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母親同修之間的修煉故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日】《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裏說的「恨」和「鬥」都是共產邪靈的本質。在中國大陸生活過的人都是在邪黨文化中成長起來的,連思維都變異了。很多邪黨的東西我們都意識不到。回想一下自己,真是稍微不注意,馬上張口就說出來。

特別是在家裏,經常不拿自己當煉功人,遇事就急躁。尤其是跟我母親,自從父親去世後,我陪她住,生活在一起。

母親今年八十歲,也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家裏成立了學法組,有七、八個人在一起學法,七二零迫害開始之後,母親也經歷了很多風風雨雨,一直堅持到現在。自從母親走入大法後,在大法中受益匪淺,身體健康,心態也轉變了,處處為別人著想,能吃苦,為小組同修付出很多,每天上午與小組同修結伴一起到菜市場、超市、公交車站點等講真相救人,走到哪遇有緣人就講,很用心,下午集體學法,每天做著「三件事」,非常辛苦。與母親同修相比,真是自愧不如。

可她有時一遇到矛盾,該提高心性時,就好用觀念去衡量、爭辯對錯,提高緩慢。每當這時,看到她這樣,我的爭鬥心就被帶起來了。特別是每當母親與我說起她與小組同修之間有矛盾時,看到她沒找自己,總是說別人的錯,如何如何的,有時還問我,你說對嗎?讓我給評個理。我多數是一聽就煩了。馬上就指責她,你這不符合法,那不符合法,師父在法中是怎麼講的,你咋總是說別人呢!不找自己。越說聲音越大,不善,態度不好,用話刺激她。有時還氣的不行。最後說一句,再有這樣的事,以後別跟我說。

一回家就聽這個,心裏真是煩極了,恨不得一下子趕緊離開她,自己找一個地方呆著,好清靜清靜。多數都是過後了才冷靜下來時,才找自己。魔性咋這麼大呢,總是急躁,沒聽幾句就煩了,馬上打斷她的話,埋怨和指責就都來了。邪黨文化毒害後的爭鬥心、怨恨心全暴露出來了,不能耐心和她說話,一點善心也沒有,更別提慈悲心了,差的太遠了。

過後自己也後悔,心想可別這樣了,這怎麼修啊,也多少次下決心想改自己。一般遇到類似這樣的同修,我都能耐心的在法上與之交流,怎麼到我母親這,就不是這樣的狀態了呢?差在哪了呢?我看到了我沒有把母親當同修,而是當成了常人中的母親了,說話也不在意了,想說啥就說啥,沒修自己。因為我的人心不去,也影響了她的心性提高。同時自己也發現對她還有很重的情。看到她心性提高了,就高興,看到她心性過不去就著急。執著她的執著。

幾年下來都是這樣,反反復復,最近碰到的一件事,才讓我認認真真的找自己了。

前幾天,我剛一進家門,看到她正在廚房的小椅子上坐著呢!好像在想著甚麼,我問想甚麼呢?!她說:已經坐這想兩個小時了,心裏這個彆扭啊!你說同修怎麼這樣說話呢!她就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我一邊聽,一邊想,她這是又要過關了,顯然是又被同修說的話刺激到心靈了。

我聽完後說:「媽,你想想,如果你是一個已經修成的神佛了,遇到這樣的事,會怎麼想呢!同修說的話對你能起作用嗎?不管說的好、壞,你不動心,都不起作用。」她當時聽完後,立刻就說:「是呀!心裏剛才好像『刷』的一下子甚麼都沒有了,心裏堵的東西沒了。」然後,我們又在法上切磋。師父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當時在法上認識了,馬上就把心放下了。

可是過了幾天,她又說:看到這個同修心裏就彆扭,總往腦子裏返他說的話,壓也壓不住,還返他以前說的刺激我的話,都想起來了。心裏這個苦啊!越想越怨、越恨,都不願瞧他,一句話也不想跟他說。真是吃不好,睡不好的,幾天功夫,人也瘦了,她自己也愁眉苦臉的。我一看,心又被帶動了,怎麼跟她交流都交流不了了,我就又急了,已經都放下了,怎麼又返出來了呢!她說:「我也不願意呀,就是壓不住,他是在害我呢!」把自己出現的不好狀態都怪到同修身上了,法也學不進去了。看她這個樣子,我真是動了心了,但當時自己並不知道不在法上。

第二天我就去找同修交流去了,告訴同修你也要向內找找,為甚麼說話總是刺激別人,同時示意同修找機會向我母親道個歉。她不就過去了嗎(完全用人心做事了,沒在法上認識法)?我和同修嘮了很多,同修也向我解釋,並沒有那樣說,是姨誤會了。同時也很接受要找自己。我就走了。

可是從同修家出來後下樓梯時,就聽到腳下吧嗒吧嗒的響,心想這鞋子是怎麼了,來時好好的,怎麼這會走路鞋底響呢!走到樓梯口時一看,整個鞋底基本上都張開了。用手一揭就全下來了。我就一隻腳有鞋底,一隻腳沒有鞋底的走回自己家了,到家想,哎呀!這是哪不對勁了,怎麼去的時候好好的,從同修家出來鞋底就掉了呢?這是點悟我啥呢!哪做的不符合法了,才這樣呢!靜下心來,向內找自己。

整個過程仔細的想想,看到了自己的問題,最主要的是情。師尊說:「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1]

就是沒有認清這些執著,還自以為是為母親同修負責呢,我這都是為你好呀,怎麼不聽呢?自以為是,其實是證實自己。

母親同修這些年來遇到的矛盾,能說與我無關嗎?哪有偶然的事啊?這裏有我要修的,怎麼樣能站在對方的角度考慮問題,不強加於別人,不執著於別人的執著。每個修煉人都有師父法身在管,只是在這過程中怎麼樣修好自己的問題。只有自己的心符合法了,才能善意的提醒別人,找到自己的人心去掉它,這時我的心已很平靜了。

一天中午,我回家想和母親同修說說我的感悟。到家後,看到家裏來了一位阿姨同修,母親正在與她說這些事呢。我就靜靜的聽著,整個過程母親同修都是向內找自己。說在那天集體學法時,這些思想又都上來了,在她最難放下時,她心裏求師父幫助,不要這些壞思想,心裏默默的對那位同修道歉。都是自己沒修好,對同修產生了怨恨,現在認識到了這些人心都得放下。心裏一下就敞亮了。現在是真的放下了,同修來家裏學法,也熱情的與同修打招呼,心裏沒有了間隔。感恩師尊加持走過來了,又能全身心的投入到救人的洪流中去了。

我心裏真為她高興。真是我把人心放下了,母親同修也在法上提高了。去掉了又怨又恨的執著。其實母親同修表現出來的這些執著,在我身上都有,這不就是讓我看到同修的問題,讓我也修自己嗎?

通過這件事,我和母親同修形成了整體,共同向內找,共同提高了。無法用語言感恩師父每一步的保護。

我雖然已修煉二十多年了,由於自己不精進,邪黨文化在自己的頭腦裏毒害很深,特別是爭鬥心、怨恨心、妒嫉心、顯示心、自以為是的心、不能被人說的心、狡辯的心、怕心、安逸心、色慾、情等都很強,主意識弱,遇到問題有時不能向內找,不按法對照自己,用法修別人。有時自己不能很理性的把握自己,修的是表面,沒有真正的做到真修、實修。

在最後師尊用巨大承受延續來的時間裏,我一定加倍精進,多去執著心,助師正法,多救眾生,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