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法輪功學員揭露迫害 民眾關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九日】(明慧記者雪莉柏林報導)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五日,德國柏林法輪功學員在斯特格利茨城區(Steglitz)的聖誕市場,向民眾傳播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的真相。十二月六日,他們又在著名的亞歷山大廣場(Alexanderplatz)繼續表演功法和進行腰鼓表演,展現法輪大法修煉者向上的精神面貌。

柏林西南部的斯特格利茨具有傳統的中產階級特徵,柏林第二大商業街就座落在這裏。今年因為疫情的關係傳統的聖誕市場被取消,但是週五的晚上這條商業街上來來往往的行人還是不少。

'圖1~5: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五日柏林法輪功學員在斯特格利茨城區演示功法、分發真相資料、徵集簽名。六日,他們在亞歷山大廣場精彩的腰鼓表演吸引民眾拿出手機拍攝。'
圖1~5: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五日柏林法輪功學員在斯特格利茨城區演示功法、分發真相資料、徵集簽名。六日,他們在亞歷山大廣場精彩的腰鼓表演吸引民眾拿出手機拍攝。

在柏林住了五十年,來自香港的郭先生表示:「法輪功沒有錯,我要告訴大家法輪功沒有錯。我希望中共早日滅亡。以前香港那麼好,現在經過了二十多年就全都垮掉了。美國也被中共搞得亂七八糟。只有川普能把它滅掉。我支持川普,川普幫中國人的忙。中共就是壞,是恐怖組織,我們應該反恐,一定要把共產黨解體,中共跟中國人就脫離開了。」

'圖6: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五日來自香港的郭先生為支持法輪功學員反迫害簽字。他直言中共是恐怖組織,應該早日滅亡。'
圖6: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五日來自香港的郭先生為支持法輪功學員反迫害簽字。他直言中共是恐怖組織,應該早日滅亡。

布拉曼(Braman)女士是第一次聽說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她和友人先後簽了字,她告訴記者:「我感到非常震驚,有人會為了堅持信仰,器官被掠奪然後被謀殺,這讓我不寒而慄。我簽了這個字,所以我想用簽字來表示我的譴責,不管在哪一個國家這樣的事情絕對不允許發生。因為人的尊嚴是不可被侵犯的,不管他是在監獄裏還是在自由世界,我感到憤怒。這樣的事情是絕對不能發生的。」

她的朋友李斯特(Rister)說:「我也是第一次聽說這個事情。我們老遠就看到這個橫幅,特地走過來問一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經濟發展和維護人的尊嚴是同等重要的,是窮是富,人的尊嚴都不可侵犯,這是一回事,這不是二者取一的事情。」

'圖7: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六日,布拉曼(中)和李斯特(右)女士一起在柏林亞歷山大廣場,為停止迫害簽字。'
圖7: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六日,布拉曼(中)和李斯特(右)女士一起在柏林亞歷山大廣場,為停止迫害簽字。

柏林人格西(Gerch)先生是搞政治研究工作的,他說:「我在媒體上聽說過法輪功。我是政治學家,我覺得我們得讓中共知道界限在哪裏。我覺得中共對全球越來越明目張膽地控制,想起領導作用,這非常危險。他們想把他們的(共產主義)系統在全球得以推行。我簽字支持反迫害,我覺得人還是應該為自由抗爭。看看香港就是好例子,我們不能退縮不能放棄,因為這是對的做法。」

瑞婷格(Röttinger)女士來自拜恩州。她說:「我希望西方國家不只是把眼睛放在刺激消費跟賺錢上,而是對於人本身多關心一些。不能光看哪裏有錢賺,或是可以買到便宜的東西,同時卻把中國民眾本身給忘記了,忘記了他們生活在恐懼當中。我去過中國,十分有感受。西方國家必須做一些具體的,所以我覺得我們(和法輪功學員)站出來很好,在這裏讓民眾知道發生了甚麼,請他們簽字。我覺得像通過徵簽的方式很好,可以多做一些。」

'圖8: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五日格西先生(圖中紫衣男士)在簽名,他認為中共非常危險,法輪功學員絕不能退縮。瑞婷格女士正在簽字,她認為法輪功學員向民眾徵簽講真相的方式非常好。'
圖8: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五日格西先生(圖中紫衣男士)在簽名,他認為中共非常危險,法輪功學員絕不能退縮。瑞婷格女士正在簽字,她認為法輪功學員向民眾徵簽講真相的方式非常好。

意大利小伙子索馬素法吉利(音譯)因工作的關係生活在柏林。十二月五日晚上,他和朋友經過法輪功學員在史戴格力茲的展位時,馬上停下來。

他告訴法輪功學員為甚麼他要反對中共:「我覺得歐盟和所有成員國應該針對中共的人權的迫害邁出一大步。我們在紙上做很多的文章,其實根本沒有用。我們得實實在在的有一些具體的(懲治)行動,比如針對中共對香港的危害。我知道中共在疫情上癮瞞真相,還在疫情發源地上抹黑西方國家,這是很荒唐的。西方世界在討好中共,各大主流媒體被征服,他們一心要討好中共。以為中共在疫情上真的取得了甚麼勝利,其實中共並不看重死了多少中國人,?他們只是一味用強制的集權的控制手段,包括用酷刑。」

'圖9: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五日意大利小伙子索馬素法吉利,在法輪功展位前和學員交談,他認為歐洲人應該一起對抗中共的意識形態。'
圖9: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五日意大利小伙子索馬素法吉利,在法輪功展位前和學員交談,他認為歐洲人應該一起對抗中共的意識形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