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兒子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七日】二零一二年,我從監獄回家,又被當地六一零、國保大隊劫持到省洗腦班迫害。當天,我兒子開車帶著我八十四歲高齡的老母親和我弟弟也趕到了。

在省洗腦班的門口,我的母親緊緊抓住我的雙手,要我與她一道回家。國保大隊的人擋住不放,強行要把我關進洗腦班。我的老母親放聲大哭:「蒼天啊!我姑娘是好人,她從來沒做過壞事,你們幾次差點把她打死,現在又把她折磨成這樣,還不放人,還要把她搞進去再折磨,那我就跟她一起進去!」我弟弟也說:「我要到北京去點燈喊冤。你們憑甚麼不放人?」

在僵持期間,國保大隊長和六一零的科長不停的給我兒子施壓,要他來阻止我母親和我弟弟。在壓力下,我兒子過來說:「你們不要亂說,誰打過媽媽呢?」其實兒子內心真的不相信警察打人,總以為警察是公正執法、文明執法。我平時給他講中共惡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因為兒子聽信了中共惡黨的謊言,一點也不相信。當時我怕那幫人再逼下去,兒子會亂說而造業。於是我對母親說:「您鬆手,我把他帶進去看看,不然他總以為我們在撒謊。」

母親難過的把手鬆開了。我對兒子說:「你跟我一道進去,看看裏面是啥樣。」兒子和我一同進去了。一進大廳,洗腦班要我填表,我拒絕。馬上出來兩個人高馬大的警察,一人抓我的一隻胳膊,扭我的胳膊、按我的頭。我大聲呼喊兒子和國保大隊那幫人:「你們看見了嗎?打沒打人?是誰在撒謊?」兒子驚呆了,說:「原來你們真的打人啊!」

兒子要六一零和國保大隊那幫人帶他去找所長。兒子對所長說:「不是說放在這裏學習嗎?怎麼一進來就打人?」所長說:「不打,不打!我們把打人的這個人調到海南去,你放心的回去工作吧!」兒子信以為真,對我說:「所長說以後再不打你,他們要再打你,我是不許可的。」我知道兒子又被他們騙了,我當著那幫人的面對兒子說:「媽媽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不會自殺、自殘,如果在這裏出了甚麼事,你世世代代告下去。」

自從兒子見到這一幕後,我再跟他講我受到酷刑折磨,他就不像原來那樣不信了。他知道報紙電台說的可能不是真話。

由於這麼多年中共對我的殘酷迫害,邪惡也沒放過對我兒子的恐嚇、威脅、騷擾。他在遠隔千里之外的外省工作,平時這邊的惡人經常電話騷擾他。二零零七年,國保大隊一行五、六人闖進他家,當時兒子不在家,兒媳和她父母從沒見過這場面,都嚇壞了。他們質問兒媳為甚麼讓我到他們家去?搞了甚麼活動?揚言要開除我兒子的工作,還要將我兒子如何如何。兒媳聽他們越說越不像話,一下就火了,就問:「奶奶帶孫子,犯了哪條法?你們要開除我丈夫的工作,憑甚麼?你們闖進我家,對我威脅、恐嚇,我要告你們!」幾句話,把他們嚇跑了。

但這些事給兒子心理造成了很大的壓力,他怨恨我,很長時間不讓我在他面前說法輪功的事,幾乎不跟我說話。每次來我這裏,站幾分鐘就走,一年到頭我們也見不了幾次面。

有一天,我要好的朋友(同修)坐在我家,兒子回來了。我對同修說:「這次我倆配合,把他加入過的邪黨退掉。」同修說:「好!」

兒子見到阿姨坐在這裏,很高興,他們剛聊了幾句,同修說:「偉偉,把你的黨退掉吧!朋朋他們都退了。」兒子說:「媽媽早就給我辦了。」我說:「甚麼辦了?你可從來沒有答應過,沒答應的,能算數嗎?」他大聲的說:「我答應!」就這樣,兒子退出了中共惡黨的黨組織。

二零一五年五月,我決定去兒子家陪孫子過十週歲的生日,給他們深入講講真相,那年五月,正好是訴江大潮的開始。我帶上資料,決定去他們家完成訴狀。

去了之後,我對兒子說:「我要寫狀告信,告到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控告他們這麼多年對我的殘酷迫害,要回工資。」他說:「你寫吧!」於是我花了幾天時間寫完了訴狀。

我又對兒子說:「我想送給律師看看,訴狀是不是這樣寫?因為我從沒寫過這東西。」我告訴他,我打聽到了他們那地方一位人權律師的電話,並與律師通過電話,他願意幫我看看。可律師距這裏有一百多里,兒子要上班,他叫兒媳陪我去,兒媳可能有些害怕,不願去。我說:「不要緊,我自己去。」兒子不放心,堅持要兒媳陪同。

律師見到訴狀後,說寫的很好,並說:「你們不是要講真相嗎?可以到處寄。」

五月下旬,兒子、兒媳開車送我去郵局發了這封訴江信。一週後,兒媳在手機上查到了訴狀「已簽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