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熔煉 救度眾生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七日】我今年六十九歲,在二十四年的大法修煉中,在慈悲偉大的師尊保護下,我是靠背法走到了今天。

一、背法

當我拿到《轉法輪》的第一天,我就把書看完了,就感覺書中講的就是我要找的,本來身體不好,死氣沉沉等死的我,感覺全身細胞都活了,甦醒了。那是一九九六年六月。

這麼好的法,我得好好學。我開始抄了幾遍《轉法輪》,後來我想這麼好的大法,我得把他背下來。一段一段的背,第一次好像花了三個來月背下來一遍,第二次就用兩個半月,一次一次,背的越來越快。

因為當時我開店,做著生意,有空就學法。我還默寫了一遍《轉法輪》,好像用了七、八個月。默寫的效果最好,短時間不會忘記,比如要去甚麼地方,坐車上,就能背法,一字也不會錯。

後來,又接著背,從一段一段背,到整個小標題連起來背,到一講法一講法背,一直到整本書連起來背,到每三天,能背完一遍《轉法輪》,一直到現在。

從二零一四年開始,每年師尊的法會講法,我都背下來。

二、背法所得

師尊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

背法,使我邊做生意邊修煉,首先去掉對錢財利益之心,「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2]。

背法,使我在江魔集團鋪天蓋地的謊言打壓中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背法,使我在二零零二年被綁架迫害中,沒有怕心,在慈悲偉大的師尊加持保護下,頂住八天七夜不准睡覺,破除了邪惡企圖判刑、勞教的迫害。

背法,使我在二零一五年洗腦班時犯大錯跌倒中,在師尊慈悲保護下,向內找,爬起來,去掉執著,繼續前行。

背法,使我在邪惡對我用手機聯絡跟蹤、用特務誘騙講真相來陷害我的迫害中,去掉怕心,腦中自然的出正念,都把這些迫害當成是師父安排他們聽真相,在師尊加持保護下,正念破除了邪惡對我企圖舉報、出警、拘留、判刑的迫害。

正像師尊說的:「真正往正道上修煉,誰也不敢來輕易動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護,不會出現任何危險。」[3]

背法,使我修煉中不斷提高信師信法成度,怕心、恐懼心在層層解體,負面思維越來越少,碰到事情能用正念思考問題。特別在去年,邊背《轉法輪》的同時,也背《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感到有新的提高,感到能按師尊所說的做,如:「你們知道國際社會的人很少背後講究別人的,很多人他有普世的、純樸的思想概念行為方式,總覺的應該做一個善良的人、對別人好一些的人,一般情況下不會那樣去做那些害人利己的事情。」[4]「人與人之間碰到了再不好的事情都得正面去看,「噢,這事對我提高有好處。」碰到了矛盾,不管怨誰,先找自己。」[4]等等,自己也按師尊說的去做,就能返回到新宇宙的標準。

背法,使我從不敢講真相到敢講,講真相原是我一直突破不了的,好在我一直不放鬆背法學法,現在終於敢講了。不管我今天講真相勸退多少人,這個心態與以前截然不同,是在沒怕心的情況下,堂堂正正的講。

下面我就講在疫情中講真相的例子。

三、快救人

當我一聽到武漢肺炎時,離過年只有十來天了,我就想,不管是不是大淘汰,反正加緊救人不會錯。同時想起師父在二零一九年講法中說:「人傳人,非常快」[4]。在與同修切磋後達成共識,大家在講真相後,儘量讓明真相的人把救人秘方告訴親朋好友,每個人都告訴親朋好友,就能達到「人傳人,非常快」。下面舉幾個例子。

在集市上,早上大約不到九點鐘,有幾位戴著口罩的警察首先在雞鴨市場通知,說接上級通知由於有傳染病,雞鴨市場封閉,要他們馬上離開。我趕緊給賣雞鴨的講,我說:這個武漢肺炎可不是一般傳染病,是一種天象變化,也是一種自然規律,就像人有生老病死,朝代也有成住壞滅的規律,每個朝代都是從開始到興旺發達到敗壞一直到淘汰。共產黨也是中國歷史上的一個時期的產物,它也是腐敗透頂了,天也要淘汰它了,我們入過黨團隊的身上都有它的印記,必須向神退出,才能不給邪黨當陪葬品。再有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走過劫難,並告訴親朋好友。大多都會同意。

我走到賣菜的地方,看到一位四十來歲的在買菜,我等他買好後,我給他開玩笑說,叔叔,這菜你要不買的話,我就買了。他說是嗎?我問他是哪村的,他說是某某村。我一聽那地方就是人說的半天高的地方。我告訴他要過年了,平安是福。他說,是。我說,我告訴你保平安的辦法。就按上面說的給他講了一遍,並告訴他念九字真言不是迷信,人有病,都是正氣不足,念動佛法,全身充滿正氣,就能滅病毒,這是唯一的辦法。人要學會自救,比如醫院,要是兩千人到醫院,醫院也沒那麼多設備,沒那麼多醫務人員,你沒關係沒人理你,政府也管不了你,他自己都怕病毒呢,你說是不是?他說,你說的對,也真的是這樣。我讓他回去告訴親朋好友,告訴全村的人讓他們都能平安度過劫難。你救人也是功德無量,你會有福報的。他說好,一定。

如果碰到本地的,就叫他告訴左鄰右舍,親朋好友。我說,如果每個人都能告訴親朋好友,那我們就都能在人類大淘汰中留下來,留下來就是有福的人了。這樣講,很多人都很認同。

有一次,在某村集市,當我給一老太講的時候,她女兒來了,她聽後,拿筆記了「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我告訴她,我們每一個人都把親朋好友救了,那我們就都不會被淘汰掉了。她很認同,說,好,我一定這樣做。表現出很高興也很有信心的樣子。我想,她真是明白了的。師父說:「人傳人,非常快。」[4]我現在是看不到效果,但我堅信救人的是師父,是大法,神也在幫助,一定能達到這效果的。

我有一位初中同學,在政府部門上班,以前每次碰到,想給他講真相,他都說:你也給他(指我丈夫,因我丈夫也在政府部門)留點面子吧。用歧視的眼光看我,真相也不聽,就走開。

瘟疫發生後,也是師父安排吧,在菜場出來的路上,碰到了他,他買了一大袋各種菜,戴著口罩。我說:告訴你,這病毒很厲害。他接口就說是很厲害,政府專家都沒辦法。我說,我們煉法輪功的功,就能殺滅病毒。你不煉功,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就行。還有,這瘟疫可不是一般的傳染病,宇宙有成住壞滅的規律,這是改朝換代,你加入過黨團隊一定要用心向天向神退出來,才能保平安。他滿口答應說:退,退。我說,那你也要告訴你自己家人孩子及親朋好友。他說,好,好。我說,一定要記住誠心誠意念九字真言啊,這可是很嚴肅的啊。他滿口答應說,好,好。我說,法輪功被迫害二十多年了,(非法)判刑、勞教,我們冒著被抓被迫害的危險,一直堅持告訴人記住「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退黨團隊保平安,就是保這個平安,讓你們都能在大淘汰中留下來。他說,好,謝謝。

如在超市,在員工給我介紹商品的時候,趁機給他們講真相,基本都會同意,給收費員講,我就等他們不忙的時候,買點東西,一邊交費一邊講。有一次,在某超市購物出來,看到量體溫的不忙,我就對他說:叔叔,希望你們能平平安安賺錢。他說,好,對,謝謝。我說,這個武漢病毒可不是一般的傳染病,這是天象變化,也是自然規律。我們入過黨團隊的,身上都有它的印記,向天向神退出,再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保平安。希望你們都能平平安安賺錢。他說,說的好,退,退。這時一位三十來歲的女員工走過來拉購物車,他對我說,你給她退,她是黨員。並對那女的說,叫你退黨,法輪大法好。那女的看起來很忙,我就對她說,我給你用化名某某,把黨退掉。她戴著口罩,邊推車往裏走,邊使勁向我點頭,示意同意退。

在封村封路後,鄉下也有突破封鎖來賣菜的人。有一次,我給一人講,我說,這病毒很厲害,現有科技還沒辦法。他說,是沒辦法,政府也沒辦法。我說,告訴你一個最好也是唯一的好辦法,法輪功的功就能殺滅病毒,你不煉功,只要誠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就能確保消除病毒。如果加入過黨團隊要用心向天向神,退出邪黨組織,這樣任何災難對你都沒有關係,因為你不屬於淘汰的人,留下來就是新的人類,新的中華民族。他說:原來法輪功這麼好啊,我退,我入過團、隊。我說你還要告訴親朋好友、鄰居,讓他們也得救,你也功德無量。他說,好,我會告訴他們。

封村封路後,外邊人很少,但我也天天出去,還是能碰到人,只是很少。我想,外邊人少,我就著重小區內講。以前對附近的人我是不敢講,怕被人舉報。我就加大對小區眾生專門發了好幾天正念,然後再去講。當我給一位當地人講了真相(她曾被利用監視我),她明真相後,帶著我繞鎮走了一圈,告訴我哪裏能走出去,我也告訴同修,這樣就可以不受限制的出入了。

師尊說:「你們的每一刻都在修煉的路上,每一刻都是我在管著你們。」[5]有干擾時,我是把自己一切交給師父,甚麼也不執著,甚麼也不想,就做大法弟子該做的。碰到干擾,就加強正念,師尊用巨大承受給我延續來的生命、時間,是讓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兌現誓約的,可不是證實舊勢力,證實迫害的。我這個生命是屬於所有對大法弟子抱有無限希望的眾生的。

大法弟子是大法直接在度,師父親自帶的大法弟子,一切都有師父在管,一切都有師父安排,其它任何生命不配管,其它任何安排也不要。讓我們在最後儘量多救眾生吧。

由於層次境界限制,不符合法的地方,懇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道中〉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再棒喝》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