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為他與為我的實修考驗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九日】最近,老伴做手術住了十六天醫院。在這期間,我在醫院照顧老伴。

老伴所住病房是三人間,另兩位病友,一位四十八歲(簡稱A),另一位八十五歲(簡稱B)。

A是個單身漢,第二天要做手術,沒有甚麼親人來照護他,只有一個外甥女慌裏慌張地跑來代表家裏人在「手術風險合同書」上簽了字,在病房門上找了個手機號碼,幫他聯繫了一個護工。並說自己第二天要去北京旅遊,直到A出院我也沒再見過這位女孩。A本人耳朵聾,卻愛說話,耳朵聾,講話聲音自然就大,還十分好事,打聽這,打聽那。告訴他甚麼他是聽不清的。說實話真不討人喜歡。但修煉人的內心是善良的、慈悲的,所以他的狀況令我對他產生憐憫。

真是無巧不成文。B也是個無依無靠的單身老漢,還沒做手術呢,身上已經插上導尿管了。比A幸運的是,他有一個遠房姪兒每天沉著臉、無可奈何的來幫他買飯、打水。B雖年老,倒還明白,可是個瘸子。看著B一手提著尿袋子,一手持著拐杖拖著瘦小的身軀一步一弓腰接近九十度的樣子,我對他除了同情、憐憫還多了一份敬意,覺的這個生命很有毅力、很堅強,但又多了一份害怕,一看他走路我就為他提心吊膽,怕他會隨時倒在地上起不來了。

老伴做完手術的那天晚上,我一宿沒有入睡。護理好老伴的瑣事後,想休息一下。這時先聽到A叨叨尿盆滿了沒人來倒,我問為何不找那個護工,才知道A白天跟護工鬧矛盾,將護工辭退了,就是說,現在沒人給他倒尿盆。怎麼辦?不幫倒吧,尿盆快滿了,這個病房又只有我是個有能力倒尿盆的人;倒吧,瞥見那盆帶血的紅尿真害怕,心裏嘀咕:倒了這次下次怎麼辦?而且他是來打結石的,為清洗結石粉末五斤的水袋一天要輸四袋,所以尿很多,不用尿袋直接用臉盆接。此時我內心一百個怨恨:你怎麼就敢辭退護工?!

在左右為難的關鍵時刻,身為大法弟子,就本能的告誡自己:遇事要為別人著想。那就橫下一條心,去給他倒!當我去倒尿時,那個平時話多的A眼裏含著淚花連個「謝謝」都說不出來。那盆尿又是血又是藥加在一起又腥又臭難聞至極。沖洗完後我像吃進了一隻毛毛蟲,想吐又吐不出來。

接著在似睡非睡中,懵懵懂懂的聽到護士說:「你別說,說多也沒用,我們沒有這個義務,你自己去解決。」接下來好像是B回到了病房,他啥時出去的我不清楚,他手提的那個尿袋幾乎是從我的床上,身上拖過去的。由於太累,我還是沒有完全醒。過了一會兒,好像他又出去找了一次護士,還是沒解決問題。

不知過了多久,只聽B如死人般一聲淒慘的哀嘆,這一下徹底把我驚醒了!我趕忙起來問B要做甚麼?我能幫你嗎?他說他那個導尿的管子破了,褲子都濕透了,叫我去收一條晾乾的褲子來幫他換上。

天哪!真是「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我是一個女人,怎麼能去幫一個男人換褲子呢!我是一個有尊嚴的人,從小到大為人處世都是很嚴謹、很正統的,這種事你叫我做?無奈,先去收來褲子再說吧。在收褲子的這幾分鐘裏,我想到了,師父說:「今後你們遇到的問題都不是偶然的,請你們要有這個思想準備。讓你過些難呀,常人放不下的東西全讓你放下。」[2]病房就是我現在修煉的場所,眼前的事就是我要過的關。師尊教誨弟子:「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3]

「先他後我!」一個強大的正念在心中油然而生,為他!為他!是,他是一個病人,而且是一個殘疾病人,還是一個老人,是一個無依無靠的老人;他的年齡大我二十歲,可以說是我的父輩,在這種特殊的情況下,我又是一個唯一能幫他的人。如果拒絕他,我與那個護士有甚麼兩樣?如果不幫他明天他姪兒何時才能來?

人的思想境界決定著人的心態和行為。大法弟子用法歸正自己後的思想境界、心態是祥和慈悲的。於是我心靜下來,讓B自己提著尿袋,我小心翼翼的幫他換上了褲子。

心想這關應該過去了吧。誰知沒過完,還要接著過!B把換下的尿褲提到廁所,一定要我給他洗了去晾起來。我說等你姪兒明天來了讓你姪兒洗吧。他堅決不同意,按我當時提高了的心性標準當然也就照辦了。那尿褲的氣味比那血尿更噁心,洗起來時間更長。不過這時好像沒有一點難受的感覺了,反而覺的心中十分敞亮。

一切都按他的要求完成了,這個老人也照樣沒說一個謝字,但我看到他也在流淚。

我不知道他倆是為自己可憐落淚還是被我的行為感動的落淚,但我感覺自己這關過的可能及格了,因為從那時到老伴出院,歷時十三天,B再也沒有尿濕褲子;A第二天一早,還剩兩大袋子藥水未輸完,醫生查房時就拔掉了尿管,他自己可以去上廁所了。

事後我悟到,這是師父安排我去怕髒的執著(因為在這之前我一見那血尿就作嘔),讓我倒血尿,我雖然倒了,但執著心沒去,像吃了蟲子一樣總想吐。還有一個人的觀念,覺的自己六十多歲去給人家一個四十多歲的單身男子倒尿盆很下賤,有損自尊,於是接著就出現了B要換褲子那一幕讓我補課。可見修煉的嚴肅性。修煉中每一層次都是有標準的,不達到標準是不算數的。當然同時還去掉了執著自我的心,分別心等等人心。

病房的故事使我經歷了一次為他與為我的實修考驗,經過了一次人覺之分的現實體會。那是師父為我提高安排的對我的考核和考驗。其實做這些事的本身並不難,難就難在站甚麼基點去看問題。當我用人的觀念看問題時,滿腦子裝的都是我,都是人,我是女人,我是正統人等等等等。用人的觀念去人心,那就會像駱駝想從針眼裏鑽過去一樣,不可能!所以就要補課。當我站在法上用正念看問題時,心生慈悲和善良,整個身心裝的都是眾生,都是他,他是殘疾人,他是無依無靠的老人等等等等。

修煉人過關時心性達到標準就是柳暗花明,所以後來就沒再出同類事。向內找,只怪自己平時學法不透,修得不紮實。如果一開始就把自己定在無私無我正覺的位置上,那關不就能一躍而過嗎?這就是在法上修最簡單。回想這一夜,我真要謝謝A和B兩人給我製造了這樣一個提升自己的機會,感恩偉大師尊用心良苦給我安排了這個難得的實修環境。

還有他倆明白真相喜得度的故事。那個A第一次聽到我講法輪功時連連擺頭,緊張地環顧四周,十分害怕。那個護工很喜歡和我交談,當我告訴她,我是煉法輪功的,她嚇得後退幾步一下靠在牆上,睜大眼睛看著我,許久不敢說一句話,聽了我講自己出車禍左大臂從上斷到手,在身上一甩一擺的。右胸部斷了七根肋骨,醫生說一百天睡著不能動,我三十七天就完全自理了,還帶三歲的外孫睡覺。

她聽後十分震撼。說自己搞護工這麼多年從未見過如此神奇的事。最後用真名退了隊。

照顧B的姪兒姓徐,小徐變化更大。一次我送他一本真相資料他搖頭,用蔑視的目光看著我冷冷的說:「我不看這些東西。」那意思他很高級。聽了我講的真相和看到我的言行後,對我尊敬有加,並用真名退了團、隊。分別時我送他三本真相資料和一個護身符他如獲珍寶,包得好好的(當然內容都是我事先選好的)並說要帶回去給他妻子看,他妻子是個幼師。

還有,A出院後從走廊轉進來的彭大姐更是有緣份。轉進的當天就要做手術,她很害怕。我一邊安慰她,一邊從口袋裏掏出護身符給她,叫她在手術台上念上邊九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訴她:「我的師父是來度人的、會保護你的。」我掏出了兩個護身符,準備給她一個,留一個備用,她卻都要去了。我牽著她的手送她進電梯去做手術,叫她別怕,她說:「我一拿到護身符就不怕了。」

兩小時後她被抬回病房,我問她念了嗎?她說:「一直在念,好,真好!回去我要天天念。」

這些故事體現了師父對眾生的無量慈悲,沒有師父安排這種特別的環境, 他們中毒很深,一聽說法輪功,就談虎色變的,真正得度有多難?

今天,想起他們,我心中的欣慰代替了初見時的憐憫。因為,他們在這寰宇更新、天體重組的偉大時代與大法接上了緣,選擇了美好的未來,大災難來臨時有大法保祐,這是他們千萬年的等待與來時的真願!他們是最幸福的人。

感謝師父的救度洪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