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安裝新唐人電視中修煉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把我近十年來安裝新唐人電視(韓星5A)中所發生的故事,提高心性的過程和對法理的理悟等方面和同修交流。

吃苦修心

一天,我到同修A家正趕上他們安裝新唐人電視接收器(大鍋)。一看他們對安裝大鍋都不是很熟練,都沒幹過這項工作,當時我說如果需要我,以後就說一聲,因為這項工作與我工種有直接關係。

當時正是韓星5A在我地區大面積推廣,後來我就參與了這項工作,和A同修合作,安裝起了新唐人電視大鍋。在技術方面,都由A同修負責,我負責安裝大鍋或者調試信號,機頂盒、輸入數據、連接電視等技術,我一點也不會。雖然這樣,我們當時配合的也很好,剛開始大鍋都是安裝在樓頂上,樓上樓下來回跑也不方便,後來下面幾層就安裝在家的前陽台或窗戶外。

因為很多人想看新唐人電視,所以安裝工作就比較忙,有時從早上一直幹到晚上天黑為止。雖然苦點、累點,作為煉功人也沒甚麼。當時是深秋也不太冷。可是冬天就不一樣了。我居住的城市是北方,一般情況冬天在零下十度左右,特別在樓頂上安裝,東北風刮起來,手凍的鑽心的痛,手拿工具都不好使。因為天冷,電線和天線不小心就會碰裂,既有危險又影響安裝質量。因為天氣太冷,總想快點完成,心裏越急,信號越是調不出來。有時同修之間也會發生矛盾,相互指責,造成干擾,信號就越調不出來,只能第二天再去調試。到了夏天也是很苦的,上到樓頂還沒幹活呢,已經是一身汗了。

這只是身體上的一點點苦,人心上來干擾就更大了。舉一例子:有一次給同修家安裝新唐人電視,本想快些安完,還得去別人家呢,因為當時就安在前陽台外面,也不用上樓頂,一般一小時就能安完,我們下午一點多鐘就去了。

我把安裝底座的眼打完,正要安裝底座時,主人同修說再往邊上一點,怕影響晾衣服。我說這也差不了多遠哪,你那角上都是東西。她說收拾一下。我又重新打眼。可是,陽台角上的水泥牆質量不合格,電鑽一打眼,就裂開了,根本固定不了螺栓,沒辦法,就又回到原來的地方。可是主人同修非得往外一點才行,其實也就差十釐米左右。

當時我的心就起來了:這也太難伺候了,這麼多事,我們也沒掙你一分錢,要是掙錢也不伺候你了(我們所有安裝的新唐人電視都是只收成本費,說是成本費,一些小的配件都沒有算,連汽油錢都沒收過,都是同修A自己承擔),總是往出冒不給她安的想法。最後,還是按著主人同修的意見安裝。

這時A同修在屋裏布線,與主人同修也發生了矛盾。一切安裝完畢,就是信號調試不出來,一直到晚上六點發正念,還是沒有調出信號。發正念時,當我把腿盤上,眼睛一閉,今天下午發生的事情都回想起來了,甚麼心造成的呢?堅持自我。不符合自己的觀念,心裏就不平衡了,做事不為別人著想。十五分鐘發正念的時間就想這事了。

發完正念後,我說剛才是我的人心干擾,使信號調不出來。我說,這回能調出來了。A同修和主人同修也都說是自己有執著造成的。我重新調整一下大鍋的角度,看一看方向,慢慢轉動一下鍋,信號突然出來了。

在安裝新唐人電視大鍋中,各種考驗都能遇到。有要舉報的,有罵人的。一次,一個同修家要安裝新唐人電視,她說,得他老頭子不在家,才能去安,她老頭子不同意安裝。我們按她指定的時間去了,結果沒安完,她老頭子就回來了,說甚麼也不讓安,我們只好走了。改天又去,就在快安裝完時,老頭子又回來了。一進屋,就說怎麼又來了?怎麼這麼沒臉呢?又說了一些難聽話。這麼多年走過來,也習以為常了。看到世人收看新唐人電視後的變化,世人明白真相後還能夠傳遞正的信息,我們吃一點點苦算得了甚麼呢。

師父說:「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1]。將近十年了,可是回過頭來看看,並沒有吃多大的苦,反而覺的心裏很坦然。

可把你盼來了

師父說:「新唐人電視台發出的能量很強,收看的電視機都會接收到強大的能量,解體著邪惡的因素。」[2]經常收看新唐人電視節目的常人說出的話都是正面的,是真正明白真相的人,他們也都傳播著真相。特別是有的大法弟子的家屬,還沒有走進修煉的人,都非常支持同修做好三件事。有一位同修的丈夫因為有怕心,不想讓同修安裝新唐人電視,安裝完後讓他看,他說:不看。把頭扭向一邊。這時同修也不說甚麼,就打開電視看。沒過多久,他自己就把頭轉過來了,也經常看新唐人電視了。同修在家裏該做甚麼做甚麼,環境很寬鬆。

前幾年,新唐人電視參數更換,經常看新唐人電視的家人和世人都急得不行。一天不看新唐人電視,總感覺缺點甚麼。後來我到他們家去調換參數,一進門,他就說「可把你盼來了」。

還有一位世人,家裏沒有修煉人,是同修講真相後安裝新唐人電視的。後來同修搬家了,世人就找不到同修了,通過別的同修找到了我。我去他家後,他說:「急壞我了,看不到新唐人電視,也不知國際形勢怎麼樣了,邪黨電視台都是假話。」和他交談後,發現明白真相的世人說出的話全是正面的,他還把看到的新唐人電視節目都講給退休老頭們聽,他也在幫助傳真相了。新唐人電視對講清真相救度眾生起到了相當大的作用。

在安裝新唐人電視中走過的修煉路

回想十年來在安裝新唐人電視過程中,初期只是當一個配角,只是幫助安安鍋,因為當時我還在單位上班。到夏天,單位工作特別忙,只有在休息時間和冬天,才能有時間安裝新唐人電視。沒想到這些年工作沒耽誤,安裝新唐人電視也都完成了。

這些年,我先後和三位同修配合安裝新唐人電視,A、B、C三位同修,他們都有汽車。A同修是一位中醫大夫,因被迫害,一直沒上班,他的安裝技術比較全面。B同修,七十多歲,為了安裝新唐人電視,特買汽車,專幹這個項目。後來由於各種原因,這兩位同修先後被迫害致死。一段時間,我地區安裝新唐人電視的項目就停了。我只能做一般維修,因為我也沒有工具,也沒有原材料,更沒有汽車。後來C同修與我配合,她也有汽車。幹一段時間後,我想男女配合,工作不方便,一個女同修樓上樓下跑,也不方便,還有危險。我想可能這就是我應該幹的項目吧。沒有汽車,我就買了一輛後座較寬能多帶東西的電動車,這樣我就自己幹了。有時一個人安裝不了的,就臨時找一位同修幫助。

寫到這,不是表現我怎麼做的好,恰恰相反,以前都是配合別人做,是配角,就沒有重視安裝新唐人電視能起到講真相、救度世人的重要性。有人找我,就幫著安裝,從來都沒有想獨立做這個項目,所以調試機頂盒、連接電視和各種數據根本就不會。現在悟到必須得做好,從頭學起,把每一步幹甚麼、連接甚麼、數據是多少,都寫在紙上,經過實踐操作,很快掌握了技術要領。我知道是師父給我開智開慧。現在我可以熟練安裝、調試和各種維修,也可以當主角了。這裏我還要說的是,我的電動車,它和我配合的很默契,都是超常發揮,三年多了,電瓶一直電量很足。

回想安裝新唐人電視已有十年時間了,因為走家串戶,遇到很多與修煉有關的考驗心性的事情,自己做的有在法上的,也有不在法上的。當遇到這些問題時,用法來衡量一下,為甚麼叫我看見?應該修去哪顆心?我應該怎麼做?特別在利益上有要修去的心,因為都是按成本價收費,有些小的零配件也就不算,有時維修的零件也忘記收費或者乾脆不收。我現在退休了,有固定工資,沒有生活上的困難,全身心的做這個項目。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