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對美國大選一點感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三十日】生活在加州,周圍幾乎所有朋友都支持民主黨,反對川普。但我跟他們講大法真相,中共迫害人權,他們都很能理解,也都非常支持。我當時覺得,不能讓周圍朋友覺得我親川普,不然不僅會不理解我,說不定還會對大法產生負面影響,他們想支持哪個政黨就讓他們支持去吧。所以這次大選前,我一直很避諱跟我的朋友們談論美國政治。

十一月初美國大選開始後,明慧編輯部發布通知《原則和基點一定要明白和清醒》,師父也在大紀元網站和明慧網發表新經文《大選》。一時間,同修們紛紛悟到這不僅僅是一場政治選舉,更是一場正邪大戰。

現在整個美國高等教育嚴重左傾,加上主流媒體扭曲事實的報導,在媒體宣布拜反右當選後,我的朋友們都在社交媒體上說,「拜(反右)當選了,美國終於有希望了!」看著他們發的這些大段大段的讚美拜反右及其極端份子同伴的文字,我當時覺得,讓我的同學朋友們接受川普是「天選之人」,他才是拯救美國的希望,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我不停的想,我的朋友們對大法也支持,也了解中共迫害人權,散播病毒,怎麼在最後關頭,在美國大選這個問題上這麼看不清呢!

那種感覺,就像考試本以為題答的差不多了,結果臨交卷前突然來了一道加試題,而且題型還是我最不會的那種。一時間很多負面情緒撲面而來,覺得無力、絕望,不知該如何去做、去講真相。有天晚上看著我的好朋友給我發的短信都忍不住痛哭,因為我怕在這最後關頭,我跟她講不清真相,讓她不能得救。

但冷靜下來,其實我這麼難受的原因是我不想跟美國人聊美國政治,不想讓他們對我有意見,其實也是我內心深處的安逸心在作怪。以前在大陸的時候,每次跟同學講真相前都得發正念,講的時候也要選個安全的地方,有時候講一次不行,還得多次的講,不被理解的情況也常常發生。但到了美國來之後,講真相似乎變得容易了很多。周圍的朋友幾乎所有人一講就明白,絕大部份也都非常支持。不知不覺的,也滋長了我的安逸心,面對現在可能會不那麼容易講真相的時候,我就不願意了,這種安逸心以「絕望」、「無力」的形式湧上來。

有天讀到明慧網的一篇交流文章《從正法理的角度清醒看待隱蔽的迫害》讓我感觸頗深。讀後我悟到:我這種負面情緒的產生還是我不夠信師信法。當悟到需要跟朋友們講大選真相的時候,我一直用人的思維在想用甚麼方法去講會讓他們接受,想來想去覺得甚麼辦法都沒用,所以就更加絕望。這些負面情緒也直接導致我不願學法,每天閒下來就想去網上看看視頻,麻痺自己,不去想這些「煩心事」,以致惡性循環。但其實作為大法弟子,智慧是從法中來的,在常人看來不可能做到的事,如果我們正念足,就一定能做到。

師父在回答弟子提問時說:

「弟子:有些海外的華人,基本上了解了國內迫害真相的,也表示了同情和對邪惡的譴責,但是他們不信大法,不信師父是度人的,反而說一些不敬師父的話。

師:那你就不要跟他去講師父是度人的,你就講迫害就完了,別講那麼高啊。如果有人問到了,他也能理解,那你才可以對他講,也不要講高了。

人是理解不了修煉人的,三言兩語也是說不清的,所以就會適得其反。不要講高了。你想把你在修煉中認識到的法理一古腦的都講給他,你就把他嚇住了。你是經過了那麼多年的修煉才認識到這一步的,你想讓他頃刻之間達到你這麼高?怎麼可能呢?你都是一步一步修上來的,何況他只是個常人在聽真相,而且是被毒害的人呢?所以千萬不要操之過急。」[1]

我悟到,如果不能一下轉變常人的想法讓他們支持川普,那就一步一步來,先從大選作弊說起,畢竟作弊這件事是有證據的。

如果弟子有這個心,師父會給我們機會的。前幾天去我朋友家吃飯,我很猶豫要不要在飯桌上提起大選的話題,因為她和她妹妹都很支持拜反右,而且那天正好是她們傳統的印度燈節,我不知道聊起大選話題會不會擾亂節日氣氛。結果飯都快吃完了,她妹妹突然問我香港國安法的事,所以我就從中共迫害香港人權講到中共滲透美國導致疫情嚴重,再到現在居然在背後操縱投票機器干擾美國大選。說完她們都點頭說,是啊,中共滲透美國太嚴重了。我當時聽了還很吃驚,因為上個星期我跟我朋友打電話聊到這個話題,她還說我想多了,說美國怎麼可能會變成共產主義國家呢。

我還意識到,我講真相時總會想常人得救的標準是甚麼,覺得這個都去看過神韻了,那個說為我能去紐約參加法會感到激動,那個也簽字反活摘器官了,是不是她們都達到標準了?尤其這次大選的事情發生後,我也一直在琢磨,現在「標準」變成要支持川普了嗎,以前這些還算嗎?但後來我悟到,最後的事情到底怎麼樣沒有人知道,講真相不是一件任務,完成了就可以打一個勾,作為大法弟子,在最後有限的時間裏,只能盡全力去做,老去想「標準」其實也是安逸心,覺得達到標準了就可以休息了。

以前在國內講真相的時候,開口前總是害怕,但想到明慧網上同修交流都說「真正救人的是師父,我們只是動動嘴而已」,我就不想那麼多了,全部交給師父,我張嘴說就行了。其實現在也是,如果我們有這個心,把自己常人執著的情、顧慮都放掉,做到真正信師信法,師父會給我們創造機會,幫助我們的,而我們用常人的辦法怎麼也做不到的。

在正法的最後,深感還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希望能在剩下不多的時間抓緊做好三件事,不再鬆懈。

個人淺悟,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