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第四次救了我的命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七日】今年正月十六,我和七十多歲的同修老姐約好晚上去家鄉那邊發真相資料救人。我們送了四個村子,順利的送完了。回來時,老姐開著三輪車,到了離家還有二十多里地時,車速已經是太快了,我想:這麼快,剎車都控制不了。可還是沒提醒老姐,凍得也不想說話。在過一個拆除了的收費站時,車子忽然斜著向左側方衝去,衝到寬寬的馬路左側,就聽「噹」的一聲,又「噹當」一聲,這時我看到車後輪撞到一個涵洞的水泥垛子上,左側車廂被抬了起來。我當時想車要翻了,身子使勁往反向用勁,手沒處抓。

當我意識到自己趴在地上,抬頭看時,看見老姐在我旁邊彎腰在喊我。這時聽見一人說「這倆人撿條命」,我順著聲音一看,一個人好像是從一個低處,爬上一個高坎子,朝我們走來。我記不清是誰要扶我起來,我說我自己起來,當我站起來的一瞬間,一下子真真切切的想到:師父救了我!再一看,看到三輪車在路旁邊側翻著,一輛轎車停下來,走過來一個男的。先到的那男的說:你把她們送回去吧,這兩人撿條命!我跟這倆人說:受累,幫助把車推到道邊吧。我們把車扶起來,車轂轤落了地,四人用力把車推到道下。先前那人跟後來人說你把她們送回去吧,我以為他倆是一起的。我說:碰上你們兩位好心人了,謝謝你們!並請後來的人把我們送回家,他很痛快的答應了。

到了家我給了他二百元錢。他一再要送我們上醫院,要給我們家人打電話,被我們謝絕了。我們下了車,他還好心的再三囑咐去醫院。

在第一眼睜開看的時候,我就覺的臉上糊住一個蓋子,像戴了一個面具。等起來後,嘴也不好使了,說話說不清,左眼封住了,右眼有一條縫兒。

我們的樣子怕嚇壞了老姐夫,就去了親戚(同修)家。到了親戚家,我沒說啥,跪到師父法像前,磕頭跪謝師父救了我們!起來我就在師父法像前煉功。這時親戚們直接找同修給我們發正念。同修們快速的來了。我煉到第三套功法「貫通兩極法」的第三遍時,連哆嗦帶要吐,就跪在了床邊。後來四位同修幫我們發正念,我兩位親戚同修找人往回拉車,等把車拉回來已是夜間兩點多了。

開始發正念時,我胳膊、手掌疼的沒處放,兩手背都摔壞了,臉殺著疼,還老要吐。發正念一段時間後,漸漸的不嘔了,身體和臉疼也輕了。又睏的不行,同修不讓我睡,讓我心裏喊師父救我。要亮天了,同修們讓我聽著師父的講法讓我倆睡了。我睡了一會兒,就難受的睡不著了。

第二天早上,我看了一下臉:整個臉摔平了,像一個大發麵餅,只有右眼還有一條縫兒,滿臉摔壞很多處。沒有一塊兒能找到像我的地方。兩顆前門牙磕晃動了,嘴裏腫了,腮被咬破。我以為吃不了米飯,沒想到,等吃飯時,嘴張開了,能吃!我感歎:師父,謝謝師父救了我!師父不但第四次救了我的命,又哪裏知道師父為我承受了多少痛苦?!

老姐回憶說,車側翻後,她腳疼把她疼醒了,不知發生了啥事,她腳被車砸在底下。也不知道有我在車上的事了。看到地上還趴著一個人,才想起來了我。上前扒拉我兩次,我沒反應,她才想起來求師父加持我。喊師父兩聲時,看到我動了一下。一協調同修看到我時,她一下想哭,後來一念正了過來,不能哭。我親戚看到我摔成面目皆非的樣子,在我面前沒敢哭,等去往回拉車時,在路上放聲哭。老姐摔的輕,腳上青了一塊,腰摔的坐下站起來費勁。她家老姐夫知道後說,這要是摔著別人(不修煉的人),傾家蕩產也還不清。同修們都知道了,來親戚家幫助的,在外面幫助的,都在幫我們發正念。

等到了第四天,我身體輕快的走路一路小跑。這天我女兒知道我在親戚家,想讓我和親戚幫著哄孩子,來了親戚家。一進門,看見有好幾個人在客廳,我坐在幾人中間,她沒看出來我,後來她特意盯住我,「哎呀!」一聲,我說話了,她又驚又嚇,我告訴她不要告訴家人,是師父救了我,有師父,甚麼事都沒有。女兒信師父,但看我這樣子,不一會兒,姑爺也來了。女兒又避開我偷著給她爸爸打了電話,她爸爸當即掛了電話就從外地趕了回來。一家人感歎師父救了我!

我每天早晨三點十分起床,三點二十到五點五十煉功,白天學法發正念,同時向內找。找到了那麼多執著心:最近一兩年,自身修煉放鬆了,救人的事更是沒做多少。以幫女兒看孩子為藉口,不煉功不學法的情況多了。不學法心性也守不住,沒按照師父和大法的要求做,以自我為中心,甚麼人心都有,特別是怕心和情重。心性差的啥事都圍著自我轉,不順著我就心裏生氣,有時還發脾氣。幫女兒看孩子,老怕耽誤了自己。這次出去發真相資料,是帶著不純的心去的。姑爺出差,女兒自己看倆孩子,看不過來,讓我幫她照顧兩天,等她過幾天上班(找了新工作),我就能該幹甚麼幹甚麼了。可我想這幾天學了法,剛狀態好點,再哄孩子又不行了,心想不去幫了,但沒跟女兒說。沒處理好關係,以救人為名掩蓋私心。這為私為我的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帶來了這麼大的麻煩,不但讓師父為我操心,又耽誤了同修救人。我下決心一定修好自己,修出慈悲,修出善,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

第四天,我的左眼閃了一條縫,能重新看到東西了。第六、七天上,我就自己能打車出去了。第八、九天上,我能騎車了,但很慢,因為看不清道。又幾天,我和同修出去粘貼大法好救人了。出去粘貼時兩條腿沒勁,東一腳西一腳的,貼了一會兒好多了。連著渾身疼了好幾天。兩胳膊腕子都腫了,左小臂都青了起來。兩條腿也腫著。二十多天後的一天早上,剛上廁所,一蹲下時,腰部像脫了節,晃盪了幾下疼上了,再起來時站不起來了,站在那抬不動腳。同修看到後,邊發正念邊鼓勵我,否定迫害,扶我走了兩圈後,我自己堅持走,不斷堅定正念,邊向內找,煉了第一、三、四套功法,發了幾次正念,不那麼疼了。下午集體學法,我們又整體向內找,互相坦誠交流,去掉了奸猾心、躲避心、怕得罪人的心、不負責任的心等,我們整體都有了提高,相應的干擾自滅。

一個月後,同修捎口信看我能不能去配合發資料粘貼不乾膠,我本打算和我經常配合的同修晚上發真相資料去,我想應配合整體。但答應後人心上來了,老找藉口不想去,最本質處發出的真念應該去,後天形成的觀念、怕心假我老想退縮,折騰的我沒了力氣、也沒了正念。怕坐車身體不適、怕被抓、怕走不動、怕翻車……

坐上車時睏的睜不開眼,我就心中喊師父幫我,自己並不停的發正念。到了遠方的村子,我思念這一方眾生的心一下使我神了起來。我和同修幾年沒來過這裏了,多麼盼望離我們路遠的眾生能接到真相,得到大法的救度!

開始我貼時,走不動,貼幾張累的站不穩,有時貼到電桿上,手和胳膊撐著身子動不了了。到了後半夜,我身體越來越輕快,在月光下,走在救眾生的鄉村路上,我的身心是那麼的舒暢、美好,心裏為眾生有了希望而喜悅、為師父的無量洪恩而感慨!渾身忽然有種使不完的勁。粘貼完後,又散發了些資料,到家已是第二天九點多了。

神奇的是,同修們近天亮時都睏了,我卻非常精神。離家十多公里時才睏了,但不敢閉眼,心像撕裂一樣怕翻車。

從這次救眾生回來後,我走路比原來還快了,身體一下有勁了,騎車正常了,家務活也正常幹了。

無限感恩慈悲偉大的師尊對弟子的一次次救命與時時的保護!弟子一定實修自己,心繫眾生多救人,完成使命。

叩謝師父!感謝多年來幫助我的同修。

註﹕前三次師父救我,其中是兩次車禍,把我都當場摔「死」了,師父救我活了過來。一次是晚上頭疼,睡著後「死了」,身體僵了,身上出了水洗汗,大便便到了褲子裏。同修喊師父救我,四十多分鐘後,元神回到身上,我活了過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