的樣子。我說:「老弟,今天咱們相遇一定是有緣,咱倆嘮嘮行嗎?」「行啊!」他說。我說:「你一定得退出!這是性命攸關的大事。」我講了江澤民誣陷法輪功迫害大法弟子的原因,大法的美好,中共殘酷迫害,可大法在中國是合法的,是江澤民和中共違法,強權鎮壓,法輪功是佛法,迫害佛法的人必將遭到天懲,這是千真萬確的。你說不可怕嗎?我們犯得上為它做陪葬嗎?最後我說:「讓你『三退』其實是在救你,退還是不退,你掂量掂量吧。」這時他說,「大姐,我明白了,我是黨員,我退!」並一再說謝謝,我說,謝大法師父吧,救你是大法師父。我們只是給你講明真相,讓你自己選擇光明與前程。

我們從發真相冊子、真相護身符、台曆、到發錄製了《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語音真相等內容的小廣播器,受到山區農民的歡迎。

後來同修就三三倆倆結伴而行,春夏秋冬不誤,我們持續在各個集市講了兩年的真相,那裏的人幾乎都認識我們了,我們一去就翻我們的資料兜,大家都像老熟人一樣。冬天冷夏天熱,大家無所謂。過程中大家去掉了很多的人心,如怕心、安逸心、不願吃苦的心、不平衡心、爭鬥心等等。我謹記師父的教誨:「反迫害救眾生中成就著大法弟子,走好自己最後的路吧。」 [3]

用善化解家庭矛盾

從二零一七年五月份我開始背《轉法輪》,以前也很努力學法,但有時不入心,通過背法使我更加心靜。那種看問題思維更準確,在處理問題時增加了智慧,使我更加理性。理解修煉中出現的問題。遇事用法衡量。

在這二十年的正法修煉中,我經歷的太多,由於舊勢力的參與破壞性的所謂考驗,製造了這場史無前例的這場迫害,給我的家庭、親友造成很大的傷害。丈夫膽子小但人很正直,知道大法好,邪黨迫害他很害怕。每當我被非法關押回來時,他不讓我回家,讓我去娘家。我也不生氣,只找自己。我時不時的被非法關押,一家老小全靠他一人也很不容易,無論他怎樣對待我,我都不生氣,該幹啥幹啥,做飯,收拾屋子,幹完,我就走。我不在乎他的態度如何,以平和的心態對待眼前的一切事。

師父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 [4]我心性到位了,他也變了,最後他說:「你回來吧。」我們一家又團圓了。

二零一七年到二零一八年間,他退休了,有了退休工資,手裏有了錢,他開始跟我嘔氣,他說他有錢了,不用我做飯了,開始和我打架,罵我,揚言殺我。問我要大法,還是要他。我說哪個我都要。他說不行。我說我要大法。他說不跟我過了,就自己去平房住。

我知道他小心眼,捨不得吃,捨不得花錢,我就做一些他愛吃的飯菜給他送去。因他不讓我見他,我在他不在時給他送過去。過了半年,他自己糟蹋的不像樣子,臉瘦的剩一窄條。我再見到他時,我說你不願做飯,就回來吧,他甚麼也沒說自己回來了。

回來不長時間,他又找茬嘔氣,我不動心,心想:舊勢力你操縱常人想干擾我修煉,不好使。我不看他的臉色,該幹甚麼幹甚麼,就當沒看見。過完大年,他在一家木材店打更,放了一天假。我晚上發完十二點正念,我沒進臥室睡覺,臥室很熱。我想在客廳躺一會,就晨煉了。他突然被邪惡因素操控大喊,手拿菜刀舉得很高,說要殺我,這時我抬頭看他,他的眼睛通紅,怒目圓睜,頭髮都豎了起來,高舉菜刀,說:「我殺了你!」我瞥了他一眼,心想:「我有師父,你動不了我。」此念一出,他立即放下菜刀,我告訴他回屋睡覺,他就躺到沙發上睡去了。

我知道剛才這一幕完全是舊勢力操控所為。我煉完五套功法,躺下歇一會,六點發完正念,我就做飯,他早上起來就說:「咱倆今天離婚吧。」又開始說我。女兒也起來了,就問:「你倆咋的了?」當得知她爸要殺我的事,女兒拿起剪子橫在自己胸前,對她爸說:「你別作踐了,你殺我吧!我命是你給的,昨晚你要把我媽殺了,我都不知道!」他兩手交叉在眼前,趕緊擺手說:「爸不打了,爸不打了,不打了……」說完,他把自己的東西收拾了一下,帶上生活用品及工資卡要走。當時我手裏有生活費兩千多元,我說:「咱仨人把這錢分了吧。」多給了他幾百,這麼多年,他實在不容易。

他臨走時,還告訴我不讓我去他那兒。他走後,他妹妹過來了,我們嘮了一陣。我心裏很難受,落淚了,忽然人心翻上來了,回想往事,那麼苦的日子我們都熬過來了,我沒一句怨言,他有退休金了,就了不起了?我再往下想時,馬上意識到不對,這不是人心招的鬼上門嗎?既然事已至此,那就順其自然吧。

我拿起《轉法輪》一下就翻到這一頁,師父說:「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 [5]

我問自己,你為甚麼來到世間?是為他來的嗎?你不是為得法修煉成就生命嗎?你還執著人的甚麼呢?就把他當作一個眾生,善待他讓他得救,何必跟他計較呢?我還有依賴心,利益心,覺的他退休了,有了退休金,將來生活寬裕點,不用為生活奔波了,他之所以執意要走,其主要原因是邪黨把他嚇的,我每次被綁架,都把他嚇的夠嗆,我們這麼多年早已斷絕夫妻之事,這些事對他來說都是事,這些人心被邪惡鑽了空子,鬧起了風波。

過了約六、七天,他電話找我,和我談談。我去了,見面後,他說我怎麼怎麼的對不住他,受了很大的委屈。我很無奈的說:「既然這樣,我們離婚吧。」這些年我一被迫害,他就要離婚,到我母親那兒說離婚,我說:「這些年也確實委屈了你,這回咱們倆離婚吧。」我是真心說的,他想了想,忽然像小孩子似的說:「我不離,誰也沒有你好。」

我倆談了很多,最後他說:「我喝了點酒,以後不喝了,」現在他真不喝了。他說等他冷靜冷靜再回去。我說:「你自便,你覺的怎麼做好,你就怎麼做。」

這關我是越過越明白,因為我是主角,一切都是為成就大法弟子而演戲,後來他在電話裏又說要殺我的話,隔幾天就提這話,我告訴他,你不要再說殺我的話了,你殺不了我,我有師父保護,我是修真、善、忍的好人,你動惡念會把你自己毀了的,善惡有報。你看你的臉現在都啥色?鐵青。你以前是啥色?很健康,現在多難看!你不改變你惡的行為,你很危險,你就不能得救。他馬上到鏡子那照鏡子,看到了自己的變化,觸動很大。

自那以後,他心態變化很大,一天比一天好,在這過程中,我更加善待他,多關心他,吃穿都可著他,哪怕一件小事都先想著他,修我的大忍之心,大善之心,我們家現在其樂融融,充滿了歡樂。他現在人也在變的開朗、勤快,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5]。

有不在法上的,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再精進》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