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滿眼皆敵 敵人越抓越多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三日】中國古代周厲王奢侈荒淫,賦稅沉重,使民怨沸騰。厲王便派人監視百姓,如發現有人不滿情緒溢於言表,就抓來殺頭。從此,人們敢怒不敢言,熟人在路上遇到,只能以眼神示意。召穆公告誡厲王:「防人之口,甚於防川」,阻止人民說話的危害超過了堵塞河川的危害。厲王不聽。很快,國人忍無可忍,在一次大規模的起義中結束了周厲王的統治。

今天的中共正在重蹈周厲王的覆轍。

殺盡天下所有「會叫的雞」?

二零一九年八月,清華大學知名法學教授許章潤被開除公職,只因為他過去幾年發表了多篇廣為傳頌的文章。許章潤究竟說了甚麼?

二零一八年七月,他發表題為《我們當下的恐懼》,質疑中共執政的合法性。

二零二零年二月發表《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譴責中共隱瞞疫情,「制度性無能」,「道德性敗壞」,為「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億萬國民於災難。

五月發表《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稱中共在全球抗疫中,「國家公信墜底」,「四面楚歌,山窮水盡」。

六月,他撰文抨擊北京地方當局強拆住宅小區和藝術區,是「暴殄天物」「糟踐生計,踐踏斯文」。

許章潤一度被污名「嫖娼」抓走。出來後他繼續為自由發聲,發表公開信說:中國正處於「風雨飄搖」中,中共官員廟堂奢華,且心灰意懶,只待棄舟;民眾勉強溫飽,官媒卻粉飾太平。「而極權必敗,自由終降臨吾土,天意人心,如日月昭昭」,「天快亮了……」

其實,許章潤只是說出了事實真相,發出一個公知的聲音。中國古代的「士大夫」,是以天下為己任,傳承道統,為民請命,為了真理可以捨棄生命的人。但是中共來了之後,令一切都姓「黨」,有風骨有良知的知識份子已成稀有。

尤其近年,中共加強打壓言論自由,多位大學教師被學生告密遭解聘,正義律師被吊銷執照。對出於公義良知而敢言的社會精英,毀謗名譽,截斷生路,央視認罪,甚至入獄或失蹤。中共是想殺一儆百,讓所有人噤聲。可是,就是殺盡天下所有會打鳴的雞,能阻止天快要亮嗎?

人人自危的2.0版文革

近日,中國電影人、私營出版人耿瀟男,由於為許章潤等人仗義執言,被中共當局逮捕。耿瀟男並非站在第一線發聲,她只是政治異見人士的同情者、幫助者,用她自己的話說就是「為英雄獻花和歡呼,為英雄牽馬,為英雄擋槍子兒,為英雄收屍」。

耿瀟男的獲罪顯示,中共對不同聲音的管控,已經到了風聲鶴唳的程度,不僅對衝在前面敢說真話的人大力整肅,就連他們背後的聲援者,家屬或朋友,哪怕是請吃頓飯,給點資助,都不放過。

中共對言論空間越收越緊,人越抓越多,落下了令人透不過氣的政治鐵幕,社區設網格員,課堂上有信息員,你是否觸到政治紅線都由中共說了算,人與人重新戴上了面具,相互防範。經過文革的許多人都感到,快回到人人自危的文革時代,或稱2.0版的文革。

中共目前內外交困,就在國內製造寒蟬效應來消除反對者,想以此減緩壓力。但是這只會讓社會不滿更加普遍,增大「高壓鍋」的壓力,隨時可能引爆。

最擔心從內部被瓦解

九月十一日,地產大亨、紅二代任志強因敢於講真話被重判十八年。這引起了體制內外更多人的不滿。

前中央黨校教授、有紅二代背景的蔡霞,在一次紅二代聚會上,尖銳批評中共是「政治殭屍」、「黑幫一樣的政黨」,這個體制已沒有出路,改是沒有用的,必須拋棄掉。結果被中共開除黨籍,取消退休待遇,甚至凍結銀行賬號,斷了她的口糧。

任志強和蔡霞的例子,代表著中共體制內一部份人的覺醒,不再沉默,要求拋棄中共。蔡霞對媒體表示,中共黨內有很多人和她持相同觀點,比例約為百分之六十~七十。這對中共的衝擊非常大,令它恐慌。

剛剛開過的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審議了「中共中央委員會工作條例」,添加了「維護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始終同黨中央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保持高度一致」,以示要「從嚴治黨」。

其中有個新提法,叫做「做政治上的明白人」。外界解讀,這是一種黑幫式的說法,意思是威脅你「放明白點」,你不「明白」,就對你下手。

中共正在用這類「家法」「幫規」進一步綁架體制內黨員、官員,把個人對黨的忠誠絕對化。凸顯它在當下危機四伏中的不安,最擔心從內部被瓦解。

八零後親述發推特被捕經歷

八零後出生的施太非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翻牆」在推特上發文會遭中共警方逮捕。

過去,他和很多中國年輕人一樣,沉浸在紙醉金迷、歌舞昇平的生活裏,有錢就去唱KTV、請客吃飯、出國旅遊。二零一七年前後,他透過翻牆軟件了解到被中共謊言掩蓋的真實的中國近代史,以及中共統治下種種社會不公現象。

他說,「我真的很氣憤,怎麼可以這樣毒害小朋友,根本就是十年一次、有計劃地殘害,二零零八年發生毒奶粉事件,二零一八年發生毒疫苗事件。」他透過推特發帖,評論中國「毒疫苗事件」,以為在牆外不會被監控,但晚上七點多警察就找上門。

警方沒收了他的電腦,徹底搜查了他的住處,他九十六歲高齡的奶奶嚇壞了。最後他被帶到派出所,反銬在窗邊一晚上,又拘留十一天。

施太非說,「其實那些警察都知道中共是怎麼回事,但為了工作,也只好當兩面人。」有個警察對他說:「你知道就好了,幹嘛說出來呢?」另一個警察悄聲說:「在美國還可以公開罵川普呢。」

施太非感到,在中共體制下,眾人都敢怒不敢言,大家不是不清醒,只是不敢反抗,寧願裝睡。

二零二零年,為躲避再次搜捕,他逃到了美國。他驚訝於中共的網絡審查已經擴展到海外的推特、臉書,正在破壞海外的言論自由。

每個中國人都知道,在中共越來越嚴厲監控的網路和社交媒體上,很多敏感詞是不能碰的,學會了自我審查過濾。甚至在日常生活交往中都只談歲月靜好。

「不簽字,讓你消失就消失」

近幾個月,中共在全國範圍內對法輪功學員又實施一輪騷擾行動,逼迫他們在「三書」(「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上簽字,放棄修煉。

如果遭到拒絕就威脅說:「不簽字,讓你消失就消失。」再不簽就綁架,送洗腦班,停發養老金,株連子孫上學就業。還有以其家屬當人質逼迫簽字的。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持續了二十一年,還在升級。

結語:末日的瘋狂

如今,中共已經到了對每條信息、每個人都嚴密監控的程度,它的神經時刻緊繃,滿眼望去皆是敵人,要製造恐怖氣氛加以震懾。這暴露了它對自己覆滅命運的恐懼,沒有自信了,是一種「末日瘋狂」。在正義力量的內外夾擊下,中共即將迅速走向滅亡。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