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冤獄 湛江余梅被迫害體重降至七十斤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廣東省報導)廣東省湛江市法輪功學員余梅,自中共九九年迫害法輪功後,累次受迫害,在中共監獄、洗腦班裏,她共計度過至少十年,又流離失所三、四年。只因為她堅定信仰真、善、忍,中共惡黨就把她迫害的家破人亡。二零一六年,余梅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她在此期間被迫害體重由一百三十多斤降到六、七十斤,頭髮全都白了。

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一日晚上,余梅與一位法輪功學員在市區內發真相信息,救度世人,被所在市區中華派出所警察包圍,綁架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裏,惡警們對余梅逼供,派出所所長朱大鴻指使手下一幫惡警把她往死裏打,並邊打邊粗言惡語謾罵。罵夠了、打累了才消停。第二天晚上十二點左右,又將余梅送往湛江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

在看守所裏,余梅不配合惡人的無理迫害。她絕食抗議,被湛江市第一看守所所長梁春曉、派出所所長朱大鴻勾結市「六一零」頭目黃祖華等人,指使犯人對她野蠻灌食,余梅被迫害的死去活來。

同年十二月十二日,余梅被非法開庭。好心人給余梅請來了正義律師,律師在法庭上為她有理有據的做了無罪辯護,而法官卻踐踏法律,余梅被非法判刑四年。余梅上訴到中院。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余梅被劫持到廣東省女子監獄四監區。

在這所人間地獄,余梅堅持自己沒犯法,不是犯人,不配合邪惡。她被監獄警察侮辱迫害,刑訊逼供。獄警指使、教唆殺人、販毒、吸毒、詐騙等犯人對余梅使用各種刑罰:罰站、罰蹲、長時間固定一個姿勢不許動的蹲,支撐不住了,臀部一沾地,犯人們就一擁而上,對余梅拳打腳踢。

她被罰蹲一個多月,腳腫的像氣球一樣。她們見余梅不配合,又用其它惡毒手段。拿筆尖用力擊她的陰部;用筆尖猛戳她的腳底心;用力打頭部;反複擊太陽穴;大把揪頭髮;抓著頭髮用頭碰牆,撞得她頭昏眼花;猛力擊心口,一拳擊來,余梅全身發軟,腳跟沾不著地。

惡人們又開始逼迫余梅寫所謂的「轉化書」,她不配合,堅持修煉真、善、忍,拒絕「轉化」。惡警又加足人力,迫害步步升級。一天晚上,惡警指使三個兇狠、心毒手辣的犯人把她拖到暗間,在她背後用手、膝蓋猛擊她的後背,把她打的暈死在地。等她甦醒過來後,雙手用力抓住她乳頭往上背,乳頭被捏破了,鮮血直流,把衣衫都染紅了。惡人看到血都把衣衫染紅了,怕被曝光,就把血跡塗抹掉。

天將要亮了,三個兇狠的黑面女漢也打累了,才把余梅送回監房。一回到監房,她們就逼迫讓她馬上把那套被她們迫害時染有血跡的、髒兮兮的衣服換掉。天亮了,又接著迫害她,讓她一個人超負荷打掃完公共場所的衛生。

從那天起,監獄又用奴役迫害余梅,還限制她的各種日常生活。五、六個人一天都清潔不完的公共場所,強迫她一個人搞完衛生。不許她與任何人說話,就像啞巴一樣,整天只埋頭幹活。超額的奴役,使余梅從早到晚,沒停沒歇的幹,包夾拿小板凳坐在那看著。李型警察指使包夾鐘小娟、林小莉等三人把怒氣全發洩到余梅的頭上,幹活動作慢一點,就被辱罵,受刑。

惡人心毒手辣,詭計多端。她們每天不間斷的迫使余梅做清潔和所謂的「學習」。每天搞完衛生,就逼迫她看誹謗師父、誹謗大法的錄像、材料等。不肯看就辱罵或毒打。看完了,又逼迫她寫罵師父、罵大法的材料。余梅不肯違背良心罵、不肯寫,就對她拳打腳踢,不給飯吃。

把打來的飯菜放在她面前,不讓她吃,然後就逼迫她「轉化」,出賣其他法輪功學員。余梅不配合惡人的無理要求,惡人就當著她的面把飯菜倒掉,不讓她吃。這樣她就又得餓一整天,或只給少許的一兩口稀飯。

夜間幾個包夾還輪流看管、限制余梅的睡眠。她們陪累了,就把氣憤發洩到余梅身上。打罵聲不斷,犯人們被惡人的打罵聲吵醒了,加重受罪的還是余梅,招來的又是一陣圍攻,挖苦。

從肉體到精神上,余梅遭受著不斷的折磨。三伏天,每天汗水都浸透衣服,不許她洗澡,不許換衣服。內衣、外衣都穿一個多月,衣服起上一層厚厚的白鹽。還要招來犯人的罵聲和白眼,罵她不講衛生,自找苦吃。這樣的迫害長達半年有餘。

因余梅不配合惡警們的要求,惡警指使包夾沒收余梅的生活用品;不讓她上廁所,尿屎急了,就讓她拉在自己的褲子裏;不給衛生紙,逼迫她用自己乾淨的衣服或被子擦。惡人看不順眼了,就對余梅破口大罵,甚麼難聽罵甚麼。還不解氣,就找藉口用力把她往死裏打。

在廣東女子監獄,余梅在漫長的、沒有人性的嚴管迫害期間,惡人對她百般的刁難。長期餓著肚子;還幾次被打昏;差點被迫瘋;人瘦的皮包骨頭,一百三十多斤的體重,被迫害的只剩下六、七十斤;頭髮全都白了;前門牙齒被打掉了三顆。

在監獄裏,惡警一邊對余梅不擇手段的殘酷迫害,一邊買來物品到鄉下誘惑、收買她八、九十歲的老父親。還拍攝造假視頻,逼迫余梅看,想以親情來動搖她放棄修煉真、善、忍。

四年裏,惡警對她的呵斥聲、打罵聲從未間斷。期滿時,瘳姓惡警還卑鄙的怒斥她道:「要閉好你的嘴,你吃的苦也不少了。」邪惡是怕余梅出來曝光她們的罪惡。

身心飽受摧殘的余梅,自從被非法抓捕之日起,就被迫失去了工作,沒有任何經濟來源;隨身攜帶的家門鑰匙被劫;電動車和二千五百多元的生活費被非法扣押;家被抄,家中合法的私有財產被搶劫,包括大概兩萬左右現金,還有一台電腦被劫,至今還未歸還。余梅多次到有關部門去要回她的財產,惡人們互相推諉,有的還說:「你的這些東西都充公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