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咸陽市禮泉縣農婦李雪雅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陝西報導)陝西省咸陽市禮泉縣東莊鄉馬鈴村農婦李雪雅與丈夫修煉法輪功後獲得了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遭受迫害後,他們多次被騷擾與關押迫害,中共警察在她家搶東西,搶走了大法書、資料、錄音帶、光盤、護身符等,白天來、晚上來,沒完沒了到他們家騷擾,使他們家不能正常的生活,不能正常幹活。

李雪雅與丈夫趙崇安,是禮泉縣東莊鄉馬鈴村二組人,以前身體很不好,身患多種疾病,有時路都不能走,下不了床,家裏很窮,趙崇安有心臟病和頸椎病,醫生說:不要指望他了,也就是說,他可能啥都幹不了了,兩人都有病,孩子們無人照管,生話實在艱難。李雪雅與趙崇安一九九七年有幸修煉大法後,家裏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夫妻的病都好了,孩子們都很聽話。他們家是種蘋果樹的,蘋果樹十六年沒上過一粒化肥,也沒上農家肥,蘋果樹長勢喜人,每年蘋果產量也很好,全村人都羨慕。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中共江澤民團夥發動了迫害法輪功以來,趙崇安、李雪雅家就沒安寧過,時不時就有人來騷擾,有縣公安局的,有派出所的,有鄉政府的,還有村委會的,有時白天來,有時晚上三點來,雨天也來,使全家陷入極度恐慌中,真把孩子嚇壞了,孩子們不敢聽見警車響聲。

二零零一年黃曆三月二十六,李雪雅在家,村幹部來說:政府讓你在北牌「學習」二十天,那時書記是高潮,副書記陸林和幾個幹部把她騙到了北牌老政府。李雪雅到那以後,看見那裏有幾位法輪功學員,才明白,這是對她的人身限制,在那裏被強制學誣蔑大法的書,逼迫寫保證書,不讓煉功學法。政法委副書記趙利民和主任羅學凱每天對法輪功學員們強制洗腦,天天叫人寫保證書,天天審問,還威脅說,不寫就不放人。

那時正是農忙季節,家裏麥子沒人收,孩子又小,李雪雅的家好像天塌了一樣,丈夫整天以淚洗面,村裏人說三道四,孩子們正在上學,壓力很大。李雪雅被劫持在洗腦班迫害了四個多月,到八月才回家。李雪雅回家後,派出所常來騷擾。

二零一四年黃曆二月二十日早,李雪雅和丈夫趙崇安在地裏幹活,十點多回家做飯,剛走在門口,有一輛警車開了過來,後面有十幾個身穿便衣的人(禮泉縣叱幹派出所所長趙多放、副所長李衍以及警察高旭、陳義等,夥同禮泉縣叱幹鎮政府一幫人),李雪雅以為找甚麼人呢,他們走到她跟前,一個大個子男的就把她拉住,甚麼話都沒說就把李雪雅往車裏抬,李雪雅問甚麼事,沒人回答。這時過來幾個人把李雪雅抬上車,有個叫李保運的人壓住李雪雅的胸部使她出不來氣。這時,鄰居們看見了說,你們這是幹甚麼呢,這樣對人?他們不語,人太多,還有幾個人把李雪雅丈夫趙崇安拉住,並在她家亂翻,把幾本大法書,還有很多資料,還有護身符,有好多東西都搶走了,就這樣把李雪雅和丈夫趙崇安綁架到叱幹派出所。

在派出所,所長趙多放把趙崇安綁在鐵椅子上審問,當時李雪雅在院子裏,他又叫李雪雅站在房子裏,李雪雅不去被他打。這時孩子們到了。下午兩點,所長趙多放指示李衍和陳保柱高旭等共四人把李雪雅與趙崇安強行送到縣公安局,又到結合醫院,他倆沒下車,又送到縣北關看守所說,給她丈夫拘留十五天,硬把李雪雅拉到咸陽市文林路看守所,李雪雅被送到咸陽第一人民醫院檢查強行打針,兒子被索要了八百元,說是醫藥費。

趙崇安被非法關押在禮泉縣橋北行政拘留所,不讓學法煉功,講真相,警察鄭某和拘留所裏的煙民吃花,拿了趙崇安二百八十元(當時進去時,身上帶的錢,搜身拿的)。趙崇安被非法關了十五天。

就在趙崇安被非法關押時,李雪雅七十多歲的父親和母親來她家,來時開的三輪車來的,來就問說他在那受罪了嗎,他們打人呢。李雪雅的父親連驚帶嚇一病不起,花了很多錢也沒治好,一年後離世。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四日禮泉縣公安局王濤、劉翔飛、朱攀,還有不知姓名的人,共四人在李陽火鍋店綁架了李雪雅的女兒趙碗碗,他們平白無故的打她,將她拉到公安局,在那裏四個人輪換著審問,將她打倒在地,還在胸部用腳踩,還有個人要耍流氓。晚上一點多,家人趕到縣上,王濤給李雪雅兒子打電話說,有四千元馬上放人,沒錢就連夜把人送走,就這樣勒索了四千元,兩點多鐘才把人放出來。

趙碗碗是八月二十四被綁架迫害的,九月一日就住進了咸陽第一人民醫院,經醫院檢查是胸腔積水,醫生從背部抽出四斤水,住院十天花了七千元,還沒治好,回家後學法煉功恢復了。

叱幹派出所
所長趙多放手機號碼:13992073228
13259013728
高旭手機號碼:15891001608

派出所,李保運,是禮泉縣,叱幹鎮,南嶺頭村人
派出所,陳保柱,是禮泉縣,叱幹鎮,劉家村人
禮泉縣,公安局,劉翔飛,是禮泉縣,叱幹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