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在法輪大法中身心受益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九日】我兒子二十三歲,今年讀大四就考上了研究生。兒子小的時候並不是很聰明,上幼兒園時,他不願上學,下點小雨就不去了,身體稍有點不舒服就不去了。幼兒園畢業時,他的珠算課連加減題都做不好。

大約上小學時,兒子開始跟著我聽師父講法錄音,很少煉功,就這樣他就受益匪淺,身體很好,從小學到現在,他只在奶奶家住時打過一次針。平常我也用大法真善忍理念教育他,他變得誠實、善良。

一次我領著他經過一個店鋪,一個婦女從裏面出來,口袋裏掉出一張錢。我沒看清是多少錢,就讓兒子拾起來,追上那女的給了她。雖然是小事,讓兒子從小就養成一個好品質。

兒子在學習上沒用我們操心,他每天放學回來先寫作業。那時我和他爸爸上班很忙,他放學回來一看鎖著門,就先上鄰居奶奶家寫作業。現在多少年都過去了,鄰居奶奶每次見了我還誇我兒子當年的表現。

我們院裏開小鋪的老太太一次告訴我,她拉著載貨的三輪車很吃力的在院裏走,一大群孩子在院裏玩,就我兒子過去幫她推車。她直誇孩子好,我聽了很高興。

我平常限制兒子玩電子遊戲,有時他實在想玩,就讓他玩一會兒。要是我不在家,或者我回了老家,他想打會兒遊戲就打電話告訴我。我老家親戚知道後就誇他誠實。老家的小姪子,有時打遊戲上網吧一晚上不回來,家裏人找不著他,他也不打電話跟家人說一聲。

孩子天性好玩。兒子在小學的時候,只要寫完了作業,他就去找小伙伴玩。寒假、暑假作業他早早完成了,就上老家他奶奶家住二、三十天,和老家的孩子玩,一起去河邊撈魚。整個小學、初中,我們沒給他報一天補習班,只有在上高三時,班上統一上補習班。兒子的學習很好。

邪黨迫害大法後,小小年紀的兒子,晚上經常和我一起出去講真相、發資料。他很快樂,在我身邊蹦蹦跳跳的,有時快速跑遠,找一個土堆跑上去,又跳下來,有時又踢個小石頭、小塑料瓶當球玩。發資料時,他搶著發,把傳單塞進人家的門縫裏、掛在門把上;貼不乾膠他也搶著貼,踮著腳工工整整的貼在電線桿上。

當時邪黨迫害很嚴酷,發真相資料如果被抓,會被拘留、勞教或判刑。而兒子陪我走過了那段黑暗的日子,他的天真、快樂也使我輕鬆,以致在我的記憶中,那段時光留下的不是恐怖,而是月光下,兒子和我穿梭於大街小巷、樓群村莊、兒子燦爛的笑,以及他在我身邊快樂的跑跑跳跳。

兒子上初中時,學習緊點了,他每天中午回家學法,也不睡午覺。有次開家長會,他的班主任讓班裏考試成績前三名的學生的家長上台介紹教育孩子的經驗。我發言說,我們注重孩子的品質教育,同時少讓他打遊戲等,並說我家孩子沒上過一天補習班。班主任很驚訝,最後把我的發言稿留下了。因怕心,我當時沒敢公開說:是法輪大法使我家孩子開智開慧,使一個不算聰明的孩子變得聰明,學習事半功倍,他每次考試前都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這也是我當年的遺憾。

兒子上高中時,我沒給他壓力。他高中三年級班主任要求學生下了晚自習回家再學習。兒子的同學有的學到晚上十一、十二點。而我讓兒子早休息,不讓他再學習。在高三學習壓力很大的情況下,兒子每天中午回家都堅持學法,有時也煉一套功。

我常用大法法理開導他,調整心態。有次他說,看到同桌比他考得好就不舒服。我說你這是嫉妒,看到別人考得好要替別人高興。我勸他,只要自己努力了,盡了力了,結果隨其自然。

高考時,兒子也是心裏念著法輪大法好。最後他考上了一本,上了一所比較理想的大學。

在大學裏,兒子帶著大法電子書,抽時間學法。他離家遠了,但他仍然跟家裏保持著密切聯繫,他幾乎每天都給我們打個電話,告訴我他經歷的事,生活中發生甚麼事都和我說說。而他宿舍同學很少往家打電話,往往是父母打過電話來。丈夫也說,他單位同事的孩子,基本不往家打電話,打電話就是要錢。

今年兒子考上了研究生。出成績前,我的同學就給我打電話,說快去活動(即送禮、走後門),跟導師搞好關係。出了成績後,我同學又幾次囑咐我,快去找導師活動。我們沒這樣做。最終兒子憑實力考上了研究生。

我和兒子說:「你小時候,你爸爸還反對你學法輪功,現在也不反對了。」兒子說:「我爸爸又不是看不著,我沒學壞啊!」

今年回老家,家鄉人都說兒子長成了一個好青年。那邊同修送給了我一個很大、很漂亮的掛件,上面是寫著「真善忍好」的字畫。我拿回來叫丈夫過來看看好不好,他滿意的說:好!好!我知道他已認同真善忍,認同法輪大法好。但願天下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真相,得福報,擁有美好未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