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真相三退 單位同事得福報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九日】當今的中國人對大法的態度,是否三退,就決定了這個人當前的生活軌跡和最終的歸宿。同事、朋友、鄰居、只要在生活中遇到的人,都是我講真相、勸三退的眾生。退休前,我單位大部份同事都做了三退。

下面列舉我單位部份同事三退與否後的結果:

同一辦公室我對面坐的A同事得了淋巴腫瘤,化療後頭髮、眉毛、胡須皆白,五十多歲的人看上去就像七十多歲,尤其是和他同一病房住的患同一種病的四十多歲的人已經離世,他很悲觀,原來給他講真相他似信非信的,此時,我堅定的告訴他:「只有退出黨團隊,了解法輪功真相才能保命,大法一定能救你」。隨後,真相冊子,神韻和《九評》光盤,他都認真看了,做了三退,三個月後就又恢復了他五十多歲的樣子。

B同事是多年的肩周炎,嚴重時胳膊抬不起來,脾氣很犟,經幾次講真相退出了黨團隊,幾天後看到她在樓下打羽毛球了。

C和D是和我走的關係比較近的兩位女同事,也是最早聽過真相後三退的。C的公公得了癌症後,我送給C夫妻一個小喇叭(音頻機),裏面有大量真相音頻和師父講法(MP3),並讓他們轉告老人做三退,不久以後聽說老人癌症好了。還帶著真相小喇叭去外地照顧孫子學習生活去了。

單位一位年輕的副局長經幾次講真相沒退,我給他真相光盤,他不要,在一次只有我和C、D及那位副局長在場的情況下,我抓住機會再次促三退,他卻笑問C和D:「你倆退了嗎?」他們是不同屆的同學,C很乾脆的說:「我早就退了,要它有啥用!」D說:「我從心裏早就退了。」那位副局當時還是沒退,不長時間後又是一個偶然的機會,單位一些同事中午一起吃飯,回來時他搭我的車(因為我們都在一棟樓住),談到他妻妹夫(一個建築公司的項目經理)前段時間從一座在建高樓上摔下,幾天後才發現屍體(據說有十幾個人從那幢建築中失去生命),退黨保命宜早不宜遲,他順利退出。

後來C和D都得了福報,在局裏擔任了中層領導,都順利晉升副高職稱。

E同事婚後多年不生育,很是無奈,採用各種偏方也無濟於事,我給她講了法輪功真相,退了黨,告訴她誠心敬念「九字吉言」。沒想到幾年後再見到她(那時我已退休),孩子已在地上跑了。

F是我未退休時在位局長,二零一四年三月的一天,局長找我談話,問我那天晚上和幾個同修去農村發資料被綁架拘留的事,他說:「對你拘留十天處罰,也沒見你耽誤上班?」我說:「當天就回家了。」那次我順勢給他講真相,他答應退黨。正是那段時間他因為下屬單位兩個一把手因經濟問題被判搞的焦頭爛額,後來沒受牽連。

G是我單位前副書記,已做了三退。H是前副局長,二位都離崗在家。一次他倆一同來辦公室辦事,我藉機給H講真相,H不認同,我拿給他真相冊子讓其回家看看,他卻說:「我要回北京(給他女兒看孩子),怎麼能帶這東西上車?」真相資料和護身符都不要。G說:「人家是北京人了(揶揄),給我,我都要」。結果是:G有過半身不遂的跡象,摔倒過,好了。可是時間不長,H做了部份胃切除手術。

我的女同事I,三十九歲,在一次單位活動過後,她搭我的車回家,車裏還有兩位女同事(已三退),I突然說了一句:我就信××黨,××黨給我錢,給我發工資(本想以後再找時間給她講真相的)。可是五十天後的一場車禍中他們夫妻雙亡。

J是我單位的邪黨書記,在二零零九年的一天(那時我剛修煉一年,不認識當地同修,通過常人網用小鴿子翻牆上明慧,下載資料),J突然給我打電話叫我去他的辦公室,聽他說話口氣我預感到是我講真相的事。一進屋就見副局長(H)和辦公室主任在那,都一臉嚴肅。原來是我在網上給同事們發的《偽火》,他們看到了。三個人對我一通圍攻,當然我也給他們講了真相(當時還不怎麼會講),快中午了,J說:「要是六一零來人了就不是我這個態度了,就直接把你帶走了。」他把紙和筆放到我面前,說為了不影響他們(局領導)的仕途,讓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我當然不寫。可是眼淚卻不爭氣,嘩嘩往下流,心想:今天你怎麼翻臉比翻書還快?因為J平時有事沒事的經常聚集幾位同事一起去吃飯喝酒,經常叫我,因修煉了,我就漸漸的只吃飯、不喝酒,或乾脆拒絕參與。J還對我有微詞:「你怎麼這麼牛,請你吃飯都不去。」

那件事過去沒多少天,J又打電話說請我吃飯,而且只請我一個人,雖然覺的有些不妥,但講真相的機會不能失去。見面後他完全沒了那天的兇相,恢復了正常人狀態,只是情緒低落,說當今社會人心險惡之類的話。他喝酒,我來飲料,邊聊真相。他偶爾有過分的動作,我制止他:我是煉法輪功的。煉這個功要求我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這次他答應退黨了。幾天後才知道他已經被削權了,名義上是兩個單位(名稱)合併,實質甚麼也沒動,而他卻由局書記變成了一個支部書記。

大法洪傳,與每個人息息相關。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天象已巨變,在這災難重重的現實面前,迷中的世人啊,機緣稍縱即逝,趕快找法輪功學員了解大法真相,退出黨、團、隊,才是最明智的選擇,才是對自己生命的永遠負責!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