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以控制病毒為由封鎖了4600萬人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一日】(明慧記者編譯)據美國商業內幕網1月28日報導,中國以控制武漢冠狀病毒為由封鎖了4600萬人,但縱觀歷史,隔離區一直是由不幸組成的謎語。

將健康人與患者分開的想法並不新鮮,可以追溯到舊約時代隔離麻風病患者。

【舊約時代通常是指從伊甸樂園的產生、到沒有文字記載的史前文化、到出現文字記載的公元前2000年、再到公元前753年羅馬帝國出現並發展至公元元年的時期。(羅馬帝國於公元1453面滅亡。)】

以下是歷史上隔離區最突出的例子和失敗的例子。

1343年鼠疫在威尼斯開始了第一個「正式」隔離區

1348年,威尼斯建立了第一個官方隔離體系,以防止鼠疫或「黑死病」通過其港口擴散。威尼斯人委員會有權阻止船隻、貨物和被疑感染的人進入城市40天。 在此期間,該市在海岸附近的一個島上建立了一個收容中心,感染者被送去等待他們的40天觀察或死亡。這個隔離期被稱為「隔離區」,採用的是意大利語中「40」這個單詞。因此,第一個正式的「隔離區」誕生了。然而這些努力幾乎沒有阻止瘟疫的傳播。黑死病最終導致1500萬人喪生,約佔歐洲人口的五分之一。

1793年黃熱病爆發 在費城各地蔓延

1793年,費城爆發了傳染性黃熱病,造成約5000人死亡。在危機高峰期,成千上萬的人被迫遷移,政府試圖通過把水手隔離在城外一家醫院來控制這種疾病。這是美國首次建立隔離醫院,其名稱為拉撒路(Lazaretto),採用的是《聖經》中耶穌所治癒的麻風病人拉撒路的名字。但是這些努力並沒有像官方希望的那樣對疫情有所幫助。黃熱病通過蚊子傳播,最終證明寒冷的天氣對阻止這種疾病反而更有效。

1832年霍亂席捲紐約市

1832年6月,一艘來自奧爾巴尼(Albany)的汽船帶來了霍亂在加拿大蔓延的消息。幾乎在同一時間,紐約市長沃爾特﹒鮑恩(Walter Bowne)立即發布了一項嚴格的防疫措施,宣布任何車輛不得「進入距市區300碼之內」(300碼大約為一英里半),以保護這座城市。

但是隔離對遏制這種疾病沒有多大作用。到6月底,第一個霍亂病例報告到市政府;到傳染結束時,已有3500多人死亡。此外,70,000人離開紐約,將疾病傳播到美國其它地區。

斑疹傷寒在紐約市爆發

1892年,曼哈頓下東區的俄羅斯猶太移民爆發了斑疹傷寒。當地衛生部門將數百名移民拘留在東河北兄弟島的帳篷中進行隔離。但是,生病或被懷疑患有這種疾病的非移民紐約人並沒有被從家中帶走,也沒有得到如此嚴厲的隔離。

1900年,鼠疫恐慌導致舊金山的中國移民被隔離

在世紀之交,舊金山的當局在發現一名男子死於旅館地下室之後,將華人移民隔離。幾天後解除了隔離,但一些被迫隔離過的華人勞工失去了工作。

1907年,臭名昭著的「傷寒瑪麗」因通過其烹飪的食物使人生病而被隔離。

瑪麗﹒馬隆(Mary Mallon ,1870?-1938)是一位愛爾蘭移民,是美國第一個被鑑定為傷寒桿菌攜帶者的人。她本人對傷寒具有免疫力,但作為廚師,她在紐約地區傳播了傷寒。瑪麗從1914年起住在兄弟島(Brother Island)直到1938年去世。瑪麗﹒馬倫在歷史上被稱為「傷寒瑪麗」。傷寒是一種致命的沙門氏菌。

噹噹局意識到瑪麗開始了該市傷寒爆發的時候,她在北兄弟島被隔離了三年。獲釋時她告訴當局,她將永遠不會再冒疾病傳播的風險為別人做飯。但是她在1915年違背了這一諾並被送回島上,進行了長達23年的終身隔離。

從1918-1919年,大規模的流感爆發在歐洲和美國造成了大規模隔離

近期歷史上最嚴重的流感大流行使全世界五千萬人喪生。大約有六十七萬五千名美國人死亡。在危機最嚴重的時期,幾乎每個主要城市都在努力隔離感染者,切斷公共交通,關閉學校並阻止公眾聚會。

NPR報導,儘管這些努力可能有助於疾病暫時傳播,但仍有數百萬人死亡,這些方法在很大程度上被視為「具有極大的社會破壞性」。

1944年,美國通過《公共衛生服務法》,確立一套明確的檢疫法律

1944年,美國政府首次對聯邦政府隔離公民的權限建立了清晰的理解。

據疾病控制中心稱,公共衛生服務局有權防止「傳染病從外國傳入美國,在美國傳播和傳播」。

到目前為止,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仍根據該法律運作。

1986年,HIV陽性患者在全古巴被隔離

PBS稱,從1986年開始,古巴宣布第一例HIV / AIDS為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並開始對所有檢測出HIV陽性的個體進行無限期和強制性隔離。

患者在稱為療養院的治療中心被隔離。直到1993年,患者在完成為期八週的治療過程後才可以選擇回家。

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於1967年接管了美國的隔離責任

1967年,美國疾病控制中心成為負責執行美國隔離的聯邦機構。在這段時間內,美國有55個檢疫站,位於「每個港口,國際機場和主要邊境口岸」。

2003年,全球爆發的薩斯病成為「21世紀的第一場大流行病」

二十一世紀初期,薩斯(SARS)冠狀病毒引發了世界範圍的恐慌和多次隔離。該病毒起源於中國,被稱為「21世紀的第一大流行病」。

2020年,武漢冠狀病毒導致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隔離

中國已經隔離了16個城市,試圖遏制武漢冠狀病毒,估計有4600萬人被封鎖。

1月23日,武漢市政府關閉了該市的公共交通,包括公共汽車,火車,輪渡和機場。在黃岡,鄂州,赤壁,仙桃,枝江,錢江,黃石,咸寧,宜昌,恩施,向陽,荊門,孝感,當陽和隨州等城市中,隔離區緊隨其後。

但是一些專家擔心,隔離檢疫可能來不及,甚至使獲取食物、燃料和醫療用品更加困難,甚至可能使情況更加惡化。武漢市市長說,在隔離生效之前,有500萬人逃離城市,因為中國城市工人正趕赴黃曆新年。

在布法羅大學研究中國歷史的城市歷史學家克里斯汀﹒斯台普頓(Kristin Stapleton)告訴《商業內幕》的亞里亞﹒本迪克斯(Aria Bendix),她認為「許多人可能都對這種冠狀病毒和已經成為高科技社區的監視感到恐懼在中國城市無處不在。」

爆發於武漢的冠狀病毒被科學家稱為2019-nCoV。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