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信師信法的一點感悟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長期以來,對於背法我總是半途而廢,最後不了了之,我很苦惱,但一直也沒有突破。一背法,私心雜念等就甚麼都上來了,背法背的特別慢,一天只能背一段。所以背著背著就心灰意冷。因為背的太慢,最後就背不下去了。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為甚麼我與法總是隔了一層甚麼?這種間隔不能讓我完全溶於法中。不止表現在學法上,在做其它的項目上也很少善始善終。這種間隔究竟是甚麼?

昨天,我忽然明白了,長期以來,不論做甚麼,我總是「我要去做,我要去學法,我要去如何如何」,遇到難處很少求師父,認為這是修煉路上的困難,我應該自己努力走過去,不要總是麻煩師父。

在常人中,我就是一個萬事不求人的人,再難的事都自己來扛。我把這種觀念帶到了修煉中,比如學法從來不願意上小組,做事情總是獨來獨往。如果同修不來找我,我很少去找同修。這麼多年要不是協調人一直拽著我,我可能一直是獨修的這種狀態。

在我和法之間,隔著一個自我。這個自我使我不能完全溶於法中,不能把自己完全交給師父。這其實是一個信師信法的根子問題。就像金子的冶煉一樣,總是純度不夠,總有雜質──那個雜質就是自我,就是私。

信師信法還表現在一些執著心的捨棄上。前幾天,有常人欠了我幾百元錢,我的心放不下,向她要,但她就是不給。後來雖然給了,但是不再與我說話,斷絕了往來,這個利益之心使我和眾生有了間隔。

我心裏放不下時,為甚麼想不起師父呢?把一切交給師父,得與失都由師父安排,還會有甚麼放不下的呢?

我看到一篇交流文章中寫道:一位同修被惡徒打的從頭部到四肢、到心臟都沒有了知覺。但她放下了生死,把一切都交給了師父。最後師父從心臟開始以點帶面,讓她恢復知覺和意識。這就是信師信法純度的差距和對應的不同結果。

當我找到長達幾年的消沉狀態的根源就是信師信法不夠,不能做到百分之百的把自己的一切交給師父這個根源時,我下定了決心,每天加強自己的主意識,把一切交給師父。之後,我的背法質量和數量有了很大的變化,我可以做到一天背三至四頁甚至更多的法。這是我從來沒有做到過的事情。

個人層次的一點認識,寫出來與同修交流。有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