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學員:去掉歡喜心 證實大法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六日】我修煉大法大約兩年半,以前只停留在表面上認識法,當時遇到這麼好的法門,讓我心裏很觸動,引起我的歡喜心和顯示心,導致我在修煉中走了極端。

那時,我常常有一些異常的表現,一言一行都不理智。這樣的表現在別的同修看來,以為我很精進,實際上我已經走了極端。譬如:還沒修煉時,我很看重外表,很會打扮,還對色執著很重。我的丈夫未修煉大法,而且他是有事業的男人,所以他也希望妻子打扮漂亮,穿著好看。

我修煉法輪大法後,知道人生命的意義,我決心放下所有的貪戀、慾望。我盡我所能,將花錢和時間來滿足自己慾望的這顆心給放下,變成一個不是以前的我。

我很快就放下愛漂亮的這顆心,打扮簡單,甚至有點隨便,完全和以前的我不一樣。看到我異常的改變,丈夫開始抱怨我的打扮風格。我當時還不向內找反而給自己找藉口:「現在已經修煉了,不用打扮,隨便穿,不用站在丈夫的立場想,反正他也是常人。」

在修煉上我花很多時間,每天早上三點起來去公園煉功,晚上熬夜早上很早就起來了。我平常和同修們參加學法,做三件事。當時我沒有安排好工作、在家庭和修煉之間取得平衡。家務事隨便做一做就好,家庭的吃喝問題也不看重,因為我覺的我修煉了,吃的東西應該簡單一點,不要對美食有執著。當時我完全沒有為別人著想,丈夫不是修煉人,兩個小孩在上學,即使小孩也跟我一起修煉。那段時間我不關心丈夫,讓他感到很難受。我努力給他洪法,有時說的太高,他不但不相信反而還嘲笑我,讓我覺的他對大法不尊重。那時我的人心很多,我只是表面的忍還不能像現在可以自然的做到忍。

經過一段在矛盾當中人與人心性的摩擦,包括同修與同修之間的摩擦,我下功夫修煉自己,更明白了解我需要的是實修、提高心性、修口,不能對自己懈怠,我才開始有昇華的修煉狀態。

我學法很專心,沒有被雜念干擾和犯睏,學法時我覺的只有我和法,每個字每個字都進入我的頭。越讀越入迷也越平靜。有時學法我還感到肚子有葉片在轉,全身溫暖非常的美妙。在三個月內,我增加打坐時間,從六十分鐘到一百五十分鐘,多下功夫修煉。我很清楚的感覺到業力轉化的過程。它真是「肌腱斷裂」,痛的斷腸,但是我也不放鬆。

我從承受痛苦的蠕動到能夠靜心打坐和「享受」沒有刺痛感。那不是感覺痛苦而是感到幸福。因為轉化了業力和改變了本體,何必為此感到痛苦呢?感恩師父慈悲的救度和幫我消除業力。我明白,在拉長打坐時間,吃苦消業的同時,我也修「忍」。在修煉中做到忍,自然的忍,我清晰感受到「性命雙修」,是相互輔助的,同時也幫我很快的提高上來。現在我可以靜下來,煉功中沒有被雜念干擾,有幾次可以入定,像師父在《轉法輪》講的美妙狀態。

學法中,明白了「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狀態去修煉」[1]的法理,在社會中,家庭裏要做到一個好人。以前走了極端,歡喜心讓我在常人的眼裏異於常人。經過一段時間的嚴肅實修,我悟到當同修與同修在一起學法、交流、煉功,穿著整齊就好。我應該多花時間照顧家庭而不只是學法、煉功,在日常工作中提高心性。做甚麼都記得我是個修煉人,總是對照法看這事情怎麼對待,有沒有在法上,做甚麼都首先為別人著想。我不放棄所有的提高機會。

在還沒修煉時,甚至在修了一段時間後,我還是沒有做到善待公婆。以前我是一個很有個性的人,其實這都是後天觀念和強烈的執著心。過去只要公公婆婆對我有意見或因誤會罵我,我馬上回嘴表現出一副不以為然的姿態,心中對他們有許多不滿,嫌隙很深。現在會站在對方的立場想,在家庭和社會中都要當一個好人,我的言行改變了很多。我真心關心他們,不像過去只是在表面上關心。我婆婆摔倒,把手給摔斷了,我每天跑到她家幫她洗澡,不像以前幫人做事都會抱怨,現在不但不覺的煩,心裏還很自然。誰需要幫忙,我都熱心的去做,不像以前都推給別人。

去超市買菜買水果,不再挑外表美醜,拿到甚麼我都覺的是​​緣份,不在意好壞。稍微破一點的,我多買一些彌補過來就行了。買水果時如果發現有壞掉我也不會去換好的,就隨著拿回去,因為我覺的他們做買賣也沒賺多少錢,還讓他們換,這樣就沒做到善。我按修煉人的標準對待,同時也是證實法。常人看到修煉法輪功的人是好人,因而對大法有好感,對大法有了正面的態度就可以得福報。在夢中遇到心性的考驗,我也以修煉人的標準對待,只要多學法,都會看到法在不同層次的體現和更深的內涵,遇到各種情況都有法在指導。在哪裏跌倒了,我都會當作修煉中的教訓,站起來繼續前行。

通過交流個人在家庭實修、提高心性和證實法的體會,首先我們得修好自己,做一個好人,使周圍的人對大法有好感,那他們自己也得了福報。

以上個人體會,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